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文献信息与研究》
《法律图书馆的评价标准》
【副标题】 我们将如何评价图书馆的实际作用【作者】 盖尔M.戴利 马福玲编译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分类】 其他
【中文关键词】 法律图书馆;评价标准;实际作用【期刊年份】 2000年
【期号】 1【页码】 40
【摘要】 本文综述了在当今计算机网络和国际互联网时代,如何评价法律图书馆的实际作用和法律图书馆的评价标准。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5489    
  
  在计算机网络和国际互联网的时代,大学图书馆员和管理人员越来越认识到,有必要制订开拓一些新的评价图书馆资源的办法。从历史上来讲,图书馆藏书规模的大小一直是鉴定研究机构和评定其等级的决定因素。在过去的年代,有效的资源共享几乎是不可能的,图书经费预算增长快速,并且似乎没有实际可行的和可信赖的图书馆资料的替代品。因此,上述做法在当时还是有它本身的意义的。不幸的是,那种仅以规模大来表明学术图书馆质量的观念,却使得“收藏就意味着一切”和“只要拥有足够的经费,就能收集到所有研究资料”的神话长久存在。依赖规模作为评定质量的办法,也是有先决条件的,它要求藏书数量要一贯精确,所有藏书都应上架和容易查找,所有的图书管理员要经常反复清点同样类型的资料,而且所有在册图书都应是有价值的。——然而要维护这些假设,对于大多数图书馆员来说,可谓是勉为其难了。美国律师协会于1986年采用了经它修改的法学院和法学院图书馆鉴定标准。当时许多人相信这意味着越大越好的观念已经被否定。法学教育家信心十足地认为,美国律师协会重新改写标准正是顺应了各种机读型式的法律资源以及电子数据库法律资源的广泛可用性。在那些标准还处在考虑之中时,爱尼达L.摩尔斯就曾写到:美国律师协会所建议的那些标准要求我们重新考虑法学院法律图书馆的传统作用。那些标准不再强调藏书数量的重要性,它们允许我们去考虑通过自动化程序和非书形式获得法律信息。
  现在,十年过去了,摩尔斯关于新标准效果的预言证明是过于乐观了。美国律师协会在收集法学院图书馆的信息时,仍旧只要求法学院院长和图书馆长们提供藏书数量统计数字,而其它则很少过问。美国律师协会年度统计报告和鉴定标准均未能提供下列因素的数据,也未能给予足够的考虑。如:计算机联网、英特网检索、需求(待索)文件服务、用户开始的图书馆馆际出借能力、读者同时使用数据库、索引、只读光盘材料等。尽管美国律师协会的确收集了用于数据库检索和计算机技术的预算数字并把它们作为法学院年度统计分析的一部分,但是在把这些美元数字转化成以质量或以接收信息作为衡量方面,看来并没有什么作为。那些据称是给法学院评定等级的研究报告往往依然把藏书数量作为唯一的评估图书馆的因素。
  法律鉴定机构(ABA)却依然未能改变到以信息存取以质量作为测量尺度(的标准上来)。尽管自动化和非书形式较之八年前摩尔斯所预料的情况有了大幅度的进步,尽管这种进步已使逐卷逐种(以卷册)计算藏书在很大程度上很不适应了,但当法学院院长和图书馆馆长继续回答关于藏书卷数和微缩胶片(相当于多少书型书)数量等问题时,他们(对评价标准)意见越来越统一,都认为坚持以藏书规模为标准无法衡量信息传播的效果和效率。
  哈佛法学院图书馆馆长甚至预言,藏书永远增长的趋势将要结束,学术图书馆将在不久的将来获得一种稳定的状态。他注意到,由于数据库的扩展,不喜欢计算机的合作伙伴退下来,律师事务所图书馆藏书已经达到了稳定状态。同时他还预言,在二十年左右时间后,“由于旧书籍转变为其它形式,加上新增加的信息只采用电子型式,于是印刷型资料的持续增长率将趋于平衡”。今天看来他的预言相当有道理。
  尽管法学教育家对现状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并且早在1987年就有文件可资证明,但却没有哪一个法律教育小组做出严肃的富有成效的努力,去设计一套以信息存取的质量量度代替图书册数的数量量度方法。尽管广泛的看法是衡量标准需要加以改变,但由于没有可行的替代品,法律教育者们无法对美国律师协会施加压力,让他们重新考虑图书馆标准的问题。但是到了90年代初,人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开始坚定起来了。美国律师协会也不得不被迫有所行动。1994年6月,美国律师协会就评定标准中有关图书馆各节内容颁布了一个修改草案,然后整个秋天向各有关方面征询意见,并在1995年1月颁布了正式修订本。美国律师协会的新标准正文的最后定稿是否将对技术含量日渐增加的图书馆的评估工作起促进作用目前尚无法确定,但是不论最终的规定采取什么样的形式,它们肯定会对将来的法律教育产生显著的影响。
  如果法律学术的目标是要真正反映近期法律信息传递上的重大技术改革并适应170多个经过鉴定合格的法学院多种使命的需求,法学教育者和鉴定机构必须携手修定图书馆鉴定办法。不论最终的标准是基于美国律师协会所提出的建议,还是基于其它方面提出的替代办法,它们必须摒弃传统的按藏书量来评定法律图书馆的方法。
  关于制订新标准的必要性问题最终取得了一致意见。现在我们也有机会完成此一目标。多年了我们曾犹疑、观望,一直未尽心力。现在回过头来分析一下,是在什么情况下人们形成了统一意见,又是在什么情况下,使由此产生的律师协会的修订方案变成了现实,分析一下重新设计法律图书馆评定标准需要其他哪些方面的努力等等,那将是很有意义的。前面提到的“这一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被认为是在三种因素相互影响下而产生的。它们分别为:技术上的进步、对预算的迫切要求和法律上的压力。
  技术上的考虑
  当很多摆在法学图书馆书架上的图书资料也已存储在全文数据库里时,按数量来评定图书馆质量的方法就失去了它们的意义。曾经是任何法学研究藏书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原始文献资料现在都已上网,既容易检索,又能快速下载到个人计算机上或在高速打印机上打印出来。律师协会的标准要求每一个法学院图书馆开放一个全文法律数据库,而几乎所有的图书馆都愿意开放两个。随着LEXIS和WESTLAW两个数据库的开放,学生和教职员再不会为图书乱架,索引、查询工具书编制特殊或因复印机不好用等等而感到沮丧。法学院图书馆也可以从大量原始套本的整理、回溯、保管和储藏工作中解脱出来。
  老化的印刷型材料实现数字化和快速扫描只读光盘,法律信息的广泛应用,书目档案和全文档案实现远程计算机系统快速访问,这三种变化正在把爬满常青藤的传统建筑转变为无界墙的图书馆。哈佛法学院图书馆馆长哈理S马丁强调指出,他为法学院教师制订的服务目标是:“法学院教师们可以不必到图书馆来。”六年前的这种说法也很容易地适应于今天的法律学生。法律学生和教职员拥有了法律数据库的个人通行口令,他们可以从家中和办公室访问LEXIS和WESTLAW这两个数据库,也可以键人图书馆网络系统,获取图书馆目录信息、期刊索引、英特网、电子杂志和各种各样的国内、国际信息资源。政府出版物正在逐步实现与英特网联网,同时,可供图书馆形成电子型式资料,也可在家中或办公室进行网络检索。
  这些技术上的变化要求评定标准也做相应的变化。因为法律学者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办公室都可以使用法律图书馆的网络,他们已经不是仅仅在使用储存于图书大楼里的资料,所以那些仍然仅用数量来评定图书馆的“含金量”的标准不可能衡量出图书馆工作的好坏。由此,这些标准也是毫无意义的。事实上,我们正进人一个图书馆起实际作用的年代。大量的信息由计算机提供。图书馆的任务已变为提供和使用信息,而不仅仅是存储书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54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