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刑事政策考量下的刑法教义学应何去何从
【副标题】 本体论亦或规范论?
【英文标题】 Where Should Criminal Law Dogmatics go Given the Criminal Policy
【英文副标题】 The Ontological Theory or the Normative Theory?
【作者】 谢焱【作者单位】 德国慕尼黑大学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刑事政策;刑法教义学;本体论;规范论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policy; criminal law dogmatics;the ontological theory;the normative theory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3)01-0175-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1
【页码】 175
【摘要】 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究竟有怎样的关系,日益引起学者的关注。刑法教义学是国家对刑事政策目的的反应,现代民主法治国家应选择与之相适应的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德国刑法教义学以Roxin为代表的功能论因提出将刑事政策纳入刑法教义学体系中而备受推崇,与之相对应的Welzel目的行为论并非忽略了刑事政策,其论证过程所基于的本体论更具限制国家刑罚权的功能,故应在本体论基础上发现能更好地保障人权的理性的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
【英文摘要】 What kind of relationship criminal policy and criminal law dogmatics exactly have increasingly at-tracts the attention of scholars. Criminal law dogmatics is the state’s reaction to the purpose of the criminal policy. The modern democratic state under the rule of law should select a suitable criminal policy and criminal law dogmatics. The German criminal law dogmatics of Roxin’s functional theory has great reputation because it puts the criminal policy into the criminal law dogmatic system. Correspondingly the Welzel’s dogmatics also doesn’t ignore the criminal policy. And the ontology methodology,which it’s based on,is more functional to limit the state’s power of punishment. So it should be on the basis of ontology to have research on a rational criminal policy and criminal law dogmatics,which can protect human rights better.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587    
  
  在德国,刑法学者对于刑法教义学的各种结论和方法享有充分的科研自由,使得刑法教义学具备了独立的品性。刑事政策也早在1803年就由刑法学家费尔巴哈率先提出,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刑事政策学在德国已经发展成了刑法学下跟刑法教义学相并行的一个独立的分支。就在刑法教义学和刑事政策学各自蓬勃发展的同时,却往往忽略了相互之间的联系:刑法教义学一边发展出一套又一套的犯罪论体系,刑事政策学却在一边指责刑法教义学远离现实。近几十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两者之间的关系,认为将刑事政策问题结合到刑法体系中具有实际意义,能赋予刑法体系以内容的实用性。因此,有学者试图建立起这两者的联系,并细化它们各自的适用范围和特征,对一些重要的标准也展开了讨论。至此,当刑法教义学在德国已经发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时,接下来将如何与刑事政策融合,其又将何去何从,不禁引发人们的思考。
  一、刑法教义学是国家对刑事政策目的的反应
  无论在哪个国家,在哪个时代,法律归根结底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刑法教义学唯一受到的是制定法以及议会决定的刑事政策的影响:这两者就预先确定了教义学工作的研究对象,也就是说,确定了教义学的输入端(Input) ”{1},因此,举凡论及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的联系的必要性,必须说到与某个意识形态、某个哲学构想以及某个具体政治导向相结合的刑事政策,以及人类、国家、刑法和与之相关的功能与目的。
  让我们举一个极端的例子进行说明:在德国历史上,不乏有刑事政策学家思想很极端,试图维护或合法化极权和独裁的刑法体系,他们为之创造出了理论的和科学的基础,比如上世纪30年代纳粹德国的基尔学派。其主要代表如Dahm和Schaffstein{2},放弃自由的刑法,而选择极权的刑法,为刑法建立了教义学的基础。与之相反,在现代民主法治国家中,无论是刑事政策学,还是刑法教义学,都是为民主法治服务,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哪种形式的刑法教义学和哪种刑事政策相匹配,或者说,哪种犯罪论体系最适合于民主法治国家刑法的刑事政策目的,这正是每个民主法治国家所孜孜以求的。现代的刑法教义学已明显地表现出“市民刑法”的趋势,认为人作为人格体,是其自身之目的所在,是可以发挥其自由的精灵,在此基础上形成一种自由和民主的意识形态模式,因此赞成尊重人权的刑事政策和刑法体系,已经受到或者说应该受到所有国家的关注[1]。鉴于此,无论立法者,还是司法人员都应小心翼翼地选择一种教义学,以之作为动用“刑罚权”的基础,只有当这种刑法教义学执行相应的刑事政策的功能时才能行使刑罚权,只有这样体现出的刑事政策措施才能满足法治国家的要求。
  在法治国家的背景下,为了确定刑事政策这个前提,并以此来为刑法教义学作指导,在这一过程中须遵循的刑事政策的形式必然是顺应民主法治国家要求的形式。刑事法治的任务即保障人权,惩罚犯罪,于是在体现刑事法治的目的的立法和司法中,刑事政策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是国家政策的表现形式,它可以要求刑事立法和司法遵循一系列基本原则,从而约束国家的刑罚权,在实施国家权力的同时保障公民的权利。但刑事政策不能只是作为抽象而存在,法治国家的要求就是要罪刑法定,就是要以法律为准绳,所以刑法教义学的发展正是为了避免刑事政策的乖张或滥用,而为在刑事政策指导下的立法和司法起辅助作用。因此,教义学的范畴事实上主要是从刑事政策的考量推导而来,对刑事政策的考量决定了教义学的研究对象的广度。这个研究对象当然不仅建立在惩罚之上,也是源自整个刑法,故而这些想法不能仅限于惩罚的目的,而更多的是针对整个刑法。在这个考量过程中,什么时候动用刑罚,即动用刑罚的前提是什么处于关键的地位,其目的无外乎限制国家的刑罚权。现在关于刑法的刑事政策目的理论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即法益保护,可是在如何实现法益保护的问题上,还存在意见分歧,是通过报复性还是预防性的手段,还是两者兼而有之?于是在这一点上出现了不同的标准。特别要注意的是,刑罚并不是自动地天然地具有这些目的,它的目的取决于刑事政策所作的决定[2]。刑罚的前提并不是由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时就确定了的,也就是说它们不是先天存在的,而是取决于刑事政策的考量,而后者则取决于政策决定者的基本态度和所采用的刑事政策的标准。如果说刑事政策是刑事法治目的的表现形式,那么刑法教义学就是国家对刑事政策目的的反应。一个国家选择的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也必定是相匹配、相适应的。
  基于此,我们不妨假设刑法教义学要满足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在一个民主的法治国家给予公民以刑事政策效用上的确定性和法律安定性,那么,哪一种刑法教义学能给予公民最大的法律安定性,并使刑法以最佳方式保护法益呢?
  由于刑事政策的标准和刑法教义学观点为数众多,所以,在选用合适的刑事政策和刑法教义学的模式时,有必要对几个有代表性的刑法体系的标准和特征展开分析,以此来对基于刑事政策考量的刑法教义学做一评价,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刑法教义学该何去何从。
  二、刑法教义学评价模式对刑事政策之考量
  (一)刑法教义学的几个代表性评价模式
  在德国,刑法教义学对犯罪论的构成要件中的各个要素进行刑法释义,主要有三种评价模式,分别是:因果论(kausalismus)、目的论(finalisimus)、功能论(funktionalismus)
  德国刑法学者Beling和Liszt是自然行为概念的创立者。19世纪以来,受逐渐发展起来的自然科学和机械论的影响,德国刑法学者把行为也理解为一种因果事实并作为生理的、物理的过程来把握。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一理论在德国刑法学中占据支配地位。作为“因果行为论”代表人物的Liszt就认为:“所谓行为,是对外界的有意的(willkurlich)举动,更正确地说,是由有意的举动使外界变更,即(作为结果)引起变更或者没有妨碍变更。”{3}
  这种观点很快遭到了“目的行为论”(finale handlungslehre)的批判,“目的行为论”是由德国刑法学者Welzel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的行为理论,它以现象一本体论(phnomenologisch-ontologische lehre)为哲学基础。这种理论一经提出并由其创立者Welzel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展开后,迅速成为了影响各国刑法学界的有力学说。“目的行为论”批判认为,“因果行为论”将行为理解为外部的因果事实现象,将意思内容从行为中排除而作为责任问题是非常盲目的,因而不能把握行为的存在与构造。行为存在论的本质是“目的行为”,不是单纯的因果事物现象。因此,“目的行为论”声称,人总是预先确定目标并选择达成此目标的手段,进而使用选择的手段而向达成目标的方向努力;这种目的性才是行为的本质要素。也就是说,该理论认为故意是行为构成要件的一部分,而不属于罪责。这样,目的行为理论走得比新古典行为理论更远,它将所有的主观因素归入违法性,而罪责则被大大地规范化,不再包含主观因素{4}。
  随着近年目的论及其方法逐渐受到批判和否定,功能主义开始大行其道,其中以Roxin和Jakobs为代表,Roxin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批评目的行为理论和原因行为理论之间的争论,因为这一争论仅仅在探讨体系内部的结果。而他所追求的是将法律的拘束力与刑事政策的合乎目的性相结合。学术的任务在于,依据刑事政策功能对犯罪进行归类并将这种分类系统化。他们拒绝目的行为理论的前提—以诸如行为、因果关系或者客观逻辑结构之类实在的预设为出发点,他们追求的是纯粹从刑法的目的出发。概念应当完全以法律上对规范的需要为依据,没有哪部分内容应享有“优先权”{5}。他们在体系构造上明显受到了黑格尔的影响,同时新康德主义的价值哲学的思想也闪烁其间,因此虽然他们都拒绝接受目的论,但同时都提倡从不同概念例如违法行为和刑罚原因的不同规范性、目的性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在此背景下,即从这个被视为刑法教义学发展新阶段的考察角度出发,他们尝试将始于新康德主义的“新古典主义”的刑法目的论(功能论)体系(teleologische[3](funktionale) system)推向一个高峰,并在刑法刑事政策目标的指引下完善该体系的范畴,以达到为法学者提供灵活的处理方案的目的{6}。
  Roxin不仅认为刑法应依据刑事政策,并且摈弃了目的论的推理一假设的方法,批判其把法学问题仅仅当作了原则上的逻辑上的抽象{7}问题来对待。Jakobs则针对目的论所使用的本体论方法进行批评,他这样说道:目的论者认为立法者和刑法科学本身存在逻辑客观的结构上的联系,我们见证了建立在本体论之上的刑法教义学的没落{8}。 Jakobs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远离了(或者至少想远离)Welzel 体系的“旧的实然”(alten substanz)[4],采用了另外的却可能是更老的“实然”。不过Welzel和其他时代的法学家都已经对之进行过研究,他们不仅指出这种体系机能不良,而且也指出它的实际结果有缺陷{9}。这说明,Jakobs的目的论(teleologismus),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被视为已然完结的一些观点,就是因为它们所造成的实际效果。在重新被采用和复活时,它们所可能遭到的负面评价也被大书特书。
  虽然它们在基本的共识和思考方式方面存在共同点,但它们使用的方法上有所不同,例如它们所针对的刑事政治的前提不同。也就是说,Roxin基于刑事政策指导刑法教义学的必要性,广泛地把政治刑事的观点结合进来,他建立的体系不是以刑罚目的为导向,而基本上是以刑法的意图为导向,这些意图的影响远比惩罚目的深远。而Jakobs是基于重新规范化的必要性,几乎全然接受预防理论的功能,即将刑罚作为规范的重新解释范畴与概念的基础。因此也受到了批评,功能论几乎完全从刑罚目的的视角来观察刑法,眼光或许过于狭窄,因为这样一来社会文化因素就不会得到足够的重视{10}。
  (二)刑法教义学理论是否考量了刑事政策?
  Roxin自从第一次明确提出刑法教义学必须以刑事政策为指导方向,这意味着,在构建理论体系时,要考虑刑法教义学的主要研究对象方面的目标设定,刑法教义学应当满足刑事政策的效用。在他的论述中重新运用了新康德主义的目的论(teleologisch )方法,使得其论述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和说服力。当然Jakobs的贡献不可忽视。
  如果我们认为Roxin的观点是正确的话,那么就出现了这个问题:“难道德国刑法教义学在过去70年所做的一切是毫无用处的?它们的维护者难道不够敏锐,以发现Roxin今天清楚地阐明的一切?”{11}也就是说,是否意味着Roxin之前的刑法教义学完全忽视了对刑事政策的考量,或者说它们所建立的理论不足以实现刑法之内的刑事政策的目标?如果我们断然认为,Liszt、 Binding 、 Mezger或者Welzel还有其他人在构建各自的刑法体系时,丝毫没有考虑到刑事政策,或者他们所提出的构想都是无用的,这显然是不公平的。恰恰相反,他们的构想对解决现实中的具体问题是有帮助的,当然他们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在这里我们暂且不讨论是否同意这些角度。回想一下,Liszt不仅提出了现代刑法的原则,而且也提出现代刑事政策的原则。比如在他的著名的“马堡纲要”里谈到“刑法的目的思想”{12}恰恰就是刑事政策的目的;另外,Liszt的观点,比如“刑法是刑事政策不可逾越的界限”[5]或者“刑法典是罪犯的大宪章”{13},不一而足。
  在Welzel目的论(finalismus)的构想里,在法学(进而在刑法学)的素材里为立法者勾画出预设的结构,以便立法者创造法律{14}。法学的任务是分析与定义这些结构,以便立法者在调节人类行为方面不会自相矛盾,在调整在共同体中的生活时有一个明确的评价性标准。基于他的本体论出发点,有人说,Welzel的目的论在刑事政策效用方面成果寥寥。
  相反,Roxin功能主义的构想是,刑法教义学是由刑事政策目的指导的,这样,法学家才能获得灵活的处理方案。这是一种规范论的方法,因为刑法教义学的内容就是处理刑法的目的,而不像本体论那样不需要将刑事政策归属到刑法教义学中来。在这种情况下,犯罪体系是从功能论的角度来构建的{15};这意味着,他的出发点在于,“在一个依据目的和价值的论证原则里,寻求解决实体的和体系的问题”{16},避免先前那种忽视规范论的理论。只有在不仅考虑到某个法律问题的解决具有“美妙的清晰性和明确性”,而更要考虑到这种解决之道从刑事政策角度来看也是有效的,才能说对法律素材进行体系化建构有其意义所在{17}。
  三、本体论(ontologismus)和规范论(normativismus)的对立
  Welzel的依据本体论的论述,是否从刑事政策角度来看无甚贡献,其带来的功效不值一提?Roxin 和Jakobs采用的规范论的方法,是否确实可以构建一个卓有成效的体系?在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他们立论所依据的方法,因为区分目的主义和功能主义的一个基本点在于它们各自所依据方法的不同:前者使用本体论方法(除了法律人类学方面),后者采用规范论方法。而且,必须强调的是,这些方法原则上无法统一。所以,现在我们要讨论的问题就在于:根据目的论(finalismus)所依据的方法和标准,它相应的教义学是不是没有给予刑事政策的目的以发挥空间,就是说,目的论的刑法教义学基于它遵循的本体论方法,是否可维持和刑事政策考量的紧密联系?还有一个问题,谈论本体论对抗规范论是否有意义?因为在没有实际的基础的情况下,规范论是否还能存在,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一)Welzel教义学的本体论方法
  为什么说Welzel转向了本体论呢?在Welzel发展他的目的行为论时,他研究的一个基本问题是从极权系统继承的法律实践,就如纳粹时代所做的那样,“把传统方案极其巧妙地据为己有,将之扭转,为己所用”。Welzel一针见血,称纳粹的刑法体系为“特别的实用主义和自然主义”,因为它依据“凡对人民有益的就是正确的”和“处罚是将人民生物性净化的手段”这个原则取消了法治国家的保障。这个趋势早在19世纪后半期出现,罪责概念被危险性的概念等值替换,把惩罚当作了纯粹的目的主义的社会保护{18}手段—这种做法被纳粹主义者接受并发扬光大。
  站在这种歪曲的思维的反面,Welzel提出了自己的论断,刑法的核心任务具有伦理的、社会的属性,而非预防特征,所以当行为真正违反“对法律忠诚”的基本规则时,国家对之否定并惩罚这种越界行为,这样它强调了“人类行为的真正规则具有不可损害的有效性”,这种有效性塑造了“公民的伦理的、社会的判断力,增强了他们的稳定的法律感”。基于此,“惩罚只能运用在伦理社会所唾弃的行为上,不允许为了实现政治目标而滥用之。惩罚的前提只能是罪责,而不是犯罪者的无关道德的危害性。惩罚只能是与罪责相适应的报复,而不是目的主义的预防措施,不由犯罪人的危害时间长短来决定”{19}。基于这些理性地把法治国家要求纳入刑法的想法,Welzel揭示了教义学的结果,进一步构建了目的行为论。
  另一方面,Welzel坚定地反对法律实证主义,因为“它是给予立法者的法律上绝对地位的学说”,他强调说,真正的实证秩序“不能有任意的、专断的内容”{20}。如果对于法律实证主义而言,除了物理界限,没有什么可约束俗世的立法者的绝对权力,对此Welzel持保留意见,因为在他看来,立法者实际上总是受制于实证法的某些固定的界限。
  由此可见,在寻找“常存的”道路上,Welzel依仗前人[6]的理论,首先持有这样的观点:法必须是实体的和具体的。实体性是法的一个重要特点,但它不能像法律实证主义认为的那样,可决定法的全盘布局{21};此外,他反对普遍适用的、与历史条件脱离的价值,这却不意味着,实体的法必然缺乏任何内部的限制,法学必须无条件地接纳任何法律秩序。Welzel说,恰恰相反,有一系列的物本逻辑的结构,一开始就预设给了立法者,并划定了他们的自由创造活动的界限。这些物本逻辑的结构,位于法的实然领域—而不是法学的应然的—在每一个法律秩序里都留下了踪影。它们是客观的、真实的,因为只要出现后,就不论是被接受还是被拒绝,它们都依然存在;而且也是逻辑的,因为不遵守它们就会造成内部矛盾、法律秩序的不统一。立法者不尊重这些物本逻辑的,所立之法必然是错误的、不完善的也是无效用的{22}。
  Welzel把物本逻辑的结果描述成“常存的结构”,立法者也必须遵从、不得肆意更改,他把先前提出的观点大加发展,这反映在实质主义范畴的分析上,尤其体现在和犯罪论体系相关的行为概念和罪责概念方面。1963年以来Roxin反驳说,在因果论和目的论之间进行的教义学争论中,从目的行为论发端时在常态和短暂的之间存在的对立,没有真正明确地表现出来。从那以后,Roxin拒绝Welzel的本体论观点,认为:“立法者在概念形成和规范方面是完全自由的”,他认为预设的目的结构并不存在;“所谓目的,完全取决于法律制度的目标设定”。他断言,“不是范畴的实在结构,而是犯罪构成要件(tatbestand )作为立法者的产物和创造性构建物,充实了目的概念”{23}。
  虽然Welzel当时回答了所有的批评{24},但是在以后Roxin和其他刑法学者的论文里还能看到,这些批评表达了他初期的对所谓本体论结构的拒绝。这也是今天把目的论(finalisimus)与规范(normativ-ismus)论或功能论(funktionalismus)区分开来的一个关键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沃斯·金德豪伊泽尔.适应与自主之间的德国刑法教义学—用教义学来控制刑事政策的边界[J].蔡桂生译.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0,(5).
{2}Dahm,Schaffstein:Liberales oder autorit? res Strafrecht?,1933;Grundfragen der neuen Strafrechtswissen-schaft,1935.
{3}[日]大塚仁.刑法概说:总论[M].冯军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96.
{4}{5}{10}托马斯·李旭特.德国犯罪理论体系概述[J].赵阳译.政法论坛,2004,(4).
{6}Vgl. Jakobs:Strafrecht AT,4. Aufl.4,1988,S. 184.
{7}{17}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 2. Aufl.,1973. 19.
{8}Vgl. Jakobs Strafrecht AT 1983 , Vorwort S. V.
{9}Vgl. Welzel:Naturalismus und Wertphilosophie im Strafrecht, 1935.
{11}Munoz Conde (Fn. 4 ),Einfuhrung, 9.
{12}Liszt,Der Zweckgedanke im Strafrecht,ZStW 3(1882),1ff, Strafrechtliche Aufsatze und Vortrage,I,1905,126ff.
{13}Von Liszt Strarechtliche Aufs? tze und Vortr? ge,(Fn. 27),80.
{14}Vgl. Welzel:Naturrecht und Rechtspostivsismus.
{15}Schunemann (Fn. 4) 23.
{16}Schunemann (Fn. 4) 77.
{18}Welzel(Fn.47)10ff.
{19}Welzel(Fn. 47)12ff.
{20}Welzel:Naturrecht und Rechtspostivsismus,FS fur Hans Niedermeyer,1953, 289.
{21}Vgl. Welzel:Naturrecht und materiale Gerechtigkeit, 1962 , 243 ff ; Naturrecht(Fn. 50) , 279 ff.
{22}Vgl. Welzel:Naturrecht und materiale Gerechtigkeit,1951,1962,197.
{23}Vgl. Roxin:Zur Kritik der finalen Handlungslehre, ZStW 74 (1962),515ff.
{24}Vgl. Welzel : Vom Bleibenden und vom Verg? nglichen in der Strafrechtswissenschaft,1972.
{25}Roxin:Strafrecht AT I,1991.
{26}Schunemann ( Fn. 4),23.
[27]Von Frank,Goldschmidt,Mayer, Helger, Freudenthal,Eb. Schmidt,Mezger,u. a.
{28}Schunemann(Fn. 4),23.
{29}Vgl. Welzel Strarecht und Philosophie 1930;Kausalit? t und Handlung, ZStW 51(1930);Naturalismus und Wertphilosophie(Fn. 40);Studien zum System des Strafrechts,ZStW 58(1938);Der Allgemeine Teil des Deutschen Strafrechts,1940.
{30}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23.
{31}Roxin : Zur Kritik der finalen Handlungslehre, ZStW74 (1962) , 515ff.
{32}Roxe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24ff.
{33}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35.
{34}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27.
{35}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 2. Aufl.,1973,33.
{36}Vgl. Schunemann(Fn. 4) , 23.
{37}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40f.
{38}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 2. Aufl.,1973,77.
{39}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77f.
{40}[德]Roxin.德国犯罪原理的发展与现代趋势[J].法学家,2007,(1).
{41}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40 f.
{42}Roxin:T? terschaft und Tatherrschaft, 8. Aufl. , 2006,S. 125.
{43}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 2. Aufl.,1973,40.
{44}Roxin: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 2. Aufl.,1973 , 40ff.
{45}Vgl. Roxin,1993,§ 7V Rn. 51.
{46}Welzel: Das Deutsche Strafrecht,1969,1.
{47}Kriminalpolitik und Strafrechtssystem,2. Aufl.,1973,S. 37.
{48}Vgl. Welzel:Naturrecht und Rechtspostivsismus,1953,279.
{49}Vgl. Welzel:Naturrecht und Rechtspostivsismus, 279f.
{50}Welzel:Naturrecht,(Fn. 70),1.
{51}Radbruch:Die Erneuerung des Rechts,in:Die Wandlung, II , Jg. 1947,19 ; Welzel Naturrecht und materi ale Gerechtigkeit(Fn.52) ,219ff.
{52}Welzel:Naturrecht und materiale Gerechtigkeit(Fn. 52),29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5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