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环境保护中利益补偿法律机制的研究
【副标题】 权利救济公法化的经济学分析
【英文标题】 Study of Law Mechanism of Benefit Compensation during Environment Protection
【英文副标题】 econmic analysis of public law of right rescue
【作者】 王蓉【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比较法【中文关键词】 资源;环境;权利冲突;权利救济
【英文关键词】 Resources;Enviroment;Conflict of Right;Relief of right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3)05—041—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41
【摘要】

权利的配置不仅左右收益或成本的转移,而且决定收益或成本的高低。因此,通过权利配置实现环境资源的价值最大化应是环境保护追求的目标。然而环境资源的公共物品属性,决定了其权利的初始配置应是一种社会化的权利。这种社会化的权利极易诱发私人权利采取“搭便车”行为对其进行侵蚀,因此,要实现环境资源价值最大化,就必须对遭受侵蚀的社会环境权利进行救济。但在此救济过程中,由于侵权人和社会环境权利的代理人(国家)之间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如遵循传统私法救济方式,容易导致私法救济的“虚位”,因此,需要突破传统权利救济的私法化局限,实现权利救济的公法化。

【英文摘要】

Allocation of rights decides the amounts and transference of costs and returns It is the alm of environment protection to utilize the environment resources best For environment resources are characterized as public goods,rights on environment resources have be allocated as social rights,which would be easily ridden and eroded freely by private rights So there should be some ways to protect the social right from the damage by the private rights And for the asymmetric information between the private sector and government,the ways to rescue authorized traditionally by private law have not work well,so there should be some other ways authorized by public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810    
  
  资源稀缺是人类社会共有现象,当人们试图占有各种稀缺资源或利用各种稀缺资源增进自身福利时,就会发生冲突。为解决冲突,人类需要相互制约和作用,这就产生了人的相互依赖性。权利是这种相互依赖性最常见的体现形式,因为权利是一种手段,社会依此控制和协调人类的相互依赖性,解决人们的利益分配问题。比如某种东西的稀缺实际上是指要获得该东西必须放弃其他某些东西以及总有一些人无法得到它,因此拥有权利就拥有了对某种稀缺资源使用的决策潜力,就拥有了从他人处获得收益或将成本转嫁给他人的潜力{1} (P.12)。这种收益或成本既可表现为由B作出的,A可以接受的出价:也可表现为A为自己的某种行为而必须得到B同意,而表现为A向B的出价。一个人权利的行使实际上意味着其他人的利益将有限度地受其行为后果的影响,如A的权利是B认可A在其权利范围内索取利益的一种义务。一个人权利行使的另一个理由是制造外部效应,使自己而不是冲突方的利益得到满足,因为权利决定哪些A对B的影响是成本范畴,哪些成本可以外部化为A的内部收益。因此,收益或成本的本质是权利的行使,权利的配置将左右收益或成本的转移。
  权利的配置不仅决定收益或成本的转移,同时决定收益或成本的高低。作为自利的个人总想取多予少地利用自己所有的资源,获取最大的个人利益。然而这种局限于个人价值判断的资源“效率”使用,必然会在不同资源权利主体之间造成利益冲突。这就需要我们从“社会的角度”对个体的资源利用效率及对整个社会的资源利用效率的影响作出一定的价值判断。[1]因此,在个体效率的基础上,经济学家提出了具有“社会意义”的帕累托效率,从权利配置的角度,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一项权利配置至少使一个人获得利益,而没有人在此过程中受到损失。然而具有帕累托效率的权利配置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权利的配置必然涉及到利益关系的改变,总会有一些人的利益要受损,因为没有人受损,就不可能有人受益;或者,现在不受损,将来就不会受益。为了突破帕累托效率的适用局限,人们在改进帕累托效率的基础上,提出了卡尔多“补偿原则”效率,我们将其理解为:如果从一项权利配置中获得好处的人能将其新增收益的一部分拿出来补偿那些在此过程中蒙受损失的人,使其至少不比以前差,这种权利配置就是有效率的。本文正是在遵循“卡尔多效率”原则的基础上,将环境作为一种资源,[2]分析在实现环境资源价值最大化过程中,如何进行权利的有效配置。
  一、环境资源权利配置要求——权利社会化
  不同的资源具有不同的物品属性。经济学家通常按照物品的不同属性,将资源划分为私人品和公共品。物品的属性对于一个人的行为对他人福利有什么样的影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不同的物品属性会带来不同的人类相互依赖关系。因此,不同的物品属性应配置不同的权利{1}(P.55)。
  所谓私人品,是指那些在消费上具有非共享性与排他性的物品。非共享性是指增加一个消费者的消费就要增加产品的数量,从而增加产品生产的成本。排他性是指一个人消费某种产品,另一个人就不能同时消费这一产品。非共享性和排他性决定了私人品可以通过市场交易的方式由私人来提供。这就需要将私人品的使用、转让、收益和处分等诸项权利界定给特定的个人。在此基础上,人们制定了一系列的私人权利束来体现私人品的属性和实现私人品的价值最大化。[3]
  而公共品则不同,它具有共享性和非排他性。共享性是指对于任一给定的公共产品产出水平,增加额外一个人消费该产品不会引起产品成本的任何增加。非排他性是指只要某一社会存在公共品,就不能排斥该社会任何人消费该种产品。环境资源是典型的公共品。环境物品的共享性决定了环境资源不仅能满足两个或两个以上人的需要,而且还使建立在共享基础上的各种满足存在着天然的相互依赖性。如果将环境资源的所有权赋予任何一方,都会不公平地剥夺其他方的权利,损害其他方的利益。因此,环境资源的所有权应是一种社会权利而非私人权利。环境物品的非排他性决定了环境物品消费领域的“搭便车”。[4]这些“搭便车者”都希望他人支付环境物品的消费成本,自己可以“坐享其成”。由于“搭便车”的存在,要把不付费的消费者从付费的消费者中分离出来十分困难,因此采取市场交易的方式难以实现公共品的供给。这也意味着一旦将公共品的所有权赋予个人,其履行和保护费用将非常高昂,而将其界定为一种公共所有权——社会权利,就要比私人产权更有效率。[5]
  环境物品的共享性和非排他性都决定了将环境资源的所有权界定为一种社会权利更有效率,但仅将环境资源所有权界定为一种社会权利,并不能消除环境物品消费领域的“搭便车”现象,而只是将“搭便车”问题转化为权利冲突问题。因此,寻求因“搭便车”引发权利冲突的权利救济机制是实现环境资源价值最大化的基础。[6]这一结论,引申出我们下面要分析的两个问题:一是“搭便车”引起的权利冲突:二是解决权利冲突的权利救济机制。
  二、权利冲突——外部不经济性爬数据可耻
  权利的特征在于给所有者以利益,权利的基础是利益,权利是法律所承认和保障的利益。当人们用这种观念去解读权利时,环境资源消费领域“搭便车”行为的实质,就可理解为一种权利冲突,即个人经济利益的增进建立在对社会环境利益的侵蚀上。在使用环境资源过程中,超过环境容量的承载量使用会影响到环境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但当单个污染企业知道限制自己的排污量带来的环境质量的改善,所有人都可以享受这一好处时,单个排污企业就没有动力主动地限制自己的排污行为,而希望其他排污企业控制污染排放,自己坐享其成。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的福利是别人行为的函数。每个计算自己利益的个体都会最大限度地向环境排放污染,最大化谋求个人利益,最终导致整个环境资源趋于枯竭。这种个人利益对社会利益的侵蚀所引发的权利冲突,经济学将其定义为“外部不经济性”。[7]
  “外部不经济性”是指企业或个人向市场之外的其他人所强加的本应由自己承担的成本。比如化工、钢铁、炼油等污染严重的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排放的废水、废气等污染物会给环境造成不利影响,但是污染物的排放者却没有对这些不利影响承担任何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就发生了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的差异。对于污染排放者而言,由于无需承担消除对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的成本,其私人成本就高于社会成本。这样,污染者仅从自己的私人成本和私人收益出发选择“最优产量”,具有过度生产的动机,远远超过从整个社会角度出发确定的“社会最优产量”,导致个人收益高于社会收益。[8]这就说明,在存在外部不经济性的情况下,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行为并不能自动导致有效率的资源配置。它只能使某些个人的福利达到最大,却无法使整个社会的福利达到最大。个人的理性行为导致集体的非理性。
  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下面我们运用经济学的有关图表进行详细的分析。我们假定一条河的沿岸有两家工厂。一家造纸厂位于河的上游,另一家发电厂位于河的下游。我们进一步假定造纸厂把大量的废物排放到河流中,由于发电厂需要大量的清水用于冷却,这给发电厂造成严重的问题。
  下面就考察一下污染对整个社会福利的影响。见图1,为了便于讨论,我们假定需求曲线Dr Dr既是边际私人收益曲线MPBr,也是边际社会收益曲线MSBr(因为污染问题,主要是成本外溢导致的“正外部经济性”,而非收益外溢导致的“正外部经济性”。因此,为了简化我们的模型,在此假定不存在收益的社会溢出效应,将边际私人收益曲线MPBr和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A.爱伦·斯密德财产、权力和公共选择——对法和经济学的进一步思考(M).黄祖辉,等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9.

{2}(美)罗伯特·考特,托马斯·尤伦法和经济学(M).张军,译.上海:上海三联出版社,1999.

{3}J.Mirrlees. The Optimal Structure of Authority and Incentives within an Organization(J).Bell Journal of Economics7,1976.

{4}(美)理查德·波斯纳法律的经济分析(M).蒋兆康.林毅夫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

{5}(美)科斯.企业、市场与法律(M).张军,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0.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81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