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平安乡村建设理论基础、路径与体系
【英文标题】 The Theoretical Basis, Path and System of Safety Rural Village Construction under the Overall 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
【作者】 邵祖峰刘菲
【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系{教授}湖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系{讲师}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总体国家安全观;平安乡村建设;公安改革;乡村振兴战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英文关键词】 Overall 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 Safety Rural Village Construction; Public Security Reform;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Social Public Security Comprehensive Administration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9)04―013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133
【摘要】

总体国家安全观、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社会治理认识的重要理论成果,而平安建设则是公安机关承担的重大历史使命,将其结合起来探讨平安乡村建设是当前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课题。在分析前两者对于平安乡村建设理论指导意义的基础上,结合当前农村公安改革的创新和实践,提出共建、共治、共享的具体建设路径,并对平安乡村建设主体及相关机制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优化与再设计。

【英文摘要】

The overall 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which are important theoretical achievements of social governance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the safety construction is a major historical mission that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must undertake responsibility for our country, combining them to discuss the safety rural village construction that is an important issue of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construction. Based on the significant theoretical guidance value analysis of first two theories in the safety rural village construction, combining with the current innovation practice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reform, we should put forward the specific construction paths of co-construction, co-governance and sharing, but also optimize and redesig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ubjects and related mechanisms of safety rural village construc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33    
  
  

平安建设作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语境,其理念的提出意义重大,同时它也是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用以指导公安业务工作的重要体现。平安建设相关概念自2003年被明确提出以来,它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实践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为此制定出台了多项纲领性文件,用以指导全国各地平安建设的创建活动{1}。“平安大道”、“平安校园”、“平安社区”、“平安乡镇”、“平安省市县”等一系列基层平安创建活动,已成为平安中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党的十八大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大战略思想以来,国家安全理念与内涵得到了进一步扩展,现阶段的平安到底是什么?如何从更高层面理解和创新平安建设活动?这无疑都需要从理论层面更深入地探究平安、安全的内涵变迁,将两者进行更好地衔接,才能进一步探索如何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更全面和有效地开展平安建设活动。党的十九大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理论基础上,高屋建瓴地提出了乡村振兴发展战略,“农村美、农业强、农民富”将是实现美丽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美丽乡景、乡情的出现都离不开平安乡村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和全方位深化。

一、总体国家安全观与平安乡村建设概述

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治国理政的最新成果,它是在复杂的国内形势与风云变幻的国际环境交互作用下提出的重大战略指引{2}。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2015年,我国通过的《国家安全法》以法律形式确立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地位,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安全工作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2016年4月,中组部、中宣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习《总体国家安全观干部读本》。由此可见,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战略思想得到专家、学者、媒体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成为当前我国各项安全工作的重要指南。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基本思想包括:“国家安全工作应当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维护各领域国家安全,构建国家安全体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既重视国土安全,又重视国民安全;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其安全体系范围宽广,涵盖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11个方面。

平安乡村建设起源于1990年在江苏扬州开展的“创建平安村”活动。当地政府认为“平安和富裕是和平时期老百姓的愿望”、“社会平安是易碎品,不能有一点松懈”。基于上述理念,江苏省率先实施了一系列平安创建活动,省内平安乡镇、平安街道、平安社区等创建活动不断谱写出新篇章。紧接着江苏又提出创建“平安省”的概念,要求通过建设平安县、平安市,进而实现“平安江苏”的奋斗目标。正是基于对基层治理经验的梳理与总结,平安建设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被纳入到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理论体系之中,相关表述主要体现为“稳定才能发展,平安才能和谐”,“平安是和谐的基础,平安是发展的前提,平安是人民的福祉,平安是各级党委、政府应尽的职责,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与此同时,平安建设也被纳入到各级政府工作绩效的考核指标,具有一票否决权的效力。2006年,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深入开展农村平安建设的若干意见》,这标志着依托国家整体应用和执行的高标准、严要求的平安乡村建设正式起航。随着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思想,平安乡村建设的战略地位和作用将会更加凸显。

二、平安乡村建设的总体国家安全观理论基础

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平安乡村建设理念虽然早于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但从整体层面看,总体国家安全观依然是平安乡村建设的重要理论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说,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党对国家治理、社会领导的最新成果,是过去多年执政经验的总结与创新。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邓小平为中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提出有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战略决策后,全社会面临着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问题,最终的结论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正确处理改革、发展同稳定的关系,保持稳定的政治环境和社会秩序,具有极端重要的意义”,“发展是目的,是硬道理。改革是动力,是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稳定是前提,是发展和改革必备的政治社会条件”。稳定的本质就是平安,就是要为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保驾护航,但当时的平安建设重点在城市而不在乡村。在21世纪初的前十年,我国社会经济条件有了很大发展与变化,受征地拆迁、城乡二元差距加大等因素的影响,社会阶层之间的矛盾加剧,不稳定因素日益增多。为解决上述问题,党提出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的总方略。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特征就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里的安定有序就是平安建设的基本目标。党的十八大在科学分析国内、国际形势后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战略思想,已经成为当前我国平安建设的重要指导思想。相对于过去的平安建设活动而言,总体国家安全观视野下的平安乡村建设具有以下不同之处。

(一)安全定位的提高

过去提起“平安”的概念,可能更多体现的是安全的含义,主要的理解就是没有危险、免受灾害。针对的对象往往是微观层面,比如个人免受身体伤害或财产损失,或者是某个社会组织的财产免受破坏、工作秩序稳定,再往大一点层面而言也就是某个区域的社会秩序稳定等。“平安”的含义仅仅是从传统层面去理解,属于一种“小我”、“个体”的思路,定位不够宏观、高远。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平安内涵则明显不同,它是从国家、政权等宏观层面来看待问题,远远超出传统狭隘的“安全”含义之理解,属于“大我”、“国家”的范畴。在安全概念的定位上,后者明显高于前者,政治意义明显。目前世界上所有采用政党体制治理的国家,重申其政治定位与治理导向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我国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强调政治安全与国家安全,这也是我国在西方资本主义列强颠覆与反颠覆、包围与反包围斗争中的经验所得。需要指出是,安全定位的提高,安全视野的扩展,并不意味着过去仅专注于国内的平安建设地位的下降,反而衬托出平安乡村建设将具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因为只有内生的安全、国家内部的稳定,才能支撑起国家在整个世界体系中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的全面安全。卧槽不见了

(二)安全内涵的扩展

如前所述,平安的内涵在过去是相对狭隘和传统的,看重的是微观层面的内容。总体国家安全观视野下的平安需从宏观、长远、广义层面来看待问题。比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论述总体国家安全观时认为:“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对内求发展、求变革、求稳定、建设平安中国,对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赢、建设和谐世界;既重视国土安全,又重视国民安全,坚持以民为本、以人为本,坚持国家安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真正夯实国家安全的群众基础;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条件,富国才能强兵,强兵才能卫国;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打造命运共同体,推动各方朝着互利互惠、共同安全的目标相向而行”。对以上论述,有相关学者{2}进行分析总结后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包括“五位一体说”、“多重要素说”、“四大内核说”等意蕴。总而言之,平安内涵的广度和深度全面扩展,已超越传统意义对安全的理解。虽然现阶段“平安乡村建设”中的平安,多数情况下属于国内的、传统的、社会的、发展中的安全问题,但也不排除内外交织、相互影响、扩散蔓延等跨越国界情况的发生。因此,正确理解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内涵,必须高度重视非传统安全隐患苗头的产生,尤其要注意预防政治、经济相互交织形成的安全问题,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才能有效应对新时期各种安全威胁的挑战。

(三)安全体系与机制的健全

过去的平安建设一般是以政府为主导、公安机关主抓、社会协助的管理模式运行,以各级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作为领导协调机构开展具体工作。典型的纲领性指导文件是《关于深入开展农村平安建设的若干意见》(综治委[2006]24号)、《关于深入推进农村平安建设的实施意见》(综治委[2007]7号)。从平安乡村建设内容来看,主要是打击农村的黄赌毒、黑恶势力、邪教和非法宗教等违法犯罪行为,化解农村各类矛盾纠纷,构建乡村和谐社会。总体国家安全观理论提出后,有关平安建设的问题上升到维护国家安全与政治稳定的层面,按照依法行政与依法治国的基本思想,最为典型的举措就是设置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了《国家安全法》。因此,相关主体和机构间的协调运行机制将变得更为有力,安全管理工作及其责任的明确将变得更为具体和有效。从党的十八大以来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的各种扫黑除恶、打虎拍蝇、清除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行动及其成果汇报中,就能明显感受到公安机关是整个平安乡村建设的主力军,通过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积极配合与协调,以及各类社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其综合治理力度更加有效。

三、平安乡村建设路径的变化与创新

自党的十六大平安建设的理念和思路正式提出后,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于2006年发布的纲领性指导文件《关于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对平安建设的意义、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工作的重点和举措都做了充分说明。为进一步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维护农村社会的安全与稳定,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于2007年又制定和发布了《关于深入推进农村平安建设的实施意见》。至此,平安乡村建设成为新时期平安中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平安乡村建设的历史

如前所述,平安乡村建设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江苏,当时的要求仅限于创建平安村,目的在于维护和保障村庄内部社会治安的稳定和有序。21世纪初期,我国道路交通安全问题日益严峻,尤其是重大交通事故以及公路沿线的车匪路霸、公路三乱等问题频发,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对此提出了在全国范围内创建平安大道的活动,集中力量治理影响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道路交通、治安环境等问题,目的在于促进“交通安全畅通、治安秩序良好;执法公正文明、警务保障有力、人民群众满意”。这一系列活动对后续的社会管理产生了明显的示范效应和潜在的重要影响。尤其是党的十六大提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理论后,平安建设的理念作用更加凸显,其目标就是要营造一个安定有序、安全和谐的社会环境,形成一种社会秩序井然、公平正义彰显、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良好社会状态。这种平安的态势也正好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理论相辅相成。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需要有一个安全和稳定的社会环境,需要化解社会矛盾、缩小城乡差距。在过去的发展历程中,有关农村建设的历史欠账问题太多,农村稳定是国家稳定的根基,正如俗语有云“农村稳,则天下安”,如何化解农村发展中涉及影响社会稳定与和谐的各种不利因素,成为党中央亟需考虑和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相关规范性指导文件的出台,进一步促进了平安乡村建设的深入发展。当前围绕农村警务体制与机制改革,现实工作中产生了很多好的做法,比如采取“一村一警”、“一村一辅警”、“一村一警务助理”、“农村治安中心户”、“网格化管理”、“流动治安巡逻车”、“组建治安巡逻队”等措施{3},进一步完善了农村警务室和乡镇派出所的规范化建设,农村治安的基层基础工作逐步加强。党的十八大继往开来,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以及“两个一百年”的宏伟战略目标。美好的愿景必须以安定有序的社会环境为依托,作为实现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倪小宇.改革开放30年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发展历程[J].福建警察学院学报,2008(6):5-8.

{2}谢卓芝,谢撼澜“.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综述[J].理论视野,2016(5):65-70.

{3}云山城.乡村振兴战略视角下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研究[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6):5-6.

{4}高斌.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演进轨迹、困境分析与路径选择?[J].理论研究,2018(6):67-75.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5}刘开君,刘太刚.创新社会治理的三重维度:理念、制度和政策[J].天津行政学院学报,2019(1):46-52.

{6}新华社.放飞平安梦想共筑平安家园——从三大变化看我国平安建设推向深入[EB/OL]. http://www.chinapeace.gov.cn/2013-05/30/content_7817005.htm, 2019-01-25.

{7}嘉兴市公安局课题组.深化“三治”建设与公安工作融合的实践与思考[J].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 2019(1):25-3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