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地区的既判力之困与应对
【副标题】 评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判决
【英文标题】 The Effect Dilemma Of Recognized Mainland China's Arbitral Award In Taiwan And Its Solution
【英文副标题】 Comments On Taiwan“Supreme Court” Judgments(104)Tai Shang Tzu No. 33 (2015)
【作者】 罗发兴【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
【分类】 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文关键词】 认可和执行;仲裁裁决;既判力
【英文关键词】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arbitral awards;res judicata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5)05-0077-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5
【页码】 77
【摘要】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在2015年作出的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判决否定了经台湾地区法院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具有既判力。从理论学说,从当事人选择仲裁的本意以及与台湾地区法院对外国仲裁裁决承认的司法实践相比较等方面出发,台湾地区“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观点和理由均难以成立。这一判决以及此前对裁定认可后的大陆民事判决否定既判力等一系列判决及其观点,将增加两岸经贸纠纷的解决成本。大陆应积极与台湾地区司法部门沟通和交流,推动两岸签订司法文件,明确仲裁裁决认可后的既判力。

【英文摘要】

The Taiwan“Supreme Court” judgment 104 Tai Shang Tzu No. 33 (2015),holds that Mainland China’s arbitral award recognized by a Taiwan court has no res judicata effect in T aiwan. Based upon related theory and intent of choosing arbitration,and comparing with the requirements and procedures for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recognized by Taiwan courts, the above-mentioned judgment and its reasoning is unacceptable and unreasonable. The above-mentioned judgment and other judgments denying res judicata effect of recognized Mainland China’s judgments will increase the cost of solving trade disputes of Cross-Strait. It is suggested that Mainland China should communicate and sign an agreement with Taiwan affirming the res judicata effect of recognized arbitral awards of the other sid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8297    
  一、问题的提出—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判决
  在国际私法和区际私法实践中,罕见对承认(或认可)[1]后的域外仲裁裁决否定其既判力的做法。然而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2015年作出的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民事判决,却否定经台湾地区法院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之既判力[2]。这是继2007年台湾地区“最高法院”作出的96年度台上字第2531号判决[3]否定裁定认可后的大陆民事判决之既判力后,再次出现的对大陆法律文书效力质疑的判决。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民事判决是对一起执行大陆仲裁裁决过程提起的债务人异议之诉所作出的判决。在台湾地区,强制执行过程中债务人可提起债务人异议之诉,台湾地区《强制执行法》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针对执行名义是否有既判力分别规定了债务人异议之诉的不同事由:若执行名义有既判力,则债务人异议之诉的事由只能是发生在执行名义成立之后的事由(第1款);若执行名义无既判力,则债务人异议之诉的事由可以是执行名义成立前的事由(第2款)。亦即,如果认为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只有执行力而没有既判力,在债务人异议之诉中,债务人可以仲裁裁决成立前的事由重新提出争执,审理债务人异议之诉的法院也可作出与仲裁裁决不同的判决。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判决起源于广东深鼎律师事务所与添进裕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因律师费支付而产生的纠纷。2007年,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对该纠纷裁决:添进裕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应向广东深鼎律师事务所支付人民币704215.1元。2009年,桃园地方法院根据广东深鼎律师事务所的申请,裁定准予认可上述仲裁裁决[4]。之后,广东深鼎律师事务所向桃园地方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添进裕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依台湾地区《强制执行法》第14条第2款提起债务人异议之诉,请求确认系争仲裁判断所载原告与被告间人民币704215.1元之债权债务关系不存在;系争强制执行事件之强制执行程序应予撤销;系争裁定不得为强制执行。该债务人异议之诉历经桃园地方法院、台湾地区高等法院以及台湾地区“最高法院”三审审理,在一、二审中,桃园地方法院和台湾地区高等法院均认为经台湾地区法院裁定认可的大陆仲裁裁决与台湾地区确定判决有同一效力(即具有既判力)[5]。
  但三审中,台湾地区“最高法院”却与一、二审法院持完全相反的观点,认为经台湾地区法院裁定认可的大陆仲裁裁决无既判力。其理由为:《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以下简称《两岸关系条例》)第74条[6]对于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仲裁判断,未如其后制定公布之《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42条明定:民事仲裁判断之效力、声请法院承认及停止执行,准用《商务仲裁条例》第30条至第34条[7]之规定。而仅简略为第74条规定,其认可并适用当时较为简易之非讼程序。对照《两岸关系条例》第74条和《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42条规定的差异,及后条例系为排除前条例于港澳地区适用而特为立法,可见系立法者有意为不同之规范,即基于两岸之特殊关系,为解决实际问题,对于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裁判、民事仲裁判断,特以非讼程序为认可裁定,并仅就以给付内容者,明定其有执行力,而未赋予实质确定力。立法者既系基于两岸地区民事诉讼制度及仲裁体制差异,为维护台湾地区法律制度,并兼顾当事人权益而为上述规定,自不容再援引《民事诉讼法》《仲裁法》关于外国民事确定裁判、外国仲裁判断效力之相关规定及法理,认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裁判及仲裁判断,经台湾地区法院裁定认可者,即发生既判力。台湾地区“最高法院”从而于2015年1月8日作出104年度台上字第33号判决:原判决废弃,发回台湾高等法院[8]。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将会对涉台纠纷当事人选择大陆仲裁解决纠纷产生重大影响。该判决是否与仲裁裁决认可的原理相违背,其表面判决理由是否站得住脚,判决背后的真实理由或原因是什么,以及大陆如何应对等一系列问题均值得研究。
  二、仲裁裁决认可后的效力范围之基本理论
  (一)基本理论学说
  对承认(或认可)后的域外民事裁判或仲裁裁决具有何种效力的问题,国际私法或区际私法理论上有两种基本学说。第一种学说为“同等效力说”,认为经认可的域外裁判效力与认可地的裁判具有同等效力。第二种学说为“延伸效力说”(或“效力扩张说”),认为经认可的域外裁判具有与其在作出地同样的效力,即对认可的域外裁判的效力应当延伸至其作出地来判断{1}。当域外裁判效力与认可地裁判效力存在部分交叉部分不同时或者存在包含关系时,还有两种不单纯以认可地裁判效力或作出地裁判效力为依据的学说:一种是“最大效力说”,即主张认可后的域外裁判既具有域外裁判效力,又具有认可地裁判效力;另一种是“最小效力说”,即主张认可后的域外裁判效力仅限于作出地和认可地均具有的那部分效力{2}。
  英国法院在该问题上既有持“最大效力说”和“同等效力说”,也有持“延伸效力说”和“最小效力说”。在Carl Zeiss Stiftung v Rayner & Keeler Ltd{3}一案中对涉及对来自大陆法系的德国判决之承认后的效力范围问题,英国上议院认为外国判决在英国程序中可以与英国判决一样产生争点排除效力,该观点符合“最大效力说”或“同等效力说”。但该案中有两名法官认为该案中的德国判决在英国程序中并不能产生争点排除效力,因为德国法不存在与争点排除效力相似的规定[9]。此后的Helmville Ltd v Astil-leros Espanoles SA (The Jocelyne){4}和Yukos Capital Sarl v OJSC Rosneft Oil Co{5}两个案件英国法院与上述两名法官持同样意见。但因这两个案件所涉及的比利时和荷兰的判决均承认争点排除效力,因此英国法院认为这两个外国判决具有争点排除效力。这两个案件的做法符合“同等效力说”和“最小效力说”。除普通法外,在国内成文法规方面,英国《1933年外国裁判(互惠执行)法》(Foreign Judgments(Reciprocal Enforcement) Act 1933)第8(1)条规定了在根据该法已经登记或者可以登记(且登记没有被撤销)的外国判决在英国的任何法院同一诉因的程序中,都应被认为在该当事人之间是终局的。英国上议院将其解释为给予判决与普通法同样的效力[10]。
  在德国,通说采用“效力扩张说”(即“延伸效力说”)[11]。德国之所以不采用“同等效力说”,是因为按照同等效力说,在外国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在某国的判决拿到另一个国家要按照另一个国家法律决定该判决的效力,会对诉讼当事人产生不可预见的风险[12]。在德国还有一种折衷的学说即“重叠考虑说”或“利益衡量说”,主张考虑个案程序上正义的观点,以弹性角度兼顾个案当事人程序上与实体上利益[13]。
  在美国,对外国民事裁判承认后其所具有的既判力范围,是依据外国判决作出地法律还是依据美国法界定尚未有统一意见。司法实践中更多判决认为应以美国法来判断外国判决的效力范围[14]。主张适用美国法的理由主要有:首先,适用美国争点排除规则更简单,对当事人来说免去通过昂贵专家证人证明外国法的成本;其次,美国在争点排除规则上的范围比其他国家更广,适用美国法可以促进既判力理论所蕴含合理因素的实现(如提高诉讼效率和保障判决终局性);第三,适用美国争点排除规则,可保护那些在其他国家卷入诉讼并成功抗辩的美国公民的利益{6}。
  由于仲裁裁决的既判力范围各国或地区也可能存在不同的规定,特别是在英美法系国家对仲裁裁决也承认类似判决的争点排除效(issue estoppel){7},而大陆法系却通常将仲裁裁决效力范围限于裁决主文。在不同国家或地区仲裁裁决效力可能存在差异的情况下,对外国仲裁裁决承认中也存在采用何种学说的问题。瑞士最高法院在一起案件中认为,瑞士法院受外国仲裁裁决既判力的约束,但前提是该外国仲裁裁决必须符合《联合国外国仲裁裁决承认与执行国际公约》(以下简称《纽约公约》)承认条件。当瑞士程序法与外国仲裁作出地程序法对既判力效力的范围不同时,瑞士最高法院认为,外国仲裁裁决既判力范围仅限于瑞士程序法和仲裁地程序法均认可的效力{8}。可见,瑞士最高法院采用的是“最小效力说”。与瑞士最高法院不同的是,韩国最高法院采用的是“同等效力说”。在一起因公司重整而涉及对外国仲裁裁决债权的确认诉讼中,韩国最高法院撤销了釜山高等法院的判决,认为来自《纽约公约》缔约国的外国仲裁与韩国法院的确定判决具有同样的既判力,除非该仲裁裁决具有《纽约公约》第5条规定的拒绝承认和执行的情形。因而韩国最高法院认为釜山高等法院对该外国仲裁裁决进行实体审查的做法是错误的{9}。
  关于经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是否有既判力的问题,台湾地区法律尚无明文规定采取上述何种理论学说。台湾地区有学者在讨论经认可后的大陆民事判决是否有既判力时,以大陆民事判决没有既判力为由,认为经台湾地区法院认可后的大陆民事判决不具有既判力,而仅有执行力[15]。可见,台湾地区学者持的是“延伸效力说”或“最小效力说”。对于经台湾地区法院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是否有既判力以及既判力的范围,必须比较两岸仲裁裁决的既判力和范围。
  (二)两岸仲裁裁决的既判力
  既判力最早是针对判决而言,但随着法律的发展,仲裁裁决具有既判力也已经被多数国家的立法或实践所接受。如果仲裁庭已经就案件作出了终局裁决,在大多数国家,只要仲裁裁决未被撤销,它就被赋予既判力的效力{10}。肯定仲裁裁决既判力之历史至少可追溯到1783年{11}。尽管在普通法系国家中,均未以成文法(statue)形式确定仲裁裁决的既判力{12},但在普通法系国家(包括英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通常认为既判力原则不仅适用于法院判决而且适用于仲裁裁决{13}。美国法学会编纂的《判决重述(二)》第84(1)条明确了有效和终局的仲裁裁决与法院作出的判决,在既判力(广义上的既判力)规则下具有同等效力,包括相同的例外和条件。在大陆法系国家的成文法中,仲裁裁决的既判力得到了普遍认可。例如,德国《民事诉讼法》第1055条规定:“仲裁裁决在当事人间具有与法院的确定判决同样的效力。”法国新《民事诉讼法》在第三编仲裁裁决第1476条中规定:“仲裁裁决一经作出,即对其裁决的争议具有已决事由之既判力。”同时,法国新《民事诉讼法北大法宝》第1500条规定第1476条适用于在外国作出的仲裁裁决和国际仲裁裁决。此外,荷兰、比利时、瑞士、意大利、西班牙等大陆法系国家在法律中均规定了仲裁裁决的既判力[16]。在国际商事仲裁层面,《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第35条第1款和《纽约公约》第3条也肯定仲裁裁决具有拘束力。
  从我国大陆《仲裁法》第9条规定来看,大陆在仲裁裁决既判力问题上与多数国家持同样观点,即仲裁裁决作出后即对当事人产生实质确定力,除非仲裁裁决被撤销或裁定不予执行,当事人不得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向法院起诉。台湾地区“仲裁法”第37条第1款的规定,“仲裁人之判断,于当事人间,与法院之确定判决,有同一效力。”可见,两岸均肯定仲裁裁决具有既判力。
  综上可见,由于两岸均肯定仲裁裁决具有既判力,无论台湾地区采用上述的“延伸效力说”或“最小效力说”或者其他学说,对于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均应承认其效力。
  三、否定认可后大陆仲裁裁决既判力的表面理由与背后理由之驳斥
  (一)表面理由之驳斤—与对外国仲裁认可后效力之比较
  从台湾地区“最高法院”的上述判决理由来看,其论证逻辑包括以下两方面:其一,《两岸关系条例》第74条未如同“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42条就准用“商务仲裁条例”(“仲裁法”)作出明文规定,因此,不能准用“仲裁法”的相关规定和法理而认为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具有既判力。其二,认可大陆仲裁裁决的程序采较为简易的非讼程序,并且“两岸关系条例”第74条仅就以给付内容者,明定其有执行力,而未赋予实质确定力,因此,不能认为认可后的大陆仲裁裁决具有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A Layton and H Mercer. European Civil Practice[M].London:Sweet&Maxwell, 2004,paras 24. 009-24.010.转引自Sirko Harder, The effects of recognized foreign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62 I. C. L. Q.442,443(2013).

{2}Sirko Harder, The effects of recognized foreign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62 I. C. L. Q.442,443.(2013)

{3}[1967]1 AC 853.

{4}[1984] 2 Lloyd’s Rep 569(QB).

{5}[2011]EWHC 1461(Comm),[2012]1 All ER(Comm)479.

{6}Peter P. Tomczak,Global Litigator: Potential Collateral Estoppel Effect of Foreign Judgments,Litigation Journal,Vol. 38(2001 fall)[EB/OL].http : //apps. americanbar. org/litigation/litigationnews/trial-skills/070612-tips-foreign-judgments. html,2015-1-31.

{7}Fidelitas Shipping Co Ltd v V/O Exportchleb[1965]1 Lloyd’s Rep 13(CA).Richard Shell,Res judicata and collateral estoppel:effects of commercial arbitration,35 UCLA Law Rev 623(1988).

{8}Nathalie Voser&Dorothee Schramm&Schellenberg Wittmer, Swiss Supreme Court clarifies requirements for foreign arbitral award to have res judicata effect in Switzerland[EB/OL].http : //arbitration. practical-law. com/4-505-4298? email=1247460493658 &source=updat,2015-3-1.

{9}Korean Supreme Court Dec. No. 2006Da20290 , 28 May 2009.转引自Benjamin Hughes,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in Korea, DONG-A Journal of IBT LAW, Vol. 1:2,p. 107.(2010).

{10}高薇.论诉讼与仲裁关系中的既判力问题[J].法学家,2010,(6).

{11}Doe d Davy v Haddon(1783)3 Doug KB 310.

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12}Peter Schlosser,Arbitral Tribunals or State Couts:Who Must Deger to Whom? 15 A. S. A. Special Series21(2001).

{13}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ILA),Interim Report:“Res Judicata” and Arbitration(2004),at10-12[EB/OL].http://www.ila-hq. org,2015-5-2.

{14}参见黄国昌.一个美丽的错误:裁定许可之中国大陆判决有无既判力?—评“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531号判决[J].月旦法学杂志,2009,(167).见王钦彦.中国大陆人民法院判决效力之承认与宪法之诉讼权保障[J].成大法学,2012,(23).

{15}王钦彦.我国只有机构仲裁而无个案(ad hoc)仲裁?—“最高法院”99年度台抗字第358号裁定背后之重大问题[J].台湾法学杂志,2011,(171).

{16}[英]艾伦.雷德芬、马丁.亨特等.国际商事仲裁法律与实践(第四版)[M].林一飞,宋连斌,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466.

{17}Sabrina M. Sudor,The U. N.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and Issue Preclusion:A Traditional Collateral Estoppel Determination,65 U. Pitt. L. Rev. 940(2003-2004).

{18}Gulf Petro Trading Co.,Inc. v. Nigerian Nat. Petroleum Corp. 288 F. Supp. 2d 783(N. D. Tex. 2003).

{19}[瑞典]拉斯·休曼.瑞典仲裁法:实践和程序[M].顾华宁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582.

{20}宋航.国际商事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7.

{21}Katherine A. Helm, The Expanding Scope of Judicial Review of Arbitration Awards: Where Does the Buck Stop?, 61 DISP. RESOL. J. 16 , 25 (2007).

{22}Stavros Brekoulakis,The Effect of an Arbtitral Award and Third Parties i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al Ar-bitration:Res Judicata Revisited,16 Am. Rev. Int’l Arb. 177,179(2005).

{23}李念祖、陈纬人.承认外国仲裁判断系赋予形式执行力或实质既判力?—从仲裁法第47条第2项谈“最高法院”关于两岸条例第74条第2项之解释[J].法令月刊,2009, (11);Stavros Brekou-lakis,The Effect of an Arbtitral Award and Third Parties i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al Arbitration:Res Ju-dicata Revisited,16 Am. Rev. Int’l Arb. 177,180(2005).

{24}Renato Nazzini,Remedies at the Seat and Enforcement of International Arbitral Awards:Res Judicata,Is-sue Estoppel and Abuse of Process in English Law,7 Contemp. Asia Arb. J. 153(2014).

{25}伍伟华.经台湾法院裁定认可确定之大陆仲裁判断是否有既判力?—“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258号判决等见解之分析[J].仲裁季刊,2009,(2).

{26}香港金时企业有限公司与湛江市海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申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303号民事判决[EB/OL]. http://www. court. gov. cn/zgcpwsw/zgrmfy/ms/201312/t20131215_180963.htm,2015-3-15.

{27}刘仁山.我国大陆与台湾地区民商事判决相互承认与执行之现状、问题及思考[J].武汉大学学报,2009,(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829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