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金融研究》
“一带一路”绿色金融法律机制构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Construction of Green Financial Legal mechanism of The belt and Road
【作者】 王洪凯【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法学院
【分类】 金融法
【中文关键词】 “一带一路”;绿色金融;国际金融;国际投资
【英文关键词】 The Belt and Road; Green Finance; International Finance;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文章编码】 2096-4153(2019)04-0053-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53
【摘要】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鉴于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满足这部分资金需求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我们以金融作为手段,对流向“一带一路”合作国家项目融资进行分类管理,从信贷、证券、保险、债券等方面给予不同的政策支持和控制。如对高污染、高能耗的项目融资活动视环境影响进行限制或禁止,对低能耗高产出的项目融资进行政策支持,以绿色金融推动绿色“一带一路”建设。

【英文摘要】

Since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more and more countries have joined in. In view of the huge funding gap in the promo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construction, meeting this part of the funding needs must be inseparable from financial support. We use finance as a tool to classify and manage project financing to the “Belt and Road” cooperative countries, and provide different policy support and control from credit, securities, insurance, and bonds. For example, the financing activities of high-pollution and high-energy projects are restricted or prohibited according to environmental impacts, policy support for project financing with low energy consumption and high output will be carried out, and green “Belt and Road” will be promoted with green fin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734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基于其开放共赢的理念,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响应,截至2019年4月30日,中国已经与131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87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2017年4月发布的《绿色“一带一路”指导意见》指出,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的新要求。2017年5月,环保部印发《“一带一路”生态环境保护合作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将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的理念,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加大力度推动绿色资金融通。“一带一路”倡议所提出的“五通”,资金融通具有纽带作用,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贸易投资环节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因而可以通过实施绿色金融制度的方式规范和引导资金流向,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

一、“一带一路”绿色金融的内涵

绿色金融并非是新生的事物,一般意义上来讲绿色金融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股票等金融工具,通过支持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来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总体而言绿色金融只是一种工具或者说是手段,实施绿色金融目的是为了通过调整资金流向,让环境友好型企业、资源节约型以及环保节能产业更易得到资金支持从而促进其发展。对于高污染高能耗产业,不予发放信贷、不允许发放债券、禁止发行股票等方式限制或提高其融资成本,限制其发展。

国际上现行的绿色金融政策多以原则性和指导性为主,其约束力存在不足的现象,以“赤道原则”为例,对于没有加入的金融机构而言,其并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一带一路”下的绿色金融就其内涵,与一般绿金融理念并无二致。但基于“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一带一路”所实施的绿色金融不应当只是传统的国际组织机构制定的由各主体自愿接受的原则性或规则性指引,如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以下简称IFC)出台的《环境与社会可持续性政策和绩效标准》(Policy and Performance Standards on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以下简称《绩效标准》)并非国际条约仅是国际惯例,而应当在吸收绿色金融基本内涵的基础上,发挥创造性,加入自身的制度上的构建,并推动实施,实现“一带一路”绿色金融统一标准。

二、构建“一带一路”绿色金融机制的必要性

(一)绿色金融是发展趋势

随着全球环境污染、气候变化问题的加剧,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成为各国共同追求的目标,同时也成为了全球治理的重要内容。发达国家在投融资领域的绿色化行动起步比较早,尤其是大型的跨国企业,他们在早期的对外投资中,给东道国带去了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去了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然而他们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和技术,在环境治理和绿色发展上能够做出改进,因此他们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希望他们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履行相应的企业责任,比如“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

从20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经历经济的高速增长后,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长期环境问题开始显现出来,各国已经开始着手从金融的角度来对环境污染与破坏进行预防。20世纪80年代美国“超级基金”法案(《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通过加重对环境造成污染企业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的责任,来降低金融机构为了从借款企业获得更多的收入,从而放弃保护环境的机会。进入本世纪以来,国际金融公司(IFC),形成了今天较为系统的《绩效标准》,对融资项目的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要求更为严格。

另外,作为全球银行业社会责任行动指南的赤道原则(the Equator Principles),可以用来评估和管理项目环境和社会风险,为尽职调查提供最低标准和监控,以支持风险决策,目前已被37个国家的96个金融机构所采用。再加上近年来联合环境规划署(UNEP)对构建可持续金融体系的推动,绿色金融在国际上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接受,也在融资项目中被广泛的采纳。

(二)沿线国家环保压力

“丝绸之路经济带”途经的国家位于欧亚大陆内部,多沙漠和草原,气候干旱,生态环境受影响程度高,生态自我修复能力较弱,有着较大的生态环境保护压力。从“一带一路”建设的设施联通层面来看,基础设施建设是重点,而基础设施建设对环境影响很大,如果处理不好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如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生物栖息地破坏等环境问题。从投资产业来看,资源密集型产业的开发也会带来较多的环境问题,如石油、天然气的开发带来的废气的排放,矿产的开发带来的废弃物污染。从两个层面来讲,一方面由于本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自身存在较为严重的环境问题,亟待去解决,另一方面“一带一路”的建设如果没有对投资和建设行为进行很好的控制,这又会带来新的环境问题,这会加重当地的环境保护压力。

从治理层面讲,“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各国所处的发展阶段不相同,对环境保护的态度也不一样。在管理上,难免会出现放任不管或者想管却没有能力去管等现象。再者环境治理和环境保护设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在发展落后的国家即使想投入治理措施,也会因资金问题而受限。在还没有经济效益产出的情况下,巨额的环保投资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巨大的负担。此外,环境保护不仅仅是一个理念问题,更为现实的是技术问题,在有限的资金下如何获取高效的治理技术,对相关国家来说也是一个比较难以处理的问题,会增加相应的环保设施难度,因为落后的技术可能效果不佳,或者本身就会产生二次污染,如污水处理后的污泥本身也是一种污染,而先进的技术又不是其所能负担得起的。

(三)消除各国疑虑

我国将“一带一路”建设作为我国新时期“走出去”的一部分,由于早期我国企业在海外进行投资建设的过程中不注意生态环境的保护,造成环境污染和破坏给我国海外投资企业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从而对我国在海外的投资开发被指责为“掠夺性发展”,“中国环境新殖民主义”、“中国环境威胁论”、“中国生态倾销论”一时甚嚣尘上,至今仍不绝于耳。

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发展经济的有力工具,但是他们也需要与社会政策和监督相呼应,以确保符合环境标准、劳工保护标准。中国能够在短时间内建设高质量的现代化基础设施,并且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这种基础设施建设的环境可持续性有待增强。由于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中客观存在的环境保护问题,这很容易被西方国家借势炒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此也会产生疑虑,甚至会引发当地民众的抵制。我们所提倡的“一带一路”不是污染输出的“一带一路”,对当前所遭遇的质疑,我们应当在行动上有所改变,在理论上也要进行革新,用绿色“一带一路”的理念和实际行动做出实际的成果,改变各国已有的成见。

(四)绿色“一带一路”的建设需要

据全球基础设施中心(GIH)估计,从2016年到2040年,全球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到9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源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和建筑物建设会对环境产生影响,无论是在前期的建设还是在后期的运行中都会产生温室气体排放,因此对于建设和运行中的环境影响控制就相当重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数额大,回报率低,项目回收周期长,因而所需资金主要靠融资取得。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16年至2020年间,除中国外,亚太地区国家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5030亿美元,每年资金供给1960亿美元,供给缺口达3070亿美元。为了满足这部分的资金需要,就需要发挥金融对项目建设的支持作用。

绿色“一带一路”的理念建设,在金融领域的体现便是绿色金融支持。如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融资,满足沿线国家的投资建设的资金需求。此外,自2017年5月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办以来,我们国家加快绿色金融的发展,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实现投融资的绿色化,探索成功的绿色金融发展经验,为其它“一带一路”国家提供借鉴,助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和绿色“一带一路”建设。最后,“一带一路”建设要实现《巴黎协定》制定的减排目标,要新增大量的绿色投资,这些投资,单靠政府是无法实现的,应当采用“政府+市场”模式,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引导资金参与绿色项目建设,推动金融机构采用绿色金融规则,优先为符合绿色标准的项目提供金融服务。

三、我国“一带一路”绿色金融实践卧槽不见了

(一)政策体系

早在“一带一路”提出前,我国已出台了一些绿色金融政策,如银监会于2012年发布的《绿色信贷指引》,第21条要求加强对拟授信的境外投资项目的管理,确保项目发起人遵守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环保法规。仅就“一带一路”而言,2015年《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指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要突出生态文明理念。2016年12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中国环保部签署了《关于建设绿色“一带一路”的谅解备忘录》。

2017年5月,提出设立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组建“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为绿色金融发展提供经验交流平台和机会,到目前为止,已有80多家机构成为“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合作伙伴。同年,环境保护部、外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指出,绿色“一带一路”是生态文明理念和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也是参与全球环境治理、推动绿色发展的重要实践,要加强对外投资的环境管理,促进绿色金融体系发展,鼓励各机构和企业对环境风险进行管理,以实际行动支持绿色“一带一路”建设。此外,环保部发布的《“一带一路”生态环境保护合作规划》(以下简称《合作规划》)将推进绿色投融资作为建设绿色“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提出促进绿色金融政策制定、设立“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基金引导投资决策绿色化等措施。

2018年11月,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与伦敦金融城牵头多家机构起草并发布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以下简称《绿色投资原则》)。该原则共包含七条原则性倡议,从可持续性公司治理、环境信息披露、绿色金融工具、绿色供应链等方面,供金融机构和公司自愿采纳并遵守。

(二)绿色金融项目实践

绿色金融是一种市场化运作机制,该机制的参与主体是多元的,如政府、金融机构、NGOs、企业等,参与方可以利用各种绿色金融工具,参与“一带一路”绿色金融项目实践,促进东道国经济发展。到目前为止,在“一带一路”绿色金融项目上已有成功的经验。

例如2015年6月26日,中国银行成功发行40亿美元“一带一路”债券,这是国际金融市场首笔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债券,也是迄今中国银行业规模最大的境外债券。10月,中国农业银行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上市首单10亿美元等值的绿色债券,该债券所筹集资金将支持按《绿色债券原则》(GBP)并经第三方机构认定的绿色项目,如清洁能源、污水处理等。“一带一路”国家的金融机构共同合作运用绿色金融的一项典型案例。2017年9月28日,工商银行在卢森堡发行的首笔“一带一路”绿色气候债券,等值21.5亿美元,在发行标准、发行金额、投资主题方面创下了多个市场“第一”。

在中国相关企业在对外的绿色投资合作方面,中国企业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的意识不断增加,很多项目获得了当地政府和民众的高度肯定。比如,中方企业承建的印度古德洛尔燃煤电站项目,2016年获得印度推进规模发电基金会颁发的环境保护奖。中方建设的项目在排放标准上也远远高于东道国标准,如巴基斯坦萨希瓦尔燃煤电站项目,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分别为180毫克/立方米和300毫克/立方米,远远低于当地的排放标准。有的项目甚至达到了东道国的最高标准,如2017年5月完工的中国白俄罗斯工业园一期市政基础设施污水处理站,是白俄罗斯处理能力最强、处理工艺最先进的污水处理站。

四、绿色金融国际经验借鉴

(一)赤道原则

20世纪90年代末,当时荷兰银行(ABN Amro)的银行家第一次向国际金融公司(IFC)提出,在项目涉及社会和环境风险时,没有既定原则来指导贷款决策。荷兰银行(ABN Amro)在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采矿项目融资时遇到了这个问题,该项目严重污染了当地的供水。在2002年10月份,在伦敦的一次会议上,荷兰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召集了项目融资的另外三家主要参与者(巴克莱银行、花旗银行和西德意志银行)讨论他们的经验。在这次会议之后,这些银行准备了原则草案,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中国一带一路网.已同中国签订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国家一览[EB/OL]. https://www.yidaiyilu.gov.cn/gbjg/gbgk/77073.htm, [2019-05-07].

{2}陈斌彬.论国际金融公司环境与社会可持续性政策绩效标准及对我国的借鉴[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2017, 35(01):151-158.

{3} GEISINGER A C. From the Ashes of Kelley v. EPA: Framing the Next Step of the CERCLA Lender Liability Debate[J]. Duke Envtl. L.& Pol'y F., 1994, 4:41.

{4} The Equator Principles Association. EP Association Members & Reporting[EB/OL]. https://equator-principles.com/members-reporting/, [2019-05-09].

{5}韩秀丽.中国海外投资中的环境保护问题[J].国际问题研究,2013(05):103-115.

{6} SHAH A. Building a Sustainable “Belt and Road”[J]. Horizons, 2016, 7.

{7}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以绿色金融打造绿色“一带一路”[N].金融时报,2019-04-27(002).

{8}何德旭,程贵.强化共建“一带一路”的金融支持[J].开放导报,2019(01):11-16.

{9}王文,曹明弟.绿色金融与“一带一路”[J].中国金融,2016(16):25-27.好饿但是不想动

{10}高敬.80多家机构成为“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合作伙伴[EB/OL]. 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gnxw/70806.htm, [2019-05-11].

{11}董伟.首笔“一带一路”主题债券成功发行[N].中国青年报,2015-06-26.

{12}人民网.环保部: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建设启动助力“一带一路”国家绿色发展[EB/OL].http://env.people.com.cn/n1/2017/0720/c1010-29418704.html, [2019-05-13].

{13} SCHOLTENS B, DAM L. Banking on the Equator. Are banks that adopted the Equator Principles different from non-adopters?[J]. World Development, 2007, 35(8):1307-1328.

{14} WRIGHT C, RWABIZAMBUGA A. Institutional pressures, corporate reputation, and voluntary codes of conduct: An examination of the equator principles[J]. Business and Society Review, 2006, 111(1):89-117.

{15} IFC. Performance Standards[EB/OL]. https://www.ifc.org/wps/wcm/connect/topics_ext_content/ifc_external_ corporate_site/sustainability-at-ifc/policies-standards/performance-standards, [2019-05-13].

{16}刘援,郑竟,于晓龙.欧盟环境和气候主流化及其对“一带一路”投融资绿色化的启示[ J].环境保护,2019, 47(05):64-70.

{17}孙彦红.德国与英国政策性银行的绿色金融实践比较及其启示[J].欧洲研究,2018(2)::26-40.

{18} Business and industry. Green Investment Bank to boost support for low carbon projects as government confirms sale to Macquarie[EB/OL].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green-investment-bank-to-boost-support-for-low- carbon-projects-as-government-confirms-sale-to-macquarie, [2019-05-15].

{19} UK government. UK government’s sale of Green Investment Bank completed[EB/OL].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uk-governments-sale-of-green-investment-bank-completed, [2019-05-15].

{20} Green Investment Group. The Green Investment Bank has joined forces with the world’s largest infrastructure investor[EB/OL]. http://greeninvestmentgroup.com/about-us/, [2019-05-15].

{21} WRIGHT C, RWABIZAMBUGA A. Institutional pressures, corporate reputation, and voluntary codes of conduct: An examination of the equator principles[J]. Business and Society Review, 2006, 111(1):89-117.

{22}周凤翱,侯洁林,高瑞笛.《巴黎协定》:一个“硬法”环境下的“软法”规制[J].法制与社会,2016(25):7.

{23} ABBOTT K W, SNIDAL D. Hard and soft law in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J].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2000, 54(3):421-456.

{24}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以绿色金融打造绿色“一带一路”我国发行各类绿色债券超7000亿元[EB/OL]. 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bwdt/88166.htm, [2019-05-1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73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