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学刊》
系列案件并案分析的行为技术
【英文标题】 The Application of Behavior Patterns Analyzing Techniques to Series of Cases
【作者】 张华威宋晓明【作者单位】 广东警官学院治安系广东警官学院治安系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串并案;行为技术;行为一致性;实证分析
【英文关键词】 joint cases; behavior techniques; consistency of behaviors; empirical analysis
【文章编码】 1009-3745(2015)05-0064-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5
【页码】 64
【摘要】 犯罪职业化、团队化、流窜化趋势明显,系列案件在刑事案件中比重增加,然而系列案件一直是刑事案件侦破中的难点。并案分析行为技术以犯罪形态理论、日常活动理论、社会认知理论以及理性选择理论等犯罪理论为基础,提出犯罪行为一致性和行为特殊性的假设,结合当代实证分析技术,形成系统、完整的案件合并分析程序,分析影响案件合并准确性的相关因素,作出合理的并案决策,为系列案件侦破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英文摘要】 Nowadays crimes tend to be professionalized, group-oriented and floating, which leads to the increase of the proportion of series of cases in criminal cases, but series of cases have always been the toughest part in the criminal case. Based on the theories of crime pattern, daily activity, social cognition and rational choice, behavior patterns analyzing techniques propose the hypothesis of consistency and specialty of criminal behaviors and provide a new perspective for cracking down series of cases by using modern empirical analyzing techniques, forming systematic and comprehensive analyzing procedure for joint cases and making proper decisions for joint cas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1265    
  
  系列案件是在一定时期内,一个或者一伙犯罪分子连续进行一种或者多种犯罪,而在作案时间、手段、侵犯对象、痕迹物证等表现出来某种特定的共同特征,可以认定是一个人或一伙人所谓的案件{1}158。随着犯罪职业化、团队化、流窜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各类犯罪尤其是多发性侵财犯罪中,系列案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面对这种连续发生的,表现出某些特定特征的多起案件,通过收集不同犯罪现场的证据痕迹进行案件分析,将犯罪嫌疑人指向同一个或同一伙犯罪人的侦查分析,即并案分析,又称案件合并、串并案。从案件侦查的角度看,并案分析可以对犯罪嫌疑人讯问多个案件的作案情况,深入了解多个案件中犯罪人的行为表现,并根据犯罪人的行为特点分析其个性特征、身体特征、职业特征等身份信息,可以尽快将侦查方向聚焦到犯罪嫌疑人身上,从而提升办案效率;此外,随着犯罪职业化、团队化、流窜化的趋势以及犯罪人反侦察意识的提升,单一犯罪现场的遗留证据较小,借助于并案分析可以汇总多个案发现场的侦查信息,有助于对案件形成全面的认识,并且可以集中精力,集中侦破目标,共同侦破同类案件,可以节省人力、物力和时间,并且做到不遗漏案件,不遗漏罪行。从刑事诉讼的角度看,并案分析相对个案分析而言,通过系列案件的合并,更容易形成完整、充分的证据链条,从而提升证据的可信度。{2}
  系列案件能否进行合并,一般通过对犯罪现场的物理证据进行分析。物理证据,尤其DNA提取,是并案分析最可靠的依据。然而,在某些犯罪现场无法提取到有效的物理证据(如指纹、DNA等)。即便提取到DNA,当进行大规模的案件比对时,DNA检测需要消耗较多的时间且DNA检测费用昂贵。{3}因此,当面临物理证据的缺位,以及从经济成本方面的考虑,研究者们提出基于行为特征的并案分析方法,即以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法、犯罪现场所表露出的行为特征为线索,结合现代实证统计技术,分析案件合并的关键特征,决策案件合并的可靠度。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学者李国安就提出利用犯罪人的行为特点开展串并案研究,利用犯罪人行为时间、侵害目标、侵入方法、习惯动作、常规痕迹等进行串并案,并取得显著的成果,随后在公安实践中开展了一系列的串并案分析。{4}但从应用层面而言,目前我国公安系统中的串并案分析多依赖于某一类特定的行为特征进行判定。如山西阳泉杨树明系列杀人案中,利用犯罪人在犯罪现场对被害人实施割鼻、划脸、刺伤生殖器、割下生殖器等极为特殊性的行为进行案件合并。这种串并案的分析方式局限于某个特定的行为特征,依靠办案人员已有的办案经验。如果系列案件中没有出现特别明显的行为特征或是办案人员的经验较薄弱、办案人员的意见难以达成一致时,则无法及时有效地开展案件合并,不利于案件的侦破,甚至是盲目、错误地将案件进行合并,导致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近年来,Bennell等西方犯罪学者提出了并案分析的行为技术{5},与传统的串并案分析相比,并案分析的行为技术以犯罪人在犯罪现场的行为表现一致性和特异性为基础;充分利用犯罪现场的多种行为线索,建立起多指标的串并案分析模型,解决了传统串并案分析依靠单一指标的主观判断模式,提升并案分析的准确性。目前,并案分析行为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强奸、谋杀、抢劫、盗窃等系列案件的侦破中,取得一系列的实践成果。
  一、并案分析行为技术理论基础
  系列案件表现为相对较短时间内的连续作案,因此犯罪人在多次实施犯罪行为会表现一定的相似性,如犯罪地理模式、时间模式、手段模式、心理模式等。如河南犯罪嫌疑人黄勇曾在2001年9月采用欺骗手段,将受害人从录像厅、网吧、游戏厅等场所骗至家中,先后杀死青少年17人,杀伤1人。黄勇在实施犯罪时,在就近的娱乐场所骗取年龄相近的被害人,表现出犯罪地理模式、手段模式的一致性;山西阳泉系列变态杀人案主犯杨某明在1992年至2004年近13年的时间内,先后实施扎刀案11起,杀人碎尸案2起,虽然在犯罪现场没有留下明显的物证,但对杨某明的犯罪行为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其有选择性选择夜晚针对女性受害者实施犯罪,只扎、只杀、不抢、不奸且这13起案件发生的区域不超过0.8公里。在杨某明案件里在犯罪时间模式——夜里;地理模式——周围0.8公里范围;以及手段模式——只扎、只杀、不抢、不奸表现出一致性。当然,犯罪人也会因犯罪对象以及犯罪情境变化表现出不同的行为。
  针对系列案件犯罪人行为表现,研究者们提出两个假设:行为一致性假设和行为特异性假设。所谓行为一致性假设是指犯罪人在实施的系列案件中一定会表现出较高程度的行为稳定性,即犯罪人会在相似的案件中表现出相同的行为{6};所谓行为特异性假设是指犯罪人在其实施的系列案中一定会表现出较高程度的行为特异性,即犯罪人所表露出来的行为与同类型系列案件其他犯罪人有着明显的不同。{7}
  针对犯罪行为的一致性和特异性,犯罪形态理论、日常活动理论、社会认知理论、理性选择理论等理论从不同角度进行解释。
  犯罪形态理论认为犯罪行为是一种复杂的空间运动行为,受到潜在的空间运动偏差、知识以及经验的影响。犯罪形态理论将犯罪行为发生的环境划分为物理环境(如建筑物、道路、气候等)、社会环境(社会经济条件以及朋友关系网络等)、法制环境(相关法律以及执法活动)、文化环境(行为信念等)。其中物理环境对犯罪行为的产生起到最为重要的作用,其他三种环境对犯罪行为产生间接的影响。{8}当犯罪嫌疑人搜寻犯罪机会时,首先会选定适合进行犯罪活动的场所,然后在该场所选择犯罪对象。一般而言,犯罪嫌疑人倾向于在熟悉的场所实施犯罪活动,因此可以根据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场所分析犯罪嫌疑人的生活区域,确定犯罪嫌疑人活动区域的节点、活动路线以及区域边缘。根据犯罪形态理论,可以分析出犯罪嫌疑人搜寻被害人的活动路线。如果一系列犯罪活动在同一区域内发生,则可以根据犯罪区域作为案件合并分析的重要证据。
  日常活动理论关注日常活动的时空格局,犯罪事件的发生至少需要三个元素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集合才能产生,这三个基本元素包括:有犯罪动机的犯罪人,合适的侵害目标以及缺乏防范犯罪的力量。{9}这三种元素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交错,必然会产生犯罪事件,而缺乏任何一种,犯罪事件就不会发生。日常活动理论认为,犯罪行为是发生在特定时间和空间的产物。合法的日常活动的时间和空间结构,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犯罪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和内容。想要解释犯罪活动,应该把重点放在分析社会活动的时空结构,研究特定的时空结构如何促发一个人的犯罪动机,使之转化为实际的犯罪行为。而系列案件犯罪人在实施同类型的犯罪行为时,应当具有相对稳定的时间和空间结构,这本身就构成犯罪人行为的一致性;不同犯罪人之间的犯罪动机存在差异,支持犯罪行为的特异性假设。
  社会认知理论认为个体的行为会受到情境以及人格的影响,相比而言,情境的影响即时而又短暂的,而人格的影响长久而又稳定。{10}个体行为的差异主要来源于个体经验、期望、价值观、目标以及自我管理策略等潜在的人格特征。因此,社会认知理论认为,个体行为具有相对稳定性,而在具体的情境中略有差异。社会认知理论为个体在特定情境下的行为表现提供解释的理论框架。按照社会认知理论,犯罪人在实施同一类型的犯罪时,因犯罪人人格特征稳定性以及犯罪主要场景的相似性,犯罪人的行为表现应具有一定程度的稳定性。
  理性选择理论认为,犯罪以及犯罪人的行为都是理性选择的结果,即对选择的成本、收益进行衡量决策后的结果。理性选择理论假设犯罪人通过犯罪行为进行谋取利益,必然涉及选择与决策的过程,需要对行为的合理性进行判断。而判断决策过程会受到时间、能力以及所具备的相关信息量影响。理性选择理论认为:作案人是理智的,做出决定时以功利为出发点;犯罪有具体的指向;犯罪人对犯罪的相关选择和犯罪人对于犯罪有关的决策之间是有区别的。按照理性选择理论的观点,犯罪人实施犯罪前经过理智的分析,具有明确的犯罪目的,且犯罪行为的实施经过缜密的决策,因此,犯罪人的犯罪行为是理性的,是经过仔细决策结果,因而犯罪人的行为具有稳定性,同时也会表现出犯罪人固有的行为风格。
  二、并案分析行为技术一般步骤
  从并案分析实践中来看,并案分析可以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种在案件侦查的过程中,根据犯罪人在不同犯罪现场的行为表现进行案件合并,如警方接到多个青少年性侵犯案件时,会分析同一案犯实施的可能性;另外一种情况是,在犯罪人已经逮捕的情况下,根据该犯罪人实施犯罪的特点,分析其他相似类型的案件是否为该案犯所为。但总体而言,虽然并案分析行为技术在应用场景上存在少量差异,但并案分析行为技术的操作程序基本一致。开展并案分析,需要明确并案分析的前提条件,可以此指导下开展全面的现场侦查,然后按照并案分析行为技术操作程序开展后续分析。
  (一)并案分析的前提条件
  系列案件并案分析之前,需要对犯罪现场进行全面的侦查,需满足一定的条件才可以考虑进行案件合并,具体表现为{11}:(1)犯罪现场中犯罪行为人遗留相同或相似的痕迹。犯罪行为人在实施犯罪行为时,会在犯罪现场遗留下犯罪痕迹,如手印、足迹、工具痕迹、弹头、弹壳、枪弹痕迹等或物证。可以根据技术手段作出同一认定的肯定性结论,这也是当前并案侦查中最为有效的并案条件。此外,尤其是系列案件的并案侦查,可以留意犯罪现场遗留犯罪痕迹之间的关联性,从而为并案分析建立线索。(2)被害人或证人证言中关于犯罪嫌疑人特征的相似性描述。被害人或证人在犯罪实施的过程中与犯罪人之间有过正面的接触。如果在系列案件中,证人证言以及被害人供述中对犯罪人的体貌特征有相似性的描述时,可以作为案件合并的指标之一。(3)犯罪行为的相似性。犯罪人实施系列犯罪事实后,犯罪手段、犯罪工具、犯罪行为方式等会在在一定程度上的一致性,可以根据犯罪行为的相似性评估案件合并的可行性。(4)犯罪要素的相似性。按照犯罪环境学的观点,犯罪人在实施系列犯罪时,会在犯罪时间、犯罪空间、犯罪对象、犯罪部位等犯罪要素方面存在一定的趋同性,也可以作为并案侦查的条件。(5)案件之间的内在联系。如果相继发生的多起案件之间存在逻辑层面的关联,则可以考虑并案分析。如一起案件中被盗走的某件物品出现在案发现场,又或是这种物品只有和另外的物品一起才能发挥作用,另外的物品在其他案件中被盗,这就构成了案件之间的关联。
  (二)并案分析的具体操作
  在对系列案件初步分析的基础上,发现系列案件中满足并案分析的前提条件,即可考虑按照并案分析的操作程序进行后续的侦查。
  第一步,收集合并案件的全部信息。收集案件信息是对犯罪行为进行分析的关键步骤。犯罪行为的分析主要来源于对犯罪现场勘察,重点针对手印、足迹、工具痕迹、弹头、弹壳、枪弹痕迹等物证进行技术分析。若被害人没有遇害,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直接接触后,对犯罪人体态、容貌以及具体犯罪行为描述也是案件信息的主要来源。除此以外,还可以进一步收集嫌疑人供述、法医尸检报告、毒物病理分析报告、犯罪现场图片等信息。
  第二步,构建犯罪嫌疑人行为特征清单。犯罪行为按照原发性可以划分为犯罪惯技和标记行为。犯罪惯技是指特定犯罪人或特定犯罪团伙所选择的犯罪途径或方法。犯罪惯技是犯罪行为不可缺少的部分,可随时间而变化。{12}当犯罪人越来越有经验时,往往会变得更加的老练、狡猾,当然也有些犯罪人由于精神状况的恶化而显得技不如前。郑立勇(2010)对犯罪惯技进行分析,发现惯技行为可以划分为16种:作案人数、犯罪前预谋程度、作案地点选择、作案路线、现场守候或对被害人监视、作案时涉及的被害人、作案时使用的凶器、作案时控制被害人的捆绑方式、对被害人的伤害程度和特点、杀害被害人的方法、反侦察的特征和程度、被害人衣物处理方式、进出犯罪现场的交通工具、逃离路线及方向等。{12}标记行为是犯罪嫌疑人对暴力行为怀有心理幻想,在犯罪过程通过表现出个人独特仪式的形式满足心理幻想。{13}Alison认为标记行为是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标记,具有同一性,不会随情境变化而改变。{14}任克勤(2008)对标记行为的分类进行论述,将标记行为按照行为载体划分为书面语标记行为、口头言语标记行为和身体动作标记行为;按照犯罪对被害人身体侵害的标准进行划分,常见的侵入式标记行为有:奸尸、碎尸、刀割尸体器官、过度杀戮行为、异物插入行为、煮食行为、刺字刺图行为、独特的捆绑行为;常见的非侵入式标记行为有:遮盖尸体的行为、收集纪念品和战利品的行为、奇特的尸体摆放行为等。{15}比较犯罪惯技和标记行为的分类,会发现犯罪惯技和标记行为在行为表现上可能出现一定重复,区分的关键在于标记行为是犯罪人实现该行为花费了额外的时间,超出了犯罪惯技的范围,对实施犯罪而言,该行为属于没有必要的行为;刻意表现某种情绪或情感;涉及某种幻想和想像的实现。对犯罪人的行为按照犯罪惯技和标记行为进行划分,整理出犯罪人的行为特征清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孟宪文.刑事侦查学[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
  {2}Grubin D, Kelly P, Brunsdon C. Linking serious sexual assaults through behaviour[M]. Home Office,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Statistics Directorate,2001.
  {3}Daves A. The use of DNA profiling and behavioural science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sexual offences[J]. Medicine, Science and the Law,1991,31(2):95-101.
  {4}李国安.论利用犯罪人行为特点串并案[J].警学研究,1993,(Z1):37-39.
  {5}Bennell C, Jones N J, Melnyk T. Addressing problems with traditional crime linking methods using 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analysis[J]. Legal and Criminological Psychology,2009,14(2):293-310.
  {6}Canter D. Psychology of offender profiling[M]. Wiley,1995.
  {7}Goodwill A M, Alison L J. The development of a filter model for prioritising suspects in burglary offences[J]. Psychology, Crime &Law,2006,12(4):395-416.
  {8}Brantingham P J, Brantingham P L. Patterns in crime[M]. New York: Macmillan,1984.
  {9}Cohen L E, Felson M. Social change and crime rate trends: A 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J].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1979:588-608.
  {10}Shoda Y, Mischel W, Wright J C. Intraindividual stability in the organization and patterning of behavior: incorporating psychological situations into the idiographic analysis of personality[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1994,67(4):674.
  {11}郝宏奎.论并案侦查条件的科学运用[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22(4):40-47.
  {12}郑立勇.犯罪惯技和标记行为的侦查辨析及价值[J].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7):68-73.
  {13}庄忠进.表征型连续杀人案件之侦查[J].警学丛刊,2008(4).
  {14}Alison L J, Goodwill A, Alison E.Guidelines for profilers[J]. The Forensic Psychologists' Casebook: Psychological Profiling and Criminal Investigation,2005:235-277.
  {15}任克勤.犯罪人标记行为研究[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5):45-51.
  {16}艾明.我国系列杀人案件侦查中的失误及破案因子分析[J].江西公安专科学校学报,2009(1):47-51.
  {17}王贤.基于逻辑回归的案件关联分析[M].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9
  {18}殷明.侦查辨认在信号检测论指导下的应用[J].武汉公安干部学院学报,2012(2):31-34.
  {19}贾振军.聚类分析和主成分分析在串并毒品案件和毒品来源推断中的应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3):48-52.
  {20}韩宁,陈巍.基于聚类分析的串并案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1):53-5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12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