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避害止争:快递收寄验视法律性质探究
【英文标题】 Avoiding Harm and Solving Disputes: On the Legal Nature of Content Inspection in Picking up in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s
【作者】 郑佳宁【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
【分类】 民商法学
【中文关键词】 快递服务合同;快递安全;收寄验视;寄件人义务
【英文关键词】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 contract; safety in express delivery; content inspection in picking up; senders’ obligations
【文章编码】 1007-6522(2018)01-0085-11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 1007-6522.2018.01.008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
【页码】 85
【摘要】 收寄验视制度已成为从源头有效遏制禁寄、限寄物品进入寄递渠道的重要措施。收寄验视制度具有内容法定、双重功能和操作复杂的特点。其包括内部和外部两个维度的法律关系,在内部法律关系中,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享有对交寄物品进行检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明和拒绝收寄快件的权利;而对于寄件人来说,则须履行如实提供快件信息、特殊物品的告知和接受验视的义务。在外部法律关系中,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和寄件人均对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益负必要的注意义务。当然,义务的履行离不开责任的确定,在责任的确定中,须依据义务的类型确定具体的责任,并依据过错程度,合理地分配企业与寄件人的责任。
【英文摘要】 The regime of content inspection in picking up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measure to effectively prevent forbidden or restricted items from entering into the delivering channels from the source. The regime of content inspection in picking up is characterized with statutory standards, dual function and complex operations. It includes internal and external legal relationships. In internal legal relationships, the express delivery enterprises have rights to inspect items for delivery, to require the senders to testify relevant information or to refuse picking up items; and as for senders, they have to fulfill the obligations to faithfully provide relevant information about delivery items, to inform the nature of special items and to accept content inspections. In external legal relationships, both enterprises and senders undertake necessary duty of care to others’ personal and property rights. Obviously, the performance of obligations cannot be separated from the ascertainment of liabilities, so in the process of deciding liabilities, types of obligations ar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to determine specific liabilities which should be distributed reasonably between the enterprises and the senders in accordance with degrees of faul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40    
  突破200亿大关,相比2014年,业务增长率
  引言
  随着流通经济的转型升级,快递行业的发展犹如阪上走丸,迅速形成了燎原之势,运输网络遍布全国。2015年快件投递总量已将近50%。{1}但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也开始选择快件寄递渠道作为其运输禁寄、限寄物品的重要方式,快件炸弹、快件自燃、有毒快件泄漏等安全事故时有发生,[1]如何保障快递服务活动的安全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国务院在2015年10月发布的《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保障寄递渠道安全,增强快递行业发展的安全基础是我国快递行业发展的基本原则。法律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和平,法律界定每个社会主体的行为边界与利益范围,以避免不法行为对社会秩序的侵害,此为“避害”,并防止利益不清所引发的持久争论,此为“止争”。收寄验视制度的目的亦是如此。我国在快递行业积极推行收寄验视制度时,应着力剖析该制度的法律性质,细致甄别其中的权利义务,完善权利救济与义务追责制度,以充分发挥收寄验视制度避害止争的重要作用。
  一、快递安全的首要关口:收寄验视
  收寄验视制度起初是作为保障邮件寄递安全的重要措施而进入法律视野的。1986年第一部《邮政法》明确规定了邮政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拥有对邮件进行验视的权利。[2]后因快递行业的迅速发展,出于保障寄递渠道安全的需要,收寄验视制度开始被引入到快递行业。2008年发布实施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明确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必须在快递服务的收寄环节进行收寄验视,2013年修订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再一次重申了此项要求。[3]近年来,鉴于安全事故的频发,业内一致认为收寄验视制度系从源头上控制快件风险的利器,统一规范收寄验视的具体操作流程的呼声迭起。正是在现实需求的推动下,2015年5月国家邮政局在发布的《邮件快件收寄验视规定(试行)》中,从适用范围、验视内容、处理结果、企业职责等方面对收寄验视的操作流程进行了较为全面的梳理。
  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是指在快递服务的收寄环节,对寄件人所交寄的快件,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场查验该快件是否符合快件寄递安全的相关规定,并对快件的相关信息进行核实。快递服务合同成立后,寄件人须依约定交寄快件,提供必要的信息并接受验视,之后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方可提供快递服务。结合快递行业的实践和相关法律法规的具体规定,本文认为,我国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制度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收寄验视为快递服务合同的法定
  内容。业内一般认为,快递行业属于准公共服务领域。{2}快递行业的外部性十分明显,无论是健全运输网络,方便公众生活,还是利用公共基础设施、信息资源,快递行业都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竞争性纯商业领域。其“门到门”提供运输服务和增值服务的行业特点,决定了快递行业的准公共服务的法律属性。正因如此,快递服务的安全关系到不特定多数人的公共利益,禁寄、限寄物品的寄递不但会损害到特定收件人,还会对整个寄递网络所涉及的社会公众的人身和财产造成威胁。因此,收寄验视为快递服务合同的法定内容,不可依约定将其排除。
  第二,收寄验视兼具“安全性”和“确定性”双重功能。其一,收寄验视能够从快递服务的起点确保快件的“安全性”,以避免危险事件的发生。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按照相关法律规范,在收寄时拒绝禁寄物品进入寄递渠道,防止禁寄、限寄物品以普通物品的名义进行运输。其二,检查、核对快件内容的“确定性”,以防止索赔争议频现。明确收寄物品的相关信息是快递服务的前置程序,这便于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合理安排运输工具、线路和费用,甚至决定是否揽收这一快件。寄递合同双方也能在此基础上对快件的基本信息达成一致意见,减少快件丢失、毁损时所产生的索赔争议。
  第三,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在操作时面临重重困难。较之于邮政服务的收寄验视,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的执行难度更大。这主要是因为:其一,快件的收件场所为寄件人的住所或其指定的场所,上门取件的快递业务员很难携带检验和监控设备;其二,快递业务员素养有待提升,其入职条件较低,知识水平有限,工资也往往直接和揽收的业务量、时效性挂钩,这就造成快递业务员在一些情况下很难对快件的安全性进行准确判断,甚至为了追求利润铤而走险,非法收寄禁寄、限寄物品。
  在此需要指明的是,收寄验视制度是权利义务的结合体,包括两个维度的法律关系:一是内部法律关系。内部法律关系是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与寄件人之间基于快递服务合同所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其主要目的在于明确双方的利益范围,定分止争,防止争议频现。收寄验视是快递服务合同的有机组成部分,在收寄验视中,企业有权对其所收取的快件当场验视,与之相对应,寄件人具有接受验视的义务。快递服务合同中债权群和义务束的重要组成部分由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与寄件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构成。二是外部法律关系。外部法律关系是指寄件人与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对不特定第三人的注意义务,其主要目的在于划定寄件人与经营快递业务企业的行为自由的界限,避免不法行为对社会秩序的侵害。虽然寄件人、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具有缔结快递服务合同的自由,但是其行为自由必须以尊重快递服务合同主体以外的民事主体的人身和财产权利为前提。换言之,其行为自由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
  当前,学界对收寄验视的内部法律关系关注不够,通常认为收寄验视是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的法定义务。这完全忽视了收寄验视的内部法律关系,导致对收寄验视的法律性质的认识不够深刻。因此,有必要进一步剖析收寄验视的内部法律关系,并在此基础上重塑收寄验视的责任体系。
  二、夯实收寄验视的权利根基
  作为快递服务的提供者,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拥有在快递服务中收寄验视的权利。但也有观点认为,应当将《邮政法》25条所确立的收寄验视制度定性为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基于快递服务合同所负担的法定义务。{3}本文认为,《邮政法》25条所确立的法定义务并非是基于快递服务合同所产生的。正如上文所言,整个收寄验视制度实际上包含了双重法律关系:内部法律关系和外部法律关系。《邮政法》25条所确立的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的法定义务,本质上是基于外部法律关系所产生的。简言之,该法定义务的真实内涵是基于对整个快递服务安全性的保障,邮政监管部门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的法定义务。而在内部法律关系中,快递服务合同一旦成立,寄件人应当交寄符合寄递安全要求的快件,并有义务接受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的验视。与之相应,根据合同中权利与义务相对应的规则,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有权要求对寄件人交寄的快件进行验视。因此,从内部法律关系的视角来看,基于快递服务合同,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具有收寄验视的权利。
  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的经营活动,主要采取直营连锁经营或加盟连锁经营模式,即依靠企业自身力量建设直营分支机构,或选择加盟者扩大经营网络。两种经营模式的核心都是以连锁经营的模式开拓业务规模,提高经济收益,这也是由快递行业依靠寄递网络资源生存发展的行业特性所决定的。因此,我国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一般都拥有庞大繁杂的子公司、分公司、营业部等,这些经营网点具体承担着快件的揽收工作,在经营许可或备案的基础上可以行使对快件内件的收寄验视权。{4}不过,在具体实践中,这项工作是由负责揽收的快递业务员完成的,基于其雇员身份,由其代表企业与寄件人订立快递服务合同,在办理交寄手续时当然可以对寄件人交寄的物品进行检验。
  收寄验视旨在确定快件的“安全性”和“确定性”,包含两项内容:第一,快件是否属于禁寄、限寄物品。[4]这些禁寄、限寄物品不仅威胁到快递业务员的人身安全,还会危及不特定他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甚至危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应当被严格禁止。快递业务员一旦在揽收时发现禁寄、限寄物品,应当拒绝办理交寄手续,并按照规定及时向有关部门汇报。另外,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还可在法定禁寄、限寄物品名录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进一步明确本企业的禁寄、限寄物品名录,并以服务承诺的方式向社会公布。以百世快递为例,其在法律法规的规定之外,将贵金属、古董、动植物标本、易碎品、电池类等物品也纳入到该企业的禁寄、限寄物品名录中。[5]第二,快递运单上所填写的快件信息是否与真实情况相符。寄件人在交寄物品时,需要填写快递运单,在该运单上对寄件人、收件人以及与快件相关的基本信息进行说明,并以签字的方式予以确认。所寄递物品的不同,对运费、包装、运输方式等均有影响,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会根据寄递物品的情况来决定合同的具体条款,甚至决定是否缔约;同时,快递运单上经确认的快件信息亦是所寄递物品丢失、损毁时的重要赔偿依据。因此,快递业务员在收寄环节有权对快件内件进行检查,并核对寄件人填写信息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发现填写信息与快件内件不符时,快递业务员可以提醒寄件人予以更正,在其不更正的情况下拒绝收寄。
  具体而言,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在收寄验视过程中可以行使以下三项权利:第一,对交寄物品进行检查的权利。快递业务员在收寄环节要求寄件人拆开物品封装,接受安全性和确定性的检查,是快递服务收寄验视制度的核心所在。收寄环节的检查往往由快递业务员通过对交寄物品的现场目检完成,具体范围包括:快递运单信息是否完整、清楚,交寄物品是否与运单信息相符,交寄物品是否存在潜在危险,是否存在超量寄递等。第二,要求提供相关证明的权利。现实中通过寄递渠道运输的物品五花八门,种类繁多,诸如毒品、剧毒物质、爆炸物和假发票等。{5}单凭快递业务员的目检很难识别出所有交寄物品的属性,因此快递业务员无法有效确认交寄物品的性质时,有权要求寄件人出示安全证明文件,如检疫证明、化学品合法使用证明等。第三,拒绝收寄交寄物品的权利。在寄件人拒绝开拆验视,快递运单信息不真实完整,交寄物品为禁寄、限寄物品以及其他不符合寄递安全的情形下,快递业务员在充分说明理由后,可以拒绝收取寄件人的交寄物品。如果发现交寄物品属于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违法物品,快递业务员可以直接扣留交寄物品,并按照程序向有关部门报告。[6]
  快递服务的“门到门”和时效性的特点决定了大多数收寄环节由上门取件的快递业务员单独完成,由于专业金属检测设备体积庞大,成本昂贵,一般很难随身携带,所以实践中收寄验视的具体检查方法为人工目检而非设备机检。{6}然而寄件人交寄的物品名目不一,从个人消费用品到工业配送商品,无法要求快递业务员仅凭自身的知识水平来识别所有交寄物品的属性。另外,即便借助微剂量X射线等高科技检测设备对交寄物品进行检查,现代技术存在的客观缺陷和盲区仍然导致机检亦不能保障交寄物品的绝对安全。因此,笔者认为,应当将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视为一种形式上的检查,不能认为一旦通过验视,快件就百分之百安全,更不能由此免除寄件人的责任。同时,只要快递业务员严格执行了收寄验视的法定程序要求,就不应过分苛责其个人。毕竟,快递服务由诸多寄递环节共同构成,涉及公共交通工具、公共场所等公共领域,各经营网点、各有关部门都有责任对进入该环节、该领域的快件进行检查,“即查即停”,一旦发现不安全因素立即停止对该快件的寄递,并按有关法定程序进行处置,以维护社会公众的人身和财产的安全。
  三、强化收寄验视中的寄件人义务
  在收寄验视的内部法律关系中,寄件人因快递服务合同而与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形成债之关系。债之关系通过给付义务创设出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关系即为“法锁”,债务人须在一定的给付行为条件下方能解开该“法锁”,由此促成了金钱、货物以及服务的流动。{7}因此,基于快递服务合同,为了促成快递服务的顺利进行,寄件人在收寄验视中须切实履行以下三项义务:如实提供快件信息的义务、特殊物品的告知义务以及接受验视的义务。美国联邦快递在其服务指南中,也要求寄件人必须提供所有履行寄递服务所必需的信息,并对交寄的快件进行合理分类、包装和标识,以充分显示特殊物品的相关性质。[7]
  (一)如实提供快件信息的义务
  掌握与快件有关的基本信息是经营快递
  业务的企业进行快递服务的基本前提,物品的名称、类别和数量等,直接关系快件运输的费用、方式以及其他具体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只有在知悉物品的相关信息后方可安排具体的寄递行为。所以,寄件人应当恪守诚实信用原则,在填写快递运单时应履行如实提供快件信息的义务。具体而言,寄件人应当在快递业务员的指导下,如实提供快件的名称、性质以及数量等重要信息,以保证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做出合理的安排,确保快件寄递过程中的安全性。
  快递服务的收寄验视制度旨在对寄递物品的安全性和确定性进行核实,因此当快递业务员对寄件人所寄递快件的安全性存在疑问时,寄件人当然负有提供相应证明文件的义务,在特殊情形下,快递业务员还可以进一步要求寄件人出具书面凭证的原件。这是因为:首先,寄件人对其所交寄物品最为熟悉,要求其出具的相关证明文件具有现实可行性,无论其是否为交寄物品的所有权人,寄件人都应当对现实占有的交寄物品有支配力。其次,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国家邮政局.国家邮政局公布2015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EB/OL].(2016-01-14)[2017-05-19]. http://www.spb.gov.cn/dtxx_15079/201601/t20160114_710673. html.
  {2}范传贵.快递行业纳入准公共服务是否可行[N].法制日报,2013-11-19(4).
  {3}贾玉平,张毅.收寄验视在快递服务合同中的考量[J].邮政研究,2016(4):45-46.
  {4}郑佳宁.从结束开始:快递末端投递法律问题再审视[J].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98-104.
  {5}吴昊.如何阻止“危险快递”肆意上路[N].安徽日报,2015-04-22(10).
  {6}郑佳宁.快递实名收寄制下用户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J].湖北社会科学,2016(6):156-161.
  {7}王洪亮.债法总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8}[英]约翰·奥斯丁.法理学的范围[M].刘星,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2.
  {9}韩世远.履行障碍法的体系[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304-305.
  {10}[德]萨缪尔·普芬道夫.论人与公民在自然法上的责任[M].支振锋,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65-66.
  {11}[德]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权利的科学[M].沈叔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42.
  {12}冯力虎.寄递渠道生产安全的理论思考与规则完善[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3):7-11.
  {13}杨立新.论不真正连带责任类型体系及规则[J].现代法学,2012(3):57-6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4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