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家》
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适用的障碍及克服
【副标题】 以大陆法系为考察对象
【英文标题】 Barrier in the Application of Cessation of Infringement in Indirect Infring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ly and its Overcoming:Taking the Continental Legal System as the Inspection Object
【作者】 朱冬【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间接侵权;共同侵权;教唆侵权;帮助侵权;停止侵害责任
【英文关键词】 Indirect Infring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Joint Infringement; Inducing and Contributory Infringement; Responsibility for Cessation of Infringement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5
【页码】 82
【摘要】 大陆法系国家基于绝对权的物权请求权与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区分,导致其在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适用停止侵害的问题上存在体系上的障碍。为此,大陆法系国家采用扩张解释的方法,将间接侵权纳入到权利侵害的概念之中。但上述做法可能会淡化间接侵权与直接侵权的界限,过度扩大知识产权保护范围,存在间接侵权的去过错化以及损害社会公众利益的危险。我国侵权法体系的特殊性,决定了在知识产权间接侵权适用停止侵害的问题上,大陆法系所面临的体系上的障碍体现得并不明显,但上述危险仍然值得注意。
【英文摘要】 In the continental legal system, there is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injunction and damage. This forms one barrier when claiming for cessation of infringement in the case of indirect infringement. To overcome such difficul-ties, it is usually made expansion of the concept of breach of privilege to include the indirect infringement .This approach could lead to the dilution of boundaries between direct infringement and indirect infringement. Through this method, there maybe some risks such as broadening the scope of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ex-cessively, ruling out the fault element in indirect infringement, and causing damage to public interest. In China,there is not such barrier as that of facing the continental law system because of the particularity of tort law system in our country,but such risks are noteworth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4487    
  在我国,“知识产权间接侵权”是一个学理上的概念,主要是指“……故意引诱他人实施‘直接侵权’,或者在明知或应知他人即将或者正在实施‘直接侵权’时为其提供实质性的帮助的行为”。[1]“间接侵权”在本质上是教唆、帮助行为,强调的是该种行为虽然可能对知识产权造成损害,但却没有落入知识产权专有权的范围内,这与“直接侵权”所指的没有合法的理由侵入他人知识产权专有权范围内的概念是相对的。[2]
  目前,关于知识产权间接侵权的研究中,备受关注的是间接侵权的构成要件,很少有人关注间接侵权的责任承担问题;在众多关于侵害知识产权民事责任的研究中,关注的焦点往往在于损害赔偿,停止侵害的问题少有人涉及。在这种大背景下,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责任的适用问题往往被人忽视。鉴于此,本文拟就各国对知识产权间接侵权的处理模式以及由此决定的停止侵害责任的适用问题进行讨论。对于大陆法系国家而言,适用停止侵害在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存在着体系上的障碍,为了解决上述问题,这些国家均设法在其传统法律框架下寻求解决之道,因此形成了对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适用的不同处理方式。
  一、体系上障碍之所在
  停止侵害,“就效力而言,基本上类似英美法上所谓之永久禁制令”。[3]禁令的适用不以侵权行为的构成为充分条件,还需要另外满足永久禁令的适用条件。[4]可见,在英美法系,侵权行为的构成(infringement)和救济(remedies)是被分开处理的,只有在侵权行为构成后,才有机会考虑适用禁令的问题。但是,传统大陆法系的民法体系是以权利为中心构建起来的,“按权利受害之救济,大陆法系之民法大抵系以‘去除妨害’与‘损害赔偿’作为两大支柱”。[5]上述两种救济方式,即物权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在价值取向、构成要件、法律后果等方面均存在差异。[6]由于每种救济方式对应着不同的构成要件,这种独特的体系给知识产权间接侵害中停止侵害的适用造成了障碍。
  (一)“共同侵权”无法解决停止侵害的问题
  在英美法系,知识产权间接侵权规则是借助侵权法中的引诱、帮助侵权的规则发展出来的。[7]与英美法系类似,采用“共同侵权”的规则解决知识产权间接侵权问题,是大陆法系国家广为采用的方法。但是,所谓“共同侵权”是在传统大陆法系侵权法仅指向损害赔偿之债的前提下存在的。具体来讲,“教唆行为人与帮助行为人均须未直接参与实施具体的侵权行为,只是由于他们与实行行为人之间共同的意思联络,他们的行为形成了共同的、不可分割的整体”,[8]因此,共同侵权人须对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教唆侵权和帮助侵权中,“主行为人须为侵权行为,造意人或帮助人始与其负共同侵权责任。……此与刑法不同,盖刑法处罚教唆犯,系重于其抽象危险,而民事责任重在实害,须有损害,始能成立侵权责任”。[9]可见,对于教唆侵权人和帮助侵权人,使其与侵权行为的实施者负连带赔偿责任,是出于其主观过错上的关联性并基于对受害者提供全面补救的考虑。例如,在属于典型大陆法系国家的日本,由于其著作权法中对间接侵权问题没有明确规定,在运用传统帮助侵权法理解决著作权间接侵权时能否适用停止侵害的问题上,即存在肯定说和否定说两种观点。其中,否定说是目前日本的主流观点。主张否定说的有力理由之一,就是帮助侵权只适用于损害赔偿领域。[10]因此,大陆法系的“共同侵权”规则无法为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的适用提供依据。
  (二)“物权请求权”难以解决间接侵权中的停止侵害问题
  传统大陆法系一般不追究教唆、帮助侵权人停止侵害责任。理论上讲,停止侵害系针对权利的直接侵害而设,而教唆、帮助侵权人的行为并不直接指向被害人的权利。这是因为,在大陆法系,停止侵害通常被放在“物权请求权”中讨论。在物权法上,“物上请求权……乃纯粹系保障所有权对标的物圆满支配之制度,故制度内容系以回复物权之法律上应有状态构成之”。[11]就体系而言,物权请求权属于物权的效力之一,[12]“停止侵害……是作为物权请求权的权能来对待的,是物权排他性效力的体现”。[13]因此,停止侵害系针对权利的直接侵害者而非教唆、帮助侵权人而设。另外,从实际效果来看,对直接侵权行为的制止即能达到恢复权利完满状态的要求。以帮助侵权人为例,一般来说,虽然使帮助侵权人停止其行为可能导致直接侵害行为难以完成或者失去作用,但是,毕竟其并未直接对权利造成侵害,依物权请求权的基本理论,使权利的直接侵害者终止其侵害行为,保护权利的目的即已实现。对于帮助实施侵害行为的人,由于其行为并不独立存在,单独的帮助行为无法造成对他人权利的侵害,也就没有必要再对其课以停止侵害责任。可见,在传统大陆法中,教唆、帮助侵权人是不可能承担停止侵害责任的,其承担的责任仅限于损害赔偿责任。
  但是,教唆行为的出现使得直接侵害行为的发生几率变得很高,从而给权利造成了某种程度的危险。对于那些离开帮助行为,实施行为便难以完成甚至无法完成者,对帮助行为的制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但可以制止直接侵害行为,同时还可以预防直接侵害行为的发生。但是,传统大陆法系物权法中的停止侵害没有考虑教唆行为的危害性,也没有对帮助行为的不同类型进行区分,而是采取了统一的制止直接侵权的方式对权利侵害进行救济。
  对知识产权间接侵权的制止,其实质在于“为防城堡陷落而禁填护城河”,[14]但由于大陆法系法律体系的特殊性,在间接侵权中适用停止侵害存在障碍,这种障碍表现为间接侵权的非直接侵害性与停止侵害仅以直接侵权为适用对象的矛盾。
  二、克服障碍之努力
  为了克服在知识产权间接侵害中适用停止侵害的障碍,大陆法系国家囿于传统法律框架(即停止侵害只能适用于对权利的直接侵害),一般是通过将间接侵权拟制为直接侵权或者扩大权利侵害的概念使之包含间接侵权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
  (一)日本:将间接侵权拟制为直接侵权
  日本主要是通过拟制的方法,将间接侵权“视为”直接侵权的方式来解决停止侵害在间接侵权中的适用问题的。
  对于专利间接侵权行为,《日本专利法》101条规定了“专用品型间接侵权”和“非专用品型间接侵权”两类行为,上述行为均属于“视为侵害专利权的行为”[15],因此可以适用《日本专利法》100条规定的“差止请求权”,即“专利权人……对于侵害自己专利权……或有侵害之虞者,得请求停止或预防侵害”。[16]可见,在专利领域,日本是通过法律明确规定的方法,将间接侵权行为拟制为直接侵权行为,进而解决停止侵害的适用问题的。
  与专利法领域的情形不同,《日本著作权法》113条没有将著作权间接侵权行为明确规定为“视为侵权”的行为,实践中,日本法院发展出“卡拉OK法理”来解决著作权间接侵权行为中停止侵害的适用问题。[17]所谓“卡拉OK法理”,是对于非直接的利用者,注重考察其对作品利用行为过程中的管理与支配性以及其在这一事件中的利益性两个要素,[18]具备上述两个条件的非直接利用作品的间接侵权人被视为直接利用他人作品的直接侵权人。据此,著作权人可以对间接侵权人主张适用《日本著作权法》112条规定的“差止请求权”,[19]要求行为人停止侵害。“卡拉OK法理”又被称为“扩张直接利用他人作品行为主体的手法”,[20]其实质,仍然是采用拟制的方法,将著作权间接侵权纳入到著作权侵害行为中,从而解决停止侵害的适用问题。
  (二)德国:对侵害的概念进行扩大解释
  德国是通过对侵害的概念进行扩大解释,进而将间接侵权也作为对权利造成侵害的情形,来解决停止侵害在间接侵权中的适用问题。
  在德国,“1981年专利法生效实施之前,司法实践将第三人提供工具作为参与他人侵害专利权的辅助形式。…… 1981年之后,专利法将第三人提供工具作为独立的侵权损害形式对待……”。[21]《德国专利法》第10条第(1)款规定:“专利权还有进一步的效力,即任何第三人未经专利权人同意,不得在本法适用的领域内向任何人,……许诺提供或者提供为在本法适用的领域内利用该发明所需的该发明的必要要素……”[22]据此,《德国专利法》第139条第(1)款进一步规定:“对任何以违反本法第9条至第13条规定的方式实施专利的人,有再次发生侵害危险的,得要求不作为。”[23]如此规定的主要理由在于,“间接的专利侵害的危险性在于第三人提供了与发明主要要素相联系的工具,从而促使存在直接的专利侵害的危险”。[24]可见,德国在专利法领域是通过法律明确规定将对间接侵权行为的禁止纳入专有权范围、扩充专利权侵害的概念,从而解决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的适用问题的。
  1966年之前,在著作权间接侵权案件中,德国法院往往通过类推的方式适用《德国民法典》第1004条关于停止侵害的规定。[25]虽然1965年《德国著作权法》第97条第(1)款增加了著作权领域中停止侵权的专门规定,[26]但是,由于该法中没有类似于上述《德国专利法》第10条第(1)款的规定,因此,德国法院在著作权间接侵权案件中,无法直接适用《德国著作权法》第97条第(1)款规定的停止侵害。为了克服上述缺陷,德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做了有益的探索。例如,在关于录音带和录音机供应商的案件中,德国最高法院认为,作为录音带和录音机的供应商为消费者的侵权行为提供侵权工具的行为,本身“足以危害原告之权益,或提供足以产生危害之相当机会”,“确实与导致他人著作权受害具有相当因果关系,故录音机制造商亦为……侵害者”;[27]在涉及超链接的案件中,德国最高法院认为,建立超链接“并未在质的方面改变原告著作权受侵害之危险性,……不得认为制作连结之行为与嗣后发生之侵害结果具有相当因果关系”。[28]德国司法实践的特点主要表现为,其以间接侵权的行为给著作权的直接侵害造成了特别风险为由,从而判定其与著作权的侵害有相当因果关系,进而扩大权利侵害的概念,将著作权间接侵权行为纳入到造成著作权权利侵害的行为之中,以达到在该类案件中适用停止侵害的目的。
  (三)小结:以侵害的概念统摄间接侵权
  大陆法系国家囿于其传统法律体系,没有将共同侵权法理作为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适用的基础,而是从物权请求权的角度入手,以侵害的概念统摄间接侵权,对权利侵害人(或称“妨害人”)的范围进行扩大解释,从而将间接侵权整合到传统的法律体系之中。
  这种方法与大陆法的传统是一脉相承的。为了加强对权利的保护,大陆法系传统理论出现了对妨害人的范围进行扩大解释的倾向。在物权领域,停止侵害“请求权的相对人为任何对所有权为妨害之人,可分为行为妨害人和状态妨害人”。[29]“行为妨害人”不但包括直接侵害物权者,还扩张至间接的行为妨害人,“间接的行为妨害人虽然自己没有实施某行为,但是通过他人导致妨害,即他本来应当不允许或防止他人这样做,那么也可以要求他停止或者排除妨害”。[30]“所谓状态妨害人,指持有或经营某种妨害他人所有权之物或设施之人,不限于所有人,占有人亦包括在内,凡对妨害之物或设施有事实支配力者,皆属之”。[31]即“妨害人”也扩张至包括“妨害位于其控制下的人”。[32]这种扩张的依据在于其对权利侵害的制止负有一定的义务。其特点是以作为结果的权利侵害为中心,由此出发寻找导致该结果发生的原因,进而将权利侵害人的范围进行扩大解释。其实质在于注重效果的同质性,而“忽略”或者不考虑行为的差异性。
  这种扩张的做法在知识产权领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知识产权间接侵权的许多情形均可以运用间接的行为妨害人和状态妨害人的理论进行解释。例如,专门用于制造专利产品的部件的生产者可以认为是间接的行为妨害人;在网络用户侵犯著作权的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则可以归入状态妨害人。2003年,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做出了对一般的教唆、帮助侵权人适用停止侵害的判决,认为(1)相关行为与侵权行为关系密切;(2)特定的情境产生了停止教唆、帮助行为的义务;(3)停止该教唆、帮助行为会导致消除侵权行为的结果。[33]德国法院在实践中,也发展出“违反审查义务”作为判断著作权间接侵权的标准。[34]以侵害的概念统摄间接侵权的方法对我国也产生了一定影响,例如,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6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专门用于故意避开或者破坏他人著作权技术保护措施的方法、设备或者材料,而上载、传播、提供的”,依照关于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的规定,追究其侵权责任。[35]
  三、扩大侵害概念隐藏的危险
  传统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在法律体系上的差异,使得大陆法系国家不得不在其现有体系内部寻找知识产权间接侵权中停止侵害适用的基础,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就其方法本身而言,则隐藏着若干危险,不得不察。日本已有学者指出,“卡拉OK法理”的实质在于,“将著作权侵害行为由原来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从事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利用行为,扩张解释为损害著作权人经济利益的行为”。[36]上述方法的问题在于,其以效果的同质性掩盖了行为的差异性,使得“忽略”有变成“忽视”的危险。
  (一)过度扩张知识产权效力范围的危险
  以侵害的概念统摄间接侵权,将间接侵权作为权利侵害的一种形式,忽视了教唆、帮助行为的依附性。严格意义上讲,单独的间接侵权不会对权利造成实际的侵害,而仅能构成发生实际侵害的危险。因此,在英美法中,间接侵权的成立一般要求以直接侵权的存在为要件,[37]只有直接侵权成立,方有对间接侵权适用停止侵害的可能性。以侵害的概念统摄间接侵权,将侵害的危险视同侵害,则可能导致在相关大陆法系国家,知识产权间接侵权被作为一类单独的侵权类型,停止侵害的适用不再以直接侵权的存在为前提。在专利法领域,《德国专利法》规定,制止间接侵权的发生是专利权的内容之一,这主要是考虑到“间接的专利侵害的危险性在于……促使存在直接的专利侵害的危险。至于受让人是否采取了直接侵害专利权的行为,不影响间接的专利侵害成立”;[38]同样,根据《欧洲专利公约》的规定,“欧洲将间接侵权视为一种单独的侵犯专利权的行为,而不是如同美国那样将间接侵权行为认定为促使直接侵权行为发生的行为”;[39]从《日本专利法》101条的措辞上看,关于间接侵权的成立,似乎也采取了间接侵权独立于直接侵权存在的做法。在著作权法领域,德国最高法院认为,“单纯提供录音机之行为尚未直接侵害他人著作财产权,只是提高他人著作非法重制之危险性,尚无损害要填补,仅得依据预防、排除妨害请求权,而要求制造商采取各项可能之防范措施”;[40]日本的“卡拉OK法理”也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怡萍:《论著作权法之间接侵害—从德国案例所获之启示》,载《东吴法律学报》2008年第4期。
{2}.范长军:《德国专利法研究》,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3}.李扬:《日本著作权间接侵权的典型案例、学说及其评析》,载《法学家》2010年第6期。
{4}.[日]田村善之编:《日本现代知识产权法理论》,李扬等译,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5}.[日]田村善之:《日本知识产权法》,周超等译,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版。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44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