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认定及相关纠纷处理
【作者】 马强【作者单位】 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
【分类】 公司法【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12【页码】 7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778    
  近年来,因有限责任公司实际出资人与公司股东不符引发的纠纷在法院受理的公司类案件中占有一定的比重。此类纠纷呈多样性,有的是名义股东要求确认股东资格,有的是实际出资人主张股东权利,此类纠纷的处理涉及多重法律关系。但最终都会归结到股东资格的正确确认上。由于公司法对此类纠纷的处理未予规定,致使审判实践中对此类纠纷的处理存有争议,本文结合审判实践,就问题的处理加以探讨。
  一、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表现形式及类型化分析
  结合诉至法院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考察,股东资格确认问题,有的是在有限责任公司设立阶段产生,有的是在公司运行阶段如转让股权时产生。大致可分为如下几类。
  (一)借用他人姓名出资设立公司或者认购公司股权
  即公司实际出资人借用他人姓名出资设立公司或者购买公司股权,并在公司章程、股东名册或工商登记等公司文件上将他人记载或登记为股东,审判实践中,一般将借用姓名的人称为名义股东。此种纠纷发生在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具体又分两种情况:一是实际出资人不出名,名义股东出名登记为股东,但出资由实际出资人承担,此时,实际出资人又被称为隐名股东。二是实际出资人、名义股东均出名,但出资均来源于实际出资人。借用他人姓名出资的目的,一般是为了使有限责任公司达到法律规定的最低股东人数,或者是实际出资人基于某种身份,不方便出名。典型的如夫妻公司、公务员出资等。此种纠纷的表现形式为:名义股东要求享有股东权利,如分享利润、处分股权,公司和实际出资人予以拒绝,或者实际出资人向第三人转让股权,名义股东不同意。此种纠纷多发生在经营较好的公司;公司或公司的债权人要求名义股东承担股东义务,如偿还债务,名义股东以自己不是真正股东抗辩,拒绝承担,此种纠纷多发生在经营不善的公司。无论何种情形,一旦发生,双方之间是借贷关系还是出资行为,不易认定。
  (二)名义股东之间就股东资格发生纠纷
  工商登记和股东名册上均记载为股东,但均未出资,就股东资格的确认发生纠纷。实践中也表现为两种情形:一种是请求否认股东资格,例如,王某、李某、张某在中海公司的工商登记中均被记载为该公司的股东,但3人均未实际出资,注册登记均由他人代办,章程签字均非3人所签。王某起诉中海公司,要求确认其不是该公司股东,李某、张某在诉讼中主张王某具有股东身份。此种纠纷中,王某、李某、张某成为中海公司股东的行为,是否由他人代理,成为案件认定的焦点。另一种是请求确认股东资格。
  (三)盗用他人姓名登记为股东
  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人登记为公司股东。
  纵观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其形成原因有多种。
  其一,规避法律、公司章程的规定。此种规避法律的情形可细分为三种:一是规避有关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的规定。就股东资格,我国法律有明确规定,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例如,公务员不能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但有的公务员为了从事经营,实际出资给公司,但在工商登记和股东名册上并无该公务员为股东的记载;二是规避公司章程关于竞业禁止的规定。许多有限责任公司为生产经营的需要,而禁止股东成为其他与自己经营业务相类似的公司的股东,有的股东为规避这一规定,在其他公司中不出名,只出资;三是规避有关投资限制、股东人数限制的规定。我国实行外商投资企业准入制度,对外商在中国兴办企业按照投资领域不同分为鼓励类、限制类和禁止类三类,部分投资领域对外商实行限制或者禁止进入。部分外商基于巨额赢利等目的借用国内人的名义进行隐名投资。再如,《公司法》24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由50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为规避这一规定,部分股东只出资,不出名。
  其二,不愿公开自己的信息。有的股东,基于怕"露富"的心理或者出于个人、家庭等原因不愿意以自己的名义出资。果然是京城土著
  其三,受托人的故意或过错行为。设立公司时,出于对投资伙伴的信任或他人的信任而委托其办理公司登记注册,股东之间仅签订出资合同并实际出资,但在公司登记时,由于受托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或者由于其他原因而将股东登记为受托人。而委托人仍以企业股东的身份行使股东权利,产生一种事实上的隐名投资。[1]
  二、审判实践中处理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几种观点
  股东资格是投资人行使股东权利并承担股东义务的基础,股东资格的有无,对投资人影响极大。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的规定,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公司的名称、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时间应当被记载于公司章程中,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二)股东应当承担出资责任,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公司成立后,依法取得出资证明书;(三)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股东的出资额、出资证明书编号等事项,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同时,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四)转让股权后,公司应当注销原股东的出资证明书,向新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并相应修改公司章程各股东名册中有关股东及其出资额的记载。由此可见,就有限责任公司而言,能够表明股东身份并证明股东资格的证明文件,有公司章程、出资证明书、股东名册、工商登记。据此,审判实践中,认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的依据,具体体现为各种形式的证据:公司章程、出资证明书、股东名册、工商登记等,法院裁决也根据这些证据分析产生争议的股东是否具有股东资格。对于依法正常运转的公司而言,依据以上几种证据中的任何一种来确认股东资格,得出的结论应当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公司运转不规范或处于非正常状态,使得依据以上证据判断股东资格得出的结论是不一致的。由于公司法对股东资格的确认没有明确规定,加之对各种证明文件的效力认识不一,致使理论界和审判实践中对股东资格的确认产生了不同的主张,概括起来,有形式主义、实质主义和折衷主义三种。
  (一)形式主义
  形式主义又称外观主义、公示主义,该种主张认为,应当以公司对外公示的材料作为确认股东资格的基本标准,即在公司对外公示的材料中,记载为公司股东的人,即为公司股东。虽然向公司出资,但在公司对外材料中不具备公司股东名义的人,不是公司股东。[2]
  (二)实质主义
  实质主义又称真意主义、意思主义,是指对表现于外的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判断依赖于当事人内心真实意思。按实质主义要求,在确认股东资格时,应当探求公司构建股东关系的真实意思,而不能以外在表示行为作为判断股东资格的基础。按这种主张,无论公司名义上的股东是谁,事实上向公司作出出资行为,并愿意加入公司行使公司权利承担公司义务的人才是公司股东。因此,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并存时,应当以实际股东为公司股东。[3]其理论根据在于:“自公司制度出现以来,以出资或认购股权作为获取股东资格的方式,从来就是最为主要、最为核心的方式”。[4]“权利与义务的统一、利益与风险的一致是民商法永恒的原则和精髓,股东违反出资义务,当然也就不应享有股东的相应权利,未向公司进行任何出资,而承认其按约定的出资比例享有公司事务管理权利和公司盈余分配权,将是不可思议的”。[5]
  (三)折衷主义
  折衷主义又称区分主义。其主张在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应当区分以下三个层次的法律关系而区别对待:一是实际股东与名义股东的法律关系;二是实际股东、名义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三是实际股东、名义股东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对于确定公司内部股东权利义务方面,即解决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的法律关系冲突时,应当以实质主义为标准,探求公司实际股东,并以实际股东为公司股东,名义股东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不享有股东的权利和义务。在涉及公司外部法律关系即解决第三层次的法律关系冲突时,应当以形式主义为标准,以名义股东为公司股东,名义股东对外承担股东义务后,可依公司内部实际法律关系,向应当承担义务的主体行使追偿权。[6]
  审判实践中,由于对该问题的理解不同,形成了处理该问题不同的见解和主张,并反映在有关审判机关制定的规范性文件中。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规定:“股东(包括挂名股东、隐名股东和实质股东)之间就股东资格发生争议时,除存在以下两种情形外,应根据工商登记文件的记载确定有关当事人的股东资格:1.当事人对股东资格有明确约定,且其他股东对隐名者的股东资格予以认可的;2.根据公司章程的签署、实际出资、出资证明书的持有以及股东权利实际行使等事实可以作出相反认定的”。由此可见,该《意见》是采形式主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此纠纷的处理上,坚持实质主义。该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的确认,涉及实际出资额、股权转让合同、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出资证明书、工商登记等。确认股东资格应当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在具体案件中对事实证据的审查认定,应当根据当事人具体实施民事行为的真实意思表示,选择确认股东资格的标准”。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此纠纷的处理上,坚持折衷主义。该院《关于审理涉及公司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一)》规定:“当事人之间约定以一方名义出资(显名出资),另一方实际出资(隐名出资)的,此约定对公司不产生效力,实际出资人不得向公司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只能首先提起确权诉讼。有限责任公司半数以上其他股东明知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且公司一直认可其以实质股东的身份行使权利的,如无其他违背法律法规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实际出资人对公司享有股权”。
  就三种规定而言,各具其理。形式主义注重外观展现,脱胎于商法的公示主义,而公示主义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有限责任公司的债权人,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也是公司法的重要立法目的之一;实质主义注重探究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意思表示一致是民事法律行为的基础,也是民法的基础,股东资格的取得,涉及投资人的权利义务之享有与承担,当然要考察当事人的真意,并且,有限责任公司是人资两合公司,人和因素占据主要位置,是否成为公司股东,不仅要看外观表现,更要考察股东内心真意。两者保护的侧重点不同,外观主义侧重保护股东以外的第三人的利益和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意思主义则侧重保护股东之间、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

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7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