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我国成文法制源远流长
【副标题】 对《尚书·吕刑》的反思
【英文标题】 China Statute Law System Having a Long Source
【作者】 蔡燕荞【分类】 中国传统法律文化
【期刊年份】 1989年【期号】 2
【页码】 123
【摘要】 作者针对我国春秋以前即使有法也无典和法不成文、不公开是我国奴隶制社会刑法制度的一大特点的说法,通过对《尚书·吕刑》的反思,认为《吕刑》是我国现存最古的一部刑典,不仅成文,而且是公布了的;同时肯定夏之《禹刑》、商之《汤刑》和周之《九刑》都是我国早期刑典,《吕刑》的存在只是一个最低限度的反证,由此可见我国成文法制源远流长。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40    
  在一些法制史著作中,长时期存在着这么一种说法:即我国春秋以前即使有法也无典,而且法不成文、不公开是我国奴隶制社会刑法制度的二大特点。事情果真如此吗?值得我们反思。
  一
  我国奴隶制社会起于夏,讫于春秋战国之交,包括了夏、商和周元王元年(前475年)以前的周等三个朝代,这已是公认的通说。产生于西周而为历代众多学者定为穆王时期的《吕刑》是我国现存最古的一部刑典,它是我国奴隶制社会高度发展的产物。《吕刑》宣扬奴隶主的德教思想,主张“德本刑用,祥刑慎罚”。在刑罚方面,它首创罚金刑:墨辟疑赦,其罚百锾;劓辟疑赦,其罚惟倍;剕辟疑赦,其罚倍差;富辟疑赦,其罚六百锾;大辟疑赦,其罚千锾。这是穆王时期工商业发达的标志。那时铜很宝贵,和玉一样被用来为王室、贵族、王官等制造器物。罚锾用铜,每锾重六两余,可见《吕刑》规定的数额是比较大的。这就表明奴隶制经济有很大发展。因为如果民间没有相应的承受财力,无法缴纳足够的罚金,这个制度就会成为虚设。正因为有了奴隶制经济的发展,才使罚金刑的制定和执行成为可能。
  《吕刑》是不是产生于穆王时期呢?历代著述大多是肯定的。《尚书大传》:“穆王训夏赎刑,作《吕刑》”;《史记·周本记》:“诸侯有不睦者,甫侯言于王,作修刑辟……命曰《甫刑》”(按吕侯后称甫侯,故《吕刑》亦称《甫刑》)。《墨子》引《吕刑》,总在其前加“先王之书”的复称,把《吕刑》的时代更提前了。当代学者范文澜也说:穆王“定出赎刑条例”[1];郭沫若则说《吕刑》“是春秋时吕国某王所造的刑书”[2],春秋较穆王为晚,但仍在奴隶制社会下限之内;陈梦家把它断为“西周中期以后的命、誓”[3],按西周从武王至幽王,共历十二王,凡二百九十五年,穆王是第五代,公元前九七六年即位,上距武王克段(前一0六六年)九十年,在位五十五年,正好属于西周的中期。
  上引材料还肯定了《吕刑》具备法律形式。只有陈梦家的主张在其论述中未能一贯。他在此处断为“命誓”,在另一处又说:“《尚书》的《周书》共二十篇……除《洪范》、《吕刑》、《顾命》三篇外,其他十七篇在形式上皆属于命,誓之类”[4],把《吕刑》排除了。但是,他所定“命誓”的标准是:源于古代策命制度,凡命誓之书,文前均有称述王命的话,即“王曰”或“王若曰”[5]。今按《吕刑》篇首确无此语,但首段以下则每一大段开始,均以“王曰”领起,多至五处。开始的“惟吕命”一小节,仅是一个短序,仍与上揭标准符合,依此,《吕刑》仍属“命誓之书”。陈先生未尽详察,致略失之。当代三家所说,用语有异,意思基本相同。我曾在另一文中[6],从内容和文章体势分析得出结论:《吕刑》是补充性的单行法,可以说是从三说之中求得的一个共通点。只是补充一端,即仅范老“条例”二一词略近,其余均未及。何言补充?盖因周代另有基本性的法典《九刑》,故云。不过,《九刑》之书今亡[7],其详细内容无从考查了。但其中有些关节,仍然史籍有征,俱详另文,这里不重述。
  《吕刑》不仅成文,而且是公布了的。首段即明言:“荒度作刑,以诘四方。”如不以文字公布、传达,何能“诘四方”呢?又云:“四方司改典狱!非尔刑惟天牧,非尔何监?其今尔何惩?“吁,来!有邦有土,告尔祥刑。”这些都是宣示、呼告之语,如无说话对象,何言“尔”、“念”,何言“听”、“告”?其他可以为证者尚多,无府尽举。其实何止《吕刑》,不少史料都足供说明中国古代法令的公布为时是比较早的。
  二
  人们爱拿《吕刑》跟罗马《十二铜表法》相比,好象说:欧洲最大的法典莫如《十二铜表法》,我们最古的法典也只有《吕刑》。这埘不对呢?不对。历史还要推前。
  《十二铜表法》(前十表)公布干公元前四五一年,《吕刑》固然比它早近五百年,但我国和世界史上都别有更古老的法典。《乌尔纳姆法典》是迄今所发见的外国历史上最早的成文法典,约存在于公元前二0六0——前一九五五年。《汉穆拉比法典》也此较早,约产生于公元前十八世纪。我国则夏有《禹刑》,商有《汤刑》,周有《九刑》[8]。应该肯定:这些都是我国早期的刑典,只是它们的年代至今仍不能确指,有待地下发掘的进一步考订。单就《禹刑》来说,夏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即已形成国家,其历史发展水平与《乌尔纳姆》等两个法典相若。而《尚书·舜典》记载舜命皋陶作荆,就更早了。史游《急就篇》和《竹书纪年》等都肯定其事。舜即位在公元前二二五五年,比乌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4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