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生命伦理学视域中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
【英文标题】 The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and Value Rationality Under the View of Bioethics
【作者】 刘闯杨山田【作者单位】 昆明理工大学
【分类】 理论法学
【中文关键词】 生命伦理学;工具理性;价值理性;辩证统一;医学应用
【英文关键词】 bioethics;instrumental rationality;value rationality;dialectical unity;medical application
【文章编码】 1671-1254(2013)05-001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15
【摘要】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机械论的片面性造成了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分裂,使得人类面临更大的生存困境,工具理性彰显而价值理性衰落。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融合是解决当前人类生存困境的重要途径,当代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其医学应用使这种融合成为可能,生命伦理学的诞生与发展是二者融合的表现之一。坚持以价值理性规范工具理性、以工具理性支撑价值理性来进行生命伦理学研究,就要坚持在现代生物技术的具体应用中分析其应该遵循的规范和价值标准,用归纳出的生命伦理学的基本原则来引领现代生物技术的研究。以生命伦理学统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融合模式为其他学科领域内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融合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式。

【英文摘要】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and value rationality are two parts of human rationality and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m is dialectic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has long been abruption,which brings about many survival dilemmas. They two must be mixed together properly.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modern technology in human society needs the reunification of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and value rationality. The birth of Biotic-ethic is the good reunification of both and will be a model of other subjec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766    
  在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理性的思维特性和行为特性表现为人的两个目的—求真和求善;求真和求善则表现为理性的两个维度—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人类在理性活动中以工具理性为手段,以价值理性为指导。没有了工具理性的价值理性是虚幻的、不现实的,没有价值理性指导工具理性是盲目的、危险的。近代以来二者关系的断裂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生存困境,使人们愈来愈感觉到二者融合的必要性,生命伦理学的诞生与发展使得这种融合成为可能。本文将在回顾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相关背景的基础上探讨二者在生命伦理学中的融合问题。
  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辩证关系
  理性使得人们摆脱了中世纪宗教的束缚成为世界上最为高贵的生命体。近代以来,伴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理性显示出巨大力量,它在为人类创造了巨大财富的同时,也使人成为了达到目的的工具,人渐渐失去了其本质而逐渐走向异化,这使得人们不得不反思理性。卢梭最早对理性进行了哲学反思和批判,他认为科学技术的思维方式泯灭人的自然本性,使得本来丰富多彩的人类变得机械化、统一化。他说:“我们的风尚流行着一种邪恶而虚伪的一致性,每个人的精神仿佛都是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1}马克斯·韦伯对工具理性进行了系统的批判和论述。韦伯生活的时代正是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时期,19世纪末20世纪初,科学技术在控制和改造自然取得成功后转向了社会领域,在生产、消费、社会文化及精神层面,工具理性毫无顾忌地进行了改造。韦伯看到了理性的不同侧面,创造性总结出理性的两个组成部分: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指出要解决人类遇到的生存困境和异化问题,不能简单反对理性,而应该恰当区分人类理性中的两个侧面。
  (一)工具理性
  工具理性最早由马克斯·韦伯提出,他在《经济与社会》中指出,工具理性“决定于对客体在环境中的表现和他人的表现的预期;行动者会把这些预期用作‘条件’或者‘手段’,以实现自身的理性追求和特定目标”{2}114。在实践中工具理性并没有把终极目的当做至高无上的东西,“如果完全理性地考虑并权衡目的、手段和附带后果,这样的行动就是工具理性的。这就涉及理性地考虑达到一个目的所要选择的手段,该目的与附带后果的关系,以及最后,各种可供选择的目的的相对重要性”{2}115。也有学者指出,工具理性就是为了达到人的某种目的而追求其最佳效用,即“支配目的合理性的是工具理性”{3}。工具理性这种思维方式是在工业化社会中占据核心地位的思维方式。总结工具理性具有四个方面的显著特征:标准化的定量计算、控制外部世界的欲求、追求最有效率的手段方案、追求物质的优先性。工具理性以数学似的清晰严谨和可确定性为逻辑标准,这使得在工具理性看来没有所谓价值判断,要有的话也是以是否有利于追求到最大的物质财富和达到最优效率为标准。这种思维方式完全抹去了人的最高价值的存在,忽视了人的情感和信仰。
  (二)价值理性
  马克斯·韦伯在提出工具理性的同时也提出价值理性的概念。与工具理性恰恰相反,价值理性“决定于对某种包含在特定行为方式中的无条件的内在价值的自觉信仰,无论该价值是伦理的、美学的、宗教的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只追求这种行为本身,而不管其成败与否”,“它对作用于行动的终极价值有着清晰自觉的阐述,并将这些价值观念一以贯之地体现在具体的行动进程中;行动的意义并不重于未来要获得什么成就,而是自觉地实现一种特殊行动类型”,这种特殊的行动总是以有价值的信念为引导的,即“价值理性的行动总是涉及一些‘命令’或‘要求’,它们在行动者看来是必须执行的。只有在人的行动动机就是为了完成这些无条件的要求时,它才能称之为价值理性”。{2}114价值理性作为人理性把握世界的一种方式,体现的是对人自身的肯定与赞扬,它把人本身作为目的,蕴含着对善的追求,表现了对人类生存的终极关怀。价值理性的本质特点表现为:价值理性的批判性、合目的性、现实性与历史性。价值理性产生于人类的历史实践,在现实中以批判和怀疑为特征,追求自我解放,并指引着人的实践活动。
  (三)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辩证关系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本是人类理性中的两个固有的不可分开的组成部分。在人类运用理性进行实践活动的时候,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联系十分密切,“完全是为了理性地达到目的而与基本的价值观无涉,这样的行动取向实际上也并不多见”{2}116。总的说来,首先,价值理性为工具理性提供精神指引,指导工具理性的发展方向,是工具理性发展的精神动力与智力支持;其次,工具理性为价值理性的实现提供物质保障和技术支撑,使得人们的价值理性目标成为可能;最后,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在实践活动中达致统一。在现实实践活动中,工具理性主要解决的是如何做的问题,是对于达到某一目的的手段技术的考虑与衡量;而价值理性主要解决的是某一活动是否该做的问题。
  二、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分裂
  (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分裂
  近代以来,理性获得快速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人们的实践活动很容易获得成功,人们积累了大量的物质财富。工业革命以来,特别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实现,使得理性中的工具理性占据主导地位,人们在创造大量财富的同时,也不知不觉成为了“工具”,人被严重异化了,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分裂。这种分裂造成了极大的恶果,人在摆脱物质困乏的困境后陷入更大的生存困境,这种困境有来自环境的、也有来自社会和人自身的,如环境的恶化、社会与个人关系的紧张以及人自身物质与精神的严重失衡等。
  (二)分裂的哲学基础

菊花碎了一地


  机械论的世界观是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分裂的哲学基础。在欧洲启蒙运动后,伴随着科学技术和工业化的发展,工具理性的主导地位越来越明显。以一元论和还原论为主要特征的机械论世界观,把各种社会现象、自然现象和心理现象都看成是机械的,造成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的精神世界与人的物质世界的分离。机械论的片面性造成了人在运用理性时的片面性,使得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走向分离。
  (三)分裂造成的危害表现
  伴随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分离,人类由起初的物质困境陷入更大的生存困境。在社会生产领域里,人成为“单向度的人”、社会成为“单向度的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紧张关系导致自然资源的枯竭和生态的恶化,人的内心世界由物质的满足演变为精神世界的匮乏。
  工具理性不仅在自然界及经济中取得巨大成功,还把触角伸到人文科学领域,“从工具理性的观点来看,价值理性总是无理性的。的确,越是把据以采取行动的价值观念提高到绝对价值的地位,与此相应的行动就越是‘无理性的’。因为,行动者越是无条件地为这种价值观念献身,去追求纯粹的情操或美、追求至善或者为义务而献身,他就越不会考虑自身行动的后果”{2}116工具理性具有精确性、实证性、量化性等特性,它宣扬精确性和实用性,人文科学在工具理性那里成为了“非法存在”。然而人文学科中的理想、信仰、情感道德、审美及价值判断,仅仅借助于那种定量分析、实证确认和逻辑推演是很难甚至是不能够把握的。胡塞尔说:“将逻辑心理化和将其变成一种心理学科,以及将逻辑规则和规范阐释为心理的规则和规范,完全明白无疑地证明是一种悖谬的做法;逻辑学和伦理学是两门应严格加以区分的学科。”{4}工具理性对人文社会科学的“改造”,结果只能是工具理性的彰显,价值理性的衰落。
  三、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在生命伦理学中的融合
  (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融合的必要性及可能性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融合是解决当前人类面临各种困境的途径。惟其如此,才能使得人的内心世界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达到平衡,使得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使得人这一理性存在者成为人发展的目的而不是工具。为了达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自身之间的和谐共处,必须实现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进行融合。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是人的理性中固有的两个侧面,而人又是作为理性的存在者,所以人能够达到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统一。
  (二)现代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
  生命伦理学是一门诞生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新学科,是伴随着现代生物技术进步发展起来的一门学科。生物技术(Biotechnology)是国际上重要的高技术领域之一,它应用生命科学研究的成果,“利用生物体或其组成部分(器官、组织、细胞、生物分子),设计、构建具有预期性状的新品系或新物种,以及与工程原理相结合进行加工生产,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一个综合性的技术体系”{5}。现代生物技术是在分子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卢梭.论科学与艺术[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9.

{2}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M].阎克文,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114-116.

{3}郑晓松.技术与合理化—哈贝马斯技术哲学研究[M].济南:齐鲁书社,2007:64.

{4}埃德蒙德·胡塞尔.伦理学与价值论的基本问题[M].艾四林,安仕侗,译.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2002:43.

法小宝

{5}韩跃红.护卫生命的尊严—现代生物技术中的伦理问题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2.

{6}托马斯·A·香农.生命伦理学导论[M].肖魏,译.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131.

{7}邱仁宗.伦理学原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2.

{8}韩跃红.尊重生命一生命伦理学的主旨与使命[J].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4):2.

{9}万旭.中国生命伦理学的当下难题及发展趋势分析[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2(5):564.

{10}邱仁宗.生命伦理学:一门新学科[J].求是,2004(3):4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7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