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发展法学”与法学的发展
【副标题】 兼论经济法理论中的发展观
【英文标题】 The Development Law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of Law Science
【作者】 张守文【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发展观 发展法学 经济法学 法学发展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3
【页码】 2
【摘要】 经济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一定的发展观,该发展观在相关的法律制度和法学研究中都要有所体现,以促进新兴的“发展法学”的形成;发展观在传统法和现代法理论中会有不同的显现,在“发展法学”中的经济法学领域则体现得尤为突出;对“发展法学”的深入研究有助于推动整个法学的发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067    
  一、引论
  “发展才是硬道理”,“发展是第一要务”,这些耳熟能详的命题,都强调了发展的重要性。从不同的层次上看,发展既是目标,也是手段。由于人类所面临的各类问题的产生与解决往往都与发展直接相关,因而经济与社会发展历来备受重视,并在相关的研究领域形成了发展经济学、发展社会学和发展政治学等学科[1]。
  然而,既往的法学研究,对于发展问题却大多缺乏关注。即使是法学的学科分类,也基本上是按照法律部门的划分标准(尤其调整对象标准)做出的。而对于法律调整目标等标准则较为忽视。事实上,如果从法律调整所要解决的问题来看,就像在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领域可以有发展经济学、发展社会学和发展政治学一样,在法学领域,也可以有“发展法学”。
  在探讨经济法学的基本假设等问题时,本人曾不揣浅陋,提出应当加强“发展法学”的研究[2],意在激活相关的法学研究,使其可以围绕如何促进发展来展开。事实上,传统的法学学科往往更多地关注微观的权义配置和定纷止争,但对于宏观上的长远发展则关注不够。而现代法学学科则往往更关注如何通过法律的调整去促进发展,关注经济与社会的未来走向。从对发展的关注,或者从法律调整的重要目标来看,现代法学学科在一定意义上大都可以归属于发展法学。在目前已有的部门法学中,经济法学和社会法学的研究涉及发展问题较多,并以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诸多法律问题为主要目标,因此,经济法学和社会法学大体上可以归人到“发展法学”之中[3]。
  法学的发展,离不开“发展法学”。经济法学、社会法学等,是从部门法的角度所作出的一种学科划分,而“发展法学”则不是,因此,它同民商法学、行政法学、经济法学等并非同一层面。其实,在部门法标准之外,还可以有其他不同层面的、不同类型的学科划分标准。因为学术上的划分,仅仅是为了完成一定的研究任务,没有必要把它永久固定化。在经济法学之上,从更高的层面,对发展法学问题做进一步研究,更有利于增进对经济法的理解,也更有利于推进经济法的研究。
  考虑到从一定的意义上说,经济法学可以视为“发展法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本文拟以发展观对经济法学等“发展法学”的影响及其在法学理论中的体现为线索,来揭示经济法学乃至整个“发展法学”对于法学发展的重要推动作用。本文试图说明,发展观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制度建设,从而对“发展法学”的形成和发展有直接影响;这种影响会体现在经济法理论之中,从而使发展观得以在经济法理论中渗透或显现。其中,正确的、先进的、科学的发展观,对于相关的制度建设和法学发展,能够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二、发展观对“发展法学”的影响
  对于“发展法学”,尚未见到有相关定义,盖而言之,它是以发展问题为研究对象,以促进发展为目标的法学分支学科。较为狭义的“发展法学”,主要侧重于研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较为广义的“发展法学”,则还要研究政治和文化的发展等。虽然“发展法学”的研究范围尚处于发展变化之中,但由于世界各国的核心目标一般都是经济发展,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社会发展,因此,“发展法学”的核心,也主要是侧重于研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从经济法学等学科的发展,以及推动发展的主体来看,“发展法学”在狭义上是以国家推动的发展为基本内容和研究对象的;在广义上,其研究对象还可以包括其他主体(如第三部门)推动的发展或者相关主体(如市场主体)的自我发展。但从狭义上限缩,从宏观、长远角度来研究发展问题,对于“发展法学”的现时研究更为重要。“发展法学”与发展观直接相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有自己的发展观。如果对发展的问题认识不清或重视不够,国家和民族就不可能有很大的发展。在发展观不清晰、不正确、不科学的情况下,就会存在许多问题,也不可能形成一套促进发展的合理制度。
  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段,我国对于发展问题也并不重视。在那些片面强调政治的时代,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自然会受到忽视;在制度建设上对发展问题就不可能很重视。历史经验一再表明:如果人们普遍漠视或者忽视发展问题,相关的制度建设就会受到直接影响,在法学研究中对发展问题也自然会关注较少,从而很难形成重要的“发展法学”。
  类似的问题在其他国家的历史上也都存在。在各国以往的法律中,主要关注的是最基本的一些人身权和财产权问题[4],是生存问题。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们才逐渐关注发展问题,并认为发展权同样也是重要的人权(《发展权宣言》就是典型例证)。同时,对于一国而言,人们也日渐认识到发展的重要性:没有发展,就没有出路,在国际竞争中就会落伍。因此,许多后发国家,许多过去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都已纷纷奋起,在国际舞台上主张自己的发展权,要求建立真正平等的国际经济新秩序,要求在国际层面的经济法的制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与此同时,许多国家开始倡行开放政策,通过各种手段(如税收竞争)去吸引外资,去促进本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各国在追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过程中,都形成了自己的发展观,而由于这些发展观的侧重点不同,就会对相关法律制度和“发展法学”的确立与发展产生不同的影响。
  事实上,各个国家在其不同的历史时期会有不同的发展观。从纵向上看,各国一般都是由不重视发展向重视发展转变;从横向上看,发达国家比发展中国家往往有更好的、更为科学的发展观。相对而言,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可以对不同的发展观进行比较,并大体上可以分为好的发展观与坏的发展观、科学的发展观与非科学的发展观、正确的发展观与错误的发展观、先进的发展观与落后的发展观,等等。事实上,正是发展观的不同,以及在发展实践上的差别,才产生了国家与国家之间在发展水平上的差别。因此,确立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观是非常重要的。
  发展观往往直接影响制度建设,并由此影响人类的经济和社会实践。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国的政策、法律等,都是一种制度。一国的发展观,往往会直接影响其政策、法律、道德、习俗等内在制度和外在制度[5],并进而影响人们的行为和人们的发展实践。从历史上看,各国在发展水平上的差别,主要是上述制度实践造成的。
  可见,发展观会渗透到相关的制度之中,从而也会对“发展法学”理论的产生和发展造成直接影响。其中,正确的、科学的、先进的发展观,会对制度建设和法学研究产生积极而巨大的影响,并会有效地体现在相关的制度和法学理论之中。由于不同国家在发展观上有其共同之处,因而在“发展法学”理论上也会有相通之处;同时,由于各国的发展阶段、发展任务、发展目标、发展道路等各不相同,制度建设自然也会各异其趣,因而在具体的制度和“发展法学”理论上,又应当各有其特点。这在经济法学和社会法学理论中,都有突出的体现。
  依据上述理解,发展观对经济法的产生和发展,也会产生直接影响,进而影响到经济法理论,使经济法理论中必然会显现出有关发展观的内容。同样,发展观也会体现在其他法学理论之中,只不过在不同类型的法学理论中,其体现可能会有所不同。研究这种差异有助于说明:为什么发展观会更多地体现在经济法理论等相关法学理论中,为什么“发展法学”具有自己的疆域与特质,以及为什么经济法学、“发展法学”能够推动整个法学的发展。
  三、发展观在不同类型法学理论中的体现
  如前所述,发展观对“发展法学”的产生和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其影响既可以通过有关发展的众多制度来实现,也可以通过研究者自身的发展观念和发展意识来实现。可以说,大量有关发展的制度,是“发展法学”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制度基础;而研究者对于发展问题的认识,则是“发展法学”产生和发展的认识基础。需要强调的是,研究者自身的发展观也不容忽视,它可能与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的发展观一致,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差别,并会对具体的“发展法学”的研究产生直接影响。例如,国家所倡导的“科学发展观”同许多经济法学者以往的研究是不谋而合的。正是研究者个体正确的发展观,推动着国家或民族发展观的进步。
  要进一步考察发展观对“发展法学”的影响,还需要从宏观上对发展观在法学理论中的总体体现做一些分析。为此,有必要引入一种重要的分类,即把法律分为传统法和现代法。从一般意义上说,20世纪以降普遍生成的经济法、社会法等,都是着重解决现代社会产生的突出现代问题的法,都可以归入现代法,而此前即已存在的法律部门,因其产生的经济、社会和法律基础不同于现代法,故可称之为传统法。从法学理论来看,真正直接关注发展问题的,是现代法理论而不是传统法理论,而在现代法理论中,又以经济法理论为最。
  从时空维度来看,传统部门法所关注的都是具体时空中的特定人与事,所关注的是局部问题或局部纠纷的解决、局部矛盾的化解,侧重于微观层面问题的个体化解决,但对整体问题的解决却力所不及。传统的法学,更加关注特定时点、具体地域上的主体生存问题,而强调发展的现代法和“发展法学”,则更为关注在广阔的时空维度上的众生发展问题。生存是基础,但还必须有更高层次的发展。随着关注问题的变化,法的目标、结构、功能等也都发生了变化,并且这种变化还在持续。
  因此,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法律已经发生变化,法律正在发生变化。尽管这种变化甚至连一些法律人也并未察觉,但却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上述变化所导致的直接结果,不仅是法律体系的更新,而且也带来了整个法学地图的重绘。
  无论是法律的发展还是法学的发展,主要都是通过问题带动的。随着经济和社会的迅猛发展,对于许多新兴的“复杂性问题”,需要新兴的现代法理论来作出相应的解释。由于这种解释同传统法学理论有诸多不尽一致之处,因而如何解释,如何透视,需要加强方法论的研究[6]。如果说,对于局部的、静态的问题,传统部门法比较有解释力和决断力的话,而对于整体性的、动态发展的问题,其解释力则较为欠缺。例如,经济法就是基于一系列“非均衡的二元结构”,而在现实差异性的基础上,解决整体上的一般均衡问题,解决发展中的不均衡问题,以确保实质上的平等与公平的。
  可见,在不同类型的法学理论中,对于发展问题的关注以及对发展观的体现亦有所不同。从总体上说,传统法理论对于发展问题的关注相对较弱,因而其中也很少体现发展观的问题,而现代法理论则对于发展问题高度重视,并且受国家、民族乃至研究者个体的发展观的影响都很大。在宏观上作出上述的大略区分,有助于更好地理解发展观对于“发展法学”的影响,有助于更好地分析发展观与经济法学的关系,也有助于解析经济法学的研究范式,以及整体上的经济法理论和“发展法学”对于整个法学发展的推动。
  四、发展观在经济法理论中的具体显现
  在“发展法学”中,经济法理论已经从不成熟逐渐走向成熟。由于经济法在推进社会经济发展方面具有特殊功用,因而发展观不仅会体现在具体的经济法制度的形成过程中,也会显现于经济法理论中的发生论、本体论、价值论、规范论、运行论等各个领域。
  从经济法的发生论来看,经济法为什么会产生?产生的经济基础、社会基础和法律基础是什么?这是人们都很关注的问题。在许多人看来,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高度细密的社会化分工,以及由此带来的市场失灵问题的存在,产生了政府弥补市场失灵的必要性,但如何解决政府失灵的问题又相伴而生。“两个失灵”的问题需要由新兴的经济法去解决,以弥补传统法调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06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