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比例责任之适用
【英文标题】 Application of Proportional Liability for the Innocent Contact Number of People Infringing
【作者】 刘媛媛【作者单位】 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无意思联络;责任份额;平均担责;比例责任
【英文关键词】 non - interested contact; share of liability; average liability; proportional liability
【文章编码】 1008-4355(2018)03-0026-12
【文献标识码】 A DOI:10.3969/j.issn.1008-4355.2018.03.03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26
【摘要】 《侵权责任法》第12条规定,无意思联络侵权的数名侵权人的责任大小难以确定时,平均承担赔偿责任。该方式看似是对受害者的倾斜保护,但忽略了现实情景下个案所内蕴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无法为责任份额不明的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提供贯穿体系始终的基准。域外较成熟的比例责任理论可解答加害份额不明之难题,比例责任依据侵权行为作为损害结果必要条件的可能性之比例分担责任,对不同程度危险行为引发的致害可能性区别对待,与现代侵权损害赔偿体系追寻的合理价值多元化相契合,可将其合理之内涵引入第12条中。根据该规则,应在可能性判定标准的基础之上,综合考量个案表现出的关联要素确定最终的赔偿金额。
【英文摘要】 Article 12 of the Tort Liability Act stipulates that when the liability of several infringers who have no interest in contact infringement is difficult to determine, the average liability is compensated, which appears to be a tilt protection for the victim. However, this method ignores the actual situation. The intrinsic diversity and complexity of the following cases cannot provide a consistent benchmark throughout the system for the infringement of an unexplained number of unwitting contact persons. The more mature proportional liability theory outside the domain can solve the problem of injuring the share that is not known. Proportional liability shares the liability according to the proportion of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infringement is a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the damage result, and it is different from the possibility of harm caused by different degrees of dangerous behavior. The diversification of the reasonable value sought by modern infringement damage compensation system fits in and can be introduced into Article 12. According to this rule, the ultimate compensation amount should be determined on the basis of the criteria for the possibility of judgment and the related elements shown in the case of comprehensive consider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791    
  一、引言
  《侵权责任法》12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该规定将无意思联络数人分别侵权类型化,并规定了相应的责任承担方式,但仍没有消除学术界、司法实务界基于该类型侵权行为的争论,学术界对“能够确定责任范围的按照各自责任担责”均表示认同,但在“责任大小难以确定的情况下,采用平均担责”,则引来了新一轮争议。“各打五十大板”的追责方式似乎较为合理,平均分摊责任既及时救济了受害人的受损权益,分散了原告求偿不能的风险,又使同等额度的金钱赔偿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公平责任的不确定性[1];但是数个侵权行为所引发的危险系数并非呈等值形态,如将各侵权行为比喻为一个点,损害发生的那一刻,各点的位置是由行为人“随机”确定的。在损害链上出现两点重合的概率几乎为零,强行“等额”极易造成特定责任人承担非因自己不当行为引发的那一部分损害,亦或使特定责任人承担的责任范围低于现实情境下其行为对损害结果的致害程度,因此,非重合(非等值)就不应平均分摊损害额。以比较典型的加害份额不明的“投毒案”为例,甲、乙无主观联络地分别向丙的水杯中投放同一种毒物,致丙死亡,毒物致死量为50毫克[2],现假设无法查清甲和乙各自投放了多少毒物量,如依照第12条平均担责来追责,势必掩盖了多种可能性:1.甲投放了50的量,而乙投放不足50;2.甲和乙各自投放了50的量……加害份额处于0%和100%之间,即行为人甲或者乙皆有可能和全部的损害结果有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如此时适用第12条的话,分配给甲和乙等额责任,这样的方式似欠妥。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第11条中的“足以”一词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责任的成立并不需要侵权人的行为“实际”造成了全部损害,也暗含着任何一个行为不管是否具有“足以”造成损害的潜在破坏力,其实际上可能都只是对损害的发生起了部分作用之深意[3]。那么何以鉴别部分作用?显然基于无差别待遇的平均担责是无法做到的。在无法确定具体责任份额的情形下,不宜适用平均分摊的担责方式,针对份额不明的追责难题,着重探究侵害行为与损害后果间的“一定比例”之因果关系,依据侵权行为所引发的损害后果之可能性概率来确定责任的比例责任理论可提供解决方案。
  二、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的现行承担规则及其不足之处
  (一)现行承担规则
  无意思联络数人分别侵权指的是数个行为人事先既没有共同的意思联络,也没有共同的过失,只是由于行为的客观上的联系,而共同造成同一损害结果{1}。我国现行立法对无意思联络数人分别侵权的规制经历了《民法通则》的空白立法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二元类型化[4],再到第12条明确责任承担方式。在对第12条进行深度解读的时候,多数专家、学者认为第12条强调的是数个侵权行为造成性质相同、内容关联性的,且各侵权人引发的侵权行为都不足以造成受害人全部损害的损害结果时,各侵权人的责任大小如何确定的问题。首先要确定的是,这里的因果关系是所谓的共同因果关系[5],即原告所受损害是由数名责任人的侵权行为共同作用之后而生,任何一个不当行为引发的危险系数都参与到了最终损害当中。具体包括两类:第一种是数个行为互相结合发生了最终损害结果[6],如例一,原告被分属不同主人D1、D2、D3的三只狗攻击、撕咬并被咬伤,最终引发了原告的身体损害,在对主人D1、D2、D3进行责任认定的时候,无法确定原告的特定损害部分是由哪一只狗造成{2};第二种是数个行为相互结合增强了最终损害结果,如例二,甲和乙分别在林中打猎,误把丙当猎物射杀,丙腹部分别被甲和乙同时射中,经查其中任一枪都不会致命,两枪在腹部相结合才导致了丙的死亡,且仍旧无法确认特定损害部分是由谁造成的。
  《侵权责任法》对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规制了两层处理方式。依据第12条,若能够确定各自的责任大小,侵权人依据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此为第一层次,且该规定较清晰;第二层次是责任大小难以确定时,侵权行为人应该承担何种责任成为难题?针对第二层次的疑难问题,学者们提出“连带责任说”、“公平责任说”和“平均责任说”,藉此为无意思联络数人分别侵权提供归责基准。“连带责任说”认为,虽然行为人之间在主观上并不存在意思联络,而是因为行为耦合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每一位侵权责任人的加害部分无法明确的话,就应该视为共同侵权,但如果令无过错联系的共同致害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无异于将其视为共同侵权行为处理了{1}637,显然不妥。“公平责任说”则认为,既然无法确定每一位侵权人的加害部分,那么法官在审理时就应该按照公平原则,依据个案当中责任人的过错程度、经济赔付能力等因素分别确定最终的赔偿金额,但是公平责任的分担形态一般存在于双方行为人均无过错的情形之下,以公平考虑作为标准,根据实际情况与可能,公平地分担损失{3},但无意思联络数人分别侵权与之明显不同,且公平责任是一种损失的分担规则,而不是归责原则。支持“平均责任说”学者给出了自己的理由:既然数个侵权行为中之任一个行为都不足以单独造成最终的全部损害,那么任何一个侵权人都不能用与共同侵权存在亲密联系的连带责任来承担责任,共同侵权必然存在共同的过错,无共同过错的行为人为什么还要承担连带责任?所以无过错联系的共同加害责任应当是按份责任,此学说被第12条所采纳[7]。
  (二)平均担责不足之处
  表面上看,平均责任更注重对权与责的考察,对受害人受损权益的救济更全面,但将平均担责规则置于法价值框架内深入剖析后,不难发现平均担责的分配方式存在固有缺陷。
  1.正当性质疑
  加害责任份额不明的数人侵权面临的并非侵权行为类型问题,而是侵权行为形态问题,需着重探究责任形态是连带责任、按份责任,亦或者其他责任,再者亦非直接、简单的等额推定。第12条“分别实施”之表述,从程度要件上强调了不同于第11条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情形,从结果要件上强调了损害的同一性,从责任形态角度则强调了按份责任。有学者对按份责任的正当性进行了详细论证,归纳“多因一果”数人侵权场合下采按份责任是实务界和学术界通行观点[8]。但需要注意的是,上文提及第12条蕴含两层责任分担方式,即为能确定各自责任和无法确定责任两种情形。前者规定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毫无疑问属按份责任,而后者规定的“平均担责”本质是一种等额推定的补充性规则,适用本身就隐含着而背离事实和存在更加公平分担方案的可能{4}。立法者在无法找到与按份责任并行的更合适的责任分担形态的时候退而择之,也作为一种在没有任何合适的分配基础的情况下最后的选择[9]。尽管裁判者针对不同的个案会有不同的价值判断,依照第12条将侵权人的责任按等额分配,但看似公平正义之精神倾力彰显的补偿价值却有违最终责任分担之内核,也会掩盖裁判者所做出的努力。侵权人只对自己所造成的损害负最终赔偿责任,其责任范围与因其侵权行为而产生的损害赔偿之债范围相同,其分配的基本规则就是使得最终责任份额与其造成的损害比例相等{5}。
  2.曲解分配正义理论之风险
  由于责任分配标尺的难以量化,法院以第12条的“平均主义”为标准“等额”分配数名责任人的份额[10],存在曲解分配正义理论的风险。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分配正义指涉对财富、权利等有价值的东西按照所说的比例关系进行分配[11]。比例上的平等涉及的不仅是事物、人的平等评估,还要考虑复杂背景因素,以进行比较和换算;且分配正义不是把一个特定的当事人与另外的人连接起来,而是通过他们所共享的利益和负担把所有的人连接起来{6}。平均担责忽略了现实情形下不同危险程度行为之间相关联的可能性,过度关注原告求偿不能之风险,进而限缩了数名被告之间风险负担的差异性。误认为原告的不利益由行为人平均承担就是所谓的分配正义,“比例平等”被机械地视为“责任等值”,忽视实际差别的平等分配,违背了追求公平正义的初衷{7}。如果被告A与被告B的可责难性和损害引发几率分别是30%和70%,真正的分配责任体现出来的数值应该是3:7,而不是“一刀切”的5:5。分配的公正在于成比例,不公正则在于违反比例{8}。
  3.与正义理念不完全一致
  对任何一种法律制度而言,正义是其存在的首要价值,对正义的追求总是意味着平等,这是关于法理念的共同理想[12]。第12条以“等额”为尺度的分配标准有可能忽视了侵权行为与损害间的时空、时间关联度,平均地向多名责任人追偿的方式忽略了不同事实事件展现出的多种致害可能性。显然,“同一性划分”标准有失偏颇,与正义法理念并不完全一致。数人侵权损害赔偿不仅要考量行为人承担的责任份额与现实行为引发损害结果间的内容之正相关,也要考量多名责任人的内部份额之间的责任及行为匹配度。比例责任视角下,关注每一位侵权行为人之行为可能引发的危险程度,通过“一定比例”因果关系可能性的判断,较合理地划分了非等同致害可能性的不同责任人的责任范围,区别对待之特性使其正义性更易显见。
  4.违背自己责任原则
  行为人只对自己的侵权行为或者准侵权行为所导致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对于因他人侵权行为而造成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此之谓自己责任{9}。依据自己责任的法理精神,行为人真正只对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但在责任份额不明的数人侵权案件中,本应由危险结果引发概率较大的行为人负担的多数责任易被法官分散至其他责任人处,出现“所行与所负”之偏差。责任人越多,责任与行为越不匹配,责任主体之间损失分配失衡,可赔偿范围在某种程度上会变窄,更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权益。损害赔偿分担责任机制的设置旨在通过权衡数名被告的负担能力来合理的、妥当地分散原告的损害,实是“自己行为自己负责”的另一种表述,显然第12条违背了该意旨。
  对于责任份额不明的数人侵权责任分担采用平均分担是补充性的规则,即平均分担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如果存在一种新的接近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近似对等的责任分担方式,那何而不采用之?
  三、比例责任的引入
  (一)比例责任之界定
  传统“全有或全无”因果理论,系以证据证明因果关系之事实存在,对于举证51%的因果关系,全部赔偿,但对于49%因果关系者,全部不予赔偿,受害人无法证明每个行为人或行为人的每个行为具体造成了多大的损害,但对于损害是来自该行为人或该行为是确定的,因为这个原因而否定受害人应获得的赔偿在实践中有失公允,这是每个共同侵权行为人对整个损害负有责任的理由,即应该让行为人自己在他们之间对责任进行分配{10}。
  比例责任观点认为,原告只要证明受损事实是确定的,侵权人的侵权行为引发了X%的损害或者侵权行为对损害结果导致了X%的危险系数(X可为任意值),那么就可以要求侵害人负担X%的金钱赔偿责任{5}。在比例责任之下,原告无须证明因果关系确属存在,仅就因果关系的可能性比例证明即可{11}196,随即通过可能性评估剔除了因其他侵权人、无可责难的原因甚至是原告自身原因造成损害的那部分责任,使得侵权人分配到与自己行为相对应的既不多也不少的损害承担责任。亦即侵权责任人只对自己所造成的损害负最终赔偿责任,责任范围与因其侵权行为而产生的损害赔偿之债范围相同,其分配的基本规则旨在使得最终责任份额与其造成的损害比例相等{4}153。
  致力于比例责任理论探究和实践应用的欧洲侵权法小组不仅给出了明确的定义——依据被告的侵权行为已造成原告的全部损害或者部分损害或未来将会造成损害的因果关系的可能性,就原告遭受的全部损害或者部分损害或者可能遭受的损害,对被告苛加的侵权责任{2}157,随后又对适用比例责任的诸多侵权案件作出了较全面的类型化分析,预设了四种主类型、七种子类型[13]。《欧洲侵权法原则》分别在第3:103条(替代原因)、第3:105条(不确定的部分因果关系)、第3:106条(受害人支配领域内的不确定原因)做了详细规定{12}。比例责任“根据其侵害行为作为受害人损害的事实原因之可能性比例,分担相应的责任”,使得每一个侵权人应负担的责任范围限定在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范围之内,对于不属于自身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侵权人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如果证据显示被告的疏忽行为造成原告受损机率为80%,就可依据80%的可能性追责,即使有20%几率显示被告之疏忽不会引发原告的损害{5}。该理论影响了“全有”,也推翻了“全无”,既及时救济了原告受损权益,又避免了被告的“无辜连坐”。
  (二)比例责任之优势
  1.合理平衡原、被告之间的利益冲突
  如果依据传统的因果关系理论和归责原则来处理责任份额不明侵权案件,多种因果关系可能性很容易会被掩盖,不当行为引发的现实损害程度常会在法律最终评价上承担较轻的责任,另一方面承担最终责任的被告可能并非实际导致损害发生的行为人,即使受害人的损失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超额”的责任负担偏离了损害补救体系设置的初衷,非合理责任份额的出现,削弱了司法的公信力。在比例责任之下,原告只须证明损害确系发生,不要求提供的证据必须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侵权人的侵权行为作为评价损害结果必要条件的可能性进行责任分配,也可以说比例责任强调按照责任大小在责任人间公平地分担损害赔偿责任,依据因果关系可能性中的“比例”均衡地划分赔偿范围,以求最大限度地接近自己行为所引发的危害结果,恰当地平衡了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利益冲突,保护原告的受损权益。
  2.符合侵权责任构成理论中的矫正正义
  矫正正义强调“得”与“失”价值评价之间的适度性{8}138。一个人的所得必定承担另外一个人的所失,因此一个人的伤害行为就承担另外一个人所遭受的损失,所得与所失的相关性与一个人的行为与另外一个人的损害之相关性相伴而生{6}168。行为人的侵权行为使受害人遭受了损失,平等主体间的权益遭到了破坏,矫正正义将双方各自的权益恢复至初始状态,实现了得与失评价间的平衡。当无意思联络的数名侵权行为人责任份额不明时,或原有的责任分担形态与“全有或全无”规则无法圆满纠正失衡的利益时,依据因果关系的可能性比例来分配责任,即使现有证据无法满足因果关系的证明标准,原告仍可以获得与侵权人之行为造成的损害基本匹配的金钱赔偿,并不会过分地惩罚侵权人,也并不会给予侵权人不必要的金钱责难,由此体现了矫正正义的精神内核。
  3.彰显侵权责任法的威慑目的
  侵权法旨在威慑社会不可取的行为,并赔偿该行为所导致的损害,所以当行为人之行为不具有合理性时,他就必须承担损害赔偿责任{13}。在立法之初平均担责的分配方案是作为一种在没有任何合适的分配基础的情况下的最后选择{4}161,立法者希望通过此种分担方式达到填补受害者损失,威慑侵权行为之目的,但同等额度的金钱赔偿极有可能在被告人间产生不同反应,一方会质疑法律公正性,另一方会抱有侵权之侥幸。责任份额不明时适用比例责任的理念在于——他不应对损害中是或可能是由其他活动造成的部分负责,不管这些活动是由他人、受害人,抑或是第三方因素所造成的;无论是在何种情况下,各行为人都只对自己应承担的份额承担责任。既不能使各行为人负连带责任,也不得令某个行为人负全部赔偿责任{1}637。显然比例责任优化了立法初衷。基于因果关系可能性比例适当分配责任补偿了处于弱势地位的受害人,由此实现侵权法的威慑目的。
  4.优于其他责任形态
  适用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立新.侵权法论[M].3版.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635.
  {2}[美]米歇尔·格林,杨垠红.论比例责任[G]//金福海.侵权法的比较与发展.北京:北京大学出版,2013:163.
  {3}杨立新.侵权责任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181.
  {4}王竹.侵权责任法疑难问题专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162.
  {5}] John Makdisi. Proportional Liability: A Comprehensive Rule to Apportion Tort Damages Based on Probability[J]. N. C. L. Rev, 1989:1063-1989.
  {6}[加]温里布.私法的理念[M].徐爱国,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74.
  {7}孙君恒,许玲.亚里士多德分配正义论[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1):27-32.
  {8}[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M].廖申白,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136.
  {9}张新宝.侵权责任法立法的利益衡量[J].中国法学,2009(4):182.
  {10}[美]小詹姆斯·A·亨德森,等.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第七版)[M].王竹,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118.
  {11}陈聪富.因果关系与损害赔偿[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69.
  {12}欧洲侵权法小组编.欧洲侵权法原则:文本与评注[M].于敏,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82-97.
  {13}余小伟.“公平责任”是否“公平”——以二十世纪新侵权法理论为视角[J].政治与法律,2017(12):112.
  {14}鲁晓明.论美国法中市场份额责任理论及在我国的应用[J].法商研究,2009(3):152.
  {15}王利民.中国民法典学者建议稿及立法理由(侵权行为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235.
  {16}谢远扬.论侵害人不明的大规模产品侵权责任:以市场份额责任为中心[J].法律科学,2010(1):98-106.
  {17}Allen Rostron. Beyond Market Share Liability: A Theory of Proportional Share Liability for Nonfungible Products [J]. UCLA L. Rev, 2004(52):151-215.
  {18}Andrew B. Nace. Market Share Liability:A Current Assessment of a Decade - Old Doctrine[J]. Vand. L. Rev, 1991(44):418-419.
  {19}史尊魁.引入美国市场份额规则的思考[J].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5):94-95.
  {20}Joseph H. King. Jr. Causation, Valuation, and Chance in Personal Injury Torts Involving Preexisting Conditions and Future Consequences[J]. Yale Law Journal, 1981(90):1382-1383.
  {21}David A. Fischer. Tort Recovery for Loss of a Chance[J]. Wake Forest L. Rev, 2001:627.
  {22}David A. Fischer. Proportional Liability: Statistical Evidence and the Probability Paradox[J]. Vand. L. Rev, 1993:1202.
  {23}孙佑海.论数人环境侵权的责任形态——《侵权责任法》第67条评析[J].法学评论,2011(6):72-73.
  {24}叶金强.共同侵权的类型要素及法律效果[J].中国法学,2010(1):75.
  {25}Helmut Koziol. Harmonising Tort Law in the European Union: Advantages and Difficulties[J]. ELTE Law Journal, 2013:86-87.
  {26}Ken Oliphant. Uncertain Factual Causation in the Third Restatement:Some Comparative Notes [J]. Wm. Mitchell L. Rev.2011:1626.
  {27}杨垠红.多因不明侵权中比例责任之适用[J].政法论坛,2013(4):155-163.
  {28}Kevin J. Grehan. Comparative Negligence[J].Colum. L. Rev, 1981:167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7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