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论繁简分流与快速处理机制
【副标题】 以一个基层法院的司法运作为样本【作者】 陈葵陈志良黄秀莉
【作者单位】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分类】 法院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10
【页码】 7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12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矛盾和纠纷涌向了法院,“诉讼爆炸现象在我国已经初显征兆,而且势将愈演愈烈”[1]位于经济发展前沿的广东省基层法院,诉讼爆炸现象尤为突出。在这一背景下,为回应社会对司法效益的需求与衡平司法资源紧缺的矛盾,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于2009年成立之初,即在立审分离的具体操作中酝酿庭前调解与速裁。2009年10月,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运行简单案件快速处理的调解速裁中心正式挂牌成立,履行庭前调解与速裁的职能,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素材。本文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为研究样本,针对样本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为构建民商事案件快速处理机制提供一种思考的视角。
  一、样本的情况及分析
  (一)快速处理机制的结构
  1.主体—调解速裁中心
  调解速裁中心的主要职能机构设置在立案庭[3],人员配备由2名审判员、2名庭审书记员、5名人民调解员、2名人民陪审员、1名送达员组成。办公场所由诉调对接人民调解办公室、立案调解办公室、3个速裁审判庭、4个调解室组成。调解速裁中心的主要职能为通过对案件在不同阶段进行适度繁简分流,为纠纷解决提供庭前调解、立案调解和速裁三种解决方式,并对所结案件探索审执联动和主动执行运作模式。具体为:为合意选择人民调解的当事人安排人民调解;司法确认审查;送达应诉材料并组织证据交换以及进行立案调解;为经过筛查的简易案件安排速裁;对有财产的简单执行案件主动执行。
  在机构设置上,人民调解员的驻场办公是对司法ADR制度的实践,在立案大厅设立人民调解窗口,处理当事人在立案前或案件审理过程中请求人民调解员调停的纠纷。人民调解员由司法行政部门派驻,法院进行业务指导。除人民调解员外,调解速裁中心其他人员与立案审查人员、审前准备组、送达组并列隶属于立案庭,在内部管理目标上不作为独立的单位进行考核。
  2.对象—案件范围
  (1)调解案件范围
  案件的调解采取立案前人民调解、审前准备中立案调解与速裁中调判相结合的模式。人民调解的范围较为宽泛,主要以当事人同意为主。审前准备和速裁过程中,除法律、司法解释有特别规定或者依照性质不能进行调解的案件以外,只要当事人同意,法院都可以组织调解。按照规定,下列案件属于调解速裁中心不能调解的案件,应当做好审前准备直接移送业务庭:①需要公告送达的案件;②婚姻关系、身份关系确认案件;③适用特别程序、审判监督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和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案件;④当事人无调解意愿的案件;⑤以物抵债的案件。将以物抵债案件排除在调解之外,是相对而言的。起因于在实践中屡次出现当事人借调解之名行恶意转移财产逃避债务之实。因而,对于此类案件,一般不予立案调解。待案件审理过程中查清事实,确无虚假诉讼的清形,仍然可以调解结案。
  (2)速裁案件范围
  对于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速裁组可以进行审理,但下列案件除外:①需要审计、鉴定、评估、检测的案件;②需要依职权调查取证或对外地当事人进行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的案件;③案件在当地社会影响较大或者涉及的法律关系、社会关系较为复杂的;④当事人双方矛盾冲突较为激烈;⑤婚姻家庭案件;⑥对案件的实体审理尚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或属于新类型的案件。
  没有将诉讼标的额和案件类型列入是否速裁的标准是因为案件的难易程度有时与案件的诉讼标的、案件类型本身并没有必然联系。实践中常有当事人诉讼目的并非为了金钱,此类案件速裁路线不一定可行。而有时候许多诉讼标的额看似很大的案件,其事实清楚、法律关系简单、双方矛盾不大,这些案件可进行速裁。
  (3)快速执行案件范围
  经调解速裁中心调处、具有给付内容且未当场履行的案件,法律文书生效后,执行局核实债务人银行账户有足额存款的,由案件承办人移送立案庭执行督促窗口直接快速执行。债务人银行账户有足额存款的案件,强制执行措施较简单、快捷,属于执行的“简单案件”。将该类案件纳人快速执行程序,能实现快速调审案件与执行程序的有效衔接。如果债务人有其他财产,如房产、机器设备、汽车等,往往需要评估、拍卖等程序,属于执行中不复杂但是需要较长时间的案件,此类案件由执行局办理较为适宜,法官可提醒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措施。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二)快速处理机制的运行一程序安排
  1.诉前人民调解及诉调对接
  立案庭在立案大厅专设“庭前调解窗口”,下设人民调解、诉调对接、立案调解三个岗位。案件在诉讼引导阶段,诉导员对当事人进行人民调解的积极引导。当事人到场的当天可排定人民调解的时间,如是双方当事人到场的,当即安排人民调解。为减少不必要的繁琐手续和文件资料来往,当事人申请司法确认在人民调解协议中以条款的形式确定即可,对调解笔录的审查,由当事人增加合法性承诺[4]即可,不必另行书面提出。鉴于人民调解员驻法院现场办公的安排,减少了中间流转环节,使调处效率大为提高。诉调对接窗口与人民调解窗口的并列设置,便于法官对人民调解员指导业务,人民调解的质量和司法确认的效率都得以提高。经人民调解不成功的案件,当事人不必重新取号排队到立案审查窗口立案,直接在庭前审查窗口审查立案。整个流程安排,都是围绕提高效率和便利当事人而设计。
  2.审前准备以及立案调解
  审前准备工作是整过流程管理重要的一环,所有案件立案当天移交专人进行送达、了解双方调解意愿、筛选是否适宜进行速裁等工作。为减少当事人往返法院的次数,当事人有调解意愿的,调解和证据交换结合起来进行。如果案件经调解员调解不成,当即转速裁法官主持交换证据。因此,立案调解与送达、审前调查、筛选速裁,都在审前准备中有机结合。确定当事人双方有调解意愿的案件当天从审前准备组移送至调解员安排调解,调解期限往往是在当事人举证期和答辩期的15内,即使调解不成也不造成审限的浪费。
  3.速裁以及程序转换
  速裁案件在送达的时侯以笔录的形式尽可能查明双方争议焦点、是否愿意在庭审过程中口头答辩以及是否同意速裁等。速裁的审理期限较短,自立案之日起到速裁案件审结完毕,最长为30天,被告放弃答辩期的,可当即安排开庭。速裁案件采取案件审理的集中化和法律文书制作的模式化,以达到速裁的“快”和“简”。对案件数量较为集中的交通事故类案件、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以及商事案件,由专门的法官审理。结合调解前置程序的要求,制作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开庭笔录模块和相对固定内容和格式的裁判文书样式模块。庭审中,书记员仅需选择性记录关键点,速裁庭后台保存庭审录音,供必要时查询。
  案件进入速裁后,如果速裁法官认为有不适宜速裁的情形时,为避免速裁法官和业务庭法官的重复劳动,速裁法官须归纳整理已经明确的案件事实和争点,对于经过当事人认可的事实,由双方确认附卷。经立案庭庭长审批,案件转入业务庭。
  4.审执联动以及主动执行[5]
  主动执行是化解执行难的一项改革之举。为使主动执行举措发挥更大效能,调解速裁中心审结的案件,在判决书送达后生效前,由承办人将债务人相关信息移送执行局核查财产情况。[6]核查方式主要是通过身份信息,在银行、工商管理部门、房管部门、车辆管理部门、土地管理部门等进行查询。作为在案件生效前即核查当事人财产的技术性处理,是基于两方面的司法实践经验判断:一是基层法院民商事案件疑难复杂的不多,上诉率并不高;二是从判决发放到案件生效、履行期限届满存在一个时间空档,债务人极其容易借机转移财产。提前查明财产线索产生的效果是:及时控制债务人财产,提高执行效率。如果是属于银行账户有足额存款的执行案件,在案件生效且履行期届满后10工作日内,直接由立案庭督促执行窗口办理,在此对执行案件进行繁简分流,把简单案件的立、审、执纳入快速通道。
  5.快速处理机制在二审程序的延伸
  经调解速裁中心速裁审结的案件,为便于与其他案件相互区别,全部使用绿色的档案袋。中级法院对如下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二审民商事案件在立案后启动快审快结的审判方式:[7](1)上诉人对一审事实认定没有异议,案件法律关系简单的;(2)上诉人虽对一审事实认定不服,但不能提供相反的证据的;(3)案件事实清楚,上诉人利用诉讼程序拖延时间的;(4)其他适宜快速审理的案件。
  二审法院对案件具有上述情形的且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可以进行立案速裁。一审、二审在速裁操作上的衔接,从宏观上为案件快速处理机制构建了逻辑严密的体系,体现了该体系的有效性和彻底性。
  (三)快速处理机制的指导理念
  样本法院对案件进行繁简分流,没有仅仅停留在案件审理阶段的分流,将立案之前和执行阶段也纳人制度的范畴,以纠纷的快速处理整合人民调解、立案调解和速裁三种纠纷解决方式建立案件快速处理机制。这样的制度安排,主要基于以下方面考虑。
  1.以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提高诉讼效率。案件快速处理机制立足作为审判程序调控中心的立案庭对案件和法官进行合理而顺畅的调度,树立案件立、审、执一盘棋的思想,在时间、空间上有效整合司法资源,实际地减少当事人耗费的时间成本,来保障案件处理的高效率进行。“诉讼过程中各主体作出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耗费同主体从诉讼裁决结果中所获得的收益之间的比值关系,制约甚至决定着主体的行为选择”,[8]在确保公正的前提下,提高纠纷调处效率是样本法院机制中一系列技术性安排的最基本出发点,因而,当事人在参与诉讼的过程中更能理解、认同和接受法院所作出的一系列技术性安排,当事人与对诉讼程序的积极配合,良性循环地提高了诉讼的效率。
  2.以多层次调解促进繁简分流降低诉讼成本。对于当事人而言,调解在纠纷解决当中时间和金钱成本的支出都较诉讼有优势。样本法院重视不同类型的调解在实践中的运用:将司法ADR作为重点予以推广,对司法调解的适用按照繁简分流原则,在案件不同的阶段和环节进行合理的运用。调解贯穿于纠纷解决的整个过程,实现对案件从最简到次简到繁的分流,大力降低法院和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3.以实体权利的快速实现保障正义。“无论起诉变得多么容易,审理也多么具有人情味,判决是如何的迅速,但是只要判决的内容最终无法实现,上述的一切努力将终究成空。只有将判决程序和执行程序充分融为一体才能全面地实现权利保护,故可以说只有深入至执行阶段的判决制度改革才是完美、彻底的。”[9]快速处理机制在运用过程中,谋求审判与执行的有效衔接,对速调速审的案件,纳入快速执行绿色通道,以诉讼实体权利的最终实现完成案件快速处理,是对传统审、执分离的做法合理调整。
  (四)快速处理机制运行的实际效果
  自2009年1月至今,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快速处理机制运行近1年半,其实施效果,以有关案件数据显示。
  1.案件繁简分流功能初步显现,有大约50%的案件在移送审理前结案。2009年,调解速裁中心结案(所计数据含立案庭和4个法庭,下同)9425件,全院审结民商事案件18065件,占全院审结民商事案件总数的52%。 2010年1-6月份,调解速裁中心审结案件3518件,全院审结民商事案件5473件,占全院审结民商事案件总数的64%。因2009年审结案件中,有727件系2008年旧存案件,未经调解速裁中心调裁,如果把这部分不计入2009年全院审结案件总数,则调解速裁中心2009年审结案件占全院审结民商事案件总数的54%。可以说调解速裁中心识别、筛选和分流案件的作用比较明显,大量简单案件被分流在业务庭之外。
  2.调解速裁案件效率明显,案件审理期限大为缩短。2009年调解速裁中心审结的案件,平均审理时间为15天,有一部分案件是当日立案当日结案。2010年1-6月审结的案件,最长的审理时间为29天,平均审理期限为26天。与同期审结的其他民商事案件相比,其期限分别缩短62天和58.5天。诚然,由于程序的设置,而且案件相对较简单,审理效率的提高属意料之中,也是制度设置的初衷。那么案件快速处理机制的运行,是否对全院的民商事案件审理效率有所促进呢?据统计(由于2008年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尚未成立,此处取2010年与

  ······爱法律,有未来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