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串通投标罪之主体认定
【作者】 钱斌马作彪【作者单位】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10【页码】 53
【摘要】 【裁判要旨】串通投标罪的主体不应局限于招标投标法的规定,而应在刑法自身体系内作实质性解释。串通投标罪的主体应理解为参与投标程序、实施串通投标行为的自然人和单位,即将招标人和投标人解释为主管、负责、参与招标投标事项的人。因滥用职权行为是串通投标行为的应有之义和必要保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与投标人串通投标而滥用职权符合犯罪构成的,应以牵连犯从一重罪处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因受贿而滥用职权串通投标,前后行为虽然有一定联系,但更具有独立性,其构成犯罪的,应当以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或串通投标罪实行数罪并罚。
  □案号一审:(2012)河刑初字第188号二审:(2013)淮中刑二终字第26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750    
  【案情】
  公诉机关: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家洪、张培怡、陈超、屠若来。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杨家洪自2004年6月起至2011年9月任淮安市公安局信通处处长,系招标项目的组织实施者和采购参与人。淮安巨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人公司)负责人蔡正国向杨家洪提出做淮安市公安局工程,杨家洪表示要参加招投标。在淮安市公安局办公自动化系统、执法监督管理和涉案财物管理系统的招投标活动中,被告人杨家洪授意张培怡帮助巨人公司制作投标书,让张培怡再找一家公司围标,并要求投标报价138万元左右。张培怡制作了巨人公司投标书,又借用南京博恩网络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恩公司)资质制作了博恩公司投标书,由被告人陈超和高喻鸣分别代表博恩公司和巨人公司投标。同时投标的还有淮安千帆网络科技发展公司、南京拓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巨人公司中标,中标金额138.911万元。
  被告人屠若来和陈超分别系南京希诺达商业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希诺达公司)负责人和销售经理。淮安市公安局计划采购移动警务通,陈超、屠若来、张培怡决定参与竞标该项目。杨家洪向陈超、屠若来泄露欲采购的移动警务通技术参数,还授意张培怡等人成立新公司参与围标,并要求投标的价格包括200元数字证书和加密卡不能超过2800元。屠若来注册成立南京淮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康公司)。陈超、屠若来又借用南京金鹿鼎信息系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鹿鼎公司)参与围标。陈超代表金鹿鼎公司,还安排希诺达公司会计陶露代表淮康公司投标,屠若来代表希诺达公司投标。后淮康公司中标,中标金额人民币231.2万元。
  案发后,淮安市公安局辖区的8个县(区)分局分别与淮康公司签订补充协议,淮康公司在原合同价(中标价)基础上合计让利人民币554400元。
  【审判】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杨家洪伙同被告人张培怡、陈超、屠若来相互串通投标,中标金额在200万元以上,损害国家利益,其行为均构成串通投标罪,且系共同犯罪。案发后,被告人杨家洪、张培怡、陈超、屠若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均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并可以适用缓刑。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杨家洪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被告人张培怡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被告人陈超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被告人屠若来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一审宣判后,4名被告人均不服,向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杨家洪上诉提出:杨家洪没有指使本案其他被告人找其他公司围标,也没有指使其他被告人设定投标价格。法院认定其为招标人错误,认定其和本案其他被告人的行为损害国家利益也没有事实依据。
  张培怡上诉提出:其非为招标人和投标人,没有串通投标行为,没有造成任何损害结果,也未曾因串通投标行为受过行政处罚(工商行政部门处罚),不应直接认定其构成串通投标罪。
  陈超、屠若来上诉提出:中标项目金额应当依据合同实际履行的价格确定,原判认定其伙同他人相互串通投标,中标金额在200万元以上,损害国家利益,构成串通投标罪错误。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查明的事实。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4名上诉人所提的不构成串通投标罪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在淮安市公安局的相关采购项目招标过程中,上诉人杨家洪作为招标项目的组织实施者和采购参与人,为了使巨人公司中标,指使张培怡根据其指示的标价为两家公司设计标书并以此价投标,并串通陈超组织他人陪标;在移动警务通的招投标过程中,上诉人杨家洪泄露采购计划的内容、设定投标价格,串通陈超、屠若来、张培怡借用其他公司的资质共同制作标书,以围标的方式投标,使得该项招投标活动成为各上诉人实际掌控的独家投标,并最终使淮康公司违法中标。在作案过程中,4名上诉人在串通投标的主观故意支配下分工协作,分别实施了不同的串通投标行为,其行为均符合串通投标罪的犯罪构成。
  我国刑法对串通投标罪并无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才能入罪的限制规定,故上诉人张培怡所提其未经工商行政部门处理过,不应直接认定其构成串通投标罪的上诉理由无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串通投标罪是指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其他投标人的利益,情节严重;或者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因此,该罪所指的中标金额是指投标报价,并非合同实际履行价格,故陈超、屠若来所提中标项目金额应当依据实际履行价格确定的上诉理由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上诉人杨家洪利用事前掌握的招标项目和信息,违背公平竞争原则,与上诉人张培怡、陈超、屠若来相互串通投标,损害国家利益,其行为已构成串通投标罪,且系共同犯罪。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对串通投标罪的主体,是否应按照招标投标法中关于招标人和投标人的定义来认定,以及本案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参加本单位工程项目招标时与投标人串通投标,又触犯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如何处罚,是本案两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串通投标罪主体的理解与认定
  串通投标罪的立法意义在于打击与抑制串通投标行为,创设诚实信用、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机制,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司法实践中,关于串通投标罪争议颇多的是其主体范围的问题。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有二:一是快速发展的招投标市场存在形式多样的串通投标行为,而刑法关于串通投标罪的规定过于简单,也缺乏相关司法文件对此作出解释;二是招标投标法的颁行晚于串通投标罪的立法,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和第二百三十一条关于串通投标罪的招标人和投标人的主体规定与招标投标法的规定有出入,因而在具体案件认定中,出现事实主体与法律主体判定的歧义。因此,要正确理解串通投标罪主体范围,需要把握如下几个方面:首先,适用招标投标法解释串通投标罪主体的观点。根据招标投标法第八条和第二十五条规定的招标人和投标人的概念,招标人是依照该法规定提出项目、进行招标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投标人是响应招标、参加投标竞争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但依法招标的科研项目允许个人参加投标的,投标的个人适用该法有关投标人的规定。因此,招标投标法关于招标人指的是单位,投标人包括单位和允许个人投标项目的自然人。据此,串通投标罪中的招标人和投标人限定于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只有在允许个人参加投标的科研项目招标中,自然人才可作为投标人成为串通投标罪的主体。而不具备招标投标法规定的招标人或者投标人身份的单位或自然人,不能单独成为串通投标罪的主体,但可以构成该罪的共犯。[1]
  其次,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的串通投标罪是确定性规则而非准用性规则,即其并非准用招标投标法。按照法律规则内容确定性的不同,法律规则有确定性规则和准用性规则之别。确定性规则是指内容本已明确肯定,无须再援引或参照其他规则来确定其内容的法律规则;准用性规则是指内容本身没有规定人们具体的行为模式,而是可以援引或参照其他相应内容规定的规则。而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从该规定看,串通投标罪法律规则的内容已确定,并未要求援引或参照招标投标法的规定。而实际上串通投标罪的立法早于招标投标法(2000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主体范围的设定并不以招标投标法为依据,司法认定其主体时并不要求与招标投标法保持一致。因而串通投标罪的主体不应局限于招标投标法的规定,而应在刑法自身体系内作实质解释。
  第三,在刑法自身体系内对串通投标罪主体的认定。刑法体系,是指各种刑法规范按照一定的规律、顺序、联系有机地排列,组成统一的整体。刑法解释必须有一个整体性、体系性思考的原点,而具体在理解某一刑法规范时应将其置于刑法中并通过对刑法整体的理解来实现。结合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和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及二者的联系,串通投标罪的主体本来就是自然人;又从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看,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二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处罚,因而其主体也可以是单位。换言之,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在刑法第三章第八节规范的扰乱市场秩序罪(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章节中,首先规定的就是自然人主体。相反,如果按照招标投标法的规定来解释,则招标人只能是单位,极为特殊的自然人之投标人才可能成为该罪的主体。显而易见,这无法解释纷繁复杂的招投标市场行为,不利于打击犯罪,与串通投标罪所应保护的法益不符。
  第四,市场行为中,串通投标行为主体非限于招标投标法规定的招标人和投标人。一方面,结合招标投标法第二条和第三条及其他规定看,招标有强制和自愿两种形式。而串通投标罪并没有对招投标行为作出限定,因而其包含强制招标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7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