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的理论问题
【英文标题】 Theoretical Problems of Relation Between International Law and Domestic Law
【作者】 丘日庆【分类】 比较法
【期刊年份】 1992年【期号】 3
【页码】 199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9921    
  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的理论问题,同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的实践问题一样,也是引起很多争论的问题。
  在西方国际法的学说中,有所谓一元论(monism)和二元论(dualism)或多元论(pluralism) 。什么是一元论或二元论呢?表述的方式很不一致。一元论简单地说,就是国际法是从属于A内法的,或国内法是从属于国际法的。例如维也纳学派凯尔逊(1896—1973)是一元论者,他认为全部法律归纳于一个体系,在最上级为国际法,国际法之下有许多并立的国内法,而在每一个国内法中又分出各种不同的等级,在上层为宪法,其一「为普通法,又其一下为行政命令、规则等。每一级规则的效力溯源于上一级的规则,最后到国际法。全部法律体系好象形成一座金字塔。(周鲠生:《国际法》上册1976年第25页)
  一元论者又把国际法和国内法简单地认为没有对立的统一体,“国际法与国内法统一于一个法律秩序中”(布里格斯:《国际公法案例、资料及述评》,1938年(英文版)第54页),一“国际法与国内法是一个单独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亨金等编:《国际法的案例与资料》(英文版)1980年第118页)。只有统一,没有对立,也就是说没有相对的独立性。
  什么是二元论呢?他们说,国际法和国内法各自成为一个体系,不相连属。(周鲠生:《国际法》上册,第16页)他们把国际法和国内法截然分开,只有“对立”,没有“统一”,是“两种绝对不同的法律体系”〔(注:亨金也表述说:“二元论认为国际法和国内法是完全分开的法律体系”(见亨金等编前引第118页)。例如实在法学派说,二元论认为国际法和国内法是“两种绝对和完全分开的法律秩序”(布里格斯前引第52页),国际法与国内法的性质有内在的不同性质。〔注:(斯塔克《国际法概论》1977年(英文版)第82页,菲茨莫里斯(Figmorice)于1957年对这个一元论与二元论的问题,也曾简要地表述如下:“这个论战集中于国际法与国内法是否是两种分开的(seperate)法律秩序,彼此独立地存在(着重号是引者加的),而民如果是这样,在什么基础上,可以说,哪一个是优于或高于另一个;或者它们双方都是同一法律秩序中的组成部分,它们之中这一个或那一个在该秩序中高于另一个。第一种主张为二元论观点,第二种主张为一元论观点。”(见哈里斯:《国际法的案例和资料》( 1979年英文版第60页))
  在马克思主义国际法学理论看来,由于事物(统一物)总是可分的,因此,从法律整体的某一角度来说,当然至少有两个体系,但如果将法律同其它上层建筑来比,例如同道德相比,则国际法和国内法又是一个统一物或一个整体,又都是一个整体(统一物)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认为国际法和国内法虽是不同的法律体系或不同的法律秩序,而不是一个单独的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两者之间固有区别但又有联系。也就是说,两者既是对立的,但又是统一的。国际法和国内法不是“彼此独立地存在”的,也不是“完全分开的”法律体系。我们知道,没有国内法就无所谓国际法,没有国际法也就无所谓国内法,两者相互依存,彼此不能孤立地存在,“完全分开”。同时国际法和国内法中某些规范,在一定条件下又是相互转化,相互交织在一起的,不是单方面的只有国际法的某些规范可以转化为国内法,而国内法中的某些规范却不能转化为国际法。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资产阶级国际法学者只认为国际法中的某些规范能转化为国内法。
  再者,在西方国际法学者中,对国际法和国内法的关系上,有所谓一元论和二元论是借用哲学学术上的一种术语。原来一元论和二元论是对世界观来说的。在哲学学术的术语上,认为万物只有一种本原的为一元论,认为万物有两种或两种以上木原的为二元论或多元论。一元论还有唯物主义的一元论和唯心主义的一元论。前者肯定这种本原为物质,后者肯定这种本原是精神。
  从法律的本原来说,也就是从法律观来说,在十七、十八、十九这三个世纪中,资产阶级的法学家基本上都是主张一元论的,例如格罗秀士(1583—1645)主张法的本质为“理性”,萨维尼(1779—1861)认为“民族精神”是一切法的本质,奥斯丁(1.790—1854)认为法律的本质为“主权者的命令”。(参看吴经熊:《关于现今法学的几个观察》《法学文选》会文堂书局,上册第176—184页)。但这都是唯心主义的一元论。当然在马克思主义国际法学理论看来,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本原也是一元论,但这是唯物主义的一元论。我们认为国际法和国内法都是由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反映了统治阶级的意志,只是前者反映了各国统治阶级意志的妥协和调和,而后者则是反映了一国统治阶级的意志。
  因此,马克思主义国际法理论认为,在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上,既非几元论,也非一元论,而是对立统一论(doctrine of the unity of opposites) 。
  为了进一步深入理解和阐明“对立统一论”,我们再来谈谈国际法与国内法最本灰的区别、相互联系和怎样相互转化的。
  什么是国内法(municipal law,internal law,domestic law,national law)呢?它同国际法的区别,人们特别是二元论者作了许多标准。但我们认为它最本质的东西或它最重要的属性是由一个国家所制定或认可,别国一般是不受它拘束的。当然如果某一个国家制定的国内法准则符合国际法而又涉及外国时,则对于这一国内法准则,别国也是受其拘束,也要遵守的。比如1958年中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画风不对,如何相爱》,它宣布我国领海宽度为十二海里,外国军用船舶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许可,不得进入我国领海,这是符合国际法的,外国也是要遵守的。
  又如1986年9月5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特权一与豁免条例》规定,外国驻中国的外交代表不得干涉中国的内政,外国享有外交特权与豁免的人,对此也是要遵守的。因为这个规定符合国际法,反映了国际法。
  什么是国际法呢?它最本质的东西或属性是,它是由各国平等地参与制定或得到它们的承认(明示的或默示的),它不能由一个国家以“太上国”(superstate)自居,发号施令,制定规范,强迫其他国家遵守。
  这两者从这一角度来看。确实是各自成为一个独立的体系。但是两者又有密切联系,并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这两者的联系,诚如周鲠生所说表现在“这种联系一首先在于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国家是制定国内法的,同时也是参与制定国际法的”。(周鲠生:《国际法》上册,第19—20页)
  首先,在参加制定或加入国际公约时,例如中国不能不注意到该公约是否同我国宪法、有关法律有否抵触,是否精神一致,或者同我国对该问题的立场原则是否一致,是否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是否符合得到普遍承认的国际法准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否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是否有利于国际政治经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谁敢欺负我的人)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99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