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中的法庭调查程序评析
【英文标题】 Comments on the Court Investigation Procedures in Criminal Proceedings of AdVersary System
【作者】 孙长永【作者单位】 湘潭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证据调查;当事人主义;证据规则
【英文关键词】 course of evidence; the adversary system; evidentiary rules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3)03—0086—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3
【页码】 86
【摘要】 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中的庭审调查对犯罪事实和仅仅影响量刑的事实适用不同的程序和证据规则,并在开始调查证据之前设置专门的开头陈述程序,调查过程严格区分控方举证与辩方举证两个不同阶段,调查的范围仅限于针对两方有争议的事实和情节。这些特点集中体现了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 正当程序。
【英文摘要】 Under the adversary system,different proceedings and evidentiary rules are applied for ascertaining the existence of the alleged crime and those“circumstances”affecting the culpability. There is a special stage named “opening statement” in advance. The prosecution’s case and the defense’s case are conducted consecutively. The scope of the course of evidence is focused only on those facts that are really disputed. These features collectively reflect the core idea of the adversary system,the“due proces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2092    
  
  “法庭调查”又称为证据调查,它是普通审判程序的核心环节,一切准备用来支持控辩双方诉讼主张的证据,都必须经过法庭上的举证、质证和辩论,才能作为法院裁判的根据,控方的侦查和审查起诉工作以及辩方的辩护准备工作,都得接受证据调查程序的检验。法院对任何一个进入普通程序的刑事案件的处理,最终都应当取决于证据调查的结果。在刑事庭审方式由原来的审问制改为对抗制之后,证据调查程序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因为作为法院裁决根据的事实不再完全是法院依职权查明的,而是主要依赖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和辩论;庭审调查程序如何进行,也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考虑控辩双方的需要。然而在现行立法和司法解释之下,对普通程序的庭审调查程序究竟如何设置,并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方案,司法实践中各地的具体操作也不完全一致。可以说,如何借鉴当事人主义诉讼的经验,设计一套科学、民主的庭审调查程序,不仅直接关系到案件事实是否能够在法庭审理的特定时间、空间条件依法查明,而且也足以影响到程序公正的基本精神能否得到体现。有鉴于此,本文拟对英美法为例,对典型的当事人主义刑事庭审中的证据调查程序的特点加以评析,希望能够对正在进行的刑事证据立法以及刑事庭审方式改革的深化提供一定的参考。
  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是 “正当程序”,强调刑事审判是独立的司法机关解决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利益冲突的公开程序,要求贯彻法官中立、控辩平等原则。从审判程序的横向构造来看,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在程序的运行方面实行“当事人推进主义”,即诉讼如何进行,基本上由控、辩双方的律师协商确定,法院只起“维持秩序”和裁决程序争议的作用;在真实发现方面,法院没有查明案件事实的责任,案件事实是通过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和辩论呈现在法官和陪审团面前的,控方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诉因)承担证明责任,被告人对于“不在犯罪现场”、“患有精神病”、“依法执行公务”等积极抗辩承担提供证据的责任,法院必须依据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和辩论结果作出裁决。整个庭审程序是一个专门审查控方指控是否成立的“主张审查”过程。其庭审证据调查的程序有以下特点:
  一、定罪程序与判刑程序分离,对犯罪事实与影响量刑的“情状事实”实行不完全相同的证据规则
  在英美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中,案件如果需要举行正式审判 (trial),通常情况下首先在职业法官主持下,由陪审团审理案件的指控事实,确定被告人是否有罪;如果陪审团审理后裁决被告人有罪,接着由主审法官决定对被告人的判刑,法官在决定判刑之前,可以视案件情况(主要取决于控辩双方对于影响量刑的事实是否存有争议)决定是否举行“判刑听证程序”(sentencing hearing)。被告人在“罪状认否程序”(arraignment)中作出有罪答辩的,也可能需要经过判刑听证程序,才能确定他依法应当承担的刑罚。定罪程序与判刑程序的证据规则有较大的区别:定罪所依据的事实,必须由控方依法向陪审团证明,并且证明标准必须达到“排除合理疑问”的程度,而判刑所依据的事实,除辩方有争议的部分以及已经在定罪程序中得到证明的以外,由法院在缓刑监督部门的协助下查明,无需控方证明;仅仅与量刑有关的事实,即使是由于被告人有异议而需要控方证明的,在证据的可采性和证明标准方面,判刑程序也比定罪程序宽松。如被告人的前科在庭审中通常只能作为弹劾证据使用,以削弱被告人当庭陈述的可信性,而在判刑程序中则可以用作实质证据;与此类似,传闻证据在对抗制的正式庭审中原则上不得作为实质证据使用,但在判刑程序中可以用作证明量刑情节的证据。根据美国1987年施行的《联邦判刑指南》的规定以及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对除了犯罪构成要件以外的与量刑有关的事实的证明,不适用“排除合理疑问”的证明标准,而适用“优势证据”的证明标准,其理由是:已经被定了罪的被告人在判刑程序中已经不再受无罪推定的保护,而且判刑因素与犯罪构成的要件也截然不同。[1]
  定罪程序与判刑程序的分离与陪审制下职业法官和陪审团的职责分工有密切联系:法官负责解决法律问题(包括决定量刑)和主持审理,陪审团只负责认定事实,裁决被告人是否犯有被指控的罪行。从证据调查的意义上看,这种分离主要是有利于防止陪审团根据只能影响量刑的证据或者甚至容易引起误导的其他材料而裁决被告人有罪,确保对被告人的定罪准确无误。因为在是否有罪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以前,罪行的严重程度、被告人以前是否犯过罪或者有无类似的前科、被害人对于所控犯罪的态度、所控犯罪的社会影响等等,都是无关紧要的。为此,要求控辩双方对于证据可采性的争辩原则上应当在陪审团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 (通常应当尽可能在开庭的准备程序中进行,以便庭审中只提出可采的证据,供陪审团审查判断其证明力),由职业法官依法裁定。经过法官裁定排除的证据,当事人在举证时不得使用,以免不适当地影响陪审团的心证。已经调查的证据经查明不可采的,法官应当指示陪审团不予考虑。可以说,英美证据法繁杂的可采性规则正是陪审制下定罪与判刑程序分离的直接结果,在没有陪审团制度、定罪与判刑程序合一的大陆法国家,对证据能力没有也不需要英美法那样严格的限制。
  二、设置专门的开头陈述程序,以明确控辩双方的立场
  对抗制审判程序的重要特点之一,是以控辩对抗的方式向法庭提供案件的证据,每一方当事人向法庭描述自己的“案件”,然后举证证明或者论证这一案件,最后由陪审团根据法官解释的法律和指示居中裁决。由于当事人主义诉讼中起诉书的指控采“诉因”制度,只是简单地叙述所控犯罪的基本事实(要件事件),而不详细描述案件的具体细节,加之实行“起诉状一本主义”的起诉方式,陪审团在庭审前并不了解案件的实质内容,为了让审判人员明确控辩双方的立场 (特别是控方的立场),以便接下来能够理解证人的证词和控辩双方的辩论,庭审调查的第一步是所谓的“开头陈述”(opening statements),即由控辩双方的律师依次告诉陪审团案件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被告人受到的指控是什么,法律的相关规定是什么意思,本方准备提供哪些证据,这些证据证明什么样的事实,并且在最后强调陪审团应当根据本方的证据裁决本方胜诉。
  一般而言,开头陈述受到以下限制:(1)开头陈述必须依据本方准备使用、并且在法律上能够使用的证据为依据。如果辩方律师事先告诉控方律师,辩方准备对某些控方证据提出异议,[2]那么,控方律师在开头陈述中不得提及这些证据;(2)控方或辩方律师在开头陈述中不得使用高度情绪化的语言,相反,如果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容易引起对于被害人的特别同情或者对于被告人的严重憎恨,律师应当警告陪审团不要受此影响,而应当依据证据做出公正的裁决。[3](3)开头陈述不能是争论性的。开头陈述只是向陪审团提供本方认为的案件整体情况,以明确证明对象和举证方向,便于接下来很快进入举证阶段,因此,不允许律师使用带有争论性的语言,否则法官可以应对方律师的要求或依职权加以警告制止,并且提醒陪审团不得接受这样的说法。
  三、严格区分控方举证与辩方举证两个阶段,实行举证与辩论相结合,控方案件受到法官的“中间审查”
  在观念上,对抗制庭审中存在两个案件:一个是“控方案件”,另一个是“辩方案件”,控辩双方各自向陪审团证明自己的案件,陪审团在听取双方的举证和辩论后对指控的罪名是否成立做出独立的判断。为了保证每一方当事人举证的完整性,便于对方当事人质证,也为了使陪审团能够听清每一方的证据,庭审调查过程中针对每一项指控的举证都分为控方举证与辩方举证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控方举证,由控方律师针对所指控的事实传唤控方证人到庭作证,通过主询问、反询问这种“交叉询问”的方式向法庭展示案件事实,并接受辩方的质证,控方举证时必须针对每一项指控罪名连续举证,直到本方关于该项指控的证据举完为止;然后再进入第二个阶段即辩方举证阶段,由辩方传唤辩方证人以同样的交叉询问方式向法庭展示辩方的案件事实,并接受控方的质证,直到辩方所有的证据举完为止。如果一个案件中有多名被告人,而法官没有裁定分开审理的,则每一名被告人都有一次集中举证的机会。相关的书面证据材料或物证是在询问证人的过程中向法庭宣读或出示的。
  在这种分阶段举证的程序中,有四点值得特别注意:
  第一,控方举证是控方履行证明责任的法定步骤,如果控方没有举证,就意味着被告人立即被宣告无罪,即使控方提供了证据,如果所举证据对指控罪行的证明没有达到“排除合理疑问”的程度,被告人仍将获得无罪判决。因此,在对抗制庭审中,控方举证是必不可少的。辩方举证则不同。根据英美法通例,被告人受到无罪推定的保护,辩方原则上没有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责任,只是在提出积极抗辩的特殊情况下,有提供证据的责任。因此,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辩方可能没有任何证据可供向法庭提供,或者辩方认为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据,被告人理所当然地应当被宣告无罪。换言之,辩方举证并不是对抗制审判的必经程序。
  第二,无论是控方还是辩方,都只有一次连续举证的机会,控方原则上没有权利在辩方举证结束后,再次举证对辩方证据进行“反驳”。同时,在一方当事人举证的过程中,对方当事人只能进行“质证”,而不能提供自己的证据,本方证据只能在本方举证阶段提出。质证的过程也就是对具体证据的可信性和证明力以及可采性 (特殊情况下才会发生)进行辩论的过程,质证与对证据的辩论是结合在一起的。
  在英国刑事诉讼中,控方只在下述极其例外的情况下,才能在本方举证结束后再次举证:(1)在辩方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209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