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各派法理学之批判
【作者】 李达【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80年【期号】 6
【页码】 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44    
  第五章 社会学派
  第一节 准备期的社会法学
  一 机械论时期
  二十世纪时代,是资本主义的矛盾充分暴露的时代,帝国主义的政治危机与经济危机,愈益趋于严重了,在这种时代中,各帝国主义国家的法制,已不能应付国内阶级斗争的新局势,前世纪发展起来的法学方面的观念论的理想,已不能满足帝国主义需要了。于是市民的法学家,被迫不能不面对着现实的社会,来考察出一种补偏救弊的理论,以讲求现实有效的方法,而达成其所谓社会的目的了。于是所谓社会学派的法理学,便登上了法学的论坛。
  社会法学派的出来,据美国学者庞德所著“法理学的范围与缘起”(即中译本的“社会法理学论略”)所论述,可分为四个时期:一、机械论时期、二、生物学时期;三、心理学时期,四、大成统一时期。若说第四期是大成统一时期,则第一、第二、第三这三个时期,就算是准备时期了。这里特根据庞德的上述著作,并参考他书,就社会法学作一个批判的研究。
  所谓机械论时期,应从孔德的社会学说起。孔德被称为社会学的创始者。他的社会学之哲学的基础,是实证主义,而其科学的根据是物理学。所以他的社会学,是实证主义的社会学,又叫社会物理学。他建设社会学的目的,是在于稳定当时市民社会的秩序以求其进步,所以他又把社会学叫做“人类社会的秩序与进步的科学”。他把知识作为社会发达的原动力,把知识的发达分为神学的、形而上学的、实证的三个阶段。另一方面,又把现实的历史,分为军事的,法治的、产业的三个阶段。产业的阶段,与知识的实证阶段相当。这就是当时市民社会的阶段——最高阶段,他所谓“社会的秩序与进步的科学”,即是关于市民社会的秩序与进步的科学。他的社会学的范围,包活了国家学、法律学、经济学等部门,范围很广,可说是一种社会科学总论。这里只就其与法学方面有关的方面,提出几点。他认为国家是社会的一种形式,法律是社会的一种现象,所以要把国家学和法律学包括于比会学之中。至关于法律的见解,为后来法学者所称道的,是他的反个人主义,反权利本位主义,他认为个人只负有对社会的义务,无所谓个人的权利。这种见解,是受空想的社会主义者圣西门的影响。他所主张的“法律的出发点不是个人而是社会”的主张,影响于后来的社会法学,确是很大的。
  被称为机械论的社会法学有奥人龚普洛维奇。龚氏主张“社会现象。是随人类的自然现象与人类相互关系间的自然现象而定的东西”。他根据这个观点,主张国京是“由社会元素(不是小人成家庭,而是社会阶段)的自然法则而发生的社会现象”。他的社会学,在于证实阶级是社会的元素。至于法律,他认为是由阶级斗争发生的,而法律的制定者,必然属于支配阶级。不过,法律虽由支配阶级制定,而支配阶级为维持自身的安全,当然要顾到社会共同利益,而法律的目的,自然要调和阶级的冲突。龚氏这种见解,反映了当时市民社会中阶级斗争的实况,但他的观点,却是机械论的。
  其次,还有一个法学家亚当斯,是属于这一派,他认为法律是最有力的社会阶级的意志表现,并由经济的动机所决定。所谓公平观念,完全不受理论上的发展与法律进化的影响。而法律条文,完全由有力阶级在能够从其意志加于社会的弱者的范围内,为白利的目的而设定。他这种见解,虽然是一种经济的法律观,而其学说的根据,却是力学。他在所著“集中化与法律”一书中,说法律是由生存竞争而起的各种力的冲突之结果而成的东西。各人的要求,既然必有单一的喉舌使它表现,各种力就不能不混合起来。这样的混合,我们称它是主权者之意志。法律是主权者的意志,与由离心力牵向心力牵制而成的恒星轨道相同。法律与行星轨道,都是必然的结果。两者之与公平是非的抽象观念,无疑是立于同样关系的。他认为法典即是力的冲突的结果。“法典的趋向,又必在支配一切的力的方而,依其势力之大小而定其角度”。他认为社会各阶级的势力互相角逐,而其结果则强者阶级制胜,法律就由这强者阶级的意志来制定。所以他又说:“社会中的支配阶级,不问其为僧侣、暴君、权臣、武夫或资本家,必然都要范型法律,使他便于自己。而每一时代的法典,也必其与公平的理想接近。但所谓公平理想,又必和那时代中的支配阶级最为有利”。亚当斯这种经济的机械的法律观,把市民社会的法律中的阶级关系,表现得直率而肯定,但一般法理学者,对于这种学说,却认为否认立法者和执法者的职务,斥为一种消极性的偏见,而与分析派的命令说相同(如庞德所批评),因而加以抹杀。这种直率的说明,头脑复杂的法理学者是最忌讳的。
  机械论时期的社会法学,虽然是幼稚的,其中却有一部分认识了法律的阶级性。但社会并不是机械,把力学的原则应用于社会方面,是不合于科学的。
  二 生物学时期
  十九世纪中叶,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问世,在科学界发生了很大的影响。社会科学的领域,也都采用了他的学说,于是有生物学的社会学出现。法律学者也多采用进化论的学说。基于这种趋势,产生了生物学的社会法学,可以分为三支:一是有机体说;二是人种学说;三是让会达尔文主义。
  有机体说,由斯宾塞所倡导。斯宾塞吸收当时进化论的学说(主要的受了拉玛克的影响)。创立了生物学主义的社会学,其中含有法律的见解,他主张社会是一个有机体。他以为动物的有机体,只有在其细胞增加而分化为两群细胞时,才有进步,第一群是外的细胞,对于环境的影响,实行摄取或排除;第二群是内的细胞,摄取营养,实行加工,所以在进步的社会群团中,有军事团体与劳动团体。但自有机体进步以后,除了内外两群细胞以外,更有其中间细胞群,形成为营养液分配的血管。所以在进步的社会有机体中,除军事阶级和劳动阶级以外,还有商人阶级。军事阶级发展为支配阶级,便成为国家。这种军事形态的社会,往后就转变为由自由意志结合的产业形态的社会(即指市民社会)。营养分配及支配这三个机关,互生作用,维持生命的发展。有机体越是发展,三者的作用越是复杂。所以社会的生命,受进化的法则所支配。又个体神经系统,是意识知识的机关,与这种机关相适应的社会的共通知识机关,即是僧侣阶级。社会进步以后,不能不有法律调剂。这法律的制定,是人类的清神作用,即理论的知识在社会秩序上最初的应用。于是社会不单受自然法则所支配,并受精神法则所支配了。
  这样的汪会学,是利用进化论来证明阶级的分化、支配与被支配、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是合乎自然法则的。这种市民的社会学,对于所谓社会法学,给了很大的影响。
  人种学的法律观,是生物学的社会法学的一支。人种学派对于法律的见解,大概有两种。第一种主张白色人种是世界优秀的人种,有色人种是最劣的人种,即白色人种的奴隶。白色人种的法律是理性,有色人种的法律是本能的习惯,两者不能有共通的性质。这是帝国主义者奴役有色人种的学说。第二种见解,主张法律是社会的事实,是人群的产物,由群的方面放射而出的思想,不受生理学方面的影响。“白种、黄种、或黑种,若果有相同的发展而处于同一地位,必然产生毫无区别的法律”。这是托都龙的主张。这种主张。比较是正确的。可是以大成统一期的社会法学家自诩的庞德,对于托都龙的主张,不表同意。庞德说:“认法律为丝毫不受人种方面之影响者,是无异对于一群醉人所通过之法律,而认以为与各人之醉不生关系也。此派之说,就未能尽其研究之能事乎?”(见前揭庞氏原著)。在我看来,托都龙的研究,固然没有尽其能事,但庞德把有色人种比做醉人,也未必尽了社会法学家研究的能事!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生物学主义社会学的变种。这一学说,把达尔文学说作恶意的解释,把生存竞争、自然淘汰及适者生存等进化论的范畴,搬进社会领域中应用,藉以证明市民社会斗争及竞争的必然性。依据这种学说,社会群斗争的结果,必然优胜劣败,弱肉强食。资本家对于劳动者、帝国主义者对于弱小民族的压迫和剥削,正是天演的公例。
  应用这种学说于法律方面的见解,可归着于下列三种。第一种主张法律是保护社会上的优者阶级的。例如尼采主张社会的优者主义,说国家与法律的汪务,在于指导自然淘汰及助长适者的生存。第二种主张,认为法律应当保护社会上的劣者阶级。第三种主张法律应当保护人类全体,以调和阶级的冲突。例如范卡路认为法律都是由于社会阶级竞争到最高地位才产生的东西,主张法律的功能,是决定人群互相生存的条件,使人人都能适应社会的环境。这原是从前法学者的旧主张。
  所谓自然科学的法律观,名义上虽号称为社会学派,而其实并未能了解社会与自然的区别。社会是受社会法则所支配的,这一派全无理解。
  三 心理学时期
  十九世纪末叶,社会学与法理学,又转而入于心理学的领域。当生物学的社会学正在流行之时,社会学者沃德却以心理学作为社会学的根据,提倡了心理学的社会学。他发表了“动态社会学”一书,主张社会的本质是心理力,而社会力应以精神方面为其骨干。他说:“心理力之与物理力,同为实庄的,且为自然的,而一切社会现象之真实的原因,即是心理力。”所以让会学的基础,不应求之于生物学,而应求之于心理学。社会学的终极目的,在研究其应用自然力于社会目的之有意识的合理作用。沃德这种学说,在当时社会学界开辟了一个新生面。从前生物学的机械的社会学,只注意于社会的静态,而沃德的社会,则兼究社会的动态,并以心理力为社会发展的原动力。
  沃德的心理学的社会学,对于当时牵强附会的机械论及生物学的社会学,给了有力的批判,同时又把当时陷于绝境的市民社会学,救了出来,使在精神的王国中找到了比较安稳的地盘。此外,这种学说,对于社会学,也具有很大的贡献。
  心理学派社会法学家,首推德国吉尔克。他是“德国法派”的历史学者,原是历史学派的嫡系,但他的治学方法,却能超出历史学派的玄学方法及其顽强的旧习,而用社会心理学的方法以研究法律。他著了一部“德国团体法论”,首先表明其社会学的态度,反对从前以个人意志为出发点的法理学。他说,“人之所以为人,在于合群”。他主张团体自有其人格,其人格的成立,不是法律的拟制,而是明确的事实。团体又自有其意态,并且不同于此群内个人的意志。他又主张法律不能创造人格,而只能就已有之人格加以承认,犹如人之为人,法律只能承认而不能创造。至于团体的行为能力,也与个人的行为能力相同,法律只能承认而不能创造。吉尔克这种学说,不但引起了法人说方面的革命,而且还为最大的团体——国家,创造了新的论据。这种团体意志,团体人格之研究,是对于十九世纪初期个人主义法律学的否定,(但实质上仍包含着个人主义的精神),并且对于当时的政治学与法律学方面之心理学的运动,也引起了很大的影响。
  其次,还有一个法律哲学家冯特,也提倡这样的研究。冯特在所著“法律哲学概要”一书中,注重于团体意志、团体生理。他以为法律的历程,即是民族心理的历程,这一种学说的影响,产生了社会心理学的权威论。耶利内克认为法律之得以成立,全靠有心理的效率为之保证。即是说,政治的权力者,当立法之时,有社会的心理力做后盾,使他所立之法,能够生效,而成为行为的动机,所以虽与个人的动机相冲突,却乃指成为法律。这种见解,即是社会心理学的权威论。
  心理学派社会法学家,还有一个著名的人物,是法国的塔尔德。沃德主张心理力为一切事物的动因,而塔尔德却更进而研究这动因的内容,追求那支配这动因的根本法则,这种原则,实是宇宙哲学之一。他认为那种内容,是普遍的重复作用,其在社会方面的形式,就是模仿性。他把模仿性作为社会的基本事实,说言语、美术、法律制度等一切文化的发达,都根源于人类的模仿性。他于是建立了“社会即模仿”的命题,并且更进一步去探求模仿性之心理学的与社会学上的命题。
  塔尔德的模仿说之提倡,在社会学与法律学方面,曾经掀起了一个大波澜,法学者们到现在还相信这一说。这也是有理由的。现今世界各国的法律之修订,大都模仿最进步的法律,每逢一国有进步的法规制定出来,其他各国莫不起而仿效,以谋改进。这岂不是“模仿即为法律发达的动因”么?但是我们要问:最初的法律,最初制定的进步的新法律,又是向什么处所去模仿的?再则现今最落后的民族,其经济还停顿在封建的或古代的阶段,也能够模仿帝国主义国家的法律么?模仿虽是社会的事实,然模仿者必有极模仿者,那被模仿者是从何处去模仿?可是这被模仿者,即是创始者。那创始的事实,必更有其所从出的根源了,并且模仿与被模仿之间,也必还具有约摸相同的条件,才能发生关系。
  社会心理的研究,对于法学家、立法家与执法家,都是重要的。他们对于法律的认识。制定于执行,当然都要懂得社会心理才行。但社会心理是社会现实生活的写照。要懂得社会心理,还须懂得社会的现实生活。离开了社会现实生活的社会心理的学问,对于法律的研究,是没有用处的。
  第二节 统一期的社会法学
  一 统一期社会法学的形成
  如前所述,社会学的趋势,由物理学派进到生物学派。又由生物学派进到心理学派。各派的内容复杂,又有许多分支,各有其一偏之见。到了心理学派出现,好像为社会找到了精神王国的地盘,发生了相当的影响。但是这派社会学创始者沃德,还是感到有些不妥当,感到和以前各派社会学一样,仍不免有一偏之见。他认为各派社会学的一偏之见,都可算是“社会学中合法的部分”,都不能窥知社会学的全貌。他认为各股细流如能汇合起来,可以“合而为一条大河”,所以他主张把各派社会学的研究综合起来,成立一种综合的社会学。又如社会学者斯莫耳也说:“社会学仅能有一种,不能有多种。将来的社会学,应以统一从前各派社会学的研究为特微。所以我们应当利用经验开得的部分的片段的琐碎的知识,来建立更适合于全部经验的总论”。这是主张建立统一的比会学的见解。这在社会学方面,算是大成统一期(十九世纪末叶到二十世纪初期)。  
  社会学方面综合统一的倾向,影响于法律学的研究,同样也酝酿着社会法学的涂合统一的倾向。社会法学家也觉察到本派各支的学说,“都不免有窥一斑而执为全豹之弊,与夫各主持说而趋于极端之非是”,又觉察到“法律学因为与其他社会科学相隔离而独守一隅以自满之不宜”(庞德语),于是各派社会法学也感到有综合统一的必要,而向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