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循环转账中借贷关系的否定性判断
【作者】 于洪群(二审承办人)王天冕
【作者单位】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债权【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11【页码】 6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3158    
  【裁判要旨】在数个主体间进行的闭合型循环转账中,现金流在短期内以“转出—收回—再转出”的路径进行有计划的循环流转,脱离了实际的交易关系,此种异常的资金循环并不必然对应真实的借贷关系,账面的资金流向并不反映真实的资金流转情况。原告仅依据某个单独环节的转账凭证主张债权时,不宜直接认定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
  □案号 一审:(2017)京0112民初426号 二审:(2017)京03民终6199号
  【案情】
  原告:中商吉鼎力达(北京)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吉鼎公司)。
  被告:北京文达天星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达天星公司)。
  第三人:北京吉鼎力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吉鼎公司)
  中商吉鼎公司分别于2015年1月19日、21日、22日、27日以银行转账方式向文达天星公司转款480万元、360万元、640万元、560万元,合计2040万元。中商吉鼎公司诉至法院,向文达天星公司主张债权2040万元。经查,文达天星公司于2015年1月20日至2015年1月28日分9笔向北京吉鼎公司转款共计2040万元,北京吉鼎公司又于2015年1月21日至2015年1月28日分6笔向中商吉鼎公司共计转款2040万元。中商吉鼎公司向文达天星公司所转出涉案款项使用的银行账户与中商吉鼎公司接收北京吉鼎公司转入的2040万元所使用的银行账户一致。2015年1月16日前该账户余额为3293.4元。2015年1月16日当天,由中商宏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宏峰公司)分两笔打入共计686万元,此后直至2015年1月28日(该日北京吉鼎公司向中商吉鼎公司汇入涉案款项的最后一笔),仅有北京吉鼎公司向中商吉鼎公司汇入款项(总金额为2040万元)。该期间,中商吉鼎公司除有向户名为施某的账户支出过2607元及相关手续费之外,仅向文达天星公司支出过款项(包括涉案的2040万元)。
  另查,中商吉鼎公司于2014年12月11日设立,设立时的法定代表人为谢某,股东为中商国财(北京)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中商国财中心)、中商宏峰公司、北京吉鼎公司。涉案款项流转期间,谢某同时为中商吉鼎公司、北京吉鼎公司、文达天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中商吉鼎公司主张北京吉鼎公司向中商吉鼎公司转入的2040万元系北京吉鼎公司对中商吉鼎公司的股权出资款以及北京吉鼎公司借给中商国财中心的股权出资款。文达天星公司与北京吉鼎公司主张中商吉鼎公司向文达天星公司转款的2040万系过桥款,文达天星公司已将该2040万元转给北京吉鼎公司,北京吉鼎公司又将该2040万元转回至中商吉鼎公司,目的是增加中商吉鼎公司的银行流水。
  【审判】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一审经审理认为:文达天星公司虽不认可借款事实,但其无法合理解释收到中商吉鼎公司向其转账2040万元的原因。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7条规定,文达天星公司辩称涉诉款项系中商吉鼎公司赠与的款项,但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该院有理由相信涉诉2040万元款项系文达天星公司向中商吉鼎公司的借款,文达天星公司应当承担还款责任。遂判决文达天星公司偿还中商吉鼎公司借款2040万元。夫妻本是同林鸟
  文达天星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追加北京吉鼎公司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参加诉讼,经审理认为:
  第一,从涉案资金的流转模式上看,中商宏峰公司先向中商吉鼎公司转入款项,中商吉鼎公司转至文达天星公司,文达天星公司又转至北京吉鼎公司,北京吉鼎公司再转回中商吉鼎公司,资金回收后并再次循环。最终,资金在后三家公司账户中数次循环流转,银行流水累积至2040万元。实际上,三公司之间的转款仅系账面的资金循环,而非真实的资金增加,账面的资金流向记录并不必然对应真实的资金汇入情况。
  第二,从三公司发生涉案款项流转的时间、金额上看,三公司之间在短时间内有计划地进行循环转款,且涉案款项流转期间,谢某同时为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故有理由相信三公司对于循环转款系明知。
  第三,从双方的举证情况来看,原告主张借款但并无借款协议。综合双方举证,无论是为了增加账户银行流水抑或股权出资,文达天星公司与中商吉鼎公司之间在资金流转时均不存在借贷合意,中商吉鼎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
  综上,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撤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7)京0112民初426号民事判决;二、驳回中商吉鼎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多方参与的闭合型循环转账案例,资金分数笔在短期内有计划地从A转至B,继而由B转至C,再经C转回至A, A回收资金后再次转出。现金流在短期内以“转出-回收-再转出”的路径进行有计划地循环流转,期间涉及资金的拆分、合并。本案中,中商吉鼎公司、文达天星公司、北京吉鼎公司三家公司之间在短期内连续发生数笔循环转账,形成了现金流的闭环,银行流水累积至2040万元。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中商吉鼎公司向文达天星公司转款的2040万元的性质是否为借款。
  民间借贷由于其私密性和灵活性,往往在纠纷发生后,事实还原存在一定障碍,因此,事实认定被认为是审理民间借贷纠纷的重点和难点。一般而言,原告的借款偿还请求权应至少具备两个要件:一是存在借贷合意,二是资金已实际交付。这在比较法上亦有定论。实务上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事实调查过程中当事人责任分担以及法官最后的事实认定标准,特别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实施以后,实践中对于有关事实证明责任分配条款的理解和运用存在一定分歧。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原告仅以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为据提起民间借贷诉讼,特殊之处在于其是从循环转账中截取了其中一环转账起诉借贷纠纷。本案的审理思路即为分别审查转账凭证与资金交付情况以及借贷合意的对应关系,在此过程中严格把握原被告不同的证明标准,运用举证责任认定案件事实。
  一、转账凭证与资金交付情况的对应关系
  关于资金交付的事实要件,司法实践中,最为直接客观的证据就是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而且本案的特殊性也正在于此,银行转账凭证是否对应了真实的资金交付情况。近年来,社会上一些投机分子抓住了银行转账凭证的客观性和直观性这一特点,通过制造银行流水的方式,虚增债务,虚假诉讼,给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带来了很多困扰。近期,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发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除了要根据规定对借据、收条、欠条等债权凭证及银行流水等款项交付凭证进行审查外,还应结合款项来源、交易习惯、经济能力、财产变化情况、当事人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因素综合判断借贷的真实情况。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合议庭通过事实调查,发现银行转账记录并非对应了真实的资金支付情况。
  第一,从资金流向来看:资金分数笔在短期内有计划地从A转至B,继而由B转至C,再经C转回至A, A回收资金后再次按照上述模式转出,现金流在以“转出-回收再转出”的路径进行有计划地循环流转。本案中,中商吉鼎公司所谓的向文达天星借出的款项,均通过北京吉鼎公司全部转回。中商吉鼎公司、文达天星公司、北京吉鼎公司三家公司之间在短期内连续发生数笔循环转账,形成了现金流的闭环。
  第二,从资金来源来看:合议庭通过分别调取三家公司涉案款项所属账户发现,作为循环转账的初始方中商吉鼎公司,其资金来源于股东之一中商宏峰公司,金额为686万元。中商吉鼎公司将686万元进行拆分,以上述“转出-回收-再转出”的方式,不断制造银行流水,最终在中商吉鼎公司与文达天星公司之间形成了共计2040万元账面资金流转记录,事实上,仅有686万元的实有资金在三公司的账户内循环流转。
  第三,从当事人关系来看:一审时,本案中只有中商吉鼎公司和文达天星公司两方当事人,二审将与本案事实有直接关系的北京吉鼎公司追加为第三人。北京吉鼎公司是中商吉鼎公司的股东,涉案款项发生流转期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
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315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