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全球化背景下法律人才的培养问题
【作者】 刘仁山【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分类】 法律教育【中文关键词】 全球化;国际化视野;创新型法律人才
【英文关键词】 globalizatio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novative legal talent
【文章编码】 1674-5205(2011)02-0195-(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
【页码】 195
【摘要】 全球化是人类社会进入21世纪后的重要时代标签,它已经并将继续引起社会关系的深刻变革。于我国而言,全球化已经对高等教育中的法学教育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新要求。立足国际视野,建立创新机制,探寻法律人才培养的新思路必将给当前的法学教育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英文摘要】 Globalization as an important label of the era in the 21st century, which have led to profound changes in sorts of social relations. It put forward new questions and demands to higher education at the same time, including legal ed-ucation in our country. Legal personnel training will be brought new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based on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establishing innovative mechanisms and exploring new ideas for current legal educ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645    
  
  当互联网和移动通讯成为人类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人类社会就开启了以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伴随着信息、资源、资金、人才在全球的快速流动和跨国交流合作的日益密切,地球成为一个村落的童话正逐步成为现实。全球化不仅使21世纪的国际和国内社会关系正悄然发生着深刻的变革,也使得各国、各地区和民族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法律制度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趋同化态势,这必将使我国高等教育中法律人才的培养面临一系列新问题。在全球化浪潮中,中国的法学教育如何为国家培养高素质创新法律人才,如何提升中国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则是每个法学教育工作者都将面临和必须思考的问题[1]。
  一、全球化背景下社会关系之深刻变革所带来的影响
  在具体探讨中国法学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之前,对新一轮全球化进程中社会关系所面临的深刻变革及其影响,我们应有明确认识。
  全球化使得新的社会关系不断涌现,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伴随区域性和全球性国际组织的出现而产生的新型社会关系。全球化的一个特征之一就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经济体被纳入统一的市场和规制体系。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和彼此渗透,各种地区性经济合作组织与国际性多边经济贸易体系也随之诞生并蓬勃发展。以WTO体制为代表,成员方的贸易争端必须在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框架内进行,这就在成员方与成员方之间以及成员方与WTO之间形成一种全新的社会关系。二是全球化本身是新技术革命的产物,反过来,在全球化的推动下,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又会产生一系列新的社会关系和问题。如生命科学技术的运用带来人工授精、克隆人的社会伦理及公共秩序问题;全球工业的发展带来的全球气候变暖及跨国环境污染;新型高端技术产品而产生的知识产权跨国保护的社会关系等等。三是由于全球市场的形成,跨国公司可以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亦即它们可以突破国家、地区市场规模以及资源禀赋的限制而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布局,由此所带来的其与母国、东道国之间的保护、管理、规制等社会关系以及跨国公司相互之间的社会关系。
  社会关系的深刻变革,必将对各国立法、司法产生现实性或潜在性的影响。
  首先,在立法层面,全球化及其进程的加快发展使得国际法律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以致各国现行法律体制在调控这些跨国性的商事交易时,愈来愈感到捉襟见肘。如互联网的广泛运用所带来的跨国网络侵权等使得各国的传统规则似乎已经力不从心;原本具有严格属地性的知识产权保护已经上升到了更多倚赖国际保护的层面;贸易自由化带来了各国环境保护的法律冲突。这些问题,在客观上都要求重新建立和完善一种新的法律体系,以维护跨国商事关系的正常流转。正是在这种社会历史背景下,为避免或减少国内法对国际商事活动的限制,国际商事团体或机构就呼吁、提倡并通过自己的商事实践来推动一种带有“自治”性质的新法律的产生。我们称这类法律为“现代商人法”,其已广泛适用于各国的国际商事仲裁领域。这种新的发展趋势使调整国际性商事关系的法律逐渐摆脱国内法的束缚,而朝着国际法律协调和统一的方向发展。正如施米托夫教授所言:“我们正在开始重新发现商法的国际性,国际法一国内法一国际法这个发展圈子已经自行完成;各地商法的总趋势是摆脱国内法的限制,朝着普遍性和国际性概念的国际贸易法的方向发展。”{1}246同时,全球化也使得许多政治问题日益进入了法律领域,从而使得传统国际法的调整范围不断扩大,外层空间的探索和利用、海洋资源的开发、全球环境保护及跨国犯罪的预防和惩治等一系列新的问题进入了国际法的调整范围,国际管辖越来越涉足于原由国内法专属管辖的领域。因此,各国不得不通过参加国际经贸组织,缔结或加入国际条约,接受或承认国际惯例的方式不断自我调整,其国内法也在日益频繁的国际交往中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总结和借鉴别国有益的制度、规则和经验。这种法律制度上的竞争与协作促进了法律制度的趋同,构成了法律全球化的动力,也反过来为经济全球化奠定了法律制度基础。
  其次,在司法层面,全球化制造了越来越多的全球诉讼。当产品可以在三个不同的国家完成零部件的制造,在第四国组装完成,被销售到或者分布到其它的五或六个国家的时候,能够解决纠纷的潜在的法庭数量就会急剧增长,使得诉讼当事人像争夺权益一样为选择法庭激烈斗争,这些斗争早已不仅是国际私法的素材,它们也为国际商事仲裁的发展提供了动力。{2}世界范围的法院已越来越多地关注WTO法,开始重视和接收国际法,许多国家法院还在国家立法和国际条约两者之间相冲突的需求中,构思自己国家的折衷方案。他们不断推敲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关系以便处理愈加复杂的跨国司法争端,同时通过统一合作标准、提供法律情报、建立中央机关合作、司法直接交流和共同案件管理等多种方式来开展国际司法与行政合作。所有这些行为,从交叉融合的最被动的形式到争端的解决中最积极的合作,都要求法官有对参与共同司法事业的认可,要求其独立于特定的国家法律体系以及国际法律体系的内容和约束之外。它要求法官们不要视彼此为一个特定的政府和国家政策的仆人或代表,而是将彼此视为跨越国界的专业领域中的伙伴和专家。{2}
  在如此时代背景下,当今的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培养,必将面临新挑战和新要求。
  二、全球化背景下法律人才培养面临的新问题
  早在20世纪30年代,弗莱克斯那(Flexner)在阐述现代大学的理念时曾有段精彩的告白:“大学不是处在一个时代的社会总体组织外部,而是在其内部。……它不是分割开的,不是历史的,尽可能不顺从于或多或少的新势力和新影响。正相反,……它是时代的表述,也是对今日和未来发生着的影响。”{3}2-3当今,我国的法学教育就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如何应对新一轮全球化进程中社会关系的巨大变革,决定着未来法学教育的成败。
  近年来,尤其在我国加入WTO后,我国法学教育所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WTO对法学教育在国民经济和全球经济中的定位是从经济发展角度来考虑的,法学教育在经济中定位于提供法律专业知识服务,这已经被WTO成员方所广泛接受。而且,《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对国际法律服务市场的准入和市场秩序作了原则性的规定,以律师业为代表的所有法律服务业被列为商业服务中的一项,并在GATS中作为一种“服务贸易”而被确定下来。教育服务如同国际贸易,可以GATS所规定的四种方式(基础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和技术培训)中的任何一种输出到外国。WTO成员方对其他成员方教育服务贸易的准入,也要履行加入WTO时所作的承诺,按照一定的时间表,给予其他成员方以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和实行透明化原则。因此,教育在国际经济中的定位,决定了我国法律和政策将更加方便外国教育机构准入我国法学教育领域,并对这种准入提供法律上的许可与保护。外国教育机构的进入,必将在我国法学教育市场形成强有力的竞争。而我国的法学教育在硬件设施、资金投入、教育体制、教育资源配置等方面均落后于发达国家,我国法学教育如何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是一个尤为值得深思的问题。同时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向外的输出也是一国的政治模式、价值观念以及意识形态在输入国和国际社会扩大影响的一种途径。蔓延在当今国际社会中日趋激烈的竞争,归根结底是综合国力的竞争,软文化实力在其中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在此意义上而言,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能否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直接关系到一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
  但纵观目前我国法学教育现状,面临两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第一是法律人才培养模式问题。当今世界上法律人才的培养模式主要有美国的职业教育模式、德国的法律理念培养和职业技能培训兼备的模式,以及日韩严格的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相分离的模式。在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在吸收和借鉴他国法律人才培养模式的优点以及改革传统的“四三三”人才培养模式(即四年大学本科、三年硕士研究生、三年博士研究生)的过程中,近年来也做了些有益的尝试,如设立法律硕士点的新的培养模式,但该模式仍处于起步和探索阶段。我国的法律人才的培养究竟应该走职业化的道路还是专业化的道路,还值得深入研究和思考。但无论如何,我们既要慎重考虑我国法律人才培养的本土资源,充分认识自身国情,也不能固步自封,盲目排斥和离异全球化背景下法律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大趋势。
  第二是法律人才培养目标问题。从各国法学教育的传统及现实看,法学教育具有三个可能的目标。即培养法律学者,培养法律工作者,培养有修养的人。英国利物浦大学法学院的安德斯(Andras Jakab)博士认为,尽管法学院的声望主要是依靠其法学研究,{4}但是通常情况下培养法律工作者应当是或至少是大多数法学院的主要目标。因为,他们的毕业生最终还是要去实践法律的。{5}就培养法律工作者的目标而言,在不同法系国家又有不同。普通法系国家追求的是培养律师;而民法法系国家追求的却是培养法官[2]。但这样的法学教育目标在我国并不明确。在1996年全国法律教育工作会议上曾将法学教育的目标表述为:“以社会需要为导向,面向社会,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有正确的政治方向,具有广泛的知识结构和文化素养……的通用人才。”事实上,这种表述方式并不单纯适用于法学教育,它可作为所有高等教育的培养目标。它以一般性代替了个别性,以共性抹杀了法学教育的个性,这种目标定位对法律人才应该具备的知识结构、能力和职业道德都没有明确的要求。{6}62这也直接导致了我国630多所法律院校都处于同样的困境并一致采用着简单重复的方式培养着法律人才。由此,如何选择适用我国国情的人才培养路径,已经成为法学教育改革中不能回避的问题。而在全球化背景下,由于法律知识与经验的交流超越国界,这无疑更对法学人才的素质与结构提出了新的要求。法科毕业生必须拥有扎实的法律知识和开阔的国际性视野,才能适应解决处理那些突破传统地域性的各类复杂关系和问题。因此,是否具有运用法律知识分析处理复杂多变的涉外关系的综合能力,必将成为衡量法学人才素质的一项重要指标。这样的要求已远远超过目前我国法学教育所设定的目标。
  三、全球化背景下法律人才培养的新要求
  将大学作为“博雅知识”园地的红衣主教纽曼,早在一个多世纪前就指出,大学的训练应该使人“能出色地担任任何职务,能熟练地掌握任何问题”。为此,中国高校的法学教育者,也应该认识到,基于目前我国法律人才培养所面临的新问题,我国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的培养应有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其一,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的培养要有前瞻眼光和全球视野。当今法学教育的国际化已经成为世界趋势的背景下,我国的法学教育和法律人才的培养尤其应当走国际化道路,以提升我国法学教育的国际竞争力。笔者对中国开设法学本科专业的近20所高校法学院系的“法学专业全程培养方案”进行了考察,相当一部分高校的培养方案中要求培养的本科毕业生具备“懂法律、懂经济、懂外语”的能力。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这一目标应当被赋予新的内涵。所谓的懂法律,必须既通晓国内法律也通晓国际法律知识;懂经济,不仅仅是懂得微观经济管理的知识,还应懂得宏观市场经济规律知识的内容;懂外语,应增强利用外语进行法律交流的能力。而且,外语还不应局限于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甚至阿拉伯语,在全球部分地区都是重要的交流工具。我们在编制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施米托夫.国际贸易法文选[M].赵秀文,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
{2} Anne一Marie Slaughter. Anniversary Perspective: Judicial Globalization[J]. 40 Va. J. Int’ l L. 1103(2000).
{3}(美)克拉克格尔.大学之用[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4}Juergen R. Ostertag. Legal Education in Germany and the United States [J]. 26 Vand. J. Transnatl L. 301, 339(1993).
{5}Harry W. Arthurs.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anadian Legal Education[J].25J.L.&Socy 14-32(1998).
{6}洪浩.法治理想与精英教育:中外法学教育制度比较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7}霍宪丹.法律职业与法律人才培养[J].法学研究,2003,(4).
{8}刘妹宏.法律人才培养过剩是表面现象[N].法制日报,2010-06-10.
{9}吴汉东.契合社会需求,推行法学本科人才特色培养方案[J].中国大学教学,2009,(12).
{10}刘星.法学“科学主义”的困境[J]法学研究,2004,(3).
{11}高考制度必须改革.光明日报[N].2010-07-05,(8).
{12}吴汉东.实施创新教育,培养创新人才[J].法学家,200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6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