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对“三无”借贷案应适用“三查”
【作者】 任静远(二审审判长)【作者单位】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8【页码】 47
【摘要】

【裁判要旨】在民间借贷案件审判实践中,有一些案件中存在着“三无”的情况,即无明确借款合同(借据)、无明确借款人、无明确支付意思表示,如发生纠纷,如何判断何为真正的借款人,进而最终确定还款责任,在理论和审判实务中均存在不同认识。本文基于一起改判案例认为,针对此类“三无”民间借贷案件,应当采用“三查”方式进行审理。即首先审查借款的实际用途;其次审查借款资金的实际流向;第三,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和案件事实,审查当事人在资金借贷和使用过程中的实际地位以及所起的作用,进而确定真正的借款人和还款义务人,作出合乎逻辑的判决。

案号 一审:(2013)徐民一(民)再重字第2号 二审:(2014)沪一中民四再终字第5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2501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德成。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仲山恒雄(日本国国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曦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曦耕公司)。
  原审第三人:邵怡。
  仲山恒雄(原名邵恒,后加人日本国籍)与曦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蒋某于2002年结婚,2008年离婚。邵怡系吴德成儿媳,与仲山恒雄系姐弟关系。2006年,邵怡欲购买上海市松江区佘山公司所开发的一小产权房,因其非中国公民,不具备购房资格,经吴德成同意后,遂以吴德成的名义购买,并委托吴德成付款。购房过程中,吴德成支付佘山公司房款20.9万元款项等,并收到佘山公司以及相关房产中介事务所出具的收据。之后,邵怡因资金周转困难,要求仲山恒雄垫付部分房款。为此,仲山恒雄向其当时的妻子即曦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蒋某提出借款,蒋某遂用该公司的支票直接垫付房款。2006年12月,佘山公司收到曦耕公司支票31万余元,用于支付房屋购房尾款、维修基金等,曦耕公司出具的支票存根上记载“邵恒借款”。2006年12月7日,吴德成交付蒋某、仲山恒雄18万余元,仲山恒雄当场在收条上签名,载明收到吴德成房款以及具体数额。2007年5月30日,仲山恒雄出具收条,载明收到邵怡2万美元,用于支付购买佘山房屋的房款及物业费用。后仲山恒雄称已将邵怡所交钱款还给了曦耕公司,而该公司否认收到上述还款。现曦耕公司提起诉讼,认为吴德成为购买佘山公司房屋,通过仲山恒雄出面向该公司借款,该笔钱款已于2006年12月汇入佘山公司账户为吴德成支付购房款。因吴德成一直未还款,曦耕公司认为其与吴德成之间构成民间借贷纠纷,要求吴德成返还借款31万余元。
  【审判】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1.应认定仲山恒雄为系争款项的借款人,吴德成与某公司之间不构成借贷法律关系。借贷法律关系的生成,须有当事人之间的合意及钱款交付的事实。本案中,仲山恒雄因邵怡购房资金周转困难,向当时的妻子蒋某提出借款,蒋某作为法定代表人,直接用该公司的支票垫付了房款。该公司垫付房款是基于仲山恒雄的借款请求。尽管佘山公司房屋并非仲山恒雄购买,但该公司是因仲山恒雄要求借款并依其借款用途而垫付房款,故应当认定仲山恒雄与该公司之间达成了借款合意,并完成了交付。而吴德成未曾向该公司提出过借款,对该公司垫付房款事先亦不知晓,并无借款合意。因此,应当认定仲山恒雄为系争款项的借款人,吴德成与该公司之间不构成借贷法律关系。2.吴德成、邵怡应与借款人仲山恒雄一起对因购房而产生的债务承担共同偿还义务。该公司垫付房款后,吴德成曾给付蒋某、仲山恒雄18万余元,上述款项应当从该公司主张的借款中扣除。仲山恒雄确认收到邵怡2万美元,并称已将相应款项还给了该公司,而该公司否认收到该款。鉴于仲山恒雄对所称还款未提供有效证据,故难以认定该节还款事实成立,仲山恒雄作为借款人有义务归还该公司剩佘款项。考虑到该公司出借钱款实际用于垫付佘山镇房屋房款,该房购房登记人是吴德成,实际出资人和受益人是邵怡,因此,吴德成和邵怡应当一起对尚欠的13万余元剩余债务与仲山恒雄一起承担还款义务。3.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该公司为本案争议款项曾于2009年10月向松江区人民法院起诉,后因故撤诉。2011年6月,该公司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起诉,未过两年诉讼时效。
  综合上述理由,一审法院判决吴德成及仲山恒雄、邵怡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共同偿还13万余元。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一审判决后,吴德成、仲山恒雄均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1.吴德成事实上使用了该笔款项,应当承担还款义务。作为出借人,将系争款项支付给佘山公司,用于购买本案所涉房屋。吴德成在相关的动迁计划转让承诺书、房产买卖合同上均有署名。对此,应当认为吴德成上述行为属房屋买卖的行为,该行为具有公开性以及公示性,并且客观上亦存在某公司为吴德成支付购房钱款的事实,同时因吴德成使用了该钱款购房,故应当构成事实上的借贷法律关系。根据该钱款变动以及吴德成购房的事实,要求吴德成承担还款义务,具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吴德成认为其仅仅是名义购房人及名义所有人,故不应当承担还款义务的主张不能成立。2.仲山恒雄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但其认为已经归还2万美元的依据不足。仲山恒雄在本案所涉钱款出借中没有签订过相关合同,亦未出具过收条,对相关钱款的使用也没有证据证明仲山恒雄从中得利,故原审法院判令仲山恒雄承担还款责任缺乏事实依据。仲山恒雄提起上诉认为其2007年5月底赴美回国后将邵怡的2万美元还款兑换成人民币交给了法定代表人蒋某。在某公司予以否认的情况下,仲山恒雄应当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还款事实。因仲山恒雄未能完成该项举证责任,同时该事实亦不属于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事实,故对仲山恒雄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判决撤销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3)徐民一(民)再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改判吴德成、邵怡共同偿还13万余元。
  【评析】
  本案是一起较为复杂的民间借贷纠纷,疑难问题主要是:本案所涉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没有明确的借款合同(或借条)、没有明确的借款人、没有明确的支付的意思表示,可以简而言之“三无”民间借贷案件。就此类案件应当如何进行审理,笔者认为,以本案为例,应当相应采用“三查”的方法,即审查借款资金实际的用途、审查借款资金流向,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和查明的事实,审查各方当事人在借贷法律关系中的实际地位和所起的作用,以及与借贷资金的实际关联。通过“三查”,明确实际的借款人以及还款义务人,进而作出准确判决。
  一、针对“三无”民间借贷案件进行“三查”的具体含义
  民间借贷案件中,判断真实借款人是一个疑难问题。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民间借贷案件中,大多数情况下借贷双方并无形式完备、界定权利义务清晰的借款凭证。民间借贷案件中,当事人之间一般没有很强的法律意识,熟人或是亲友之间碍于情面对于书面借据并不会严格审查,部分案件中当事人或者仅仅口头约定,没有形成规范的合同,或者由于现金给付,难以提供给付凭证。因此,如何确定真正的出借人和借款人,在案件中往往有所争议。第二,民间借贷案件中介人的主体多,法律地位应当如何确定也存在争议。民间借贷案件中不乏有家人、朋友、亲属等居中介绍、提供信息的情况,此类主体的法律性质应当如何界定。是应当属于还款义务人还是仅仅可视作提供有关信息的中介人?显然,仅仅起到沟通信息,居中介绍的作用,和实际使用借款资金进而承担还款责任,区别是明显的。
  笔者认为,针对这种“三无”民间借贷案件,应相应采用“三查”的方法来判断真正的借款人、资金使用人,进而确定应当承担还款责任的主体。所谓“三查”,即指审查借款资金实际用途、借款资金实际流向,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审查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我我我什么都没做)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250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