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新时代司法鉴定救助制度的改革路径
【英文标题】 The reforming path of the Legal Aid System in Forensic Appraisal in the New Era
【作者】 王少仿刘萍
【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教授}宜昌市公安局{高级工程师}
【分类】 司法鉴定学
【中文关键词】 新时代;司法鉴定;救助制度;法律援助;司法制度
【英文关键词】 New Era; Forensic Identification; Assistance System; Legal Aid; Judicial System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9)05―0086―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86
【摘要】

新时代党中央提出依法治国方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指出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检验。当前,必须立足于依法治国背景,从启动模式、运用领域、对象与方式、实施程序等司法鉴定救助的实践运作出发,解决司法鉴定救助制度在立法层面、救助资源、救助对象和范围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寻求司法鉴定救助制度的改革路径,强化相应的监管措施,唯有如此,新时代司法鉴定救助制度才能被完整地建立和更进一步健全。

【英文摘要】

In the new era, a strategy ruling the state according to law and constructing a socialist country ruled by law was proposed by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It was pointed out the target to promote the reform of litigation system which center is trial, to ensure that the case evidences of investigation and prosecution can meet the legal standards. Currently, based on the background of governing the country by law, we must start from the practical operation of forensic identification assistance, such as start-up mode, application field, rescue object and way, implementation procedure, etc., solve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aspects of legislation, rescue resources, rescue objects and scope, seek the reform path of forensic identification assistance system, strengthen the corresponding supervision measures. Then, the system of forensic identification assistance can be integrally established and further improved in the new er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36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发生转化等,这是党根据社会发展的新特点和新要求所作出的重大政治判断,为中国发展界定了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备丰富的内涵,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成为重大方针、策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必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检验,是当前诉讼制度改革的方向。司法鉴定救助制度是国家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法治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1}实践证实,加强司法鉴定救助制度建设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不仅有利于保障人权、提高司法权威,也有利于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还有利于实现司法鉴定的社会公益性目标{2}。但是我国当前的司法鉴定救助制度还存在诸多缺陷,亟需变革和完善。

一、当前司法鉴定救助的实践运作

司法鉴定救助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指派或委托,当事人的申请,以及自身在日常业务中主动发现,为符合救助条件的弱势群体和困难群众给予减收、免收、缓收司法鉴定费用的法律服务行为。其目的是使弱势群体和困难群众不因经济窘迫或其者其它障碍而无法通过司法鉴定获得诉讼证据,从而使其诉求得以顺利进入诉讼程序或在诉讼进程中有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一)司法鉴定救助的启动模式

司法鉴定救助启动是指司法鉴定救助活动的开启和发动,包括申请、审核、批准等环节。目前,我国司法鉴定救助启动的模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有关国家机关(主要是司法行政机关,也包括公安、检察、法院等司法机关)对当事人申请进行审核、批准后直接指定、委派司法鉴定机构开展救助活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家机关对司法鉴定机构的指定有两种途径:一是由国家司法行政机关的法律援助部门负责,先对救助申请进行审核、给予批准,然后通过司法鉴定管理部门,从其所管辖的、符合条件的鉴定机构中进行挑选,再指示鉴定机构开展救助活动[1];二是由司法机关(主要是办案机关)负责,其与本地区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协商,提请后者对弱势群体和困难群众给予司法鉴定救助。

第二,当事人向鉴定机构提出减免鉴定费用的请求,由鉴定机构决定自行承担救助任务,或者向司法行政机关请示,这种启动模式已在诉讼实践中频繁出现。鉴定机构在接到当事人申请后,经审核发现该申请者符合鉴定救助条件,于是直接对其施以援手,或者将申请材料提交法律援助部门。通常情况下,鉴定救助任务由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承担,国家有关机关对鉴定机构和鉴定人的鉴定救助活动给予适度补偿。不过,部分地方制订的司法鉴定管理条例、法律援助条例对于司法鉴定救助条件的认定还不甚明确,一般是鼓励鉴定机构提供无偿鉴定救助。由于申请补偿的程序具有一定的复杂性,许多案源充足、效益较好的鉴定机构自行开展鉴定救助活动后没有向法律援助部门备案和提出补偿请求。

第三,鉴定机构主动提出。鉴定机构经审核后认定当事人符合救助条件,然后主动为他们提供司法鉴定救助服务,甚至提供免费的上门服务。在这种启动模式下,鉴定机构主动实施救助行为,既反映出鉴定机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又体现出司法鉴定救助的社会公益性。陕西省司法厅曾号召开展“百所千件司法鉴定援助”活动,当地市、县司法局及司法鉴定机构积极响应、贯彻落实,涌现出大量无偿为困难群众提供鉴定救助服务的好事。{3}据中央电视台大型寻亲类公益节目《等着我》报道,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仅在2014年2月至12月间,就为14名寻亲当事人提供免费亲子鉴定、亲缘鉴定援助,让法医物证鉴定技术惠及广大弱势群体和特殊群体,极大地提升了司法鉴定机构的公益形象。[2]

(二)司法鉴定救助的运用领域

理论上,司法鉴定救助可运用于三大诉讼领域,但是在实践中,其主要是运用于民事诉讼领域。在行政诉讼领域,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救济金时可申请司法鉴定救助,但实际上这种情况由于各种原因却较少发生。在刑事诉讼领域,也很少出现司法鉴定救助,尤其是刑事公诉领域,一般不会发生。这是因为:首先,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害人仅拥有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的申请权,缺失初次鉴定的申请权和司法鉴定的决定权”{4},这使得其对初次鉴定的启动和实施基本处于无从参与状态。其次,案件材料全部掌握在公、检、法等办案机关,当事人不能获取鉴定材料(鉴定客体)并委托鉴定。再次,鉴定活动绝大部分是由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实施,不存在交纳鉴定费用问题,即使有些案件需委托社会鉴定机构实施,鉴定费用应当由公、检、法等办案机关支付,当事人无需承担鉴定费用,也就无需司法鉴定救助。

从目前公开统计的数据分析,司法鉴定救助所涉及的鉴定项目主要是两大类:法医临床鉴定和交通事故鉴定。法医物证学鉴定、法医病理学鉴定、法医毒物学鉴定、微量物证鉴定、文书鉴定、声像资料鉴定等其它鉴定项目需寻求司法救助的相对较少。[3]

(三)司法鉴定救助的对象与方式

司法鉴定救助的对象是社会弱势群体、困难群众,包括残疾人、农民工、低保户、儿童、交通事故受害人等,按照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和收费标准,委托社会鉴定机构开展司法鉴定业务应当由申请人交纳一定费用,但他们因经济确实存在困难而无法交纳。需要指出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对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予以司法救助的规定》[4]及有些地方司法行政机关颁布的司法鉴定救助(援助)办法、规定、规范与国务院于2003年7月21日发布的《法律援助条例》以及各地司法行政机关颁布的法律援助条例所规定的对象有联系,很多条款内容相似或者一致,但不完全重合。[5]

司法鉴定救助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减交鉴定费用、免交鉴定费用、缓交鉴定费用。减交、免交鉴定费用是指按照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和收费标准,给予受救助者减少或者免除鉴定费用的照顾、救济。缓交鉴定费用是指在鉴定启动前、实施中当事人暂时不交纳鉴定费,待诉讼结束、判决结果执行到位后再补交鉴定费。

(四)司法鉴定救助的实施程序法小宝

首先,当事人提出申请。需要获得司法鉴定救助的当事人,可以直接或通过司法机关向法律援助中心提出申请,提交《司法鉴定法律援助申请表》,同时附上相关材料:(1)申请人身份、住所证明;(2)经济状况证明;(3)司法鉴定救助机构需要其提供的其他材料。未成年人或无行动能力的人,须由其监护人代为申请。

其次,司法机关或者鉴定机构审查。司法机关和鉴定机构负责审查申请人的经济能力和家庭状况,以确定申请人是否确实为弱势群众、困难群众。以书面审查为主,也可进行走访调查。司法机关负责审查的人员,如果是申请人的近亲属或与申请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

再次,给予批准。司法机关或者鉴定机构在收到申请人的申请和通过审查、调查核实后,根据具体情况对司法鉴定救助申请作出批准或者不批准的决定。

最后,实施救助。司法鉴定救助的实施主体主要是受司法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登记管理的“三大类”社会鉴定机构。按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规定,“侦查机关根据侦查工作的需要设立的鉴定机构,不得面向社会接受委托从事司法鉴定业务”,只能受理自己办理案件的鉴定委托,其受理范围较窄。同时,如前所述,侦查机关作为国家司法机关,拥有国家财政全额拨款的支撑,在收集证据、查证犯罪、侦破案件的过程中不得收取当事人(包括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任何费用,当事人无需对侦查机关的司法鉴定活动寻求减交、免交、缓交鉴定费用的救助。

二、我国司法鉴定救助的现状分析

近几年我国每年办理司法鉴定救(援)助案件数万起(见表1),为弱势群体、困难群众减免鉴定费数千万元{5-9},对于人权的保障、司法权威的提高、当事人诉权的维护、司法鉴定社会公益性目标的实现等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作为一种运行时间较短的新生事物,我国司法鉴定救助无论是在立法层面,还是在实践操作层面中均存在诸多弊病,暴露出一系列问题。

表1近5年全国办理司法鉴定救(援)助案件数量

┌──────────────────┬─────────────────┐
│年份                │数量(件)             │
├──────────────────┼─────────────────┤
│2013                │31580               │
├──────────────────┼─────────────────┤
│2014                │20451               │
├──────────────────┼─────────────────┤
│2015                │26441               │
├──────────────────┼─────────────────┤
│2016                │24185               │
├──────────────────┼─────────────────┤
│2017                │30860               │
└──────────────────┴─────────────────┘

(一)立法层面的缺陷

首先,缺少统一且适用于全国的司法鉴定救助立法规范。目前,有关司法鉴定救助的规定零散地分布于纷繁复杂的各种规章制度,国家级的规定主要为《中央补助地方法律援助办案专款管理暂行办法》,省级规定主要有四川、安徽、湖北、重庆、广西、山东、青海等省、市、自治区的管理办法(见表2)。其中,福建、广东两地省级司法行政机关未发布专门的司法鉴定救助(援助)规范性文件,但其所管辖的地级市却发布了专门的司法鉴定救助(援助)规范性文件,安徽、湖北等地多个所辖地市、县发布了专门的司法鉴定救助(援助)规范性文件,但这些管理办法内容相异,各显特色和侧重点,部分内容甚至与上位法条款相冲突。同时,很多地方至今未出台有关司法鉴定救助的政策性文件,仅制订了省、市级法律援助条例、司法鉴定管理条例、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在部分条款中涉及到司法鉴定救助事宜。总体而言,我国司法鉴定救助管理规章层级较低,法律制度不健全,缺少统一的、适用全国的、科学化和系统化的法律法规{10}。

其次,各地有关司法鉴定救助的规定差异较大。根据现有公开资料,四川省于2006年7月发布的司法鉴定救助(援助)办法,是《决定》发布后最早出台此类规章的省份,但却与其它很多省份相似,一直是暂行或试行办法,没有予以系统修订和进一步完善,目前仅有山东、青海等省作了修订。[6]众多省、市、自治区对司法鉴定援助制度的规定各不相同,在启动权归属、批准程序、评估机构、救助条件、救助范围等规定上各有各法,缺乏统一性。这种地区性差异导致身处不同区域的人群受到不同的救助待遇,容易产生司法不公和社会不平等。

表2公布司法鉴定救助(援助)规章的省、市、区

┌──────┬───────────────────┬──────┬─────┐
│地域名称  │规章名称               │发布时间  │条款数量 │
├──────┼───────────────────┼──────┼─────┤
│四川    │《四川省司法鉴定援助暂行办法》    │2006年7月  │19    │
├──────┼───────────────────┼──────┼─────┤
│福建    │《厦门市关于开展司法鉴定援助工作的意见│2006年8月  │4     │
│      │》                  │      │     │
├──────┼───────────────────┼──────┼─────┤
│广东    │《深圳市司法鉴定援助办法》      │2009年9月  │17    │
│      ├───────────────────┼──────┼─────┤
│      │《中山市司法鉴定援助办法》      │2012年4月  │15    │
├──────┼───────────────────┼──────┼─────┤
│安徽    │《铜陵市司法鉴定援助试行办法》    │2008年3月  │21    │
│      ├───────────────────┼──────┼─────┤
│      │《蚌埠市司法鉴定法律援助工作规范》  │2008年11月 │10    │
│      ├───────────────────┼──────┼─────┤
│      │《巢湖市司法鉴定法律援助暂行办法》  │2009年4月  │18    │
│      ├───────────────────┼──────┼─────┤
│      │《马鞍山市司法鉴定援助办法》     │2009年7月  │16    │
│      ├───────────────────┼──────┼─────┤
│      │《安徽省司法厅司法鉴定援助办法》   │2009年10月 │16    │
├──────┼───────────────────┼──────┼─────┤
│湖北    │《鄂州市司法鉴定法律援助暂行办法》  │2007年8月  │18    │
│      ├───────────────────┼──────┼─────┤
│      │《咸丰县司法鉴定援助暂行规定》    │2009年2月  │17    │
│      ├───────────────────┼──────┼─────┤
│      │《湖北省司法鉴定援助暂行办法》    │2007年6月  │21    │
│      ├───────────────────┼──────┼─────┤
│      │《关于对法律援助对象司法鉴定减免缓收费│2009年5月  │5     │
│      │的意见》               │      │     │
├──────┼───────────────────┼──────┼─────┤
│重庆    │《重庆市司法局关于开展司法鉴定援助工作│2007年6月  │4     │
│      │有关事项的通知》           │      │     │
├──────┼───────────────────┼──────┼─────┤
│广西    │《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鉴定援助暂行办法》│2013年5月  │15    │
│      ├───────────────────┼──────┼─────┤
│      │《南宁市关于开展司法鉴定援助工作的意见│2015年7月  │5     │
│      │》                  │      │     │
├──────┼───────────────────┼──────┼─────┤
│山东    │《山东省司法鉴定法律援助工作管理办法》│2017年4月  │21    │
│      │(修订)                │      │     │
│      ├───────────────────┼──────┼─────┤
│      │《烟台市司法鉴定法律援助实施办法(试行)│2013年6月  │21    │
│      │》                  │      │     │
├──────┼───────────────────┼──────┼─────┤
│青海    │《青海省司法鉴定援助办法》      │2018年2月  │24    │
└──────┴───────────────────┴──────┴─────┘

再次,相关司法鉴定救助的规定可操作性不强。许多地方的管理办法仅简单规定了司法鉴定机构可以酌情进行鉴定援助,没有对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杜志淳等.司法鉴定立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70-74.

{2}柯昌林,刘晋华,杨忠玉.试论建立司法鉴定援助制度的必要性[J].中国司法鉴定,2013(1):112-114.

{3}陕西省司法厅.关于召开全省司法鉴定行业监管工作会议的通知[EB/OL].http://sft.shaanxi.gov.cn/sftww/zhxx/tzgg/6073739.html, 2019-10-15.

{4}王少仿,涂丽云.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司法鉴定启动权之配置[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6):55-60.

{5}李禹,党凌云.2013年度全国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4(4):106-109.

{6}党凌云,郑振玉,宋丽娟.2014年度全国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5(4):116-119.装完逼就跑

{7}党凌云,郑振玉.2015年度全国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6(3):79-82.

{8}党凌云,郑振玉.2016年度全国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7(3):86-88.

{9}党凌云,张效礼.2017年度全国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9(3):96-100.

{10}张景峰,胡楠.我国司法鉴定法律援助:尚处于未脱离自发状态的社会救助[J].中国司法鉴定,2016(5):7-15.

{11}昆明日报.昆明呈贡47个法律援助工作站挂牌[EB/OL].http://www.sohu.com/a/12455528_115092, 2019-10-15.

{12}中安在线-安徽日报.我省法律援助工作站管理有新规[EB/OL].http://ah.anhuinews.com/system/2012/02/20/004777381.shtml, 2019-10-15.

{13}郭华.司法鉴定制度改革与司法鉴定立法之推进关系[J].中国司法鉴定,2018(5):1-7.

{14}袁百冲,刘安琪,周毅.司法鉴定救助立法状况与立法建议[J].法制与社会,2015(18):129-130.

{15}陈如超,安朵.论建构我国统一的司法鉴定救助制度[J].中国司法鉴定,2015(3):8-14.

{16}Jack V. Matson. Effective Expert Witnessing-Practices for the 21st Century (Fifth Edition)[M]. New York: CRC Press, 2012:71-87.

{17}Daniel A. Bronstein. Law for the Expert Witness (Fourth Edition)[M]. Boca Raton, Florida: CRC Press, 2012:131-14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36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