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吉尔吉斯斯坦银行业金融犯罪形势浅探
【英文标题】 Kyrgyzstan Banking System and its Financial Crime Situation
【作者】 倪瑞平倪铁【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银行业金融犯罪;信用诈骗;票据诈骗;安全原则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1
【页码】 58
【摘要】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的近邻,也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之一,在国际洗钱和反恐融资斗争中占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在金融反恐方面,吉尔吉斯斯坦的银行业面临的局面十分严峻。在吉尔吉斯斯坦银行系统中,洗钱犯罪猖獗、信用诈骗肆虐、国际间票据诈骗盛行,银行业内的金融犯罪还与公务员的职权犯罪、银行内部职员犯罪等相交织。需要从银行业稳健的角度出发,贯彻现有法规,完善立法,推进银行业责权利改革,严打利用职权进行的银行业金融犯罪。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792    
  
  

吉尔古斯斯坦是中亚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较快的独联体国家(CommonwealthofIndependenceStates)[1],但由于它特殊的区域经济地位和地缘政治,尤其是2005年3月“郁金香革命”以来,备受世人的关注。[2]吉尔古斯斯坦是中国的近邻,双方共有1100多千米的共同边境线;[3]同时,它也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重要成员国、欧亚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小组的成员国,在亚洲反恐斗争和独联体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国际反恐斗争和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需要把我们的视线吸引到吉尔古斯斯坦的银行系统中。在吉尔古斯斯坦,银行业在整个金融领域中占据核心地位,经济犯罪、恐怖犯罪和有组织犯罪等无不通过银行业的非法运作来巩固其犯罪收益。故此,对古尔吉斯斯坦的银行领域金融犯罪展开研究,对各国间合作打击银行领域犯罪,乃至对于打击跨国犯罪和恐怖犯罪都具有重大意义。

一、吉尔吉斯斯坦银行业犯罪概览

早晨独立之初的1992年,吉尔吉斯斯坦就已着手组建国家银行和商业银行体系。到了1994年,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金融领域中已经形成了二级银行体制——以中央银行为核心的国家银行和以私人资本为基础的商业银行相结合的银行体制。设在首都比什凯克市(Bishkek)的吉尔吉斯共和国中央银行是国家银行,它保障国家货币——“索姆”和“特银”——的稳定,保护存款者和贷款者的利益,确保银行业内的公平竞争,并对在国内经营的商业银行活动进行监管。商业银行主要以非国家的私人资本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它是国家经济改革的产物,拥有数量繁多的营业网点。据一项数据显示,“截至2001年2月1日,在吉尔吉斯斯坦,共有21家商业银行及其156家支行”[4]。吉尔吉斯斯坦的商业银行经营着金融业的大部分业务,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执行国家的银行政策。

2005年,吉尔吉斯发生“郁金香革命”,独联体地区风行一时的“颜色革命”使得吉尔吉斯“国内政治局势不稳、社会动荡不安,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5]人民生活水平较为困苦。这一切使得吉尔吉斯的银行体系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革命后成立的以巴基耶夫和库洛夫为首的新一届政府厉行振兴经济的决策,在银行业领域主要表现为:实行稳健的金融信贷政策来促进经济的发展,通过维护储户的合法权益来恢复大众对银行的信心,发展证券市场、贷款联盟和小额贷款体系。但是,新旧制度的交替在政治局势动荡的背景下出现了大量的金融失范行为,严重的金融违法操作行为转化为愈演愈烈的金融犯罪。

1993年前后,吉尔吉斯斯坦经济改革正处于初始阶段,伪造信用证的犯罪活动甚为猖獗,并在银行系统金融犯罪中占相当火的比重。吉尔吉斯斯坦当前正处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它的银行体制面临着又一波金融犯罪潮的冲击。银行业正变得越来越不安全,这不仅仅表现为不规范业务活动和商业交易所带来日益增加的开销和巨额损失,还表现在银行单位内部违法操作和争权夺利所造成的混乱局面。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银行业领域中的不稳定因素经常导致金融企业的崩溃和彻底破产,这方面有许多案例可以佐证。

针对吉尔吉斯会融市场上运营着的20家商业银行所作的一项评估显示:在非法行为和不法破坏的不断入侵面前,商业银行系统正暴露出越来越多的弊病。[6]这些经济不法行为——来自于形形色色的犯罪组织、群体和个人——几乎摧毁了银行等金融系统的正常运行秩序。与国有银行相比,商业银行所遭受的犯罪侵害更为严重。根据吉尔吉斯内政部的有关资料显示:银行系统中,仅1998年记录在案的就有157件欺诈罪案。这些欺诈犯罪的刑事案件往往由经济犯罪调查部门进行侦查,只有39件案件被检察官成功起诉并被呈送到刑事审判庭。由于刑事司法体制方面的原因、政治考虑、证据因素等,除了那些直接造假者——如伪造货币的罪犯——受到刑罚惩治外,仍然有大量犯罪行为人逍遥法外。

吉尔吉斯斯坦的整个银行系统几乎陷于崩溃境地,主要源自于以下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第一,不稳定的国内外经济局势;第二,银行监管中的失误;第三,商业银行股东不必要和经常性的人为干扰;第四银行职员、银行行政主管、银行发起人等内部人员的犯罪和欺诈行为:第五,信用伪造的犯罪猖獗:第六,众所周知的吉尔吉斯GazMunayzat中央银行对银行业监管无力。[7]受制于一系列因素和各种领域经济犯罪影响,在1994年到2004间,有18家商业银行被清算。[8]银行系统的发展陷入困境,并与宏观经济形成恶性互动,整个国家的经济满目疮痍,经济发展的迅猛势头有所下降。[9]

二、银行系统中洗钱犯罪猖獗

在独联体国家系统中,虽然有大国俄罗斯在独联体框架内积极提供各种机会,进行多方面的合作,[10]但在成员国的经济仍普遍不景气——这也是各国经济走向市场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代价。虽然吉尔吉斯斯坦银行体制一直致力于弥补显著的金融缺陷,但原有的金融系统仍有很大漏洞,非常便于洗钱犯罪分子钻空子。另一方面,吉尔吉斯斯坦银行经营的金融市场也存在不利于遏制洗钱犯罪的负面趋向,它直接影响资本市场金融机构的正常顺利运行。这种态势威胁到各类银行的正常功能发挥,也给整个国家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洗钱犯罪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方式和手段把犯罪收益由非法变为合法,把“黑钱”洗“白”,大多的洗钱活动都是通过金融机构来进行的。洗钱活动损害了,吉尔吉斯斯坦合法的商业活动和金融市场,导致经济扭曲失控并影响到其国家声誉。[11]对吉尔吉斯斯坦犯罪收益运作的研究过程中,学者发现:通过银行等金融交易的途径,犯罪所得赃款源源不断地汇集到瑞士等西方国家银行中的个人账户。很大一部分的犯罪所得之赃款通过银行被洗净(moneylaundering)并被投资到西方国家的生产过程中,吉尔斯斯坦的财政部门无法从犯罪和非法所得中得到任何利益,其银行业正常运行秩序和国民经济却因此而受到严重侵害。

在吉尔吉斯斯坦,洗钱犯罪行为包括掩盖犯罪所得的真正来源、种类和分配。犯罪所得的受益通过转账、改变形式和兑换,与合法资金相混杂。据世界各国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人们把更多的钱花在毒品上而非花在食物上。洗钱犯罪的非法收益人部分来源于毒品,在一些欧洲国家,这些款项甚至占据了某些国家生产总值的相当人的比重。毒品交易的利润相当人,以至于全球经济的4%来源于毒品的贩卖活动。[12]吉尔吉斯斯坦的洗钱犯罪活动可以分为几个步骤来实施:第一步,分散资金,通过特殊途径把非法所得转移;第二步,改头换面,把上述资金转换成可以流转的资金形式;第三步,重新整合,把“赃钱”洗净,把它们转换成再也不能被识别出来的正常合法资金。

在不同的地区,风行不同的洗钱方式。吉尔吉斯斯坦的洗钱犯罪主要使用以下几种比较“安全”的方式:通过亚洲国家的银行转移资金;互易(barter):用毒品换武器、物流运输和消费品贩卖;资金的电汇转帐;[13]投资银行业中的票据,包括开立银行账户、投资债券、信用交易、股票互易和货币互易。

还有许多种方法把资金转移到吉尔吉斯斯坦的境外,其中最为风行的方式是编造与此资金转换的虚假联系,获取银行贷款,并把它们转移到境外那些专为此设的临时公司账户上,经由伪造相关金融单据,赚取更多经济收益。这种货币转移要达到两个目标:第一,要把在吉尔吉斯斯坦从事地下生意和犯罪活动中[14]赚取的钱洗净;第二,在国内政治经济不稳定的形势下,尽力去钻空子挣钱。把资金转移到境外不仅破坏了吉尔吉斯斯坦整个国家的经济和银行系统的良好运作秩序,而且严重地影响了对赃款和罪责的追查活动,也严重影响了社会正常秩序的恢复。不幸的是,法律条文的不完善和不统一加剧了打击此类犯罪的难度。

三、吉尔吉斯斯坦信用诈骗肆虐

从1992年到1994年这一段时间里,正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独联体国家处于经济市场化的初始阶段,伪造信用证的犯罪活动甚为猖獗,并占了银行系统经济犯罪中相当大的比重。[15]而后续一段时间里,进一步推进的经济市场化改革造成了经济秩序的部分失范,商业诚信跌落尘埃,针对银行等金融企业进行的信用诈骗罪行肆虐。到目前为止,制作假信用证已成为吉尔吉斯斯坦最大规模的银行业诈骗活动。

在吉尔吉斯斯坦银行业领域中,伪造银行资信记录诈骗的犯罪活动极为广泛。犯罪行为人往往采取以下手段:伪造银行担保和临时公司(frontcompanies)的相关文书,盗用贷款。一旦接收到了银行贷款,这些临时公司(frontcompanies)立即关门大吉。国家机构和相关银行机构对借款用途缺乏有效监管,在贷款登记的真实性、买卖或租赁合约的双方合意性、单据的真实性等方面——这些能够确证企业代表人的个性征象——都缺乏必要监管,兼以具体操作人员在审核个人资信时的疏忽大意,种种因素导致此类犯罪案件呈不断上升态势。

在1999年,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银行业领域中发生了一起恶性会融诈骗案件。犯罪行为人谎报贷款证明文件原本遗失,偷换了贷款申请文书中的部分重要内容,骗取吉尔吉斯共和国司法部门的信任,将“chuyUPTK”建筑公司以有限公司的形式重新予以登记。根据司法部对该有限公司的在册证据,比什凯克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地区的公证办公室未经信用证相关单据的验证,就对该虚假公司的一个伪造的抵押合同进行民公证。基于对国家公证公信力的真诚信赖,一家商业银行给这家骗子公司提供了巨额贷款。在后来的例行调查中,银行职员发现借款人伪造信用诈骗贷款的犯罪行为,并向比什凯克的检察院报告了,该项经济罪行。经过细致的刑事调查,法庭以诈骗罪、虚假交易罪和伪造证明文件罪将犯罪行为人送进监狱。[16]

在吉尔吉斯斯坦,信用抵押领域成为滋生银行业犯罪的重灾地。在银行业的实务运作中,有许多信用抵押的金融罪案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信用抵押过程中,经常发生违规的信用授予。信用抵押中的金融犯罪主要表现为:设置多重财产抵押;抵押没有在土地登记处登记和没有作为不动产登记的财产;抵押不属于借款人的财产。违规的信用抵押最容易诱发与此有关的金融犯罪,犯罪行为人往往通过以下手段进行犯罪活动:或迅速或逐步地拆分抵押财产,货物商品的所有人自行地把货物商品秘密出口卖掉,并隐匿所得收益。这时候,已贷出的银行款项无法得到清偿,即使有法院的相关令状也无济于事,贷出款项的商业银行因此蒙受巨额损失。

一般来说,向不了解的或者不完全了解的客户提供信贷时,银行应该把该客户的企业财产和保有物的虚拟结存和虚假信息的赋值考虑在内。同时,银行必须审查经贸企业作假的可能性,审查那些金融稳健公司作假的可能性,审查银行保函转让过程中的虚构交易行为。在1994年,发生了一起没有遵守银行业惯例而引发的恶性经济罪案。犯罪行为人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创建了几家企业,包括数家临时公司,他和JSC“KyrgyzDyikanbank”和JSC“Kyrgyzstan”合谋,一起与Dyikan—Ordo公司签订合约,而后者则得到了国家财政的支持来注资发展农业。这个企业主及其同伙盗用了总额高达1400百万索姆的款项。在这个银行业罪案中,应该提供的信用证明文件并没有及时保质保量地提交,信贷的担保也仅凭保证人而作出;借款单据并没有被妥善保存,而是随后即被人盗走并销毁。[17]

从不同银行多次借款不还,这是吉尔吉斯斯坦国内银行业犯罪的另外一种重要形式。犯罪行为人从某一特定的银行多次贷款并且总是及时还款,通过建立良好的信用纪录,获取借款银行的信任,进而从银行获取越来越大额度的贷款。此后,所贷的大额款项的还贷则没有了着落。对多项金融罪案的调查分析表叫:犯罪行为人从多家银行拿到贷款,拆东墙补两墙,长时间不还贷款。此外,犯罪行为人还通过贿赂银行职员,促其违约发放贷款;安排同伙出境并在那里注册公司,把钱款转移到境外,并从新的贷款中把旧债清算掉。

四、国际间票据犯罪蔓延

当前,吉尔吉斯斯坦最为危险的国际金融诈骗罪行就是:以虚构客户的名义开立银行账户,此种账户凭伪造的身份证(falseidentitycards)之力开立。在许多罪案中,外国人捏造假名字,并且使用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虚假文件,开立账户。不断攀升的金融诈骗犯罪中大量使用普通银行票据(PrimeBankInstruments),包括信用证代用券(StandbyLettersofCredit)、出票行签发的票据(PrimeBankPromissoryNotes)、保证行的保证(PrimeBankGuarantees)。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许多金融罪案中,这些涉案票据金额累计高达数千万美元。[18]一般来讲,诈骗犯是那些并不为银行职员所关注的熟客,他们通常也只在银行信贷部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银行开户时,另一次就是他从账户上取款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79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