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重庆新型毒品违法犯罪的现状及对策
【英文标题】 New Drug Crime in Chongqing and Countermeasures to This Problem
【作者】 王立军【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新型毒品;犯罪;对策
【英文关键词】 new drug;crime;countermeasure【文章编码】 1008-4355(2011)04-0071-06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4【页码】 71
【摘要】 新型毒品的使用以青少年为主体,由主城向郊县、郊区蔓延,并已在吸食者中形成新型毒品亚文化圈。新型毒品在生产方面以当地生产为主,向周边乡镇转移。制毒组织以多人入股为主。制毒方式以高技术性、规模化生产为主。因此,在新型毒品的禁毒斗争中需要调整过去针对传统毒品形成的思路和方法,改变以往的禁毒宣传模式,制定、完善相关法规和标准,明确相关单位职责,协调各单位职能,调整人员配置,加大力度强化易制毒化学品的控管工作。
【英文摘要】 The present study researches the new drug crime in Chongqing. The youngsters are major users and new drug abuse has become a subculture which extends to the outskirt of the city. The new drugs are main-ly produced locally and gradually the producers transfer to suburbs. The organizers are shareholders,and high tech is used in mass production. The methods adopted in our fight against traditional drug crime shall be adjus-ted in the new circumstance. We shall change the propaganda of prohibition against drugs,establish and im-prove the relative laws and regulations,clarify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relative departments,coordinate the function of different departments,distribute personnel,and strengthen the control of poisonous chemical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8935    
  新型毒品并非是一个法定的概念,而是指相对于依靠天然原料进行加工合成的鸦片、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毒品而言的,主要通过完全人工的化学方法进行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等毒品,其中常见的有冰毒、摇头丸、K粉等。此外,一些日用或者工业用的化学溶剂等也有可能被用作兴奋剂或者致幻剂。
  新型毒品的“新”并非像有些论者所认为的意指“近些年出现的”,实际上,新型毒品中的很多品种,早在上世纪初期或者二战期间就已经问世,并在欧美社会中流行过。新型毒品的“新”实际上指的是它具有与传统毒品完全不同的伪善面具,而这种新的伪善面具使得很多人特别是青少年认为它们不过是寻求刺激的娱乐消遣品。同时,新型毒品在成分上、外型上、服用方式上都显示出五花八门的新颖性,而这也更易引起追求时尚、追求刺激、追求群体认同感的青少年的好奇和痴迷。因此,在上世纪末,世界上许多禁毒专家都已经预言,在本世纪以苯丙胺类毒品为首的新型毒品将替代海洛因成为主流毒品。
  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其中列举了6种最为常见的毒品,并且明确了由国家按相关规定进行管制的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都属于毒品。因此有一点可以明确,即毒品种类是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在实际的反毒品斗争中不断发现、不断扩充的。但无论新型毒品如何发展,其在本质上都具有相同性,正如联合国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第2条第4款中对毒品的性质所作的规定那样,这种物质是能引起成瘾之依药性,使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兴奋或抑郁,以致造成幻觉,或对动作机能、思想、行为、感觉、情绪之损害的天然的、半合成的、合成的物质。因此,犯罪学意义上的新型毒品并非仅指某几种毒品,而是指除了传统毒品之外的一大类毒品,其中包括已经由法律进行列举式规定的,也包括尚未被明文规定但确实存在严重毒害性质的,甚至包括未来将会被不断制造、不断发现的毒品品种。
  重庆地理位置上紧邻云南,而且作为西南地区的交通、经济重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存在严重的毒品泛滥情况。通过长期艰苦不懈的努力,重庆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控管制度与专业技术传统毒品的势头已经受到控制。但近些年来,随着新型毒品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泛滥,重庆同样遭受到极大冲击。新型毒品的特殊性,导致新型毒品的吸毒人群、吸毒方式、制售方式都与传统毒品大相径庭,从而决定了面对新型毒品违法犯罪活动,需要在整体的控管思路以及具体的制度建设、技术配备、机构人员设置等方面,探寻出一条与以往的毒品控管模式具有相当差异性的新道路、新模式。
  一、重庆市吸食新型毒品的现状
  (一)吸毒人群以青少年为主
  新型毒品因为其自身的新颖性,适合于娱乐场所使用,因此其适用人群主要集中在青少年之中,在重庆市情况也是如此。在实践中,新型毒品以娱乐场所为传染扩散点,吸食人群由过去的无业人员向在校学生、公司职员甚至人民警察等国家公务人员扩散。在重庆市高校周边的娱乐场所、商业中心地带的私人会所等地,新型毒品吸食问题严重。
  正因为新型毒品的受害者主要集中在追求娱乐和刺激的青少年群体中,而且其中大多数是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白领,甚至包括大量的在校学生(包括大学生、职业学校学生甚至高中生、初中生),这就使得相关的处罚和收治面临诸多困难。截止今年4月份,重庆市登记在册的吸食新型毒品人群中,不满18岁的570人,占1.08%;18至25岁的8022人,占15.19%;26至35岁的17 678人,占33.48%;36至45岁的20 352人,占38.54%;46岁以上的6 183人,占11.71%。
  从这组数据的表面来看,新型毒品的使用人群主要集中在26岁至45岁之间,似乎与禁毒界对新型毒品主要流行于青少年中的命题相违背。但事实上,这组数据是登记在册的新型毒品吸食人群的统计数据,即是对在执法过程中发现并处罚的或者主动到医疗、戒毒部门寻求帮助的吸食者进行的统计。在实践中,执法部门对于青少年,特别是在校学生吸食新型毒品的行为,往往本着以教育为主的思路,避免给其贴上“吸毒者”标签并对其学业以及今后的人生造成影响,所以对于并不严重的新型毒品的吸食者很少记录在册。另一方面,由于青少年缺乏独立的经济来源,当其有过使用新型毒品的经历之后,往往不会主动寻求相关医疗部门的治疗帮助。因此现实中青少年使用新型毒品的人数远远高于记录在册的人数。这也显示出我们禁毒工作必须要面对的一个课题,即如何探索一种更适合青少年的禁毒、戒治毒模式,在对青少年的吸毒行为进行有效查处、控制的同时,尽量少地影响其正常生活,尽量好地调整其心理状态。
  (二)新型毒品使用群体发展到郊区、郊县
  新型毒品的泛滥开始向郊区、郊县扩张。具体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传统毒品如海洛因,价格比较高昂,而且民众对其的警惕性比较高,因此,传统毒品的吸食群体主要集中在城市。但随着近年来城镇发展的加快,相关的娱乐设施比较普及,郊区、郊县的居民收入显著提高,新型毒品的价格相对低廉,并且郊区、郊县的民众对五花八门的新型毒品缺乏警惕性。因此,随着主城区娱乐场所监管查禁工作力度的加大,郊区、郊县的新型毒品违法犯罪情况开始恶化。
  其次,相对于主城区的警力而言,郊区、郊县的警力显著不足,往往一个民警要负责几百平方公里内的各种治安问题,因此,也给新型毒品的泛滥留下了“空洞”。
  再次,郊区、郊县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有大量的劳动人口外出打工,因此,留守儿童、留守青少年往往处于无人看护的状态。这些留守青少年由于生活上缺少关心照看和教育引导,很容易陷入隐藏在各种娱乐场所中的新型毒品“陷阱”。
  (三)青少年中新型毒品亚文化圈的形成
  大多数青少年吸食新型毒品都是在朋友、同事、同学的引诱之下,在娱乐场所的群体娱乐过程中进行的。兴奋剂型的新型毒品自身的特点也决定了其使用方式不同于传统毒品的隐蔽性、个体性,而是需要多人共同参与、有刺激的音乐以及其他附随行为,比如饮酒、性交。因此,新型毒品的吸食行为并非松散的群体行为,而是需要具有一定特殊关系的人际圈子{1}。在这样的圈子中,很容易形成圈子内部的群体心理,当个体想终止吸毒时,往往因为圈子其他个体的劝诱,以及对“朋友”的重视,很难自拔。一旦有一个人接触到新的毒品品种,就很容易在圈子内部传播开来。同时,圈子内部的个别人还同时身处多个这样的朋友圈子,因此就很容易出现快速的连锁反应,加速新型毒品的传播。在这样的圈子链中,自然就形成一种与社会正常心理不同的亚文化圈。这种亚文化圈的形成,必然会进一步增强新型毒品的“娱乐性”、“时尚性”,从而将新型毒品的毒品本质隐藏起来。
  二、新型毒品犯罪的特点
  (一)新型毒品贩运方式的变化
  结合重庆市的实际,单纯从缴获的种类、数量来看,重庆市新型毒品仍以冰毒、氯胺酮为主。随着公开查缉力度的加强,新型毒品贩运分子除了通过传统的公路、航空、物流等载体为方式进行贩运外,也在通过不同的渠道去发掘新的贩运手段,诸如邮包邮件藏毒、人体藏毒、食品包装内藏毒、日用品内夹带藏毒等手法,以此规避查缉风险。近年来,重庆市在查获新型毒品案件中以公路贩运以及货品夹藏等贩运方式居多,另外,随着物流运输业的兴起,依靠邮包、邮件快递等载体为方式的贩运手段也逐步呈上升趋势。
  当前,新型毒品以国内制造为主。重庆是我国西南地区惟一的直辖市,其无可替代的交通枢纽地位所带来的便利,加之重庆作为老工业基地,本地的易制毒原料生产厂家较多,因此逐步形成了地区性的新型毒品制造、销售中转中心。
  (二)新型毒品制造方式的变化
  随着重庆市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强,制毒犯罪分子逐步趋向于本地制毒、自产自销的方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类手段可以降低犯罪分子的成本,规避长途贩运受到查缉的风险,同时也增加了执法部门进行打击的难度。新型毒品制造方式的变化呈现出以下特征:
  1.组织结构的严密化,团伙分工明确。在出资方式上,采取多人出资入股的方法。团伙成员共同筹集购买制毒设备和制毒原料的资金,既降低成本,避免被公安机关一次性摧毁其再次制毒的经济基础,又可共同承担风险,相互监视,对抗公安机关的侦察介入。从制毒人员构成来看,目前,重庆市制毒主要存在两种形式:第一种,由外地(或者境外)毒贩提供技师和技术,市内毒贩在本地非法购买制毒配剂和原料,秘密选址进行新型毒品的加工生产;第二种,外地(或者境外)犯罪嫌疑人与本市犯罪嫌疑人勾结,将制毒原料从外地运至重庆市,在重庆市秘密选址并购买易购得的制毒配剂进行毒品制造,最后将制毒成品贩运至全国各地。
  2.选址区域扩大。制毒区域不断扩大,逐步从主城区向远郊区县辐射蔓延。毒贩多选择在偏远农村、城郊结合部或者社会治安复杂、流动人口多、暂住管理松散的偏僻民房、废弃工厂、租赁房屋内制毒。另外,远郊区县普通农民的涉毒、防毒意识不强,缺乏一定的毒品常识,对制毒案件不能引起重视并及时报警,因此,在远郊区县对制毒犯罪活动的防控存在一定的“盲区”。
  3.制毒团伙正从少数量、多批次的作坊式加工,向大规模、高技术的工厂制造式毒品生产转变。通过大规模的制毒犯罪活动,毒品贩运分子省去了运输毒品的环节,在减少贩毒活动风险和降低贩毒成本的同时,更提供了制毒犯罪分子以更大的利润。据查,从事本地生产制造毒品的销售额比外地贩运至重庆的高近两倍,其获取的非法收益率也高出近三成。
  4.转变工艺技术水平,从易制毒化学品中提炼原料。通过暗侦工作,我们发现2008年初,重庆市制毒犯罪分子的制毒工艺处于初始阶段,毒贩自行研究、合成新型毒品的现象还很少,多数毒贩采取在他处购买高纯度冰毒片剂、冰毒或者氯胺酮半成品,在市内进行提纯、掺假、压片等流程的二次加工。但在2009年重庆市破获的朱晓伟特大制毒案件中,却查获了技术含量高、工艺流程复杂的大型制毒设备。犯罪嫌疑人将乙酸钠(浓度15%)、苯乙腈、乙酸乙酯按比例混合放人大型反应釜,经过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郑畅,高红波.青少年吸食新型毒品行为的过程分析—群体心理学的视角[J].中国青年研究,2001,(1):42.
{2}李莉.关于新型毒品犯罪立法完善的几点思考[J]·前沿,2010,(5):8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89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