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资本多数决修正的新路径
【英文标题】 New Path of Amending the Capital Majority Decision
【作者】 蔡一博王殳昊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研究生教育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资本多数决;控制股东;中小股东保护;受信义务
【英文关键词】 The Capital Majority Rule; Control shareholders; Minority shareholders; Fiduciary duties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3)04-008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4
【页码】 86
【摘要】

尽管资本多数决作为一项议事规则在公司的运转过程中起到基石作用,但在公司实务中,由于控制股东与中小股东存在内在的冲突,所以导致控制股东“恃强凌弱”或中小股东“以小讹大”的现象,不利于公司的长期运转和发展。其研究方法是剖析资本多数决原则的法理基础和规范适用出现的情况,进而得出两个解决此问题的研究结论:一是培植股权文化的内生力;二是强化控制股东的受信义务,以此构造相对公平的理论制度和利用两者的平衡点对控制股东进行约束,进而实现最大可能的控制股东与中小股东权利之间的平衡。

【英文摘要】

Though the rule of the Capital Majority plays a cornerstone role in the company's operation of the process, but in the process of corporate practice, due to inherent conflict between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and minority shareholders, resulted in the controlling shareholder bullying or getting large profits on small risk. It is not conducive to the company's long-term 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Analyzes the legal basis of the majority rule, and then come to the conclusions of two solutions to this problem: to cultivate equity culture within the San Miguel, the second is to strengthen the fiduciary obligations of the controlling shareholder so that construct a relatively fair theory system and use of the balance between the two to restrict the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thus achieving a maximum possible balance between the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and minority shareholders'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568    
  资本多数决原则是股份有限公司议事和决策的基础性原则,在近代各国公司法规定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程序中被广泛采用,资本多数决既是内部民主的要求,也是公司外部经济性的需要,但资本多数决自从其诞生的那天起便先天不足,在公司的治理过程中,实际控制人利益与中小股东权利保护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冲突,它的缺陷和它所带来的控制股东权利滥用等问题也广受批评,损害公司和少数股东的利益。
  一、资本多数决原则的正当性反思
  从制度本身来看,资本多数决原则具有坚实的经济、法律和现实基础,是股份平等原则的基石,但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资本多数决原则也是如此。客观地说,它对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运转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调动投资者的积极性和提高决策效率方面有重要意义,但股东的平等不仅是表层的股权平等,应是具有丰富内涵的实质平等,这种深层次的平等“无法通过资本多数决这一纯粹计量化的议决方式来予以实现”{1}。
  (一)、资本多数决的权利滥用与民法古老正义法则,存在着根本的违背
  “从资本多数决原则诞生起,由于此制度没有变动的多数派,所以在实际的股份公司中,大部分情形下都存在持有多数股份而支配决议的大股东,出现支配力的恒久性偏倒现象”。{2}在此情况之下,控制股东长期地把持公司运行中的绝对权利。使得“资本的民主同样地被解读为财阀制度”{3}。在近代资本原始积聚和公司创立的过程中,由于人们刚刚脱离专制的束缚,所以特别强调所有权绝对、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导致缺乏有效的限制,使其资本权利像脱缰的野马失去控制,导致与古老正义的违背。民法作为一个良性社会有效运行的法律基石之一,推动着经济社会的演进,特别是对于民商合一的国家考量,民法的基本原则也贯穿于商事活动之中。在进入现代经济社会以来,生产力的提高使人的经济性开始彰显,出于对社会本位的关切,“民法在倡导私权神圣的同时,主张权利不可滥用,以维护社会总体利益”{4}。根据我国《宪法》第51条和《民法通则》第7条规定的精神,禁止权利滥用应成为我国民法的基本原则,与此同时指导我国的商事活动。但在资本多数决原则的影响下,控制股东可能置公司和其他中小股东的利益于不顾,进而导致权利的滥用。此种行为在侵犯了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同时,更违背公司所应遵循的民法规则和社会义务,甚至触犯了经济发展和国民道德秩序的底线。对此我国《公司法》第20条第2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此法规明确了公司股东不得滥用权利及违反这一规定应该承担的法律后果,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由于公司在决策过程中具有某些私法性的特点,所以在具体运用上,应注意具体控制司法对公司事务的谨慎干预程度,同时在实务案例中不断总结股东滥用权利的判断标准,进而将“禁止权利滥用原则”与公司的公法兼私法性质相契合。从禁止权利滥用适应性角度上看,“德国判例上认为‘禁止权利滥用原则’适用于全部私法领域,尤其是商法及工商财产权的保障方面”{5}。
  (二)资本多数决原则使股东地位趋于实际的不平等
  股东平等的核心是妥善处理股东之间的利益关系,构建股东之间相互平等、和谐共赢的利益共同体。既反对控制股东滥用权力欺压弱者,也不赞同中小股东不顾成本“以小讹大”。故而股权平等是现代公司发展的必由之路。
  但股东平等不等于股份的平等,而是在公司的股东之间,“在基于股东地位而发生关系之场合,应给予股东以平等待遇之谓”{6}。我国《民法通则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第3条规定:“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的地位平等”。然而,公司作为以营利为目的的社团法人,其股东对公司承担责任与其出资额相关,与按人头平等的公益社团社员不同,以营利为目的社团中股东权利应以投资额作为衡量标准,实行按比例的平等。但长期以来,在我国有关公司法的理论和实务中,将股东平等简单地异化为股权平等,必须注意到,“股东平等与股权平等存在着根本的不同”{7}。股东平等不等同于股权平等,股权平等只是股东平等的形式表现,而非实质的平等。
  在形式平等和实质平等的关系上,为了实质的平等,要打破形式上的平等,因为实质平等的到来,往往需要以形式上的不平等为前提,对事实上不等同的个人使用相同的尺度必然会造成更大的差距。现代公司治理的构架是在资本基础上的民主,所赋予股东的权利与其出资额相关,说明股东之间不可能对公司事务行使同样的权利。“在此意义上,股东因为出资额的不同而对公司事务享有不同的权利恰是股东平等原则的体现”{8}。简而言之: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近代资本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是投资者通过资本多数决原则满足他们对于未来前景的预期,从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理论上认为这种经济人会带来公司公益权的最大化,进而股东之间因其出资额不同,导致对公司的控制权强弱不同及投资回报上的差别对待,其区别对待行为在满足股份内容平等和股权比例平等的基础上,并不违背股东平等原则。但如果基于出资而享有控制权的大股东任意压榨中小股东或侵吞他们的利益,则异化了法律所允许的与其出资额相关的“区别对待”。因此,“股权平等原则只能是机会上的平等,而非结果的平等;是一种动态的平等,而不是静态的平均”{9}。
  综上,笔者认为在考究股权平等的二维概念之前,须先明确一个逻辑,“股权平等原则包括股份内容平等和股权比例平等两层含义”{10}。它们相辅相成,互为表里。如果股份内容平等是股权平等原则的基础,强调股权的质的、静态的平等,那么股权比例平等则是股权平等原则的核心,强调股权的量的、动态的平等。“一静”强调的是持股类别相同的股东之间权利内容上的平等;“一动”针对的是每位股东的持股比例为量的标准。前者在法律和章程中较好分配,而后者如何达到帕累托最优就需要实践的动态化的定量分析。我国《公司法》第35条和第104条第一款是关于按实缴出资比例分红和关于“一股一表决权”的规定,且均以股权比例为前提,但我国《公司法》尚未明确规定股权平等原则。遂在寻找实质股东平等的路径上应以动态的股权比例平等为突破口。实施方式上遵循程序正义与实体公正并重,针对不同的对象,方法论的侧重点应有所不同。例如,“一项挤压式合并(Take out Mergers)只要经被合并公司的少数股东中的大多数同意即可认定是公平的,而不管在价格上是否公平”{11}。这是持程序公平替代实体平等者的主张,但如果在股东持股比例相差比较大的情况下,此种程序正义将带来新的不平等,此时就需要实质优先主义。所以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以便更好地运用不等者不等之的尺子来实现最大的实质平等。
  二、限制资本多数决原则的顶层设计之首要义务
  我国现行《公司法》在优化企业治理结构、保护中小股东权益的立法背景下,借鉴国外理论和实践,在累积表决权、表决权限制、股东异议回购请求权、股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罗培新.论股东平等及少数股股东之保护[J].宁夏大学学报,2000,(1).

{2}[韩]李哲松.韩国公司法[M].吴日焕,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339.

{3}朱羿锟.公司控制权配置论[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01:4.

{4}梁慧星.从近代民法到现代民法—20世纪民法回顾[J].中外法学,1997,(4).

{5}魏振瀛,等.民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27.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6}张龙文.股份有限公司实务研究[M].台南:翰林出版社,1997:61.

{7}罗志坚,危晓美.从股权平等到股东平等:试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平等原则[J].中国律师,2004,(7).

{8}宋智慧.股东平等原则与资本多数决矫治[J].河北法学,2011,(6).

{9}宋智慧.民主视域下的资本多数决异化根源研究[J].河北法学,2009,(8).

{10}刘俊海.现代公司法、第二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214.

{11}Kent T.Van den Bera,Appraisal of take out Mergers by Minority Shareholders:From Substantive to Procedural Fairness[J].Yale,L.J,1984,(6).

{12}Black’s Law Dictionary, 6th, ed.p:625.

{13}李颖芝.衡平法外的受信义务—析董事与新《公司法》下之“忠实义务”[J].北大法律评论,2008,(9).

{14}李新天,孙聪聪.公司法上的受信义务研究[J].河南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学报,2011,(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5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