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群体性事件:一个犯罪学应该关注的前沿问题
【英文标题】 The Collective Incidents:A New Frontier of Criminology
【作者】 康均心马力【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犯罪学 社会治安 群体性事件 对策措施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2
【页码】 51
【摘要】

群体性事件是一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矛盾的综合反映,充分体现出社会控制机制的运行状态,它反映出社会冲突和矛盾的程度;本文根据《公安机关处置群体性治安事件规定》(公发[2000]5号),分析了群体性事件的共同属性、原因和消解群体事件的措施。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167    
  
  群体性事件是一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社会矛盾的综合反映,充分体现出社会控制机制的运行状态。在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随之而引起的大工业社会的崛起,经济活动方式的改变,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迅速而且地震式地改变着人们长期生活的社会环境,对传统价值观念的留恋和对变迁过程中新的价值观念接受的犹豫,造成了我国当前社会各个领域与不同层面上一定程度的失范。当前在我国社会生活中所出现的一系列群体性事件,充分表明了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与整个社会系统复杂性密切相关的社会利益分化引起了整个社会结构性的系列矛盾,因为社会结构的本质是社会利益分配格局,因此,它加剧了社会系统内部的资源竞争,从而导致社会冲突的发生率和发生度不断加剧,这可以说是构成我国目前社会犯罪的基础。所以,在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稳定与发展始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而紧迫的课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国现行的社会制度为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避免出现不可控制的态势提供了根本性的制度保障,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种不可控事件的发生,当然,我们也不可能游离于社会转型时期社会相对不稳定规律之外,正因为如此,以秩序、公正、平等、自由为价值的犯罪学,在寻求社会控制机制的过程中,应该对群体性事件给予更多的关注。考虑到我国目前虽然已消灭了阶级对立的社会基础以及由此产生的政治、经济上的根本性不平等,但社会阶层仍存在差别的现实;考虑到犯罪作为一种社会自然历史现象不可能游离于现行的社会结构制约力之外;考虑到任何社会现象背后都存在着某种利益因素;考虑到犯罪学学科的多彩面貌,我们的讨论将会呈现出一种散在式的思维定势。
  上篇
  根据犯罪学原理,犯罪是社会冲突和矛盾的晴雨表,是一个函数。群体性事件也是一个函数,它也反映出社会冲突和矛盾的程度。根据我国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处置群体性治安事件规定》(公发[2000]5号),不难发现,群体性事件是一个规范之下的概念,是属于发生学中所界定的原始性定义,即依某种原始需要将某一些个体归为一类,并概括和抽象出共同属性,然后规定某个词指代该类事物,并根据该类事物的共同属性,给这个词赋予定义。在目前,我们对群体性事件的理论研究还没有达到相当成熟的程度,因此,我们不可能依照发生学中有关概念产生的“既成性解释”来界定群体事件。鉴于此,对于群体性事件的理解,我们不可能游离于下列范围之外:(1)非法集会、游行、示威;(2)聚众包围冲击要害部门;(3)聚众堵塞交通要道;(4)聚众非法占据公共场所;(5)聚众哄抢;(6)聚众械斗;(7)在大型文体商贸活动中聚众寻衅滋事;(8)聚众性闹丧及非武装性骚乱等。但在社会生活中所出现的武装性骚乱甚至暴乱,不能被理解为群体性事件,因为这种武装性骚乱或者暴乱是以诉诸武力为前提条件的,主体呈密切的结构性,分工明确,行为目的清晰,应视为刑法上的共同犯罪中的犯罪集团或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而群体性事件一般是由较松散的群体构成,个体之间表现出明显的层次性。根据以上的前提准备,我们将群体性事件的共同属性抽象如下:
  第一,挫折感。它是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情感基础。由于挫折表现为对某种目的达到或实现的干扰和阻碍的一种心理状态及其反应,群体性事件的个体所具有的同质挫折感就成为群体性事件发生的基本前提条件。
  从宏观背景上来分析,群体性事件中同质挫折感的产生是社会结构上存在着诱发因素和紧张因素。一般而言,我国目前的社会结构呈现着三种变化趋势:即从封闭到开放,从同质到异质,从刚性到柔性。这些发展变化趋势表明,我国社会流动性增加,从而使社会成员获得社会资源的机会更趋于平等,从而促进社会结构的整合,缓和社会矛盾,减少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冲突,消除社会成员对社会现实状况的不满。这种变化通过借助于社会结构的整合对社会资源配置的巨大的制约力,来达到在利益分配平等格局上的社会稳定。但由于我国目前社会结构呈现出动态的开放与封闭的二重特性,因此,使得同质挫折感产生的诱因和紧张因素大量存在。比如债转股问题。债转股本是国家对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的新举措,但由于债转股后企业的决策权和经营权实现了事实上的分离,原有企业的领导层的权力大大地被削弱,各种原来既已形成的格局被打破:大量人员被裁减,大量非经营性的资产被剥离。这种由于过去的计划经济和劳动力长期过剩所致的同质挫折感,是我们目前社会生活中的一种普遍现象,下岗人员的请愿、游行、聚众围堵等群体性事件就是证明。另一方面,由于社会结构所呈现的二重性,使得一部分社会成员在这种二重性的交替、碰撞过程中,感觉到无法适从,从而直接使个体与所处的社会环境无法协调,甚至产生恐惧,这种不确定性容易使人产生一种较为模糊的挫折感,这种模糊的挫折感伴随着时间的变化而逐渐积累发展成为相对确定和明晰的挫折感,在社会没有提供合理、畅通的消解渠道的情况下,会被发展成为一般化信念,甚至使之系统化(理论化),从而成为群体性事件发生的伏笔。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第二,暗示性。它是群体性事件发生的导火索或者说是激发因素。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并非具有同质挫折感的个体不约而同地汇集到一起,而是由于存在着某种暗示,激发了个体的同质挫折感的情绪而逐渐汇集到一起的。在一般情况下,群体是容易被暗示的,不假思索的,不负责任的,而这些暗示往往是非常琐碎的、非常偶然的,有时候表现为一句话、一个动作,与个体所具有的挫折感没有必然联系,但往往由于个体已处于某种群体之中或者处于某种情境之中,个体会通过回忆、联想、预测等手段来将琐碎的暗示与自己的挫折经历进行对比分析,赋予想象,论证评估,在得到肯定结论时,则被理性控制的挫折感会被唤醒,并进行整合,成为诉诸行动的理由。所以,在一般情况下,群体事件中的个体是对某种情境中对自己挫折感的反应,而不是群体事件本身。这是我们在探讨群体性事件中尤其要注意到的一点。
  第三,群体性。它是群体性事件在主体上的一个显著特征。群体性事件中的个体往往由于具有同质的挫折感,在某种暗示之下的情境当中,经常表现为无个性化,由于群体成员的无个性化,个体差异就越小,行为方式就越无责任性。在这种情况下,个体往往会产生法不责众的集体心理。另一方面,根据心理学的一般理论,对于群体心理(集体心理)而言,在智力上,由于情绪的高度紧张极大地缩小了人本身的意识领域,从而大大地降低了人的鉴别能力,所以,在群体性事件当中,往往是较愚蠢的东西而非智慧的东西所占的比重大。比如邪教的滋生和蔓延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等就是证明。
  第四,公开性。它是群体性事件在形式上的特征。群体性事件的个体由于自己本身所获得的挫折感往往是因为某种社会现象所导致的,而社会现象不可能以隐蔽而只能以公开的姿态存在于社会生活中,因此,群体性事件的主体会自觉地追求表达挫折感的公开性,以证明自己行为的合理性,同时更容易获得同情和支持,还可以吸收到更多的人来参与,也给相对作用的当事人形成压力。一般而言,群体性事件的公开性表现为:行为的公开性,从开始到结束都是大张旗鼓地进行;地点的公开性,大多选择在交通要道,标志性建筑附近或人口密集区;手段的公开性,往往以静坐、游行、喊口号、贴标语等形式进行;影响的公开性,不仅影响正常的社会生活、工作秩序,而且还可能导致人身或财产的损失,甚至造成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信任危机。第五,可变性。它是群体性事件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特征。群体性事件在其发展过程中,往往由于引发事件因素的变化,行为性质的变化,方式和手段的变化以及控制主体的变化而使得群体性事件呈现出可变性。比如由一般的上访发展到打、砸、抢,由经济问题发展到政治问题,由局部问题发展到整体问题等。从本质上来讲,群体性事件的可变性取决于控制主体,控制主体所拥有的社会资源优势足以改变群体性事件的发展方向,但控制主体如何来运用自身的社会资源优势却是现代社会控制理论当中一个永恒的主题。
  针对群体性事件的属性,我们不难发现,群体性事件是现代社会生活中具有挫折感的个体,由于在某种情境中获得暗示而形成群体,公开进行的扰乱和破坏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和后果,应当受到法律制裁的行为。群体性事件是对上述社会现象的概括,它有别于群众性闹事、突发性事件、紧急事件等。在理解群体性事件时,我们应该根植于我国的社会结构变迁,无论我们对群体性事件持何种态度,是悲观还是乐观,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隐藏在其背后的社会关系是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因此,我们必须从广阔的背景上来认识群体性事件,这也是犯罪学作为一门学科所应有的题中之义。
  下篇
  从犯罪学的角度而言,群体性事件是个一体多面的问题,它涉及到社会结构当中政治、经济、文化等要素层面,汇结于社会利益分配格局上,因此,对群体性事件的态度也呈现多元化。态度悲观者认为,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发展、变化,表明了我国目前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稳定至上价值观念建立的重要性和困难性,如果处置不当,所带来的后果是令人担忧,甚至是不堪设想的。态度乐观者认为,犯罪及其他社会丑恶现象的大量存在是社会的一种自然态,就象犯罪的存在有助于民主、正义、自由、平等之类的价值的建立和传播一样,群体性事件的存在并没有对现存社会整体稳定构成威胁,而且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在市场力量普遍化的情况下,社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16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