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当前审理继承案件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 皖言【期刊年份】 1985年
【期号】 12【页码】 1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7290    
  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最近对去年全市各县、区法院审结的二十九起继承案件进行了检查总结。从检查的情况看,全市各级法院在审理继承案件中,基本上都能认真贯彻执行有关法律、政策,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继承权,注意照顾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继承人的利益,注意对未成年和缺乏劳动能力、生活确有困难的继承人依法在继承份额上予以照顾。但是,对少数案件的处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加以改正和提高。这些问题是:
  一、案由定的不准。案由是对当事人诉讼请求的法律性质的确认。正确地确定案由,决定着正确适用法律。从检查的情况看,有的案件案由确定不当,把其他的民事纠纷错定为继承纠纷。如宋桂芝诉李开林案,原告是被告的弟媳。原告在丈夫死后,以所争议的房屋是其夫与被告共有,而被告不让其继承为由起诉。被告应诉称:争议的房屋实为自己所有,而非与其弟共有。可以看出,这个案件并非继承纠纷,因为双方所争议的问题并非原告是否有继承权,而是原告之夫是否为房屋共有人。又如赵桂英诉赵正起案。原告是被告侄女。原告母亲去世后,父亲患精神病于一九八一年出走失踪。被告以此为由要求继承其兄的房产。原告因此起诉,请求确认自己的继承权。但原告之父是否死亡情况不明,尚不发生继承问题,因此不宜按继承案处理。这些案件之所以定错了案由,主要是单纯根据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主张,而没有认真的判别他们争议的内容。
  二、漏列共同继承人。当事人是诉讼的主体,正确确定当事人的范围,是保护其合法权益的前提。从检查的情况来看,有些案件中有遗漏当事人的现象。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忽视了未成年子女的当事人资格。例如杨桂俊诉王素兰继承案。原告是被告的儿媳。原告在丈夫死后,以婆婆不允许其继承丈夫的全部遗产为由起诉,承办人在审理中虽查明被继承人与原告有子女二人,却未列为当事人,亦未分给遗产。二是忽视了父母分别具有同等的继承权。父母在共同继承子女遗产时,各自的权利是独立的。在审理这类遗产纠纷时往往忽略了这一点,在把父或母一方列为当事人后忽略了另一方。例如吴本玉诉俞翠平继承案。原、被告双方分别是被继承人的母亲和妻子

  ······爱法律,有未来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729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