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工程师视域下的工程安全伦理解析
【英文标题】 Ethical Analysis on Engineering Safe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ngineers
【作者】 代亮【作者单位】 安徽理工大学
【分类】 基本建设法
【中文关键词】 工程师;工程安全;价值理性;伦理困境;伦理教育
【英文关键词】 engineer;engineering safety;value rationality;ethical dilemma;ethics education
【文章编码】 1671-1254(2013)05-0001-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1
【摘要】

工程师是技术的创造者和监管者,维护工程安全是工程师的首要责任和义务。然而,功利主义影响下的狭隘的名利观扭曲了工程师的价值理性,阻碍了工程师之间的合作、交流;角色、利益冲突也使工程师很难做出维护工程安全的正义之举,从而陷入伦理困境;而现有的工程职业伦理规范由于其自身的局限性也难以引导和调控工程实践。这些因素构成了工程安全问题的伦理成因。只有通过工程伦理教育来提升工程师的内在德性,建立和完善维护工程安全的制度伦理环境及公众参与工程决策的伦理机制,才能有效地维护工程安全。

【英文摘要】

The engineer is the creator and regulator of technology. The maintenance of engineering safety is the primary responsibility and obligation of the engineers. Utilitarianism in general,however, especially the narrow moral values of fame which is formed and believed in most of the engineer’s utilitarian value system,has distracted some engineers’excessive attention and promoted the pursuit of the external good,such as money and reputation,which not only distorts these engineers’value rationality,but also hindered the cooperation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m. When the ethical dilemmas are caused by the conflicts of characters and interests,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the engineers to make a just action to maintain security. However, the current engineering professional norms which can only strengthen this kind of conflict by its own limitations are difficult to control and guide the engineering practice. We can effectively maintain the engineering safety only if we enhance engineers inner virtue,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institutional ethics,and adopt public participation mechanism in project decision-making.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761    
  
  美国工程伦理学家马丁(Mike W. Martin)认为:“所有的技术产品都存在一些潜在的威胁,工程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冒险活动……我们认为工程应该被看做一个实验过程。当然,它不是一种仅在实验室的受控条件下进行的实验,而是一种包括人类受试者的社会规模的试验。”{1}作为社会试验的工程,从决策、设计到管理、维护的全过程都蕴含着风险。许多重大工程事故不仅会引起经济损失,还会造成人员伤亡、环境污染和不可治愈的生态创伤。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工地”,以矿难为代表的工程事故频发。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统计,自1949年建国以来,全国煤矿发生一次性死亡百人以上的事故27起,死亡人数4277人,仅2004年至2005年两年就发生6起{2}。工程实践证明,各类工程安全事故已经给人们的生命安全、健康和福祉带来了极大威胁。因此,如何规避或降低工程风险、实现工程安全,将工程风险控制在人们可接受的范围内,已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教授萨宾·罗瑟(Sabine Roeser)曾指出,“可接受风险在社会学和心理学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而从道德哲学视角对风险的研究却寥寥可数。”{3}尽管近年来这种局面已经有很大改观,但结合现代工程活动中存在的普遍问题,从工程师视角对工程安全进行伦理研究,依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很强的现实意义。
  一、工程安全的内涵解析
  安全通常被认为是绝对安全,即事故或其他危害确定不会发生,所谓“无危为安,无缺为全”。在工程实践中,绝对理想化的安全很难达到,只能说相对安全或相当安全是客观存在的{4}。马丁(Mike W. Martin)认为:“如果一个事物的风险被充分认识后,按照其既定的价值原则被一个理性人判断为是可以接受的,那么这个事物就是安全的。”{5}132这里,“理性人”指的是具有其所处环境的完备知识(即使不是绝对完备,也是相当丰富的)、充满理智的人,他既不会盲从、也不会感情用事,能够做出最优至少是令自己“最满意”的选择;所谓的“充分认识”是指掌握充分的信息,有足够的理性能力来评价这些信息;“既定的价值原则”则是指当事人所持有的价值观。由此可见,对安全的判据,既有事实原则(风险被充分认识),也有价值原则(具有既定价值原则的理性人的判断)。安全被看做可以接受的风险—也就是所带来的损失是能够为人容忍的。
  所谓的工程安全,一个简单的定义就是指能够很好地预防和处理关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事件,使工程风险给工程活动的行动者带来的损失处于可容忍的状态。工程安全,可分为生产安全、公共安全和环境安全等。作为工程安全对立面而存在的工程安全问题,简单地理解,就是安全出了问题,处于不安全状态。工程安全问题,小到一般的危害、事故,大到工程灾难,既有潜在的、隐性的,也有现实的、显性的。
  工程活动是“人为”和“为人”的活动,关系到人的安全、健康和福祉,而风险又是工程的内在本质属性。因此,任何工程都应该高度重视安全问题。陈昌曙先生也曾指出:“工程活动的过程和结果往往是不很确定的,工程有或然性和风险性,工程必须有安全系数的考虑和留有余地。”{6}工程活动中,“用户及公众面临何种风险”、“谁来确定可接受风险”、“怎样规避不可接受风险”等,这些问题蕴含着复杂的伦理关系,都不是简单地运用科学技术手段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二、工程安全问题的伦理成因透视
  德国技术哲学家拉普认为:“设计和建造技术系统是工程师的工作,可以说工程师就是技术活动的决策人物。……工程师作为专家凭他的能力,对指出特定技术会产生的消极影响,负有特殊的责任。”{7}工程师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专家群体,拥有专门知识,在工程活动中,工程师既是技术上的权威,也是道德上的领导者{8},在工程的质量和安全方面最有发言权。对于规避风险、解决工程安全问题,工程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有鉴于此,透视工程师的伦理责任,解析他们面临的伦理困境,是工程伦理无法回避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狭隘的名利观影响工程安全
  狭隘名利观是功利主义影响下的价值观的一种表现形式。“功利主义主要是在现代社会占优势的伦理学理论—即便说理论上不占优势,那么在实际生活中也是占优势的,它和现代人重视经济和物质利益的价值观念有关。”{9}在经济活动领域以及在从事技术活动的工程师队伍中,功利主义也是最普遍、最典型的个人价值观,而且“在工程师的职业伦理中,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发挥着重要作用”{10}61。对社会整体,功利主义主张综合效益最大化作为行为选择依据,但这种所谓“效益最大化”的计算和权衡是难以做到的,容易遮蔽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而只关注眼前利益和局部利益;对工程师个人而言,这种功利主义的计算方法,容易激起其对物质利益的片面追求,从而导致狭隘的名利观,扭曲工程师的价值理性,阻碍工程师之间的合作、交流。
  1.狭隘的名利观会扭曲工程师的价值理性。所谓价值理性,指的是“行为主体对自己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过一种怎样的生活、想要有何种形象以及对社会正义的问题持何种态度这样的重大价值的选择能力”{11}。工程师的价值理性,就是指工程师对于是否应避恶从善,是否应有一种好的品格和好的形象等重大价值问题的选择能力。马克思曾指出:“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相关。”{12}工程师也正是在“利益”驱动下,推动技术进步和展开工程活动的。“很难设想让工程师只重视技术的社会经济效益,而不理会自己贡献的份额,也不该设想工程师只为企业、为别人赚钱,而不顾个人的经济所得。”{13}工程师往往受雇于政府部门或者企业,追求个人名利本无可厚非。但这种追求必须适度,过分追求社会名誉和物质利益,就会使物质欲望在人的价值观中占据主导地位,导致不正确的义利观,进而扭曲工程师的价值理性,在事关公众安全的重大价值问题上难以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工程安全而言,“灾难的避免并不仅仅在于职业人员履行了他们的责任,也在于他们做了多于所要求做的事情。”{10}22工程师不仅要履行自己的底线责任,合理关照工程的社会后果,而且最好能够“善举”。所谓工程“善举”,就是在工程活动中工程师做了高于或超出责任所要求的事情,即承担了超出职责的额外责任。1977年花旗银行大厦的设计建造,就是“善举”的典例—正是由于工程师勒摩歇尔(W. LeMessu-rier)按超出当时的建筑法规和技术标准的更高的要求去做,并对已经完工的建筑进行改造,从而纠正了工程规章的失误,避免了人员伤亡。
  正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史蒂芬·安格尔(Stephen H. Unger)所说:“过去,工程伦理学主要关心是否把工作做好了,而今天是考虑我们是否做了好的工作。”{14}只有做了“好的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工程师的“善举”),才能尽可能规避工程风险。然而,过度的名利追逐和扭曲的价值理性,不仅使工程师很难做出“好的”工程,甚至要求他们把工程“做好”都是困难的。一方面,一些工程师在工程实践中难以抵御各种物质利益的诱惑,可能做出违背雇主或公众利益的选择,违反诚实原则,接受贿赂或回扣,偷工减料、损害工程质量等;另一方面,工程师的技术知识是专门知识,普通人难以理解。技术知识隔阂遮蔽了人们对工程师职业利益获取的正当与否的判据。这就使一些工程师在工程实践中利用技术手段非法牟利有了可能—为了狭隘的名利,他们可能会弄虚作假,而忽视工程活动中的安全隐患。近年来,我国发生的工程安全问题,开发商、承包商的利欲熏心和权力机构人员腐败固然是其重要原因,但一些工程师在名利面前的妥协也难辞其咎。对尼日利亚的建筑领域的建筑工程师和结构工程师的调查研究也表明:贿赂已成为尼日利亚建筑领域的通病,有72%的研究对象承认涉足贿赂事件。这不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建筑物倒塌在尼日利亚已成为普遍现象—有37%的建筑物垮塌是因为工程人员的粗心和贪得无厌{15}。
  总之,功利主义影响之下的狭隘名利观,扭曲了工程师的价值理性,使他们不仅很难做出维护工程安全的“善举”,而且,面对名利的诱惑,一些工程师可能采取损害工程质量的不道德行为,做出违背公众利益的选择。
  2.狭隘的名利观会阻碍工程师之间的合作、交流。在现代社会中,工程活动不单是技术应用或技术集成的过程和结果,它还融合了经济、政治、文化、生态、伦理等诸多要素。工程的这种技术复杂性和社会关联性,使得工程师虽拥有专业知识,在进行决策、设计时也会出现错误。尽管工程允许出错,但错误的累积往往会导致重大工程事故的发生。通常情况下,最严峻的安全威胁在成功的案例中很难表现出来,但在失败的案例中,问题就会一目了然。因此,工程师不仅要向过去学习,不断地反思他们早期的工程设计和工程运行结果,而且还要向同行学习,要善于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然而,现实总是令人遗憾:由于受狭隘名利观的影响,加之缺乏有效的对话、交流渠道,部分工程师固执地拒绝别人的信息,从而导致彼此的技术封锁,阻碍信息流动,使得类似的安全事故、灾难重复发生。20世纪60年代,英国威尔士米尔福德港口大桥在建时垮塌,同年10月,澳大利亚墨尔本由同一家桥梁建设公司建造的类似设计的桥梁发生垮塌,造成33人死亡;无独有偶,由于缺乏压力释放阀处于打开还是关闭状态的确切信息,导致1979年3月28日,美国三哩岛核反应堆事故,类似的阀门故障曾经在其他地方的核反应堆发生过{5}100。
  工程职业伦理规范总是强调工程师之间要保持和谐的人际关系。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ASCE)伦理准则中就做了这样的规定:“工程师在其整个职业生涯中应当不断继续其职业发展,并为自己指导下的工程师提供职业发展的机会。”{5}45显然,这里强调的是工程师群体要团结协作,不能相互打压,要保持畅通的交流渠道。一般而言,工程师同行之间首先是竞争关系,其次才是合作关系,而合作的关键又在于正确地对待名利和地位。然而,在狭隘的名利观的影响下,工程师总是对失败的结果避而不谈,彼此之间的利益冲突也难以协调,阻碍了思想的自由交流,从而造成类似的安全事故重复发生。
  (二)责任、利益冲突引发伦理困境
  正如医生、律师等其他职业一样,工程师是以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为人类服务的职业。除了个人价值以外,工程师在价值取向上还多了一层职业操守,要承担对社会和职业的责任。因此,在功利观上,工程师和科学家一样,既有狭隘的为个人求生计、谋财富的“小我”的功利动机,也有为人类谋福利的“大我”的功利追求{16}。工程师在功利动机的驱使下,已经创造出了丰硕的工程成果,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创造出了极大的“善”。然而,在工程实践中,不仅存在着工程师自身的多重角色责任冲突,而且存在着工程活动与商业行为之间的冲突、工程师与雇主之间的利益纠葛。这种冲突和纠葛的激化,往往使工程师陷入二难抉择的伦理困境。
  1.工程活动中,工程师往往身兼数职,承担多种角色—他既是工程技术人员,又是投资者、管理者,肩负多种价值诉求,面临多重角色责任冲突。作为工程技术人员,工程师要按照技术标准、工程标准去设计、施工,要更多地考虑安全;而作为投资者、管理者,工程师可能较多地考虑节约成本,提高效率。“科学和商业有时要把工程师拉向对立的方向。”{17}菊花碎了一地
  2.由于工程师和雇主的所处地位、价值观以及利益取向不同,他们对工程安全问题的关注程度也往往不一致。雇主,首先作为商人,经济利益最大化是其首要的追求,在工程活动中更多地关注如何降低成本,而较少关注安全;而作为工程师,从技术角度,更多地要关注工程质量和安全。雇主与工程师的伦理冲突难以避免,忠诚于雇主还是对公众的安全负责,往往把工程师推向二难选择的伦理困境,在实现“大我”的功利追求和维护“小我”的利益选择上陷人矛盾境地。美国学者肯尼思·D·阿尔珀恩(Kenneth D. Alpern)指出:“工程师有责任做出个人牺牲,来唤醒公众对有缺陷的设计、有疑问的实验、危险的产品的注意……这使得工程师是一定意义上的道德英雄。”{18}如果维护公众利益的决策总能带来个人回报,或者至少不需要工程师做一个“道德英雄”,合乎道德地行事是容易的,工程师会积极、有效地促进“大我”的功利追求。然而,工程活动中充满了工程师为做出“正确决策”而丢失工作和损失财产的附带后果—一旦雇主的行为危害公众安全,寻求“创造性的中间方式”无法解决,就需要工程举报;而短期来看,举报将损害职业组织声誉,会遭到同事指责,意味着工程师对雇主的“背叛”,影响其职业前途或失去工作,更严重的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安全。2010年,广东穗监公司高级工程师钟吉章冒死向公众揭发广州地铁三号线存在安全隐患。由此,他被某些人视为“异己分子”,调离工作岗位,而且多次遭到恐吓、威胁{19}。工程师布鲁德尔(Robert Bluder)因揭发海湾地区快速运输系统(BART)存在安全隐患而被解雇,并被列人黑名单,后又被迫卖掉房子偿还贷款,而且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婚姻{20}。一些研究表明,在美国,大约有1/3的工程举报者遭受过严厉的批评,被惩罚性地转岗或失去工作,甚至被列入黑名单{21}。在市场经济尚不发达、人才流动困难、法制尚不健全的中国社会,一味地强调工程师扮演“道德英雄”的角色是不现实的。工程举报会严重损害工程师的“小我”利益,需要其作出莫大的自我牺牲。此时,工程师往往会在利益获取和道德选择之间徘徊,陷入伦理困境。
  (三)职业伦理规范难以引导和调控工程实践
  职业伦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Mike W Martin, Roland Schinzinger. Ethics in Engi-neering[M].Boston: McGraw-Hill, 1989:64.

{2}杜留群.建国以来死亡超过一百人的矿难[EB/OL](2012-12-25)[2013-07-29].http://wwwdoc88. com/p-732497165825.html.

{3}Sabine Roeser, Lotte Asveld. The Ethics of Technologi-cal Risk:Introduction and Overview[G]//Lotte As-veld, Sahine Roeser. Ethics of Technological Risk.London: Earthscan, 2009:18.

{4}Sven Ove Hansson. Safety Engineering: Practice[G]//Carl Mitcham.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Ethics(Vol.4),Detroit, MI:Macmil-Ian Reference USA, 2005:1674-1675.

{5}迈克·W马丁,罗兰·辛津格.工程伦理学[M].李世新,译.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6}陈昌曙.陈昌曙技术哲学文集[M].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02:181.

{7}拉普.技术哲学导论[M].刘武,等,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8:33.

{8}Mike W Martin. Creativity: Ethics and Excellence in Sci-ence[M].Lexington:Lexington Books, 2008:86.

{9}何怀宏.伦理学是什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75.

{10}查尔斯·E·哈里斯,等.工程伦理:概念和案例[M].丛杭青,等,译.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6.

{11}甘绍平.应用伦理学前沿问题研究[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240-241.

{12}马克恩,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104.

{13}陈昌曙.技术哲学引论[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233.

{14}卡尔·米切姆.技术哲学概论[M].殷登祥,曹南燕,等,译.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86

{15}Ameh 0 J, Odusami K T. Professionals’Ambivalencetoward Ethics in the Nigerian Construction Industry[J].Journal of Professional Issues in Engineering Ed-ucation and Practice, 2010(1):9-16.

{16}李醒民.科学探索的动机或动力[J].自然辩证法通讯,2008(1):27-34.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17}Edwin T Layton. The Revolt of the Engineers[M]Baltimore: The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6:1.

{18}Alpern K D. Moral Responsibility for Engineers[J].Business and Professional Ethics Journal, 1983,2:39-48.

{19}李永祁.自爆“家丑”失业“冒死爷”无人敢聘[EB/OL].(2011-02-07)[2013-07-29].ht-tp: //epaper.xkb.com.cn/view.php?id=640439.

{20}Mike W Martin. Meaningful Work and ProfessionalEthics:Reply to Critics[J].Professional Ethics,2002,10(1):89-100.

{21}Mike W Martin. Meaningful Work[M].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0:140-141.

{22}Ladd J. The Quest for a Code of Professional Ethics:An Intellectual and Moral Confusion[C]//RosemaryA Chalk, et al. AAAS Professional Ethics Project.Washington, DC:AAAS, 1980.

{23}迈克尔·戴维斯.像工程师那样思考[M].丛杭青,等,译.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

{24}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M].苗力田,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60.

{25}康德.实践理性批判[M].韩水法,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34-35.

{26}高兆明.存在与自由:伦理学引论[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47-448.

{27}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何保钢,廖申白,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22.

{28}张永强.工程伦理学[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8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7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