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职业类型与警察形象构建
【副标题】 宏观环境的调节作用
【英文标题】 Construction on Occupational Type and Police Image
【英文副标题】 Modulation of the Macro Environment【作者】 刘磊,王洪沙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专业硕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教授}
【分类】 公安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体制;警察评价;多层非线性模型
【英文关键词】 system; police evaluation;Hierarchical Linear and Nonlinear Modeling
【文章编码】 1008-2433(2019)06-0112-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112
【摘要】

基于CGSS2015数据研究不同职业对警察评价的影响。考虑到社会情境对个体评价的重要性,构建多层模型分析不同省份宏观环境下不同职业对警察的评价。可知人们的不同职业对警察评价的影响会随着社会环境的不同而呈现出较大差异。在人均GDP较高的地区,体制内工作人员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高;在人均GDP较低的地区,体制外工作人员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高。这说明宏观环境对个体评价的影响机制是复杂的。这一研究结果对警察形象的构建具有一定启示意义。

【英文摘要】

Based on the 2015 China Comprehensive Social Survey (CGSS2015), this paper studies the influence of different occupations on police evaluation. Considering the importance of social environment to individual evaluation, a multi-layer model is constructed to analyze different occupations to police evaluation under the macro environment of different provinces. It can be seen that its influence varies greatly with different provincial social environment. In areas with higher GDP per capita, the staff within the system rated the police relatively highly. However, in areas with lower GDP per capita, the police are rated relatively highly by outsiders. Therefore, there are complex factors in the role of macro environment on individual evaluation, which has certain enlightenment significance to the construction of police imag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21    
  
  

一、研究背景

“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公安机关作为政府职能部门的一部分,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警察作为公安机关的主体,在国家机构的运行体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当今社会处在经济转型期,贫富差距大,犯罪现象多发且多变。此时,警察在维护国家安全以及社会治理中的作用愈加凸显。同时,从经济学角度讲,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属于公共物品,而公众作为公共物品的直接受益者,其对警察的评价对公安工作的开展具有一定导向作用。因此,研究公众对警察的评价对于公安工作的开展、社会治理的方向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公众对警察评价的直接影响是警察形象的构建。所谓警察形象,是指社会公众对警察组织的综合表现感知后在头脑中所形成的总体印象,表现为社会公众对警察组织的评价,包括警容形象、素质形象、执法形象、服务形象等四个方面{1},体现了由表及里,逐渐深入的评价体系。尽管这一评价体系能够较为直观地反映警察形象,但在评价的过程中,作为评价主体的个体,在评价的过程中受多重因素影响。Stipak认为,公众评价往往不受实际服务质量的影响,公众对公共服务质量的看法并非完全取决于服务的实际质量,非服务性因素对公众评价的影响更为明显。所谓非服务性因素,是指影响公众评价的个体特征、情境因素和经历因素。其中,个体特征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收入水平等;情境因素是直接影响公众认知的客观环境因素。例如,警力配置状况、地区经济水平等;经历因素包括服务接触、互动关系等{2}。同时,对于具有个体特征的职业属性,李玫瑾(2001年)提出不同身份对警察评价的分值各不相同,并且呈现出一定的趋势性。田俊峰等(2013年)认为职业、收入等经济因素与居民安全感显著相关,居民安全感又影响着公众对警察执法效果的评价。对于职业身份的选择,李磊等(2014年)认为金融发展对选择成为个体户概率有显著为负的影响,因为随着金融的发展更多就业机会涌现,再加上个体户社会地位不高、资金周转困难,因而宁愿选择较为稳定的雇佣职位。同时,经济发展、产业结构不同的各地区,其对警务工作的投入、重点导向均有所不同,经济发展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与社会的稳定密切相关,而公众选择不同类型职业也受地区经济发展影响。因此,个体作为社会环境的一部分,其与环境互相作用,不同社会环境下不同职业身份的人,其个体特征不同,所处情境不同,评价某一事物时的利益相关项和出发点亦不同,这就导致了不同环境下人们评价的某种聚类现象,体现了宏观环境调节的重要性。以往对警察形象的研究中,多数以某地为例,或是进行单一个体因素的趋向分析,并未体现出在不同省份,不同职业身份的人对警察评价的相异之处。

综上所述,考虑到影响警察形象因素复杂多样,本文采用多层模型探究省级宏观环境与公众对警察评价的关系,并讨论不同职业身份如何随省级单位变化而对警察评价产生不同影响,并如何将其正确纳入警察形象的构建体系当中。

二、理论假设

警察形象的构建作为以评价为导向的一种机制,涉及公民对警察的评价。关于警察形象的论述,可谓是众说纷纭,并从不同的角度对其加以论述。从社会治安、居民安全感、媒体传播以及警察信任等多个角度为切入点,对警察形象的现状、影响因素以及未来发展加以阐述。同时,相关研究亦有很强的单区域特点,并且各地群众对警察的评价褒贬不一。当然,这在中国各个地区发展极其不均衡的大背景下是在所难免的,以经济发展为牵头羊,相关的政治、法律的着力点均有所不同,这就导致了人民的日常工作、生活、法制,甚至是民警的基本待遇等都呈现出了明显的区域差异性。因此,在研究公众对警察的评价时有必要考虑大环境的作用。个体评价是以自身状况为出发点,结合其对评价物的感知情况,在宏观环境的调控下,对客观事物进行反映。由此可以做出以下假设:

(一)省级社会环境的差异性在公众对警察的评价中具有影响作用,其评价具有省间差异的特点

Hank(2002年)提出,区域社会环境通常通过社会结构、社会制度和文化模式等多种方式影响个体行为{3}。首先,与公众对警察评价相关的社会结构一是指影响公众具体所面对的社会现状。例如,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均衡、社会阶层的分布等;二是指警察所面临的执法状况、区域性的犯罪特征,以及警察待遇的差异性。其次,与警察形象构建相关的社会制度包括与警察日常工作相关的治安管理制度,以及一些与当地实际情况相匹配的,维护其社会形态和社会结构的各项制度规范的总和。最后,所谓文化模式是指具有聚类特性的文化体系,如以工商业为主导经济的地区,个人主义、规范意识较强。而与警察形象相关的文化模式主要指那些以经济发展与社会现状为依托而形成的具有聚类特性的观念特征、行为模式等,如此一来,在某特特定社会环境或地区,具有类似职业的人便会对警察有着趋同性的评价。

从表面上看,公众对警察评价的影响因素似乎仅限于警察的执法情况,但实际上也受到其他宏观环境因素的影响。樊鹏认为,基于国家转型期所面临的犯罪率攀升的严峻考验,研究大多关注于不安定因素的变化,而忽略了受外部条件影响后国家机器可能发生的调整{4}。同时,警察作为国家强制力的主体,其作为国家武器的功能也需要财政的支撑。由此可以推断出,人民对警察评价的影响机制,即外部的经济条件通过对公安财政经费支出影响警察力量的强弱,而警察力量的强弱直接关系到其执法状况,进而进一步影响人民对警察的评价。对于公安的财政支出,樊鹏通过1988年至2004年公安财政支出占比相关的面板数据证明了国家强制力随时间而发展的,因地区而不同{5}。因此,公众对警察的评价具有地区差异性,而省份作为国家统筹财政收支的一级单位,加之各省经济发展状况直接决定其财政收支,可知地区财政差异主要表现为省份间差异,故人民对警察的评价因省份而异,即具有一定的省间差异性。

(二)在经济较为落后,人均生产总值较低的地区,体制外个体户、无工作人员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低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个体户又一次掀起了发展高潮。随着经济蓬勃发展与加速的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人(进城农民、下岗普通工人以及城市居民等)加入了个体户的队伍,并且多从事第三产业相关业务。但在当今个体户转企业的潮流之下,有一定规模的个体户均转为企业经营模式,遗留下来的一些个体户,采取自我雇佣、小本微入,直接进行生产、销售、劳动的方式经营,多沉淀为以谋生、糊口为主要目的的底层群体,同时假冒伪劣、缺斤少两等非诚信经营问题也随即产生。其散漫的经营方式往往与现代化的城市管理、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法治秩序产生矛盾甚至冲突,而在矛盾、冲突来临之际,当事者们又往往将怨气发向主管部门{6}。此外,个体户的经营范围较广,涉及旅游业、食品业、旅馆业、旧货业、美容美发业等多个行业,其中一部分便是由公安机关协同工商局等机构共同管理的特殊行业。而在警察对其进行管理的过程中,难免与商户发生冲突,尤其在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个体经营作为谋生的主要手段关乎着全家的生计,并且在经济落后地区就业困难、人民物质生活匮乏,一旦其经营被取缔,便容易陷入了难以生存的窘境,矛盾愈加激化。此外,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如云南、贵州、青海等地区,旅游资源丰富,景点内的商户一般是当地居民以个体方式经营,其中旅馆业为主要的经营模式。而公安机关为了维护治安必须对此类行业进行严查,因而使二者容易发生摩擦。因此,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体制外人员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低。

(三)在经济较为发达,人均生产总值较高的地区,体制内工作人员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低

体制内人员对社会资源具有一定的配置权,在社会结构中处于优势地位{7},而警察在实际工作中具有的行政执法权,对公共事务进行管理或为社会成员提供服务的权利{8}。由此可知,警察执法具有一定的公共性与服务性,一方面显示出与政府工作的交织性,另一方面则体现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宗旨。加之经济相对发达地区,法律法规较为健全,并且多方利益交织,容易发生冲突。因此,在经济较为发达地区,体制内人员将警察的执法视为一种获取利益的阻碍,对警察的评价相对较低。

三、数据和方法

(一)数据

1.数据来源

本研究所使用的数据来自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hinese General Social Survey,缩写为 CGSS)2015年收集的数据和2015年统计年鉴数据。CGSS2015数据几乎覆盖了全国各地区,涉及28个省,信息全面细致,样本容量量大,对家庭及个人信息的采集广泛而细致,对公检法司各部门的评价也均有涉及,是研究公众对警察评价的理想数据集。而省级数据包括各省的人均GDP,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理想数据;各省犯罪率也是能够直观反应公众对警察评价的一个宏观数据。

2.样本选择

本文的因变量是人民对警察法律专业知识水平和职业道德水平评分的均值。因为除了警察的外在形象外,更能影响其在人民心中形象的是其执法水平与职业道德素养。对于第一层次的变量,由于对警察评价的相关数据只占CGSS数据集的30%,因而为避免缺失值的影响,只选取有所需因变量的数据进行分析,第二层次的变量有28个省份(新疆、西藏、海南除外),与省级数据进行整合后,最终有效样本量为3777,各省内部样本量最小的是宁夏回族自治区(31),最大的是河南省(206)。请你喝茶

(二)方法

1.因变量

本文的因变量是“公众对警察的评价”,是连续变量,并且取人民对警察法律知识专业水平评分与人民对警察职业道德水平评分的均值。人民对警察的评价主要集中在警察执法的专业素养以及警察职业道德两个方面,因而取其平均效应,进而反映公众对警察的综合评价,以便更好地构建良好的警察形象。

2.自变量

本文研究的是,不同职业类型,主要是体制内外工作人员对警察评价的差异。一般来说,职业的选择与个人的年龄、学历以及婚姻状况密切相关,并且体制内外又体现出政治面貌的差异性。根据职业分类标准,并结合现有数据,主要分为: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社会团体、组织的工作人员;无正式工作以及个体户人员;其他工作岗位的人员。自变量分为两个层析:第一层次的个体变量包括个体的职业、年龄、户口类型、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政治面貌以及社区安全感。其中,在研究职业与警察评价的关系之时,不同类型职业作为主要的研究自变量因素;而年龄、户口类型、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以及政治面貌是与个人职业选择密切相关的控制变量;社区安全感是对社会治安状况以及警察执法能力的直接体现,因此作为单一反映警察执法力状况的控制变量而引入模型当中。第二层次自变量包括各省犯罪率,各省人均生产总值。其中各省的犯罪率是反映警察力量的直接因素,进而影响人民对警察的评价;而各省的人均生产总值,是反映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直接变量,这一指标表现出了宏观环境的调节作用,直接体现了本文的研究主题。因变量自变量信息如表1所示。

(三)模型构建

全文分为五个模型分析:

模型1

模型1是无条件平均模型,模型中没有任何自变量,它主要用来分析人民对警察评价的省级差异,是对是否有必要使用多层模型进行分析的实验验证。模型可以表示为:

(公式略)

第一层中Y_ij表示在省份j中的个体i对警察的评价。β_0j是截距项。γ_00是总平均值,为固定参数。μ_0j是省级层次的随机变量。ε_ij是个人层次的随机变量。

表1 变量的基本情况

┌─────────────────┬────┬─────────┬─────┐
│变量               │观测量 │平均值或百分比  │标准差  │
├─────────────────┴────┴─────────┴─────┤
│因变量                                   │
├─────────────────┬────┬─────────┬─────┤
│警察评价             │3777  │60.36       │29.49   │
├─────────────────┴────┴─────────┴─────┤
│第一层自变量(个体特征变量)                         │
├──────────────────────────────────────┤
│职业                                    │
├─────────────────┬────┬─────────┬─────┤
│其他(军队、其他有工作行业)    │64   │4.64       │     │
├─────────────────┼────┼─────────┼─────┤
│体制内(公、企、事、社会团体)   │846   │61.39       │     │
├─────────────────┼────┼─────────┼─────┤
│体制外(个体户、无正式工作)   │468   │33.96       │     │
├─────────────────┼────┼─────────┼─────┤
│年龄对数             │3777  │3.85       │0.38   │
├─────────────────┴────┴─────────┴─────┤
│户口                                    │
├─────────────────┬────┬─────────┬─────┤
│农村户口             │2431  │64.36       │     │
├─────────────────┼────┼─────────┼─────┤
│城镇户口             │1346  │35.64       │     │
├─────────────────┴────┴─────────┴─────┤
│受教授程度                                 │
├─────────────────┬────┬─────────┬─────┤
│未受过教育            │545   │14.48       │     │
├─────────────────┼────┼─────────┼─────┤
│小学               │898   │23.78       │     │
├─────────────────┼────┼─────────┼─────┤
│初中               │1078  │28.54       │     │
├─────────────────┼────┼─────────┼─────┤
│高中               │664   │17.58       │     │
├─────────────────┼────┼─────────┼─────┤
│大专               │338   │8.95       │     │
├─────────────────┼────┼─────────┼─────┤
│本科               │215   │5.69       │     │
├─────────────────┼────┼─────────┼─────┤
│研究生及以上           │37   │0.98       │     │
├─────────────────┴────┴─────────┴─────┤
│婚姻状况                                  │
├─────────────────┬────┬─────────┬─────┤
│未婚               │421   │11.15       │     │
├─────────────────┼────┼─────────┼─────┤
│已婚               │2899  │76.75       │     │
├─────────────────┼────┼─────────┼─────┤
│离婚               │85   │2.25       │     │
├─────────────────┼────┼─────────┼─────┤
│丧偶               │372   │9.85       │     │
├─────────────────┴────┴─────────┴─────┤
│安全感                                   │
├─────────────────┬────┬─────────┬─────┤
│不安全              │318   │8.42       │     │
├─────────────────┼────┼─────────┼─────┤
│一般               │687   │18.19       │     │
├─────────────────┼────┼─────────┼─────┤
│安全               │2772  │73.39       │     │
├─────────────────┴────┴─────────┴─────┤
│政治面貌                                  │
├─────────────────┬────┬─────────┬─────┤
│非党员              │3393  │89.83       │     │
├─────────────────┼────┼─────────┼─────┤
│党员               │384   │10.17       │     │
├─────────────────┴────┴─────────┴─────┤
│第二层自变量(省级自变量)                          │
├─────────────────┬────┬─────────┬─────┤
│人均GDP              │3777  │53600.26     │22677.65 │
├─────────────────┼────┼─────────┼─────┤
│犯罪率              │3777  │0.00065      │0.00026  │
└─────────────────┴────┴─────────┴─────┘

模型2

模型2中,将各省的截距β_0j作为因变量,省级层次的指标作为自变量进行回归分析,模型可表示为:

(公式略)

W_1j代表省级层次人均GDP,W_2j代表省级层次犯罪率。

模型3

由于对警察的评价是个体所作出的,因此在模型3中加入了个体特征变量,模型可表示为:

(公式略)

模型4

在模型4中,允许职业的影响系数(斜率)随着省份的不同而不同,那么,其随机部分可以表示为:

(公式略)

模型5

模型5使用随机截距和随机斜率模型,探索不同职业的人对警察评价的影响是如何在省份之间变化的。不同职业的斜率可以表示为:

(公式略)

四、结果分析

为了讨论公

  ······

法宝用户,请登录
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刘昱彤.警察形象违纪问题的社会学研究——以沈阳市为例[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11:28.

{2}曾莉,李佳源,李民政.公共服务绩效评价中公众参与的效度研究——来自Z市基层警察服务的实证分析[J].技术与创新管理,2015(3):84.

{3}Hank,K.2002.“Regional social contexts and individual fertility decisions: A multilevel analysis of first and second births in Western Germany”,European Journal of Population / Revue européenne de Démographie 18:281-299.

{4}{5}樊鹏,易君健.地方分权、社会犯罪与国家强制能力增长——基于改革时期中国公安财政经费发展的实例分析[J].世界经济文汇,2009(2):99,106.

{6}{7}苏伟.当前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7):109,116,117.

{8}崔进文.警察行政权的失范及其控制——以权力配置为视角[D].江苏:苏州大学,2012:22.

{9}靳永爱,钱岳,陈卫.家庭经济地位与生育行为:宏观环境的调节效应[J].人口与发展,2015(21):80.

{10}张峰,贾岚暄.体制内关系与居民幸福感[J].经济学动态,2016(3):86.

{11}宋洋.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若干问题研究[D].北京:中国政法大学,2011:31.

{12}谢慧敏.论我国特种行业的概念和管理范围[J].公安学刊,1998(4):24.

{13}田鹤城.经济发展与犯罪关系研究[D].陕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9:7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