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国际法的和平软肋
【副标题】 从康德的《永久和平论》说起
【英文标题】 The Achilles'' Heel of Peace in International Law
【英文副标题】 Starts from the Kant's Perpetual Peace
【作者】 李赞【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
【分类】 国际法学【中文关键词】 国际法;和平;内心和平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law; peace; inner peace of mind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3)04>0092>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4
【页码】 92
【摘要】

国际法是以维护和平与促进发展为根本价值取向的国际法律体系。实现和平的使命是国际法赖以存在的重要基础。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重视国际法的制度和组织建设,但忽视了实现和平的心理因素。深受康德永久和平思想影响的现代国际法体系也偏重于法律制度和国际组织的建设,对人类内心和平的建设重视不足。虽然一些国际法律文件和个别国际组织已经意识到了内心和平对世界和平的重要性,并做出了积极努力,但显然还是很不够的。真正的永久和平只能从人的内心开始实现。国际法应该在进一步加强和完善现有国际法制度和国际组织建设的基础上,更加重视人类内心和平的宣传和建设。这是国际法的新使命。

【英文摘要】

International law is to maintain the peace and promote the developments as its fundamental value orientation. The mission to realize peace is the important base to the existence of international law. Kant’s doctrine of perpetual peace concentrates on the construc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system and institutions,but ignores the psychological elements of peace realization. The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law system which affected by Kant,s doctrine also lays particular stress on law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but leave the inner peace of mind aside somehow. Although some international law documents and individual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have recognized the importance of inner peace of mind of human being and worked positively for it,but obviously not enough yet. The real permanent peace just comes from the mind of man. The new miss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is to think highly of the construction of inner peace of mind much more on the basis of the strengthening and improvement of construction of modem international law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90    
  习近平主席2013年4月7日在亚洲博鳌论坛开幕式上说:和平是人民的永恒期望。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和平,发展就无从谈起。
  确实,对和平的追求,是人类最久远的梦想。上个世纪,在经历了两次惨不堪言的世界大战之后,人类开始认真地反思和实践哲人们关于实现和平的构想。一战后成立的国际联盟,没有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很快就在战火硝烟中灰飞烟灭。在二战的废墟上建立的联合国组织,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确实对于阻止世界大战的发生起了重要作用。但是,事实告诉人们,战争一刻也没有停止。
  人们一般认为,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的先后建立,是将200多年前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付诸实践的正式努力。但也许是康德永久和平论的局限性在实践中的投射,人类为世界和平的努力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火中遭受失败的检验。这当然不是康德的错。
  国际法是以维护和平与促进发展为根本价值取向的国际法律体系。作为现代国际法基石的《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其宗旨包括: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并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体办法,以防止且消除对于和平之威胁,制止侵略行为或其他和平之破坏;并以和平方法且依正义及国际法之原则,调整或解决足以破坏和平之国际争端或情势。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促成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属于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类福利性质之国际问题,且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构成一协调各国行动之中心,以达成上述共同目的{2}。可见,实现和平的使命是国际法赖以存在的重要基础。在战争与冲突的硝烟此起彼伏的现实面前,人们有理由怀疑和质问:国际法本身是否存在妨碍和平实现的软肋?
  一、康德永久和平思想的偏颇
  康德曾提出了“永久和平论”。在其名著《永久和平论》{3}中,康德首先列举了国与国之间永久和平的先决条款,包括:凡缔结和平条约而其中秘密保留有导致未来战争的材料的,均不得视为真正有效;没有一个自身独立的国家,无论大小,可以由于继承、交换、购买或赠送而被另一个国家所取得;常备军应该及时地全部加以废除;任何国债均不得着眼于国家的对外战争以制定;任何国家均不得以武力干涉其他国家的体制和政权;任何国家在与其他国家作战时,均不得容许在未来和平中将使双方的互相信任成为不可能的那类敌对行动,例如:派遣暗杀者、放毒者、破坏降约以及在交战国中教唆叛国投敌等等。康德认为,走向各国之间永久和平的正式条款包括:每个国家的公民体制都应该是共和制;国际权利应该以自由国家的联盟制度为基础;世界公民权利应限于以普遍的友好为其条件。康德的思想在今天的国际法上几乎都已得到了体现,变成了国际法治的现实。当今世界上大量国际组织的存在,正是他“自由国家联盟”的构想变成现实的明证。
  康德的永久和平理论一般被认为是上个世纪一战后的国际联盟和二战后的联合国成立的思想与理论基础。从其永久和平论中我们可以看出,康德的所谓永久和平是建立在主权国家基础之上的一种和平机制。不论是他的“没有一个自身独立的国家,无论大小,可以由于继承、交换、购买或赠送而被另一个国家所取得”,还是他的“国际权利应该以自由国家的联盟制度为基础”,都是建立在对国家主权的充分尊重基础之上的。建立国家联合的目的是为了互相维持并保障国家自由,而非树立类似国家权力的东西于国家之上{4}。康德一开始就将自己紧紧地限定在国与国之间的永久和平这一牢地之中,这种限定的实质就是以国家的主权概念为前提,国家主权就是康德所讲的国家的国际权利,它构成最底线。既然国家主权丝毫不能动摇,那么在理论上正确的世界共和国这一积极的观念就只能被拋弃掉。在康德看来,国家主权是先天应然之物,它本身是完备的封闭的自足的{5}。因此,国家与自由联盟这两者之间的分裂与矛盾显而易见{6}。
  康德在发表“永久和平论”之后,在德国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康德在柯尼斯堡时的学生根茨(Friedrich von Gentz)在1800年发表了《论持久和平》的论文,这篇论文对康德的永久和平论说了一些恭维话之后,论述了人的冲突本性,认为持久的和平是不可能实现时{7}。虽然根茨永久和平不能实现的观点未免过于悲观,但他正确地认识到了康德永久和平论中对人的内在心理因素的忽视。国内也有学者对康德的永久和平论无视国际伦理提出了不满。康德在其“永久和平论”中说:世界公民权利应限于以普遍的友好为其条件,但同时又强调,这并不是一个仁爱问题,而是一个权利问题。显而易见,康德把仁爱问题,即伦理问题排斥在永久和平的主题之外。这样极端的权利论,固然是十分深刻的,但又是极端形式主义的{8}。这里的所谓伦理问题,就是着重于人的内心世界而言的。
  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至少表现出了两方面的局限性。一方面是主权与自由国家联盟之间的内在矛盾性,自由国家联盟难以克服强调主权带来的消极影响,无法真正实现主权国家之间的永久和平状态。另一方面是对人的内在心理因素的忽视,这确实构成了他在理论上的软肋,与他几乎同时代的学者早已发现了这一点,今天也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有了清醒的认识。也许是康德永久和平思想在近代国际法律实践中的运用,国际法也宿命般地出现了重视国际法律制度与国际组织建设的倾向,而对人类内心和平建设的重视严重不足。
  二、从国际法视角剖析妨碍和平的原因
  (一)人类不和平的心理因素:思想与利益的冲突菊花碎了一地
  冲突,表现于人类的语言文字和行动,而实际上深刻地存在于人的内心。内心的冲突有两种,即思想的不同和对利益的争夺。国际法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一部运用法律手段解决上述两种冲突的人类发展史。
  由于人类认识的有限性,往往导致对事物的认识不完整,不能把握真正的事理,容易以偏概全、以末为本、以非为是,一切如盲人摸象。人类习惯以自己所见为正确,固执己见和排斥异见。人类常以成见和偏见为真理,而论争不断至兵戎相见,生灵涂炭。十字军东征、欧洲三十年战争、伊斯兰圣战、、两次世界大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的长期征伐,无一不是打着征服异教徒甚至解放全人类的堂皇口号,以己之非,强人所难。所以,康德也不得不承认:大自然采用了两种手段使得各个民族隔离开来而不至于混合,即语言的不同和宗教的不同;它们确实导致了互相敌视的倾向和战争的借口……{9}。
  人类思想的冲突,也就是当今世界所常见的文明和意形态的冲突。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为代表的文明与意识形态的冲突古往今来从未停止过。由于人类意见的分歧和内心固有的歧见和偏执,才出现了基于宗教、种族、肤色、性别的歧视等等。由于人类逐渐意识到了这种思想冲突引起的不平等与不和平,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际社会先后通过一系列的国际法律文件和制度来消除歧视。于是便有了《禁奴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等国际法律制度的制定和实施。
  人类对利益的争夺是导致冲突与不和平的又一个重要原因。权力、名誉、生命、地位、金钱、资源等等都是人类所贪求的。根据自己的主观标准,对上述事物引起爱欲而恋恋不舍。没有得到的,一心一意去追求;得到了的,希望无限增多;拥有的,希望永远拥有。由于大家都以爱欲而想占有,不断地占有,于是必然引起冲突而成为不息的斗争乃至战争。
  在人类国家的发展史上,掠夺他国的人口、土地、资源、武器甚至为了国王或领导人的荣誉和私利发动战争者,不计其数。由于世界人口的急剧增长、人类生存环境的恶化和各种资源的有限性,各国展开了争夺资源以维持本国生存与发展甚至维持本国奢侈消费的战争。中东的石油,是直接导致两次美国与伊拉克之间开战的诱因之一,对中亚地区丰富资源的觊觎又何尝不是美国在阿富汗作战的真正目的之一呢?正如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回顾充满血腥的英国内战后所总结的:“人类普遍存在一种欲望,即对权力的追逐永无休止,直至死亡。”{10}
  正因为有大国强国对小国弱国的凌辱,《联合国宪章》才有必要对各国主权平等原则作出明确规定,并且联合国大会又在《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等国际法律文件中一再重申这些看似普遍已被接受的原则。正因为有一国对另一国的掠夺,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所以联合国大会才需要通过《各国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来保护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权利,否则就不可能建立公正的秩序和稳定的世界。宪章的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以公平、主权平等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利益相互依存为基础的国际经济关系新制度。正因为有人无视和侮蔑对他人的人权并已发展为野蛮的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抗,才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联合国才有必要通过《世界人权宣言》,并相继通过《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做持续不懈的努力。正因为有资方对劳方的压迫和盘剥,才有国际劳工组织及一系列劳工权利公约的产生。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问题的产生,都是由于人类执着于自我私利的满足和对物质和资源的无限占有,造成了社会和整个世界不平等、不公正、不正义、弱肉强食的现实。而这些法律文件和国际机制的建立,又正是为了解决上述问题,让人类过和平的、有尊严的、相互尊重的生活。
  (二)人类不和平的外在因素:不公平、不公正的国际法律秩序
  人类具有不同的思想和文化,具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本来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问题就在于人类执着于将自己的一切强加于他人,而不能做到“和而不同”。世界各国的和平共处需要有一套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国际法律制度,而且这套法律制度必须基于平等和公平的原则,确保各国的信守。
  在国际法的发展史上,战争曾经是推行国家政策的合法手段,为弱肉强食大开绿灯。也曾出现过领事裁判权等严重损害小国弱国的制度,所以一再地引起反抗和斗争,最后国际法只能放弃这些不合理的制度而更趋合理化。比如,人类再次经历了惨烈空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黎非战公约》才在1928年得以通过,正式宣告废弃战争作为国家政策的工具。
  今日的国际社会在联合国宪章精神的指引下,能够获得更长时间的和平与发展。但由于现有体制依然是在战胜国的主导下建立起来的,而且囿于国际社会大国强国主宰世界事务的现实,不得不做出很多妥协,依然保留了很多不平等、不公正的痕迹,无法达到世界的真正永久和平。东西方文化的差距、南北经济的失衡,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之间的巨大鸿沟等等,目前国际上还没有一个真正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的机制或途径。不论是朝韩之间脆弱的停战协定,还是联合国五大国的双重否决权,抑或是世界银行的加权表决制,都包含着不公平、不合理的因素,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主权平等,还保留有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中所说的“导致未来战争的材料”{11}。目前的很多国际法律制度和国际组织机制都似乎只是暂时地解决现实的国际政治问题,并不能引导向一个真正永久和平的未来。
  更何况世界上还有许多国家并未实现真正的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我我我什么都没做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