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独立政法院校专业改革初探
【英文标题】 An Initial Discussion on the Discipline Reform for 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s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in China
【作者】 蒋后强【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法律信息【中文关键词】 政法院校;法学教育;专业建设
【英文关键词】 institutes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legal education;discipline extension本文责任编辑:张永和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4)05—0098—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5
【页码】 98
【摘要】

独立政法院校[1]经过50余年的发展,虽因管理体制变化使具有“共同血统”的五所独立政法院校归属各异,但在其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基木相同或相似的办学理念、办学特色、办学模式和学科结构。其突出特点是专业的单一性。本文在运用现代大学办学理念分析独立政法院校现存矛盾的基础上,提出了独立政法院校通过专业调整突破单科性的办学模式。即以独立政法院校从的一科向多科性大学的转变为目标,以国家对法学教育体制的改革政策为杠杆,提高法学专业的办学层次,调整本科教育阶段法学与非法学的学生比例,进而形成法学与非法学的良性互动。

【英文摘要】

Though the five independent institutes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originally und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Ministry of Justice,have been put under the central,provincial or municipal education departments respectively,yet a halfcentury of similar development still males them basically identical in terms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mode and features,and their specialties are narrowly restricted to lawrelated subjects.This article males an analysis of the present problems of the five institut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utting contemporary higher education philosophy and advocates the idea of putting the monodisciplinary system to an end through restructurfing and extending disciplines.To achieve discipline diversification,the five universities or institutes should use as a lever the policies of the state,aimed at reforming the existing system of legal education.With more advanced programs for lawmajor students and the larger enrollment of students in other than law majors,education of law and other disciplines is sure to be promo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826    
  
  “专业”一词最早来源于拉丁语的“Public aknowlege”,意思是公共知识。从社会分工和职业分类的角度来说,“专业(Profession)就是指专门性职业,是指一群人通过特殊的教育或训练掌握了科学或高深的知识技能,并以此进行专门化的处理活动,从而解决人生和社会问题,促进社会进步的专门性职业。”{1}在汉语中,专业是指高等或中等专业学校根据国家需要和科学发展状况而设置的学业门类,或是指科学研究机关或产业部门中所分成的各业务部分。显然,专业的真正内核在于知识与职业的关系,也就是以知识和专门训练为基础的职业。大学的专业就是学校根据国家需要和科学发展状况而设置的学业门类,其目的是培养适应社会需要的专门人才,方法是科学的课程体系和有组织的教学活动。本文所用专业一是指大学的二级单位(系、院、所);二是指国家为大学所颁布的专业种类。
  一、法学专业是近代大学最早的专业
  恩格斯在《论家庭住宅》一文中明确指出了法学产生的两个条件,一是立法已发展到相当复杂和广泛的程度,二是社会上已出现了一个职业法学家集团。{2}然而,毕竟法学并不等于法学专业,法学形成于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转型过程中,而法学专业在法学产生一千年后才在中世纪欧洲的大学中正式形成,当时意大利的波伦那大学就以法学专业著称于世。那时候,虽然大学教育完全掌控在教会手中,但无论在意大利的波伦那大学还是在法国的巴黎大学,都设有神学、医学、法学和文学。神学是关于人心灵的学问,医学是关于人身体的学问,法学是关于人际交往的学问,也是中世纪需要专门训练的三种职业。文学最早在巴黎大学中产生,是人文主义精神的充分体现。作为一个专业,虽然与其它三个专业相比,文学算不上专门职业,但它是古希腊 “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思想的延续,是学习其它三个学科的基础。“从12世纪开始,接受过文科教育是从事法律、神学以及医学这些新‘科学’学习的一个先决条件。(在巴黎大学,当文科成为大学里的第4门学科时,对它的学习依旧是学习其他3门学科的前提。)”{3}正是由于中世纪关心人、重视人的人文主义精神,大学才开设了基础人文学科和与人最有关的三个专业。与博雅教育相对应,神学、医学、法学是近代大学中最早开设的三个专业。
  大学中专业的大规模设置是近代科学发展的结果。西方人在追求上帝的过程中,认识世界的能力得到了不断增强,知识也不断增多。到了弗朗西斯?培根时代,科学知识受到了人们的重视,培根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的精辟论断。正是他对科学认识的敏锐性和专注于对科学领域的整体关注,开创了科学教育的先河。在研究、总结科学发明和技术创造的基础上,培根最早提出了对科学知识的分类。他把科学知识分为三个部分,共 130个题目。第一部分40个题目,是关于人以外的自然界的知识,包括天文学、气象学、地理学,水、空气、火和土 (即古代的四种元素),以及矿物、植物、动物等。第二部分18个题目,是关于人本身的知识,包括解剖学、生理学等。第三部分72个题目,是关于人对自然界的行动、人的学术、技艺和科学等,包括医药、化学、绘画与雕刻、音乐、印刷、建筑、运输、农业、航海、军事、机械等。这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知识体系。虽然并不完善,但它力图摆脱宗教神学和经院哲学的羁绊,使之走进自然界的自由天地。{4}培根实际是按照自然界 (自然科学)、人 (人文科学)、技术(人与科学的结合)来对知识进行的分类,奠定了人类对知识宏观分类的基础,为工业革命过程中众多专业的产生作了知识上的初步分类。
  继弗朗西斯 培根之后,由于各种发明创造日益增多,自然科学领域揭示了对世界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三大定律,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细胞学说、进化论。人们力求把发明、创造运用于生产劳动、交通运输和社会生活等方面,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社会的进步。19世纪的德国和美国,科学知识已进入学校课程之中,在德国的哥廷根大学、基森大学以及其它一些大学设立了科学讲座和实验室,开始了真正的科学教育。在美国的一些大学,科学教育也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在德国和美国的中小学也增加了科学教育的比重。斯宾塞在“科学知识最有价值”的思想指导下,提出了以科学知识为核心的课程体系。他依据人类生活的五种主要活动将科学知识分成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生理学、解剖学。这是阐述生命和健康规律,直接保全自己或是维护个人的生命和健康,并使他们保持精力充沛和具有饱满情绪的知识。第二部分是读、写、算,以及逻辑学、几何学、力学、物理学、化学、天文学、地质学、生物学、社会学等。这是与生产活动有直接关系的知识,它可以使人们提高生产活动的效率。第三部分是心理学、教育学(包括一部分生理学原理)。这是为了正当地履行父母的职责,更好地教养自己的子女所需要的科学知识。第四部分是历史。学习历史这门描述的社会学,可以使学生更好地了解过去和现在的国家生活,履行社会义务,合理地调节自己的行为。第五部分是了解欣赏自然、文化、艺术(包括绘画、雕刻、音乐、诗歌)知识的科目。这是为了闲暇时间休息和娱乐所需要的知识。学习这些知识,可以有助于建立起一种健全的文化生活。{5}斯宾塞制定的这个课程体系所包括的广泛内容,是继弗朗西斯?培根之后对人类知识进行的一次较为全面的划分,为大学的专业发展提供了知识分类的理论依据。德国洪堡创建的柏林大学,直接将教学与科研定为大学的两大职能,为大学专业与社会的联系奠定了基础。到了美国赠地学院时代,社会职业成了大学专业设置的重要标准,推动了知识类别与社会职业的结合。由于大学具有将知识、专业、职业融为一体的强大功能,促进了大学与社会经济的紧密联系。因此,大学从 “象牙塔”变成了社会的“动力站”。
  二、中国大学法学专业的发展
  我国于清朝末年引进现代学制以前,教育从整体上不分专业 (科),教育与生产没有多少联系,整个教育统摄在科举考试之下。学习内容主要是儒家经典,学习目的是通过科举考试而为官。虽然自隋唐以来科举考试就设有秀才、进士、明经、明学、明算、明法等常科,但完全是为了科举考试的需要,对职业分化影响很小,甚至这种分科与职业分化根本无关。中国近代高等专门学校和大学形成于1902 年制定的 《壬演学制》,尽管这个学制并未实施,但在1904年颁布的《癸卯学制》中基本上保留了有关内容。根据以上两个学制的规定,属于大学的机构是大学堂,下设8科:经学科、政法科、文学科、医科、格致科、农科、工科和商科。这才是中国教育分科与社会职业联系的起点,也是大学专业设置的起点,同时也确定了法学在中国的命运,这也是独立政法院校名称的起点。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废除了清末的教育制度,1912年先后颁布了 《大学令》、《大学规程》、《专门学校令》、《专门学校规程》等,使中国高等学校向现代化前进了一步。按照这些规定,高等学校有专门学校(相当于清末的高等实业学堂,分设政法、医学、药学、农业、工业、商业、美术、音乐、商船、外国语等科),高等师范学校,高等体操学校和大学。1917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颁布了 《修正大学令》、《国立大学条例》,规定大学必须设两科以上,设一科者只能称为某科大学。{6}1929年,南京政府又颁布了《大学组织法》和《大学规程》,明确规定大学分文、理、法、教育、农、工、商、医八院,三院以上(须包括理、农、工、医各学院之一)得称大学,否则为独立学院……除医科外,大学各院或独立学院各科学生,从二年级起,应认定某系为主系,并选定某系为辅系。教学上采用学年学分制。{7}可见,民国大学逐渐建立了比较完善的专业设置制度。法学专业作为独立的学科得到了确认,当时北京法学会于 1912年创办的朝阳大学,美国基督教会兰金律师1915创办的东吴大学法学院等,是我国迄今为止办得最成功的法学专业,培养了大批中国优秀的法学人才。
  新中国成立后,大学的专业设置全盘引进苏联模式。认为大学专业必须与社会职业相对应。政府根据国家所需要的专门人才种类确定专业,大学设置专业必须经过教育行政部门的批准。专业是大学教学制度的核心,大学按专业招生,人才按专业培养,大学的教学活动也按专业为基本组织单位。这种大学管理模式,与集体主义意识相一致,整个大学的教育工作通过院、系、教研室层层管理,从大集体到小集体,与当时国家对人们的言论控制、人们对公有制的热情完全吻合。{8}这种苏联式的专业设置模式,强调培养 “专家”,以职业定专业,以专业定课程。只要社会上有某个行业,甚至产品的零部件和具体的工艺环节,高校就要设置相应的专业。学生毕业后可以直接上岗工作,而社会上的工作单位也是非本专业的学生不用。这就是我们作为大写真理的“专业对口”。法学专业完全是应政治之需而设立,因而独立政法院校实际成了党校性质的学校,学术性完全被政治性淹没,法学教育也就是政治教育。按照“政法”的通常理解,“政法”应该是“法律”和“政治”的合成词,“政法教育”就应该是“法学教育”和“政治学教育”的结合。但这是脱离当时语境的望文生义,因为当时的“政法机关”、“政法干部”、“政法工作”是伴随着权力机构设置而出现的社会主义中国所特有的术语。自1949年后,我国的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一度还有民政局、监察局)等机构被称为 “政法机关”,党的各级 “政法委员会”主管同一级别的“政法机关”,所以“政法”之“政”是 “专政”,而不是 “政治”,“政法”之 “法”,是融化在“专政工具”之内的法律。“政法”应当是指“政法委员会”权力范围内的那些事务和机构,即共产党领导之下国家的专政机关和专政职能。(独立)“政法院校”的任务是培养从事 “专政工作”的干部,大学法律系 (专业)的任务是培养从事政法理论工作的人士。{9}独立政法学院的法学专业教育就是根据各级各类干部的实际工作需要,轮训县级以上从事政法工作的干部,综合性大学的法学专业就是培养从事政法理论工作的人士。这时大学的专业已经完全政治化了,专业与知识、职业都无关紧要了。政治就是国家,国家就是社会,社会虽有职业,但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改革开放后,作为独立政法学院,西南政法学院于1978年开始招生,其他几所独立政法学院随后也陆续开始招生。独立政法学院由以前纯粹为政治服务的党校性质学校变成了以学术研究和培养社会所需人才的大学,以政治课,而非政治学为主要课程的政法学院变成了实际的法学院,政治课作为国家规定的必修课保留在法学专业之中。然而,由于独立政法学院的招生数不断扩大,从管理上要求分化,又受大学专业与社会职业对应思想的影响,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独立政法学院与综合性大学法学院一起,按照法院系统所设的民事审判庭、刑事审判庭、经济审判庭,开始了法学专业的分化。如北京大学法律系设有法学、经济法学、国际经济法学、国际法学4个专业;中国政法大学设有法律系、经济法系、国际经济法系,实际就是3个专业;武汉大学设有法学和国际法2 个系,下设法学、经济法学、国际经济法学3个专业{10}但这种分专业培养法学人才的模式,在经历了 !余年的试验后,因法学人才质量受到了社会的质疑。在1998年颁行的国家专业设置目录中,将法学教育作为大学教育的一个专业(学科)被重新确立下来,法学分专业教育暂告一段落。
  三、大学专业设置的基本原则
  作为一个组织体,大学一般由三个层级的管理机构组成,若干教研室 (研究所)组成学院,若干学院(系)组成大学。大学是一个自由散漫的组织体,大学的管理效能主要体现在科层组织 (教学行政与后勤服务)能否为教学研究人员提供良好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因为大学的核心工作(教学与科研)要实行严格科层管理是极其困难的,很多工作及成果是主观的和不能科学量化的,专业与专业之间也是难以比较的。因此,大学的实质性管理中心都是学院或研究所,教学活动与研究活动由学院或研究所自主开展。专业是大学的知识共同体,是构成大学的基本组织,学校的发展就是专业的发展,学校的特色就是专业的特色。没有合理的专业设置,学校的发展就会失去依托,学校的工作就没有重心和突破口,学校也就没有国家的信任、教师的安居乐业、学生的向往、家长的认可。所以专业规划、专业建设是大学工作的核心。
  在大学的专业设置上,有两种主要理论,即 “专才”说和“通才”说。专才论者认为,大学教育本身就是分科教育,即专业教育,是培养专门人才的教育,大学的专业设置必须与社会的职业相联系。通俗地说,大学的学习就是要与社会上某种工作或职业对口。学法的学生一到社会就能承担律师、法官、检察官、法律顾问等专职法律工作。通才论者认为,大学还不能太专,即使专,也得在较宽的基础上专。人不是机器,人有多方面的需求,人也不是一辈子作一个工作,而且社会生活中的工种不计其数,在古代就有 “百工”之说,更不用说发展迅猛的知识经济时代。因此,大学的专业与社会职业对口只能是理想,不是现实。实际上,这两种大学教育的人才观点都有其自己存在的社会基础。就我国而言,建国之初,百废待兴,人才匮乏,国家急于经济发展,大学有针对性地培养人才以适应社会的急需,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作到的。不仅大学培养的人才和行业对口,而且大学也整体地对行业对口。 50年代初的院系调整,中国出现了大量的专业学校(大学),诸如地质学院、钢铁学院、纺织学院、政法学院等,目的就是强化大学的专业对口。这种办学模式与强权国家政治观相适应,是高度计划经济的产物,说到底是人为的产物,过分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不尊重或违背了大学自身的发展规律。因而,当时的专才说占了上风。改革开放后,世界的整体发展处在第三次浪潮中,信息化时代已经来临。知识爆炸、知识革命;新科学、新知识、新发明成几何级数增长;边缘学科、新兴学科层出不穷……。产业门类急剧增加,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新兴行业不断涌现,第一门类和第二门类产业不断更新,作为服务行业的第三产业增长迅猛。大学教育已经无力适应社会新兴行业的不断涌现,学生也无力学习所有的专业知识。学会学习成了人们共同的教育教学理念。于是人们逐渐开始思考大学作为专才教育的可能性,并接受了美国的通识教育理念,进而在中国的大学中提出了“素质教育”理念。宽口径、厚基础成了大学本科教育的办学方向。特别是高等教育大众化之后,本科教育强化了素质教育的意识,其专业教育逐渐让位于研究生教育。本科教育相当于西方中世纪的文科教育,成了专业教育的基础性教育。与专业的起源相关,大学的专业设置至少应该遵循以下原则。
  1. 知识分化原则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内在规律性,知识的发展也不例外。从知识发生学角度说,知识是经验的积累、组合与创造;从现代信息论角度看,知识是用符号表达的若干信息群。因而,知识与人的思维是教育活动存在的基本原因,教育就是要解决知识结构与人的思维结构的最近关系。建立在人的思维结构上的知识分类也就是专业建设的内在根据。其实知识本身是一个整体,是不能分类的,这就是素质教育的理论基础,也是现在所谓大学一二年级不分专业的理论根据。然而,知识的发展是无限的,其增长方式也成几何级数,引发了人类的 “知识爆炸”、“知识经济”,个人有限的生命产生了对知识的无能。因而,在亚里士多德时代之后,再也没有了“百科全书式”的科学家。对于这种无能,人类需要分工合作,对知识的分类也正源于此,完全是为了人类利用知识的需要。大学的专业设置就是人类在知识领域分工合作的体现。但这种分工必须以知识的性质为基础,以不破坏知识内在的关系为准则。因此,作为研究高深学问的大学,在组织研究机构时,必须充分尊重知识的内在关系,以一个或多个知识的子系统 (专业)为突破点,按照知识的内在关系,即知识的紧密程度波浪式对外扩展,才会形成有力创造知识的组织体。1980 年代中期到 1990年代中期法学分专业办学的行为,正是破坏了法学知识的内在关系,导致了教学质量的下滑。研究知识,研究知识的相互关系是大学规划专业、建设专业的知识性原则。法小宝
  2.社会需求原则
  相对社会来说,研究知识不是目的,而是利用知识的手段,充分利用知识服务于社会才是人类研究知识的终极目的。这就是高等教育哲学上认识论与政治论的分野。{11}我国政治有高度集权的传统,教育的目的在选择国家、社会、个人时,首先选择的是为国家服务,其次才是社会,最后才是个人。这种传统也体现在我国各级各类教育方针与教育目的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都明确规定了同样的思想。《高等教育法》第4条规定:高等教育必须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使受教育者成为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我国高等教育的目的肯定属于政治论高等教育哲学,高等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高等教育必须考虑为国家、社会服务的原则。我国社会正处在建设市场经济的关键时期,教育正经历着由完全福利事业向部分市场化的过渡,大学办学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由人才市场来评判。所以,大学的专业建设必须符合市场选择的原则。作为自主办学的法人机构,大学必须面对市场,即面对国家、社会、个人办学,专业规划、专业设置、专业发展必须兼顾社会各方面的需求。如果某一个专业的毕业生不被用人单位认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学生无法就业,至少从市场角度来说,该专业的举办是失败的。教育行政部门实施的就业率与招生指标挂钩的作法,实际就是在运用行政手段强行推动大学面向市场办学。这一作法虽有违教育法的规定,但也说明了大学面向市场办学的方向和重要性。因此,大学在规划专业时一定要对人才市场的需求进行深入的调研,既体现了高等教育为经济建设主战场服务的思想,又可避免教育资源和人才的浪费,有利于提高大学的办学效益。面向社会、服务社会是大学专业规划、专业建设的社会适应性原则。
  3.学校特色原则
  《高等教育法》第33条明确规定:高等学校依法自主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这一规定说明了大学专业规划、专业建设的个性特征。大学发展的历史和现状都说明,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所大学,即使两所大学所建专业名称完全一致,也有自己不同的专业特色。大学的特色可以体现在多个方面,有办学理念的特色,有教学的特色、有科研的特色等等,但所有学校的特色都必须通过学校的专业来体现。办学理念体现为专业建设的独特性,有所为,有所不为。根据学校的定位,集中优势力量发展相关专业,进而形成学科群,根据学校的实际、社会需要扩展专业面,发展适应社会的专业。教学特色在专业上体现为教材建设和精品课程。科研特色体现在专业上就是科研为教学服务,科研为社会服务,一流的科研可以争取更好的生源,创造学校品牌,争得学校发展的更好环境,形成办学的可持续发展生态。因而,学校应当根据其师资、设备、经费来源、文化传统、学科优势,因地制宜,发展专业。既不能盲目拓展专业范围,也不能畏难而退,抱残守缺。专业建设或专业调整必须取决于学校的办学定位(办学宗旨)和指导思想,一定要做到突出自身的专业特点,形成优势专业。当然,专业设置也不是根据学校的发展与社会需求的随心所欲,而是必须按照教育部现有公布的学科门类自主选择专业设置。1998年,教育部在广泛调查和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公布了调整后的本科专业目录,[2]到2003 年2月,我国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布点18 000多个,基本形成了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较完整的人才培养结构体系。独立政法院校的专业特点非常明确,就是突出法学的优势。
  4.科学决策原则
  专业规划、专业设置既是管理问题,也是一个学术问题,这就需要充分协调大学管理权与学术权的关系。专业规划是专业设置的前提,制定专业规划由职能部门根据学校的整体发展规划,在对校内专业结构进行整体研究,多方听取意见的基础上,提出专业设置的初步方案,明确专业设置的时间、组织方式、专业特色。这实际是一个立项研究,应由行政权来完成。一旦立项,专业设置论证工作交由有关学术专家进行专项研究。因为学科知识的内在关系,该专业的发展水平,本校设置该专业与其它学校有何不同,如何在该领域中形成与其它学校优势互补的关系,突出自己的特色,只有学科专家最清楚。将此类的问题交由专家作深入的市场调查,根据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同时对该专业的市场前景进行国内国外、校内校外的对比分析,在此基础上由专家组提出论证意见与备择方案,由学校领导机构最后决策。通过行政权与学术权在专业设置上的共同努力,达到广泛发动,集思广益,群策群力的目的’ 既保证了专业设置方案的科学性,又起到了思想发动的作用。还可以使各种意见越辩越明,达成共识。即使达成共识比较困难,也可以增加对问题复杂性的理解。管理理论认为,凡参与度越高,认同感也就越大,通过吸收更多的人员参与决策讨论,有利于加深全校职工对专业设置的意义、目的以及必要性、紧迫性的认识,从而起到动员作用,减少阻力,形成强大的向心力。这些都能增强决策实施的效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刘捷.专业化:挑战21世纪的教师(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1996. 138.

{2}张文显.法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7

{3}(美)哈罗德 J 伯尔曼.法律与革命一西方法律传统的形成(M).贺卫方等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出版社,1993.147.

{4}单中惠.西方教育思想史(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6.138

{5}单中惠.西方教育思想史(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6. 456.

{6}朱有寿.中国近代学制史料(第二辑下册)(M).上海:华东师范人学出版社,1992.21.

{7}高奇.中国高等教育思想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 310.

{8}潘(揪+心,上下结构)元.中国高等教育百年(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3. 78.

{9}贺卫方.中国法律教育之路(M).北京:中国政法人学出版社,1997. 20—21.

{10}贺卫方.中国法律教育之路(M).北京:中国政法人学出版社,1997. 37.

{11}(美)约翰 布鲁贝克.高等教育哲学(M).王承绪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87. 22.

{12}王冰,孙绍荣.浅议高等学校专业设置的宏观调控原则(J).机械工业教育出版社, 2000,(3): 73.

{13}西南政法人学校史(M).渝沙(内)准(2003—91).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印刷厂,2003.2.

{14}西南政法人学校史(M).渝沙(内)准(2003—91).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印刷厂,2003.2—12.

{15}西南政法人学校史(M).渝沙(内)准(2003—91).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印刷厂,2003.94.

{16}西南政法人学校史(M).渝沙(内)准(2003—91).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印刷厂,2003.96—97.

{17}西南政法人学校史(M).渝沙(内)准( 2003—91).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印刷厂,2003.119—120.

{18}蒋新苗.湖南法学教育的现状与对策(A).中国法学会法学教育研究会学术年会会议交流资料(C)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8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