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对区域性国际组织运用武力的法律控制浅析
【英文标题】 Analyze Legal Control of the Use of Force by Regional Organization
【作者】 郑雪飞【作者单位】 河南大学政治系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中文关键词】 区域组织;运用武力;联合国宪章;集体自卫
【英文关键词】 regional organization;use of force;the UN Charter;collective self-defens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4)10—0030—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0
【页码】 30
【摘要】

区域组织运用武力在新的世纪中更引人关注。在联合国宪章体系下,区域组织运用武力有三种类型。其中。集体自卫和授权型运用武力对及时有效地反对地区霸权主义、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但从国际关系实践来看,区域组织运用武力尤其是授权型运用武力存在着较多问题,只有对其实行有效控制,才能发挥区域组织在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方面的作用。

【英文摘要】

In the new century.the use of force by regional organization is more conspicuous.Under the UN Charter,there are three kinds for regional organization to use force.Among them.collective serf-defense and the authorized use of force are important means to fight the regional hegemony and keep the intern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 in time and effectively.However,from the reality of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we can see that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in the use force by regional organizational,especially in the authorized use of force.Only after the problems being solved can the functions of keeping the intern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 by regional organization be exer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594    
  
  

区域性国际组织(以下简称区域组织)是一定区域范围内的,因共同利益或政策而结合起来的国家集团{1}。区域组织作一种解决国际争端的方法和途径,在《联合国宪章》第33条及第八章中有明确规定。但宪章中的表达方式是“区域机关”或“区域办法”,宪章、联合国大会及安理会都未对区域机关、区域办法作出明确定义。根据加利秘书长在《和平纲领》中的解释,区域机关和区域办法是指在联合国成立前或成立后根据条约建立的组织,包括:(1)为共同安全和防务而设立的区域组织;(2)一般区域发展或为特定经济问题或职能进行合作而设的组织;(3)应付当前所共同关注的某个政治、经济或社会问题而成立的团体。这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区域组织的法律地位,并将它们纳入联合国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机制中。据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也是区域组织[1]。北约成员国都是联合国成员国,有的还是创始会员国,却在1999年3—6月,在未经安理会授权许可下,擅自对主权国家南斯拉夫联盟动用武力,也是新世纪中最有使用武力倾向的国际组织。因此有必要结合宪章及相关国际法,对区域组织运用武力问题作一分析。

一、《联合国宪章》关于区域组织运用武力的法律规定[2]

在宪章体系下,区域组织运用武力有三种情况,一是“集体自卫”(第51条),二是授权型运用武力(第53条),三是无需授权,即可自行对重新实施侵略政策的前轴心国作战(第53条)。本文着重讨论前两种。

宪章第51条规定,联合国任何会员国受武力攻击时,在安理会采取必要办法以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以前,本宪章不得认为禁止行使单独或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会员国因行使自卫权而采取之办法,应立向安理会后报告,此项办法于任何方面不得影响安理会按照宪章随时采取其所认为必要行动之权责,以维护和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宪章第53条授权安理会在适当时候运用区域办法或区域机关来执行强制措施。但同时又指出,没有安理会的授权,区域办法或机关不得从事强制行动。强制行动包括三类,即非武力强制(第41条)、武力强制(第42条)、司法强制。非武力强制正如第41条所列:经济关系、铁路、海运、航空、邮、电、无线电、及其他交通工具之局部或全部停止,以及外交关系之断绝。武力强制则是指当安理会认为第41条所规定的办法不足时,应采取必要之空、海、陆军行动,包括联合国成员国的空、海、陆军示威、封锁及其他军事行动(第42条)。第42条的规定目的在于以合法的集体武力运用对付和制裁个体国家非法运用武力的行为,以消除对和平及安全的威胁。司法强制是根据宪章第六章及第七章之规定来进行,目的在于阻止暴力和冲突的进一步升级,如安理会的第808号、第955号决议。 关于区域组织运用武力的法律依据,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有些区域组织(如北约、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在其章程或决议中有诸如“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加强共同防务”等内容,但这与联合国安理会在维护国际和平安全中的首要地位并不矛盾。从法律上讲,各区域组织的章程、决议构成了该组织的法律基础。但就普遍性国际组织与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关系而言,区域组织显然处于辅助与补充的地位。宪章第52条第一项明确规定了区域组织的行动应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第103条规定:“联合国会员国在本宪章下之义务与其依任何其他国际协定所负之义务有冲突时,其在本宪章下之义务应居优先。”当前,绝大多数区域组织的成员国都是联合国会员国,所以在实践中,联合国宪章应优先于区域组织的章程。事实上,在联合国之后成立的区域组织多将第103条的基本精神载于其章程之中,作为活动的准则。

尽管法律条文有明确规定,但在联合国成立以来,由于安理会中大国否决权的滥用及集体安全机制不健全等原因,一些区域组织在地区冲突中,往往诉诸武力,严格来说,都难说是合法的。这必然造成联合国与区域组织在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行动上的矛盾,从长远来看,不利于世界和平与稳定。

二、区域组织运用武力的两种主要类型果然是京城土著

区域组织运用武力的两种主要类型是集体自卫和授权型运用武力,下面逐一进行分析。

毫无疑问,根据宪章第51条,区域组织可以运用武力等强制措施进行自卫。第51条既体现了起草委员会各国的相互妥协,也是时代的产物。也可以说第51条及第八章是“普遍主义力量优先与区域主义政治压力相互作用”的折中产物{2}。在宪章的早期文稿中,没有类似于第51条的内容。当苏、美、英、中四国在敦巴顿橡树园讨论未来国际安全组织大纲时,既存的“泛美体制”已经有了相当规模,亚洲一些阿拉伯国家即将建立一个联盟。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确定区域组织在未来的国际组织领导下的集体安全体制中的地位及如何协调二者的关系,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旧金山制宪会议受制于美洲国家投票权上的优势,采纳美国的修正案,制订出第51条。因此,如果从属于某一地区组织的国家受到武力攻击,该组织可以运用武力反抗攻击者,直到安理会采取行动。假定安理会因不能或不愿而未采取行动,区域组织可以无限期地运用武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公约组织成立的根本原因在于针对对方的集体自卫,然而,后者早已解散,前者的继续存在及其新战略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和担优。

由于各成员国依宪章负有不在其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或武力相威胁的义务(第2条第4款),自卫作为救急手段,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自卫权必须是“在受到武力攻击时”才能行使,“武力攻击”的实际发生是行使自卫权的重要前提条件和唯一合法理由[3];(2)自卫权只有在“安理会采取必要办法、以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前”才能行使。在集体安全制度下,自卫权的行使依靠的是当事国及其所在区域组织对形势的自我判断及由此采取的自卫措施。但若安理会已经采取或正在采取必要行动,自卫权的行使不得影响安理会的权责,而且,在与安理会作出的判断或采取的措施或办法发生冲突时,安理会的判断及措施具有优先权;(3)在程序方面,因行使自卫权而采取的措施或办法必须立即向安理会报告;(4)“相称”原则,或称“成比例原则”,即武力反击的规模强度要与所受之攻击相当。例如,针对他国武力骚扰边境安全,该国及所在区域组织采取大规模的全面战争显然是不适当的。这一点早已包含在国际惯例中,虽未在第51条中明确规定,但加之宪章禁止使用武力,自卫作为例外,必然使许可使用的武力有一个必要的限度。

在区域组织运用武力进行自卫的问题上,有几个法律问题需加以阐释,如“武力攻击”的概念,集体自卫与区域组织,合法自卫与武力报复,预先自卫等。对这些问题的解决,需遵循一个原则,即要从《联合国宪章》总的意旨上理解和运用宪章的条文规定。例如第51条没有对“武力攻击”严格界定,与“武力攻击”有关的概念在宪章中有第39条的“侵略”和第2条第4款的“运用武力”,但三者不能等同。从宪章意旨来看,“武力攻击”的外延要小于“侵略”和“使用武力”。

根据行使自卫权的四项条件,武力报复与预先自卫显然是不合法的。但有的学者认为,在现代敌对行动中,一个国家总要等到武力攻击开始后才能采取行动,是不合理的{3}。其实,在武力攻击发生之前,潜在被攻击国不一定非得诉诸武力预先自卫,预防性外交、提请安理会注意、外交照会等都是消弭武力攻击事实化的可行性手段。事实上,在许多场合,一些区域组织在诉诸武力侵犯他国时,往往主张预先自卫的传统国际法上的“自然权利”。

还应注意的是,区域组织的集体自卫权与第51条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但并不等于第51条所说的集体自卫权。两者的区别在于:首先,前者只是后者的一种形式;其次,后者主要针对的是“个体防卫”而言;在此,后者不一定限定于某一区域。

从理论上讲,区域组织行使集体自卫权对及时有效地反对地区霸权主义、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大有裨益。例如,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海湾国家理事会曾决定派兵执行解救科威特的使命。但在众多实践中,主要是在冷战期间,由于第51条没有明确界定武力攻击与自卫的含义,也由于冷战及否决权的原因,在联合国成立以来,安理会在一定程度上陷入瘫痪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个别超级大国利用受其控制的区域组织以集体自卫的名义尽可以无限期“合法”地大打出手、侵略扩张。正如有的学者所说,第51条成了回避联合国介入的合法的逃避条款{4},是集体安全和国际无政府状态的临界线。例如,1968年8月,苏联纠集波兰、匈牙利、民主德国、保加利亚四国军队,打着华约旗帜,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美国更是有过之而不及,“隔离”古巴、出兵格林纳达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铁崖.国际法(M).法律出版社,1995.561,380.

{2}许光建.《联合国宪章》诠释(M).山西教育出版社,1999.367,376—377.

{3}奥本海.(英)詹宁恩,瓦茨修订.奥本海国际法.第1卷·第1分册(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310.

{4}Abram Chayes.“Law and the Quarantine of Cuba”(J).Foreign Affairs,Feb/Mar,1963;Leonard Meeker.“Defensive Quarantine and the law”(J).American.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vol.57,1963.

{5}John Moore(ed.).Law and Civil War in Modern World(M).1974.27.

{6}John Moore.Law and Grenada Mission(M).1984.3 2.谨防骗子

{7}郑雪飞.内战、内政与主权(J).西亚非洲资料,2000,(1).

{8}袁智兵.新干涉主义新在哪里(N).人民日报,1999—07—29.

{9}Michael J.Glenon.“The New Interventionism”(J).Foreign Affairs,May/June,1999.

{10}李一文.蓝盔行动——联合国与国际冲突(M).当代世界出版社,263.

{11}郑启荣,李铁城.联合国大事编年(M).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1998.32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5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