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交大法学》
司法更需要何种指导性案例
【副标题】 以指导案例60号为分析对象【作者】 张华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分类】 司法制度
【中文关键词】 指导性案例;案例援引;案例参照;案例生成
【英文关键词】 Guiding Cases; Case Quotation; Case Reference; Case Generation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1
【页码】 179
【摘要】

由于明确了食品标签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判断方法,提供了明确的裁判指引,指导案例60号的被引频次大幅提升。与高被引频次并存的现象是指导案例的参照率畸低,实践效果并不显著。实证分析表明,参照指导案例60号须同时满足三项积极条件与两项消极条件,这些条件存在着判断标准模糊、对原始表述删减过度、隐藏核心规则等问题,拉低了指导性案例的参照率,同时指导案例60号还存在着裁判规则适用范围过窄等问题,对参照效果的发挥带来了负面影响。指导性案例的生成须尊重实践规律,通过释明判断标准、保留原始表述、明示核心规则、预测参照效果、扩大规则的包容性、优化案例类型结构等方式提升指导性案例的司法适应性,从而真正将指导性案例镶嵌到司法中去。

【英文摘要】

Since the guiding case No.60 clarifies the judgment method of the food labels which do not conform to the food safety standards and provides clear judgment rules for the judiciary, the cited frequency of this guiding case ha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Although the cited frequency of the guiding case No.60 is high, the reference rate of this guiding case is very low, and its practical effect is not ideal. The empirical analysis shows that if a case should refer to the guiding case No.60, the case must meet three positive conditions and two negative conditions simultaneously. These conditions have some problems, such as vague judgment criteria, excessive deletion of original expression and hidden core rules, which have lowered the reference rate of this guiding case. Meanwhile, there are also some other problems. For example, the application scope of the judgment rules of the guiding case No.60 is too narrow, which has brought negative effects on the result of its reference. The generation of guiding cases must respect the rule of practice. To be specific, the judicial adaptability of guiding cases should be improved by clarifying judgment standards, retaining the original expressions, expressing core rules, predicting reference effects, expanding the inclusiveness of the rules, optimizing the structures of case types, etc., to fit the guiding cases into the judicial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5525    
  

目次

一、问题与路径

二、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基本条件

三、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积极条件与参照结果

(一)构成“特别强调”

(二)构成“有价值、有特性”

四、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消极条件与参照结果

(一)不影响食品安全

(二)误导消费者

五、指导案例60号的总体参照结果与生成程序之关联

六、创制更能适应司法实践的指导性案例

(一)编撰技术的运用应尊重司法规律

(二)案件类型的选择应更加合适

(三)裁判理由的论证应更加完整

结语

一、问题与路径

指导案例60号首次通过以案释法的形式,明确食品标签未标注添加剂含量的行为应受惩处的裁判规则。司法实践中引用该案例的裁判文书多达386篇,是除24号案例外被引频次最高的指导性案例。[1]但是该指导案例的被参照率并不高,参照率仅为19.38%,[2]明显低于其他指导性案例45.33%的平均参照率。[3]由此引发的问题是,指导案例60号是否真正满足了司法实践的需求?高被引频次的现象缘何产生?低参照率的主要原因又有哪些?如此等等,均是未竟之题。下文将通过对指导案例60号的被引情况进行分析,探寻“高被引、低参照”怪相的形成原因,探明司法究竟更需要何种指导性案例。

在材料来源上,本文以中国裁判文书网为来源数据库,将检索起始日期设置为2016年5月20日(指导案例60号发布之日),分别以“指导案例”+“60号”“指导性案例”+“60号”“指导案例”+“六十号”“指导性案例”+“六十号”进行检索,各录得文书360篇、296篇、1篇、1篇,共计658篇。[4]除去其中的重复文书、与60号案例无关的文书以及与食品无关的文书,共得文书386篇。[5]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录得的658篇原始文书是全样本的,而非抽样的结果。之所以采用全样本分析,是因为虽然抽样调查是科学的,但是不管采取何种抽样方式,“推断与总体的实际之间总是存在偏差”。[6]而全样本分析则更为客观,避免了任何投机行为的发生。

通过对以上裁判文书进行分析,可以探寻司法实践对食品标签未标注含量行为的评价,窥测诉讼各造对食品标签未标注含量行为的态度以及所采取的对策,探究指导案例60号被引率畸高而参照率却畸低的原因。在此基础上可以发现司法真正需要何种指导性案例,找出优化案例采编的路径与方法,以期为案例质量的提升贡献些许智识力量。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二、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基本条件

待决案件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前提是该案与指导案例的基本案情相似。指导案例60号的基本案情有五项,分别为:其一,食品标签特别强调某种配料(以下简称“特别强调”);其二,被强调配料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以下简称“有价值、有特性”);其三,未标注前述配料的添加量(以下简称“未标注”);其四,未标注行为不属于直接影响食品安全的瑕疵(以下简称“不影响食品安全”);其五,未标注行为属于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以下简称“误导消费者”)。在以上五项基本案情中,前三项主要体现于指导案例60号的裁判要点部分,只需简单窥视该案要点即可发现。[7]第四项、第五项主要存在于指导性案例的基本案情和裁判理由部分,通过观察援引该案的裁判文书可更清楚地发现。笔者在文书统计过程中发现,前述各项案情同等重要,缺少任何一项都将导致类比工作难以为继。待决案件的案情只有与以上五点相似,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实施细则》第9条规定的“应当参照”的范畴。以上五项既是待决案件应当具有的基本案情,也是待决案件参照指导案例60号应当具备的基本条件。其中前三项条件属于积极条件,条件所设事实的发生是参照适用之基础;后两项条件属于消极条件,指导性案例的参照以所设事实不发生为前提。待决案件若符合前三项条件则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情形,在此基础上若符合后两项条件则属于应当参照的情形。只有各项条件均已成就,才能将该案的裁判规则适用于待决案件中。[8]

为简化表述,本文用α表示特别强调,α′表示未特别强调;β表示有价值有特性,β′表示无价值或无特性;γ表示标注,γ′表示未标注;δ表示影响食品安全,δ′表示不影响食品安全;ε表示误导消费者,ε′表示不误导消费者。指导案例60号的参照规则是[(公式略),亦即若后案的基本案情(小前提)[Tx]与指导案例的基本案情相似,则后案裁判结论[Px]的作出应当[O]参照指导性案例的裁判结果。实践中,诉讼两造与司法者实际面对的小前提[Tx]共有32种,具体情形如表1所示。根据(公式略),以下32种基本案情(小前提)分别对应32种结论。在32种基本案情中,只有3种属于应当赔偿(处罚)的情形,1种属于应当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情形,还有1种小前提属于《食品安全法》第125条第2款与第148条第2款规定的应当免于惩处的情形。[9]

表1 待决案件的案情(小前提)与参照结论

基本案情(小前提)结 论基本案情(小前提)结 论

┌─────────┬─────────┬─────────┬─────────┐
│[Ta]={α,β,γ,│[OPa]       │[Tq]={α′,β′,│[OPq]       │
│δ,ε}      │         │γ′,δ,ε}   │         │
├─────────┼─────────┼─────────┼─────────┤
│[Tb]={α′,β,γ│[OPb]       │[Tr]={α′,β′,│[OPr]       │
│,δ,ε}     │         │γ,δ′,ε}   │         │
├─────────┼─────────┼─────────┼─────────┤
│[Tc]={α,β′,γ│[OPc]       │[Ts]={α′,β′,│[OPs]       │
│,δ,ε}     │         │γ,δ,ε′}   │         │
├─────────┼─────────┼─────────┼─────────┤
│[Td]={α,β,γ′│[OPd]       │[Tt]={α′,β,γ│[OPt]       │
│,δ,ε}     │         │′,δ′,ε}   │         │
├─────────┼─────────┼─────────┼─────────┤
│[Te]={α,β,γ,│[OPe]       │[Tu]={α′,β,γ│[OPu]       │
│δ′,ε}     │         │′,δ,ε′}   │         │
├─────────┼─────────┼─────────┼─────────┤
│[Tf]={α,β,γ,│[OPf]       │[Tv]={α′,β,γ│[OPv]       │
│δ,ε′}     │         │,δ′,ε′}   │         │
├─────────┼─────────┼─────────┼─────────┤
│[Tg]={α′,β′,│[OPg]       │[Tw]={α,β′,γ│[OPw]       │
│γ,δ,ε}    │         │′,δ′,ε}   │         │
├─────────┼─────────┼─────────┼─────────┤
│[Th]={α′,β,γ│[OPh]       │[Tx]={α,β′,γ│[OPx]       │
│′,δ,ε}    │         │′,δ,ε′}   │         │
├─────────┼─────────┼─────────┼─────────┤
│[Ti]={α′,β,γ│[OPi]       │[Ty]={α,β′,γ│[OPy]       │
│,δ′,ε}    │         │,δ′,ε′}   │         │
├─────────┼─────────┼─────────┼─────────┤
│[Tj]={α′,β,γ│[OPj]       │[Tz]={α,β,γ′│[OPz]       │
│,δ,ε′}    │         │,δ′,ε′}   │         │
├─────────┼─────────┼─────────┼─────────┤
│[Tk]={α,β′,γ│[OPk]       │[Taa]={α′,β′ │[OPaa]      │
│′,δ,ε}    │         │,γ′,δ′,ε} │         │
├─────────┼─────────┼─────────┼─────────┤
│[Tl]={α,β′,γ│[OPl]       │[Tab]={α′,β′ │[OPab]      │
│,δ′,ε}    │         │,γ′,δ,ε′} │         │
├─────────┼─────────┼─────────┼─────────┤
│[Tm]={α,β′,γ│[OPm]       │[Tac]={α′,β′ │[OPac]      │
│,δ,ε′}    │         │,γ,δ′,ε′} │         │
├─────────┼─────────┼─────────┼─────────┤
│[Tn]={α,β,γ′│[OPn]       │[Tad]={α′,β, │[OPad]      │
│,δ′,ε}    │         │γ′,δ′,ε′} │         │
├─────────┼─────────┼─────────┼─────────┤
│[To]={α,β,γ′│[OPo]       │[Tae]={α,β′, │[OPae]      │
│,δ,ε′}    │         │γ′,δ′,ε′} │         │
├─────────┼─────────┼─────────┼─────────┤
│[Tp]={α,β,γ,│[OPp]       │[Taf]={α′,β′ │[OPaf]      │
│δ′,ε′}    │         │,γ′,δ′,ε′│         │
│         │         │}         │         │
└─────────┴─────────┴─────────┴─────────┘

具体而言,在这32种组合中,只有[Tz]={α,β,γ′,δ′,ε′}属于《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的但书条款,也即只有当小前提[Tz]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不影响食品安全+不误导消费者”时,诉争行为才能被归于第148条的但书条款之下。除此之外的所有情形均在前述但书条款的文义射程之外。在上表中的32个小前提所对应的裁判结果中,应当处罚的有3个,应当免于处罚的有29个。应当处罚的三个为:[Td]={α,β,γ′,δ,ε}、[Tn]={α,β,γ′,δ′,ε}、[To]={α,β,γ′,δ,ε′},也即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前提下影响了食品安全、误导了消费者或两者兼具。

就指导性案例的参照问题而言,属于标准意义上的“同案”的概率只有1/32,待决案件只有与[Tn]={α,β,γ′,δ′,ε}完全相同时才属于应当“同判”的“同案”,也即只有当[Tx]的内容为“特别强调+有价值有特性+未标注+不影响食品安全+误导消费者”时,[Px]才应当与[Pn]保持一致。若[Tx]与[Tn]稍有不同,那么待决案件即不属于标准意义上的“同案”,[Px]就没有义务与[Pn]保持一致。

统计结果表明,实践争议多聚焦于四个问题,分别为标签标识是否特别强调了未标注含量的配料(α∨α′)、未标注含量的配料是否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β∨β′)、未标注行为是否会影响食品安全(δ∨δ′)、未标注行为是否误导消费者(ε∨ε′)。下文将会在分析指导案例60号被引情况的基础上,依次对这四个问题进行分析,找出影响参照结果的因素,发现指导案例60号的被引率与参照率差异悬殊的原因。需要指出的是下文并不涉及对“未标注”行为的专门分析,因为该项内容确定无疑,司法实践也并未就此产生任何争议。

三、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积极条件与参照结果

构成“特别强调”与“有价值、有特性”是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先决条件,必须同时符合这两项条件才有可能参照该案例对未标注行为予以否定性评价。若待决案件不符合其中任何一项积极条件,则该案件将与指导案例60号的核心案情产生实质不同,从而丧失参照基础。

(一)构成“特别强调”

根据指导案例60号的裁判要点和裁判理由,所谓“特别强调”也即食品标签“通过名称、色差、字体、字号、图形、排列顺序、文字说明、同一内容反复出现或多个内容都指向同一事物等形式”进行着重标识或着重提出。如此之定义大致廓清了特别强调的判断标准,奠定了指导性案例被广泛援引的基础。在指导案例60号发布之前,《食品安全法》与GB7718—2011等国家标准并未对“特别强调”的判断标准和判断方法做出明确规定。指导案例60号第一次在法源意义上(裁判依据意义上)给出了“特别强调”的判断标准与判断方法,填补了裁判规范的空白,为纠纷解决提供了明确的规范基础。这也正是指导案例60号被引率远高于其他案例的根本原因。若无此规范基础,职业打假人全然不会热衷于援引该案例。质言之,指导案例60号之所以能够被广泛引用,就是因为它通过提供规则为不确定的未来提供了稳定的预期,为混乱的实践划定了规矩与方圆。此时,“有理一方”必然会通过援用指导性案例来捍卫己方利益,实现通过其他方法无法实现的诉求。

但是,指导案例60号确立的判断标准并未彻底化解司法争议,实践中关于“特别强调”的判断依旧存在不少模糊之处。何种程度的突出标识属于“特别强调”?在商品名称中突出某种配料是否属于“特别强调”?对真实属性的描述是否属于“特别强调”?指导案例60号均未对此表明观点。首先,对于何种程度的突出标识属于“特别强调”的问题,虽然指导案例60号提出从字体、文字、图形、吊牌等多个角度突出某种配料可以被认定为“特别强调”,但是该案例并未阐明突出标识应达到何种程度。换句话说就是指导性案例并未明确只需从字体、文字、图形、吊牌中的某些角度突出标识即属“特别强调”,还是必须从所有角度均突出标识才属于“特别强调”。标准的模糊不清引发的问题是后案裁决的混乱与不一致,给指导性案例的参照效果带来了负面影响。例如,有法院认为只要在配料表以外对营养成分的“提及”即属“特别强调”,[10]对标识的突出程度要求明显过低,这实际上背离了指导案例60号的初衷。其次,对于商品名称中提及某种配料是否属于“特别强调”的问题,《GB7718—2011实施指南》的释义为:“食品名称会涉及某种配料或成分……不需要定量标示”,[11]也即不构成“特别强调”。如此释义具有定分止争的作用,指导性案例本可采纳这样的释义(或其他具体标准)以消解参照疑虑。但实际的情况是,指导案例60号并未明确后案可否参考《实施指南》进行裁判抑或给出其他回应。不予回应之结果便是相关标准依旧模糊,后案在遇到类似争议时依旧无法从指导性案例中找到明确标准,指导性案例的指导性由此而蒙受阴影。最后,关于对真实属性的描述是否属于“特别强调”的问题,有观点认为,用真实属性名称或图示对食品的风味、口味、香味或配料来源进行说明不属于“特别强调”,[12]但指导性案例文本中同样找不到确定无疑或清晰可见的表述,给后案参照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如此种种之判断标准模糊或不清晰均或多或少地影响了“特别强调”的判断,阻碍了后案法院对指导性案例的正常参照。就指导案例60号的司法应用情况来看,虽然裁判者在大多数案件中能依循其理性与智慧做出构成特别强调或不构成特别强调之判断,但也有不少裁判者难以做出判断,从而影响了案件相似性的判断与指导性案例的参照适用。具体而言,在买方要求参照指导性案例的387次相关争议中,未标注行为被法院认定构成特别强调的次数为174次,不构成次数为184次。[13]在其余的29次判断中法院观点不明并导致案情类比工作受阻。[14]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秘书处于2018年末发布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稿对特别强调的界定比以往更为清晰,可视为对指导案例所确定标准的修正和补充,同时也从侧面印证了指导案例的不足。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本文的第一个结论:指导案例60号第一次在规范意义上明确了特别强调的判断标准,提供了司法裁判规则,奠定了其高被引频次的基础。与此同时,指导案例60号提供的判断标准仍存在着模糊之处,给特别强调的判断工作带来了不小阻碍,影响了指导性案例的参照效果。指导性案例的编撰应注重释明判断标准、廓清裁判尺度,为后案裁判提供明确、具体的指引,从而提升指导案例的指导性。

(二)构成“有价值、有特性”

类似于“特别强调”,《食品安全法》及GB7718—2011等国家标准并未对“有价值、有特性”的判断标准与判断方法作出明确规定。指导案例60号第一次明确了“有价值、有特性”的判断标准与判断方法,为司法活动提供了规范依据,起到了定分止争的作用,自然广受欢迎。根据指导案例60号的裁判要点,所谓“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是指“不同于一般配料的特殊配料,对人体有较高的营养作用,其市场价格、营养成分往往高于其他配料”。这样的认定标准基本廓清了“有价值、有特性”的判断标准与判断方法。特别是该案例的裁判理由部分认定橄榄油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直接为相关类似案件提供了参照系,导致大量“消费者”通过援引该案例来证明橄榄油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该案例被用来证明橄榄油属于“有价值、有特性”配料的次数高达343次,占指导案例60号被引总次数的88.63%。

从法院的判断结果来看,未标注含量的配料被认定为“有价值、有特性”配料的次数为289次,占比74.68%,其余案件的认定结论与此相反或观点不明。其中,未标注含量的配料种类是橄榄油的案件中,橄榄油被认定为“有价值、有特性”配料的次数为268次,占比78.36%,其余案件的认定结论与此相反或观点不明。实践中影响法院关于“有价值、有特性”判断结果的因素有二:一是“有价值、有特性”的认定主体,二是“有价值、有特性”的认定依据。

对于“有价值、有特性”的认定主体问题,亦即由谁认定某种配料是否有价值、有特性的问题。有“消费者”认为“标签问题不是专业性的技术问题,直观就可以判断,是不需要鉴定的”。[15]而商家通常则认为,是否符合标准应由专门的鉴定机构加以鉴定,并通过提供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证明所涉食品标签无任何问题。从法院的判断来看,法院赞成由鉴定机构(或检验机构)进行鉴定(检验)的次数为14次,认为由法院自主认定的次数为370次,另有3次难以辨明法院观点或法院认为应以行政主体的认定为准。显然,法院系统的观点也并不完全一致。实际上,在指导案例60号的原审裁判中,上诉人奥康公司认为涉案产品的价值与特性“存在争议,故应当进行检验”并提供了检验报告一份,终审法院对检验报告不予认可。[16]在正式公布的指导性案例文本中,该项案情被删减。后案裁判之所以在认定主体问题上产生争议,关键原因在于指导性案例的正式文本删除了原审裁判的关键案情,致使指导性案例无法就此问题提供指导意见或权威意见,影响了“有价值、有特性”的判断,最终有碍于指导性案例参照效力的提升。

即便法院掌握了主动权,依据何种规范或标准认定橄榄油是否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依然是一个难题。对于“有价值、有特性”的认定依据,问题在于《全国粮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油料及油脂分技术委员会关于“食用植物调和油标签标示为题咨询函”的回复》可否作为认定“有价值、有特性”的依据。该“回复函”载明,橄榄油属于普通的食用植物油,不属于“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如此之结论与前述指导案例60号的认定结论截然相反。裁判依据的对立带来的结果是实践的混乱,在386篇裁判文书中认为应以“回复函”为认定标准的裁判文书有之,认为应以指导性案例为认定标准的裁判文书亦有之,观点较为多元。[17]其实,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一方面就专业意义而言,橄榄油的油酸含量极高,其中亚油酸与a—亚麻酸比例正是人体所需比例,是其他植物油无法比拟的,[18]这也正是橄榄油的市场价格超同类油品的原因。[19]就此,全国粮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油料及油脂分离技术委员会的认定在专业上恐存疑义,对橄榄油价值的判断似乎不宜以此为准。另一方面从群体认知差异的角度来看,生产行业与销售行业一般认为橄榄油“无特殊功效或价值”,[20]而在普通民众看来,橄榄油市场价格与营养价值通常相对较高,故相对于常规食用油,橄榄油在普通民众的认知中更加有价值、有特性,两种主体之间出现了间隙或对立。指导性案例的原始裁判中其实有一段这样的表述:“‘有价值、有特性’是建立在一般认知基础上的常识性判断”,[21]也即应以普通民众的认知为准。但是指导性案例的公布文本删除了这样的表述,未能给后案裁判提供权威性指导意见,案例的统一法律适用功能因此而受损,甚至还引发了一系列新的争议。实践中,不少当事人并没有援引案例,而是尝试寻求鉴定机构对本身无需鉴定的标签内容进行鉴定,抑或尝试援引本来就存有问题的“回复函”来论证己方诉求,这些都影响了法院的裁判,也影响了指导性案例的适用。若指导性案例文本中保留了原始裁判中的表述,上述争议也就自然消解。

至此可以得出结论二:与“特别强调”类似,指导案例60号关于“有价值、有特性”的判断为相关案件的裁判提供了标准或参照系,其对法律空白的填补奠定了该案例高被引频次的基础。但与此同时,指导案例60号在“有价值、有特性”的认定主体与认定依据问题上删除了原始案情等原始表述,未能给后案裁判提供比照对象,使得指导性案例的统一法律适用功能蒙受了阴影。

四、参照指导案例60号的消极条件与参照结果谨防骗子

待决案件中的未标注行为,只要同时符合“特别强调”且“有价值、有特性”两项条件,即可被涵摄在《食品安全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55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