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湄公河“10·5”案件的国际刑事司法合作及其启示
【英文标题】 International Judicial Cooperation of Mekong 10·5 Case and Its Enlightment
【作者】 熊安邦【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法律系
【分类】 司法
【中文关键词】 湄公河“10·5”案件;国际刑事司法协助;国际执法合作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4)07-0129-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7
【页码】 129
【摘要】

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遇袭,13名中国船员遇难。事后中老缅泰四国警方查明,该案是由缅甸武装犯罪集团糯康等人所为。该案案情复杂,案件侦破、犯罪嫌疑人抓捕、引渡以及案件审理难度很大,涉及国际刑事司法合作中的诸多问题。该案给我们的启示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中国公民、企业海外利益以及国家安全,要加强同有关国家的国际执法合作机制建设,签订国际执法合作协议,制定我国的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378    
  一、湄公河“10·5”案案情简介
  2011年10月5日上午,“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中国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袭击。“华平号”上的6名中国船员和“玉兴8号”上的7名中国船员,13人全部遇难。案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指示。10月23日,时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同志赴云南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处理湄公河“10·5”案件事宜。10月31日,由中方倡议,中老缅泰四国在北京联合召开会议,决定建立四国湄公河流域安全执法合作机制。2011年11月3日,公安部成立了由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局和国内其他执法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1]
  中老缅泰四国警方很快查明,湄公河“金三角”地区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及其骨干成员与泰国个别不法军人勾结策划、分工实施了湄公河“10·5”案件。2011年9月底至10月初,长期盘踞在湄公河流域“散布岛”一带的糯康犯罪集团,为报复中国船只被缅甸军队征用清剿该组织,同时为获取泰国不法军人的支持,策划劫持中国船只、杀害中国船员,并在船上放置毒品栽赃陷害中国船员。按照糯康的安排,依莱(无国籍)在湄公河沿岸布置眼线、选定停船杀人地点,并和弄罗与泰国不法军人具体策划栽赃、查船等事宜。在糯康的指挥下,翁蔑带领温那、碗香、岩湍、岩梭等人于2011年10月5日早,持枪劫持了中国船只“玉兴8号”、“华平号”,捆绑控制了船员,并将事先准备好的毒品放置在船上。扎西卡、扎波、扎拖波接到翁蔑通知后亦参与武装劫船,并将船只劫至泰国清莱府清盛县央区清盛——湄赛路1组湄公河岸边一鸡舍果树处停靠。翁蔑、扎西卡、扎波等人在船上向中国船员开枪后驾乘快艇逃离。后泰国不法军人向两艘中国船只开枪射击,尔后登船继续射击,并将中国船员尸体抛入湄公河。经现场勘查,在两艘船只上查获91.96万粒,共计84516.01克甲基苯丙胺。被害的13名中国船员尸体经鉴定,均系枪弹伤致死。
  此后,中老缅泰四国执法部门成功抓获了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扎波、扎拖波等主要犯罪嫌疑人。2012年5月10日,糯康被移交中方。随后,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对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扎波、扎拖波6名被告人分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依法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2年9月20日,糯康等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受审;11月6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被判处死刑,被告人扎波被判处死缓,被告人扎拖波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名被告人均提出上诉。2012年12月26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糯康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2013年3月1日,湄公河“10·5”案四名罪犯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在云南省昆明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二、湄公河“10·5”案国际刑事司法合作中的几个问题
  (一)案件管辖权
  对跨国案件开展刑事司法合作,首要问题是确定案件的司法管辖权。从刑法的空间效力来讲,一国刑事管辖权确立的主要依据有属地原则、属人原则、保护原则和普遍性原则。
  从属地原则来看,该案发生在金三角,金三角是老挝、缅甸和泰国三国交界处,犯罪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地涉及这三个国家,犯罪的准备地在缅甸和泰国,犯罪结果地在泰国境内。根据属地原则,似乎中国对该案并不具有管辖权。但是,根据一般国际惯例,对于一国的船舶或航空器可以视为该国的“浮动领土”或“拟制领土”,在一国船舶或航空器上发生的刑事案件,该国也有管辖权。如我国《刑法》六条第二款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或者航空器内犯罪的,也适用本法。”《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也规定:“犯罪发生在犯罪时悬挂该缔约国国旗的船只或已根据该缔约国法律注册的航空器内”时,缔约国有管辖权。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杀害中国公民的主要犯罪行为是在“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船只上实施的。案发时,两艘船舶悬挂中国国旗,所以,根据船旗国管辖权,中国对该案具有管辖权。
  根据刑法的保护原则,对于危害本国国家和公民利益的犯罪行为,即使是由外国人在本国领域以外实施的,本国刑法也有管辖权,我国《刑法》就有此类规定。[2]另外,《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也规定,在不违反其他国家主权的情况下,缔约国对针对该缔约国国民的犯罪也有管辖权。在湄公河“10·5”案件中,13名被害船员均为中国国籍,所以中国司法机关对该案具有管辖权。
  当然,在湄公河“10·5”案件中,泰国作为犯罪结果发生地国,而且有9名泰国军人涉嫌参与此案,所以泰国对该案也有一定的刑事司法管辖权。缅甸作为糯康等几个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国籍国,根据属人管辖原则对该案也具有司法管辖权。这种现象从理论上来讲是刑事管辖权冲突。所谓刑事管辖权冲突是指犯罪行为人涉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或独立司法区域,根据各自国家或独立司法区域刑事法,或者根据其批准生效或加入或适用的国际公约,都享有合法的司法管辖权。对于管辖权冲突的处理,一般是以属地原则为基础,以属人原则和保护原则为补充,兼采普遍管辖原则。{1}由于主要犯罪行为实施地是在两艘悬挂中国国旗的船舶上,而且13名受害人均为中国公民,所以,无论是从属地管辖来看还是从保护管辖来看,中国对湄公河“10·5”案件的管辖权更具说服力。此外,在国际刑法的发展过程中,通过协商与合作解决管辖冲突的原则已逐渐成为刑事司法国际合作的又一个基本原则,对湄公河“10·5”案件管辖权的确定也是中老缅泰四国最终协商的结果。[3]
  (二)引渡
  2012年5月10日,老挝警方在老挝万象机场将“金三角”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正式依法移交给中国警方。这是中老缅泰联合执法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1.将糯康引渡给谁
  湄公河“10·5”事件涉及中老缅泰四个国家,中国是受害人国籍国,老挝是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地,缅甸是犯罪嫌疑人国籍国,泰国是犯罪结果地,而且泰国有9名军人涉及此案。缅甸和泰国为了自己的利益,都希望将糯康引渡到本国,对于有13名公民遇害的中国来说,当然也非常希望将糯康引渡到中国,对其绳之以法。一个犯罪嫌疑人被几个国家请求引渡,这在理论上称之为“引渡请求竞合”。根据《中老引渡条约》第十三条规定:“如果一方和一个或多个第三国就同一人提出引渡请求,被请求方有权自主决定是否接受任何一国的请求。”所以,将糯康引渡到那个国家,关键取决于被请求国——老挝的态度,老挝最终决定将糯康引渡到中国。老挝政府同意中国政府的请求,将糯康引渡到中国是有充分的理由的:首先,如上所述,中国对本案拥有管辖权;其次,糯康武装贩毒集团的二号、三号人物已经在中国等待接受审查,从有利于案件侦破的角度来说,把糯康移交到中国来,跟已抓获的他的同伙进行交叉审讯,口供可以相互映证,有利于进一步深入开展侦查工作。
  2.死刑不引渡问题
  在目前的引渡国际条约中,死刑不引渡条款已普遍存在,这一条款也被写入了1990年通过的联合国《引渡示范条约》(4条(d)项)。在湄公河“10·5”案件中,以糯康武装贩毒团伙所犯下的罪行,依据中国法律必判死刑无疑,事实上最后该案的4名主犯均被中国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执行死刑。虽然说死刑不引渡条款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引渡条约中,并且成为引渡合作中使用频率较高的拒绝理由或者限制条件,甚至有学者将“死刑不引渡”列为国际引渡合作的基本原则之一,但死刑能否作为拒绝引渡的理由还需以请求国和被请求国之间的双边条约为准。在《中老引渡条约》第三条“应当拒绝引渡的理由”和第四条“可以拒绝引渡的理由”中均没有规定死刑不引渡,所以老挝政府将糯康引渡到中国并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
  3.本国国民不引渡问题
  “本国国民不引渡”虽然算不上一条被普遍接受的国际法原则,但却被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奉为重要的禁止性规范,属于绝对禁止引渡的情形。如我国《引渡法》八条(一)项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被请求引渡人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应当拒绝引渡。”在《中老引渡条约》第三条“应当拒绝引渡的理由”也明确规定:“根据被请求方法律,被请求引渡人是被请求方国民”应当拒绝引渡。由于中国和缅甸并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所以如果糯康在缅甸被抓获,缅甸政府可能会根据本国国民不引渡的惯例而拒绝引渡糯康。
  另外,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泰国第三军区帕莽军营有9名军人参与了湄公河“10·5”案件。为什么中国政府不将9名泰国军人引渡到中国受审呢?从法律上来讲,根据《中泰引渡条约》第五条“国民的引渡”规定:“缔约双方有权拒绝引渡其本国国民”,所以泰国政府根据《中泰引渡条约》是可以拒绝向中方引渡这9名军人的。
  值得注意的是,不引渡9名泰国军人的决定并不是根据国际刑事司法合作中的“军事犯罪不引渡”原则作出的。因为“军事犯罪不引渡”原则所指军事犯罪是指单纯违反法定军事义务、不含有普遍犯罪要素的犯罪,例如军人违抗命令、军人自动放下武器投降、逃避军事服役义务、泄露军事秘密、遗弃武器装备等犯罪。{2}而在“10·5”案件中,9名泰国军人实施的杀人犯罪并不是“纯属军事犯罪”。根据《中泰引渡条约》第三条(三)项的规定:“引渡请求所涉及的犯罪只是请求方军事法规中所规定的犯罪,而根据该方普通刑法不构成犯罪”的,属于应当拒绝引渡的情形。泰国这9名军人实施的杀人犯罪,并不只是中国军事法规中所规定的犯罪,而是违反了我国《刑法》的规定,所以对9名泰国军人不可根据《中泰引渡条约》第3条作出拒绝引渡的决定。
  (三)刑事司法协助
  由于湄公河“10·5”案件主要发生在泰国,犯罪嫌疑人也主要为缅甸籍、泰国籍人员,有关案件的主要证据均在境外,所以为了侦破、审理案件,必须启动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刑事司法协助程序。
  1.刑事司法协助的实施
  湄公河“10·5”惨案发生后,泰国警方进行了尸体检验、弹痕检测等现场勘查工作,而这些证据正是中方所需要的。据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负责人介绍,全面研究案情和证据情况后,我国警方经梳理,向泰警方提供了400余页证据材料,并提出了请求泰方提供的证据内容。此后,为确保泰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及时送达中方,中方再次赴泰国进行证据交换,从泰国带回糯康案的关键诉讼证据材料480页和关键视听资料,进一步完善了证据链,为中方准确查明案情提供了有力支持。{3}
  与此同时,糯康集团一些成员在老挝、缅甸落网后,专案组先后多次派员赴两国开展审讯工作。根据相关司法协助条约的规定,审讯犯罪嫌疑人应该是由被请求方主管机关人员来进行,请求方只能通过被请求方主管机关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雷.论刑事外逃人员管辖权冲突的解决[J].法学,2008(6).

{2}黄风.国际刑事司法合作的规则与实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57.

{3}李娜,李恩树.糯康案从侦破到定罪创我国司法工作多个第一[N].法制日报,2012-11-07(5).

{4}秦平.从糯康受审看中国刑事司法全球化[N].法制日报,2012-09-25(7).

{5}张明楷.日本刑法典[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7.

{6}于志刚.芬兰刑法典[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5(4).

{7}赵秉志,杨诚.《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与中国的贯彻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193-194.

{8}黄风.国际刑事司法合作的规则与实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105.

{9}孔令杰.中老缅泰湄公河流域联合执法的法律基础与制度构建[J].东南亚研究,2013(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3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