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同股同权规则的再释义与我国公司股权结构改革
【英文标题】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Rule and the Reform of Rights Structure of Chinese Companies’Stocks
【作者】 李洪健【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中文关键词】 同股同权;一股一权;等比例性配置;股权结构改革
【英文关键词】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one share one vote; equal proportion configuration; reform of rights structure of stocks
【文章编码】 1008-4355(2018)05-0032-12
【文献标识码】 南政法大学学报 期刊年份=2018 期刊号=5 页码= 期刊栏目= 标题=同股同权规则的再释义与我国公司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5
【摘要】 在我国《公司法》文本中,同股同权规则不仅是一股一权规则的上位规则,同时也是我国股份权利配置的原则性规定。以“同股同权”为核心内涵的股权比例性配置模式较“一股一权”式的等比例配置样态更具弹性。同股同权规则不仅涵盖了“一股一权”式的普通股,同时也包容了其他股份权利非等比例性配置的样态。当前,一股一权规则已不宜作为股份权利配置的强制性规则。一股一权规则的修正将使得同股同权规则所蕴含的非普通股发行的可能转换为现实。通过释放同股同权规则下丰富的股权配置样态以改变单一普通股制度现状亦不失为一条基于《公司法》文本的股权结构改革路径。
【英文摘要】 In the text of “Company Law” of our country, the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rule” is not only the superior rule of “one-share, one-vote rule”,but also the principle of the allocation of share rights in China. As the core connotation of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rule”,the proportional allocation model of equity is more flexible than the “one share, one right” type of equal proportion configuration. The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rule” not only covers “one share, one vote” common stock, but also includes the non-proportional allocation of other share rights. At present, it is not appropriate to use “one share, one vote rule” as a mandatory rule for the allocation of share rights. The amendment of the “one share, one vote” will make the possibility of non-common share issuance contained in the same-share right-equity rule become a reality. Changing the single common stock system by initiating “equal shares enjoying equal rights rule” is also a path of equity structure reform based on the “Company Law” tex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23    
  
  建立在一股一权基础上的普通股,为我国《公司法》确立了简明单一的股权结构[1]。在普通股制度中,表决权与收益权1:1式的等比例性配置是我国股份制度的突出特征。眼下,单一的普通股制度已成为我国《公司法》进化之窒碍,推进股权结构改革已是学界之共识[2]。当前关于股权结构改革的探索大抵借鉴域外公司法律制度,秉承“中体西用”的务实精神,其真见卓识亦多切中肯綮。遗憾的是,现有的讨论更注重域外法律制度的构建与引入,似有忽略本国公司法律制度之嫌。是故,拙文专以我国《公司法》文本中的同股同权规则为切入点,希冀挖掘出其中所蕴藏的立法智慧,并以此为基础探讨以《公司法》文本为基础的股权结构改革路径。
  一、“同股同权”与“一股一权”的关系及其在实践中的异化
  “同股同权”与“一股一权”,是我国《公司法》的原则{1}。由于我国《公司法》以“一股一权”为股份发行之强制性规则,因此,虽然同股同权规则寓含了多样的股权配置模式,但以表决权与收益权1:1等比例性配置为特征的单一普通股却几乎是我国仅有的股权配置模式。同股同权规则虽然兼顾收益权、表决权的配置,但由于学界和实务界对表决权的青睐以及一股一权规则的存在,同股同权规则更多地被以“同股同利”与“同股同价”的内涵所认知。然而,无论是就规范功能抑或逻辑联系而言,同股同权不仅是一股一权的上位概念,同时也是股权比例性配置原则的根本所在。
  (一)“同股同权”与“一股一权”在《公司法》文本中的关系定位
  同股同权规则与一股一权规则被视为我国单一普通股制度的规范基础{2-3}。同股同权规则在法律文本上表现为《公司法》126条,该条规定:“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所认购的股份,每股应当支付相同价额。”可见,同股同权不仅为《公司法》所明示,而且更是被擢升为股份发行的基本原则,是股东平等理念在股权结构中的体现[3]。所谓“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其根本内涵在于股份权利的比例性配置,即同种类下的每一股份所承载的表决权同等、收益权同等,以及在表决权、收益权同等基础上的每一股份之间的表决权与收益权之间比例的同等。就此意义而言,同股同权规则是我国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的原则性规定。《公司法》103条中的“每一股份享有一表决权”是“一股一权”的法律基础,结合《公司法》126条“同等权利”与《公司法》166条第4款有关“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的规定,一股一权规则之核心意义在于每一股份享有一表决权与一收益权。就字面意义而言,“一股一权”与“同股同权”的差异在于前者将“同”明确为“一”,这一变化暗含着后者乃前者上位规则的体系性含义。
  其一,就规范功能而言,“一股一权”系“同股同权”之具体化体现。首先,就《公司法》126条中“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的权利”的文义而言,同股同权中的“权利”不局限于表决权或收益权之一隅,而是两者兼而有之。而“一股一权更多的是在‘一股一票’的意义上使用”{1}。因此,就规范对象的外延来看,一股一权是对同股同权的具体化。其次,《公司法》126条规定:“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享有同等权利。”质言之,就同股同权规则在《公司法》中的规则体系意义而言,同股同权是我国股份发行公平、公正原则的集中体现,其效力范围遍及“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其规范对象为复数意义上的股份。而在一股一权规则中“每一股份享有一表决权”的表述则明确地将其视域限缩于单个股份之上,因此就效力范围而言,后者是前者的限缩。最后,如前所述,所谓“同等的权利”,应被解读为每一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同等、收益权同等,以及通过前两个同等性所推导出的股份之间的表决权与收益权之比例同等。三个“同等”缔造了同股同权规则的核心功能,即股份之间的股权比例性配置。在比例性配置要求下,单个股份的具体安排存在丰富的样态,表决权与收益权3:2、2:1式的配置皆为同股同权规则所允许。与之不同的是,一股一权规则十分具体,即直接明确股份收益权与表决权1:1式的配比,将股权安排固定为等比例性配置样态,可见,“一股一权”压缩了同股同权规则的弹性。综上所述,一股一权规则在规范功能上与同股同权规则之间的从属关系一目了然。
  其二,就规则之间的逻辑关系而言,“一股一权”之意旨在于统一每一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个数,其更深层次之考虑在于通过统一股份表决权数量的方法保持股份表决权与收益权比例的恒定,从而确保股份权利的等比例性配置,并以此控制公司内部代理成本。不过,此项立法意旨之实现赖于股份收益权平等这一前提的存在,否则股份权利的等比例性配置将无从谈起。正是在此意义上,同股同权为一股一权创设了股份收益权平等的逻辑假设,唯有如此,一股一权规则方才得以实现实质意义上的股权等比例性配置目的,从而确保一股一权规则逻辑价值的实现。
  (二)“同股同权”与“一股一权”关系的偏离
  不过,一股一权规则作为同股同权规则下位概念存在的这一逻辑事实却并未被充分认识,这也就产生了一股一权取代同股同权,成为股权比例性配置原则法理基础之假象[4]。这一状况与公司实践对表决权的器重以及学理和立法对前者的循环强化不无关系。
  控制权集中与股东对表决权的强烈偏好一向是我国公司治理实践中的突出特征。由于因表决权集中而聚生的控制权在公司战略选择、重大决策等方面的决定性意义,以及集中的控制权对股东经济利益的反哺作用,表决权在公司治理中往往更受关注。因此,作为仅针对表决权而设定的一股一权规则具备了与同股同权规则相独立的实践价值,这也使其在法律规则中的地位更显重要。各国公司立法多以表决权为切入点回应公司股权结构的变革[5]。立法者与学界对同股同权规则的释义不足也是一股一权规则更为“强势”的重要原因。参与《公司法》修订的全国人大法工委同志认为:“将修订前的《公司法》中的‘同股同权,同股同利’修改为‘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实际上只是一种文字上的修正。”{4}在《公司法》本已存在对股份表决权予以强调的背景下,“同股同权、同股同利”的合并表述极易误导读者产生“同股同权”“同股同利”互为同位语的错误论断。对此,多数学者采纳这一观点,将“同股同权”视为与“同股同利”甚至是“同股同价”位阶相同的概念,并贴上了股份发行公平、公正原则的标签[6]。对“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内核的释义不足导致“同股同权”在我国更多地以“同股同利”的形式表现出来。概念位阶上的紊乱导致“同股同权”中股权比例性配置的核心涵义错误地被“一股一权”与“同股同利”所析分。立法起点上的偏离与学理对前者的继受和固化致使“同股同权”的独立性在我国未受重视,这在相当程度上强化了一股一权规则在实证法意义上的独立性与重要性。
  二、同股同权规则内涵的再释义
  一股一权规则对股份制度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它不仅明确了股份具体权利的设置,更是固化了股权的等比例性配置模式。表决权与收益权1:1的配比是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的基础形式与默认形式,这种默认的股权构造经由反复的实践与学习实现了自我强化{5}。尽管《公司法》103条将我国股权配置模式限定在“一股一权”模式上,但同股同权规则事实上并不否认非普通股的发行。如前所述,同股同权规则系我国股份权利配置的原则性规定,就条文意旨与体系定位而言,股权结构的配置模式不应仅限于一股一权规则下的单一视角,而应跃升到同股同权规则之层面来考察。
  《公司法》126条中“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的表述是同股同权内涵的浓缩。股份权利的比例性配置虽然是同股同权的核心内涵,然而同股同权并不意味着股份发行皆须以“一股一权”的模式表现出来。不仅如此,同股同权规则与我国《公司法》自身也蕴含着颠覆股权比例性配置的规则设计。
  (一)“一股一权”并非同股同权规则下唯一的股权构造模式
  在同股同权规则中,股份权利的构造模式并不仅限于“一股一权”的表现形式。这首先是因为《公司法》126条中的“同等权利”是指复数股份之间权利的同等性,而非单个股份表决权与收益权的等比例性配置。就文义而言,“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是指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股份,同种类的每一股份所代表的权利都是相同的{6}。“同等权利”的主体是“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其所强调的是股份之间权利内容上的“平等”,断非单个股份所承载权利的“等比例”配置。再就立法目的而言,同股同权是股份发行公平、公正原则的体现,其规范功能自然立足于复数意义上的股份权利义务的公平与平等。是故,“同等权利”宜解读为股份所承载的权利内容相同,而非股份权利内容的等比例性配置。其次,就《公司法》126条“同种类的每一股份享有同等权利”与“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的文义而言,《公司法》不仅没有明确普通股是唯一被准许发行的股份,而且“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也从侧面肯定了不同种类股份存在的可能。换言之,普通股仅仅是同股同权规则下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同股同权”之旨趣在于通过股份权利的比例性配置实现股份发行的公平、公正原则,进而维护股东在资本意义上的平等地位。同股同权虽为股份发行之根本原则,但其效力范围仅限于同种类股份之中。易言之,不同种类股份之间,因无“同股”之前提,自无同股同权之适用。准此以言,即使公司发行与普通股相异之股份,只要该类股份满足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的要求,则此种股份发行亦为同股同权所认可,由此可见,“一股一权”“一股两权”“两股一权”或者其他权利构造的股份皆为同股同权规则的应有之义。
  (二)“同股同权”规则的股权比例性配置要求并非一成不变
  《公司法》126条第2款是对第1款的进一步释义[7]。该条款规定,“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就其文义而言,同股同权强调的是股份权利和发行条件的同等性,而且这种同等性倾向于股份发行时的股权内容与发行条件的平等,即起点与条件意义上的平等。如果将股份权利构造的考察视域由发行之时拓展到股份的存续期间,那么同股同权的规范意义应仅存于股份发行之时。《公司法》126条第2款往往被以“同股同价”的标签为学界所认知,其“股份发行条件”的规范意义未受重视。就股份权利配置而言,股份发行条件可以被理解为公司就股份权利变动在股份发行时预先设定的条件,在发行条件被触发时,股份权利依预定条件发生相应变化。实践中,通过对股份权利发行条件设计而改变股份权利配比的模式并非空想,《法国商事公司法》中的“忠诚股份”即为著例。该法允许持股期限满两年的股份,每一股享有两表决权[8]。这种根据持股期限调整股份表决权的做法在美国被称为“Tenure Voting”[9]。不论是对股份收益权,抑或是对表决权通过发行条件进行非比例性改造,只要条件满足“同种类股份”与“发行条件相同”两项前提,即不与同股同权规则相矛盾即可。由此可见,同股同权在设定了股权比例性配置的原则性要求的同时,为避免股权结构僵化,继而又为股权非比例性配置预留通道,在准许不同种类股份发行的同时,又能实现同种类股份权利的自动调整,从而成为一种极具灵活性的股份发行规则。
  (三)《公司法》允许股份权利的非比例性配置
  作为“同股同权”典型的表现形式,“一股一权”通过表决权与收益权的等比例配置消弭了因股份自身权利配比不均衡所造成的代理成本{7}。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是股东利益比例性配置与控制代理成本的微观基础,后两者的实现尚有赖于公司治理层面规范的支持。也正因此,我国《公司法》103条在明确“股东参与股东大会,每股享有一表决权”的同时,《公司法》166条第4款进而又要求“股东按照其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公司利润”。由此,《公司法》103、166条便将股份权利上的比例性配置转化为股东利益的比例性配置,股东之间可能产生的成本得到了有效地控制。惟举凡原则,皆有例外。《公司法》126条虽然要求股份权利构造须以比例性配置形式体现出来,但其第2款却隐藏着否认股权比例性配置的路径。类似地,这种自我否定在《公司法》166条中也有体现。《公司法》166条在“股东按照其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公司利润”这一原则之外,另设有“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规定不按持股比例分配的除外”的但书条款。据此可知,尽管《公司法》明确规定“股东按照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公司利润”,但该条款同时创设了一项例外,即就公司利润分配而言,股东可以以章程之形式排除《公司法》的原则性规定,不按照各自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利润。是故,只要公司章程改变了《公司法》有关公司利润分配的原则性规则,股份的比例性配置模式势必因此遭受否定。由此可见,尽管同股同权规则将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明确为股份权利构造之原则,但我国《公司法》仍然设有股权比例性配置适用除外的空间。
  实践中对同股同权规则的漠视与对一股一权规则的器重使我们墨守成规地认为我国《公司法》完全否认非普通股的发行。在对同股同权规则之内涵予以详尽剖析后,其在文义与法律规则体系中的丰富内涵得以展现,进而不难发现同股同权规则不仅在理论上肯认非普通股的发行,而且其生来具有对股权比例性配置自我颠覆的基因。
  三、普通股制度的法理基础及其当代的弱化
  表决权与收益权1:1式配比是股份权利比例性配置的基础形式,这种基础形式在实践中不断自我固化,成为普通股的固定内涵,以至于“一股一权”与普通股互为表里。“一股一权”不仅在我国以强制性的股权结构存在,而且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多以默认的股权结构为立法所确认[10]。然而,普通股的法理基础正面临着来自于理论和实践的重新审视,正如域外立法一般,普通股制度不宜再以强制性股权结构存在于我国《公司法》文本与公司实践中。
  (一)普通股制度的法理基础
  其一,股东平等原则是普通股制度理念的直接体现。在公司出现之初,受限于特定的社会环境,早期的公司治理也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在公司决议中,一人一票在当时以一种公平民主的方式而被广泛接受{8}775,782。至19世纪中叶,当公司成为独立的商业组织与股东追求利益的工具之后,因股份的不均衡持有所导致的股东内部代理成本矛盾愈发突出,为缓解这一矛盾,一人一票逐渐开始向一股一票过渡{9}1347,1350-1356。由于彼时股东表决权分配以股东人数为基准,股份只是股东收益权的凭证,因此,彼时“一股一票”的实际内涵是将股东的投票权嵌入到每张股票当中,即在每股享有收益权的基础上,赋予每股以同比例的表决权。这种“一股一票”实际上便是眼下的“一股一权”。作为股东利益代理工具的股票,普通股通过对表决权与收益权的等比例切割,既将公司权力等份地划分到每一张股票中,又能精准地将股东经济利益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邓峰.普通公司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363.
  {2}杨正师.合伙人制度VS同股同权——阿里巴巴上市风波的法律评析[G]//顾功耘.公司法律评论.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355-356.
  {3}黄臻.双层股权结构配套制度研究——基于阿里巴巴上市引发的思考[G]//顾功耘.公司法律评论.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56-57.
  {4}安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182.
  {5}道格拉斯·诺斯.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M].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87-97.
  {6}李飞,王学政.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释义[M].北京:中国市场出版社,2005:221.
  {7}弗兰克·伊斯特布鲁克,丹尼尔·费舍尔.公司法的经济结构[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66-76.
  {8} Shaun Martin, Frank Partnoy. Encumbered Shares [J]. University of Illinois Law Review, 2005,2005(3):775-814.
  {9} Colleen A. Dunlavy. Social Conceptions of the Corporation: Insights from the History of Shareholder Voting Rights[J]. Wash.&Lee Law Rev.,2006,63(4):1347-1388.
  {10} Grant M. Hayden.the False Promise of one Person, One Vote[J]. Mich. L. Rev.,2003,102(2):213-267.
  {11} Grant M. Hayden, Matthew T. Bodie. One Share, One Vote and the False Promise of Shareholder Homogeneity [J]. Cardozo Law Rev.,2008,30(2):445-506.
  {12}冯果.股东异质化视角下的双层股权结构[J].政法论坛,2016(4):126-137.
  {13}托马斯·莱赛尔.德国资合公司法[M].高旭军,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119.
  {14}朱慈蕴.资本多数决原则与控制股东的诚信义务[J].法学研究,2004(4):104-116.
  {15}赵万一,赵吟.中国自治型公司法的理论证成及其制度实现[J].中国社会科学.2015(12):156-176.
  {16}王保树.《公司法》修改的背景和主要内容[G]//郭锋.中国资本市场法治前沿.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7:207-209.
  {17}张舫.美国“一股一权”制度的兴衰及其启示[J].现代法学,2012(2):152-1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2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