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学习与实践》
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的实践内涵和深化拓展
【作者】 李涛【作者单位】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新时代;顶层设计;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
【文章编码】 1004-0730(2019)10-0064-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0
【页码】 64
【摘要】

法治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法治的生命力根源于社会实践,而非一个抽象的、与社会实际脱节的概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是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和实践依据。全面深化改革强调注重顶层设计,强调改革的全局性、整体性和统一性,要求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制度的高效运转。这决定了深化和拓展依法治国的理论和实践依据主要有:全面从严治党对依法执政提出新要求;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对完善经济法治提出新要求;全面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对建设法治政府提出新要求;全面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对建设法治社会提出新要求;全面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对文化法治提出新要求。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503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要“深化依法治国实践”。这是关于“依法治国”的最新表述。在新的历史时期、新的世界发展环境、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下,我国取得了改革开放、依法治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等十大历史成就,推动“党的面貌、国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军队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1]。这其中,法治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法治建设面临着新的历史条件,也呈现出新的时代特点。我们今天不能再把注意力放在法治建设的一些浅层次问题上,在新的形势下,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出后,我们需要深层次思考的问题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法治的实践内涵”、“怎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以及“怎样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一、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的中国实践

党的十八大以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极不平凡和波澜壮阔的历史时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深邃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历史担当,高举起新时代改革开放的伟大旗帜,特别强调坚持依法治国,坚持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在全面推进深化改革过程中,坚持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推进,对法治中国建设又进行了新的实践探索。党和国家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战略布局”,把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放在“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中来把握,摆在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议程加以谋划和推进。[2]

第一,把全面依法治国放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来把握。依法治国指依照法律治理国家的原则和方法,全面依法治国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保障,也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条件,与党的执政兴国、人民的幸福安康、国家的长治久安息息相关。新时代,法治被摆在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地位和议程加以谋划和推进。习近平同志提出了一系列有中国特色的开创性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迈进新时代提供了行动指南。他强调:“做好全面依法治国各项工作意义十分重大。没有全面依法治国,我们就治不好国、理不好政,我们的战略布局就会落空。要把全面依法治国放在‘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中来把握。”[3]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和重大任务进行了明确部署: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4]。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用中央全会决议的形式把“依法治国”的方针和奋斗目标确定下来。

依法而治,循法而行。2017年10月18日,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关键时刻,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法治”一词多次出现,这凸显了党中央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决心和信心,进一步彰显了新时代法治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全面依法治国被确认为建设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2018年8月24日,习近平同志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他在会议上对“全面依法治国”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进行了系统阐述。他在分析了当前形势后指出,“当前我国正处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依靠法治,也更加需要加强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领导。”[5]

第二,精心谋划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顶层设计方案。“顶层设计”原本是工程学上的专业术语,指项目的问题解决路径不仅需要考虑其各个层次、各个部分、各个要素,对内部进行追根溯源,而且还要在最高层次上进行统揽全局式的探索。在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关于制定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改革顶层设计”这一全新概念首次出现并被反复强调,这预示着中国改革事业进入了新的征程。近年来,“顶层设计”已经成为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规划的特有名词。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改革动力强劲,各种改革政策出台快,改革阻力小,改革受惠面比较大,改革的社会动力与政府的推动力紧密结合,带动改革加速前进。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面对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尤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矛盾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改革的全面深化亟需“顶层设计”。我国的改革正处于攻坚阶段,不加快改革就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因此,“要清醒看到,今天的人民群众对改革迫切性的环境与要求,远远不是改革之初那样的宽松和模糊不清。在现代信息技术催化下,民众对经济福利等的期望与要求都提高了。在中国当前经济与社会矛盾、风险凸显期,靠零敲碎打的改革已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必须要有顶层设计”[6]。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法治是治国的基本方略,在新时代更是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2013年2月2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上,习近平同志强调,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要以改革凝聚共识、规范发展行为、促进矛盾化解、保障社会和谐。[“7]顶层设计”与改革开放初期的“摸着石头过河”有很大的不同点,其是自上而下的新时代“系统谋划”。在法治建设方面,具体的和实际的国情决定了我国今后走什么样的法治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全面依法治国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并且提出很多具体的法治理念,强调要加强党对依法治国的领导,明确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发展道路、工作布局、重点任务。而且习近平同志对“顶层设计”的重要性作了非常明确的强调,他指出,“既要破解当下突出问题,又要谋划长远工作,把主要精力放在顶层设计上”,“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关系我们党执政兴国、关系人民幸福安康、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战略问题,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必须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上作出总体部署、采取切实措施、迈出坚实步伐”。[8]

第三,坚定不移推进法治领域改革。我国法治的发展,与改革一样,也是以变革为基调的。从历史角度观察,伴随着任何一次社会变革的,通常是同时或首先进行法律上的变革。可以说,任何变革总是与法律的变革休戚相关,而且往往是通过法律的变革来展示的。社会主义改革和法律的关系也是如此。[9]尽管存在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的差别,但是法治是人类共同的发展目标,法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是世界各国共同追求的目标。现代中国已经逐步融入世界法治潮流,逐渐与世界法治化进程同步。但是,法治也具有国别的独特性,中国法治也应该有自己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从来不会否定法治的共同性。改革开放下的中国法治建设,必然具有中国特色,它是由中国的现实国情决定的,也是法治在中国土地上生长发育的必然结果,更是法治建设立足中国实际符合逻辑自主发展的结果。[10]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马克思主义认为,“在现代国家中,法不仅必须适应于总的经济状况,不仅必须是它的表现,而且还必须是不因内在矛盾而自己推翻自己的内部和谐一致的表现。……‘法发展’的进程大部分只在于首先设法消除那些由于将经济关系直接翻译为法律原则而产生的矛盾,建立和谐的法体系,然后是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影响和强制力又经常摧毁这个体系,并使它陷入新的矛盾。”[11]在法治领域,也要做到“法须稳定,但毋僵直”。“在很多场景下,法治更多的是指法治方式、法治理念和对法律价值的追求,而不完全是对现有法律机械死板地恪守。面对需要改革的法律,需要运用法治方式加以改变,从而使法律趋于完善。”[12]有学者提出,改革可以分为“初期型改革”和“深化型改革”,转型期法治也存在着不完善法治(法治在涉及理想与现实的价值冲突取向上,经常以折衷或妥协的办法来协调处理矛盾冲突)向成熟法治的过渡。这就需要我们既尊重中国国情的现实又不放弃法治的理想,更好地认识中国未来法治的特殊性,走向成熟的法治。[13]因此,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坚定不移推进法治领域改革,坚决破除束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体制机制障碍。”[14]

二、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的实践内涵

我国改革“渐进式”的特点,决定了法治建设的“渐进特点”。从改革开放初期该如何加强法治,法治在改革中应该起到一种什么样的作用都缺乏明确的认识,到随着改革的深入人们对法治在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中作用的认识的深化,法治的目标和途径也由相对模糊到渐趋明朗。[15]社会主义法治应该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它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不是停滞不前的终点,而是继续攀登的新的起点。法治在于良法善治,而良法善治在于以良法为基础和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法治的广度和深度都有了更高、更长远的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由“有法可依”走向“良法善治”。

第一,新时代法治的实践意义。法治是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标志,是治国理政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我国的法治就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其不仅是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需要,也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障。在谈到制度建设时,邓小平强调要实行法治而反对人治。他说:“我历来不主张夸大一个人的作用,这样是危险的,难以为继的。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问题。”[16]“法治和人治问题是人类政治文明史上的一个基本问题,也是各国在实现现代化过程中必须面对和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纵观世界近现代史,凡是顺利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没有一个不是较好解决了法治和人治问题的。相反,一些国家虽然也一度实现快速发展,但并没有顺利迈进现代化的门槛,而是陷入这样或者那样的‘陷阱’,出现经济社会发展停滞甚至倒退的局面。后一种情况很大程度上与法治不彰有关。”[17]因此,一个国家的强盛与否、发展与否,与法治是否成为核心价值具有很大关系,法治是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根本方式。“人类社会发展的事实证明,依法治理是最可靠、最稳定的治理。”[18]实行法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对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19]。

第二,新时代法治的实践意蕴。法治是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概念和话题,其不仅是法律上的专业术语,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运动,是一个处处被解释又可能时时被曲解的现象,如何理解我国转型时期尤其是新时代的法治问题,就成了一个国家与社会的重大问题。现代法治是社会的理想状态,也是法律发展的理想状态。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以及政治、经济和法治理念的进步,我国法治也迎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法治是一种主张依法合理配置权力和权利的治理模式,法治与依法治国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曾经指出:“法治应该包含两重含义:已经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20]这是对法治内涵形式上和实质上的精辟定型,也就是形式意义上的法治和实质意义上的法治。习近平同志在新时代以两个科学的法治核心价值论断揭示了形式法治和实质法治的科学内涵。2014年10月,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他指出,“法律是什么?最形象的说法就是准绳。用法律的准绳去衡量、规范、引导社会生活,这就是法治。”[21]这是关于形式法治的科学论断。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他强调要“努力使每一项立法都符合宪法精神、反映人民意愿、得到人民拥护”。这是关于实质法治的论断,强调了法治的内涵要突出良法善治。

第三,新时代法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尽管存在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的差别,但是法治是人类共同的发展目标,法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是世界各国共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请你喝茶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5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