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京仲裁》
关于建设工程劳务费的概念、计价和索赔
【副标题】 基于一个仲裁案例的分析【作者】 杨虹
【作者单位】 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市营建律师事务所【分类】 经济法
【中文关键词】 劳务分包;结算;工程量;单价、难度系数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2011年第3辑))
【总期号】 总第77辑【页码】 170
【摘要】

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中对劳务分包的价款约定不清,当事人双方进行结算时,在计算的方法和依据上发生严重分歧:在劳务用工数量计算的方法上,一方认为,应按考勤计时的方法计算,一方认为,应依据预算定额进行计算;在劳务费的单价如何确定上,一方认为,应以《北京市建筑业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作为依据计算,一方认为,应按《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信息》确定单价;对建设工程异型结构难度系数与人工替代水平垂直运输费用的关系上,一方认为,除应确定一定的难度系数增加用工数量外,还应再支付人力替代水平垂直运输而发生的费用,一方认为,施工难度系数可以适当增加,但不同意另行再支付水平垂直运输费。本文针对这三个问题,进行了分析评述,并提出了一点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520    
  一、引言
  关于劳务费的概念、劳务费与劳务分包合同价款、人工费、人工信息费、工人工资的区别,以及劳务分包合同工程量的计取、劳务费单价的组价,还有异型结构工程难度系数与劳务费计取的关系等问题,笔者在审理和代理的劳务分包案件实务中,感觉在业界存在一些含混不清,甚至无所适从的情况。为了厘清这些问题,笔者先后联系、拜访了建筑企业的合同预算专业人员、市造价处、劳务分包交易中心,结合去年参与审理的一起仲裁案件,写就了这篇文章,与各位同仁交流。
  二、案件简介:
  2005年北京某工程项目通过招标确定由北京A建设工程总公司(以下称A公司)施工总承包。该建设工程属异型结构,施工难度大,质量要求高,工期紧,是国家重点工程项目。为此,A公司与济南B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B公司)联系,提出由B公司进场施工以完成该工程剩余全部施工内容,包括部分主体结构、二次结构等工程。
  2006年2月B公司进场开始施工,施工期间A公司与B公司签订了两份劳务费暂估数额分别为190余万元和350余万元的书面劳务分包合同。由于施工现场无法使用施工机械,不具备垂直运输条件,且水平运输条件极差。因工期紧张,双方仓促订立了上述合同。该合同价款内容约定,包括“人工费、管理费、医疗劳保保险、手头工具费等”,还约定:“定额工以外发生的零星用工为26元/工日”;合同价款的支付约定“按人每月支付不低于北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年支付率100%”,其他支付方式和期限未约定。关于材料机具约定:由A公司提供水平垂直运输大中型机械,同时,未约定小型机具费和辅料由B公司承包。
  2007年6月初,本案施工工程全部完成并经验收合格。在双方进行劳务费结算时,发生严重分歧,劳务费结算争议数额相差近500万元。双方曾共同进行了多次协商,未能最终解决结算问题。B公司随后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三、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及评析
  (一)劳务用工数量应按照定额,还是按计时方式确定?
  1.双方当事人的观点
  B公司认为,根据劳务分包合同约定,合同价款为“人工费、管理费、医疗劳保保险、手头工具费等”,合同价款支付为“按人每月支付不低于北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年支付率100%”。另,A公司收过申请人的考勤表,也对现场劳务人员人数进行过查验确认,说明双方均是以考勤表统计人员数量及工作天数来计算劳务费的。
  B公司对此进一步发表意见认为,A公司主张适用2001年《北京市建设工程预算定额》,而该定额是按整体工程考虑的,并且适用于建设工程总承包,并不适用于劳务分包合同。本案工程施工难度大,现场又不具备机械施工条件,这些在定额子目中均不能予以体现难度系数和该计价,因此采用定额确定劳务费对申请人明显不公。北大法宝
  A公司认为,根据双方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中,定额工以外发生的零星用工单价为26元/工日,表明B公司完成的工程量是按定额工计算的。同时,B公司报给被申请人的结算资料的劳务费也是按北京市2001年预算定额编制的。故申请人提出按劳务人员人数×施工工期×日工资计算劳务费是不成立的。
  2.分析和建议
  首先,本案合同的性质决定了劳务费的工日数应按建设工程定额计算,并以此作为索赔的依据之一。
  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可见承包人完成和交付符合工程质量要求的建筑物是其主要义务。因此衡量承包人物化在该建筑物的数量和价值是作为其从发包人处获取价款的主要依据。建设工程预算定额就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时间内,对某一个地区乃至全国的建设工程的工程量规定统一的计算规则,是工程计价所需的人工、材料、施工机械台班消耗量的标准。因此排斥定额标准,计算的依据就会发生混乱,工程结算将无法进行,除非双方事先约定了另外的计价标准。
  本案B公司要求以考勤表统计人员数量及工作天数来计算劳务费,实际是按出工人员的总天数作为工程量,而不论施工完成工程量多少。这显然有悖本案合同的性质。因为本案合同不是劳务输出合同,也不是劳动用工合同。从企业财务成本管理来说,依据工程定额计算的成本属于“人工成本”,即修造一个工程所需要的人工工日和费用;而按考勤计算的成本属于“工资成本”,即企业为支付给职工付出的劳动工日而支付的费用,而不是企业为完成、建造某一项产品而发生的工日和费用。因此,以考勤计算,无法衡量B公司完成的工程量,就失去了建设工程的计价基础。
  其次,本案合同约定的“按人每月支付不低于北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年支付率100%”,并非是双方约定的合同价款和价款的全部支付方式。因为双方约定了合同价款的暂估价和价款的内容,A公司不可能只向B公司用考勤按月按人头份支付月工资就可以了。支付工资是企业对劳动者个人的行为,企业之间不存在支付工资的问题。显然这里是指因为B公司必须按照《北京市建设工程劳务管理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的规定,保证按月向其职工支付不低于北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的劳动报酬,因此,双方约定上述条款的真实意思应是A公司要保证B公司支付用于发放工资的部分价款。该约定属于价款的支付方式之一。依照合同的约定,工程完工后双方还要核实工程量和相关决算资料进行最终结算。
  综上所述,劳务分包企业在向总包单位或建设单位索要劳务报酬时,首先应看合同依据是什么?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清楚的,应按定额计取工程量,定额以外的零星用工或定额子项没有的工程,可以考虑按计时工计算,但双方必须事先有明确约定的单价和计算的方法,并及时进行洽商签证,作为结算的依据。
  (二)劳务费的单价如何确定?劳务费是不是就是人工费?
  1.双方当事人的观点
  B公司认为,鉴定单位将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北京市建筑业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作为依据确定人工单价是可行的,但是按照全年365天折算日平均工资是错误的,应当有休息时间;
  A公司认为,应按定额工日单价计算,依据《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信息》确定定额工日单价。
  2.分析和建议
  在劳务费的索赔中,如何协商和确认劳务费的单价?在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订立、履行中经常遇到因对劳务费的概念、组价内容认识不一致而发生纠纷的情况。笔者认为,这里首先应该明确劳务费的概念及其与劳务合同价款、定额人工费、市场人工信息价、工人工资的区别:
  建设工程劳务分包的劳务费是劳务分包施工企业完成相关工程劳务作业所应得到工程价款中的人工成本。
  (1)劳务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5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