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CEO权力视角下研发创新投入对创业板企业绩效的影响研究
【英文标题】 Study on the Impact of R&D Investment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in the GEM: CEO Power Perspective
【作者】 刘建民周爽【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商学院西南政法大学商学院
【中文关键词】 研发创新投入;企业绩效;CEO权力;创业板
【英文关键词】 R&D investment; corporate performance; CEO power; GEM
【文章编码】 1008-4355(2018)03-0118-09
【文献标识码】 A DOI:10.3969/j.issn.1008-4355.2018.03.13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118
【摘要】 通过选取2012-2016年317家创业板企业作为研究样本,基于CEO权力视角,本文考察了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研究表明:研发创新投入对创业板企业绩效具有正向影响,并且该影响具有滞后性;在CEO的不同权力配置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的影响中,CEO结构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和企业绩效的关系起着负向调节作用,说明结构权力更容易产生信息不对称,带来更大的代理成本,阻碍了企业的技术创新进程;CEO所有权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和企业绩效的关系起着正向调节作用,说明股权激励可以有效解决研发创新进程中的代理问题,从而提高研发效率;而CEO专家权力不具有调节作用。
【英文摘要】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D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based on the CEO power perspective by using 317 the listed enterprise of GEM in China from 2012 to 2016 as samples. We found that: R&D investment has a positive impact on the enterprise performance, and has a certain lag. In relation to the influence of CEO with different power allocation on R&D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CEO structure power was negatively moderated the relationship of R&D investment with enterprise performance, structure power is more prone to information asymmetry, resulting in more agency costs, and would hinder the process of technical innovation of enterprise. CEO ownership power has a positive moderating effect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D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Equity incentive can effectively solve agency problems in R&D innovation process, thereby improving R&D efficiency. But CEO expert power had no moderating effec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782    
  一、引言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高新技术的突飞猛进给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研发创新正逐渐被理论界和实务界认为是企业保持竞争优势和长期发展的关键{1}。而研发创新决策的制定者是企业的CEO,基于委托代理理论和管理层权力理论,CEO权力可以通过对企业内外部资源配置的影响作用于研发创新决策,从而影响研发投资项目的执行效果,最终影响企业绩效。虽然理论界和实务界对研发创新投入的重要作用取得了共识,但我国企业的研发创新投入强度依然不高,而且企业间的研发创新投入差距也较大。很多学者从企业内部特征、外部环境等多个方面对影响企业研发创新投入强度的因素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仍然存在一定的缺陷,继而学者们开始关注如管理层和董事会特征等内部治理因素的影响,而少有研究关注CEO权力这一因素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的影响。CEO在企业的研发创新中起着主导作用,在研发创新投入相同的条件下,CEO权力配置不同,会使企业达到不同的经济效果。
  在所有企业中创业企业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新兴群体,其中较多的是高新技术企业,创业企业研发创新投入是否取得良好的绩效对形成企业核心竞争力、获取超额利润有很大的影响。鉴于创业企业对我国建立创新型国家具有的重要作用以及研发创新活动对创业企业发展和成长的重要性,本文选取了2012-2016年的创业板企业作为研究对象,实证检验了研发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以及CEO权力配置对这种影响的调节作用,为优化CEO权力配置、促进创业板企业提高创新能力提供建议。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一)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
  许多国外学者如Griliches{2},Mairesse和Hall{3},Krishnan和Tadepalli{4},Vanderpal{5}都认为研发创新投入能够提升企业绩效,研发创新是企业盈利的重要影响因素。而我国关于研发绩效的研究起步较晚,早期研究中大多数学者都停留在产业层面,无法从微观角度为企业研发创新投入提供决策参考[6,7]。随着我国上市公司研发信息披露制度逐步完善,使得上市公司研发创新投入数据要得容易取得,但由于已有研究在样本选取、绩效指标和研究方法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研发创新投入对企业财务绩效影响的实证结果差异较大。同时,由于研发创新活动是一项长期投资,投资回报可能要几年的时间来实现,因此研发创新投入可能存在滞后效应。国内学者罗婷等{8}利用我国A股上市公司数据,发现R&D投入与未来年度利润存在正相关关系,并且与未来一年的股价变动显著正相关,而与同期股价变动不相关。Falk{9}的研究也显示研发投入强度与滞后两期的销售增长率显著正相关,但这种正向影响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鉴于此,本文提出假设:
  H1: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呈时滞性正相关关系。
  (二) CEO权力在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中的调节作用
  随着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企业内外部治理环境对二者关系的影响,而CEO作为企业日常经营活动的管理者和决策者,在企业研发创新决策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同时,研发创新具有投入资金多、投资回收期长、风险性高等特征,其投入强度取决于决策者的风险管理能力和控制能力,与CEO个人权力的大小有着紧密联系。因此,本文根据Finkelstein{10}的四维度权力分类法,结合我国国情,按照CEO权力来源不同,将其划分为结构权力、专家权力和所有权权力3个维度,并在不同的CEO权力配置情形下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做具体分析。
  1. CEO结构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的调节效应
  结构权力是基于组织结构和职位层级的影响控制能力,CEO的结构权力越大,对企业的控制力越强。CEO处于科层结构顶端,这种权力使得CEO可以通过控制各种可控资源来管理企业所面临的不确定性{11}。在现有的实证研究中,最常见的CEO结构权力的衡量指标是CEO是否兼任董事长{12-14}。根据代理理论,如果企业CEO兼任董事长,就会造成企业决策权力的过度集中,越容易产生自利行为,偏向于研发创新投入的短期效益;同时也会使董事会的信息处理能力受到限制,缺乏董事会对CEO的有效制约,使其研发决策随意化,企业也很可能因CEO决策失误而陷入困境,从而阻碍了企业的技术创新。
  据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2a: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CEO结构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
  2. CEO所有权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的调节效应
  牛建波{15}指出随着CEO任职时间的延长,其社会阅历和业务经验都会有大幅度提高,从而CEO管理能力会相应增强。在徐细雄和刘星{16}、卢剑峰和张晓飞{17}等学者的研究中都采用了CEO任期来反映专家权力。CEO任期越长,一方面由于其掌握了更多有关企业内外部的日常经营信息而能够做出有利于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研发决策,因此其决策的质量也更高,从而有利于促进企业研发活动的价值实现。另一方面,CEO专家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产生调节作用还体现在对研发活动的管控上。CEO管理经验越丰富,对研发活动的资源配置能力和过程控制能力越高,越能够为企业创造更多的研发投资绩效。据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2b: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CEO专家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具有正向调节作用。
  3. CEO所有权权力对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的调节效应
  陶文杰和金占明{18}指出,在以所有权权力为中心的代理关系中,所有权是权力的一个重要指标,拥有所有权的CEO权力更大,更有能力决定企业的成长方向。当对CEO进行股权激励后,CEO既是管理者又是股东,拥有了与股东分享研发成功所带来股价上涨收益的机会,促使其倾向于和股东一样关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重视加大企业研发创新投入,积极管理研发活动的全过程,提高研发创新的效率与效果,最终实现改善企业未来绩效的目标{19}。
  据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2c: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CEO所有权权力对研发投入与公司绩效关系具有正向调节作用。
  三、研究设计
  (一)研究样本
  本文选取了2012-2016年创业板企业作为研究样本,其中样本经过以下筛选程序:1.剔除ST、* ST企业;2.剔除金融类企业;3.剔除创业板企业CEO当年发生变更的样本观测值;4.剔除有关数据缺失的样本。此外,为了保证满足计量方法的需要以及考虑研发绩效滞后性的测度问题,本文进一步剔除只有一年观测值的企业,最终选取了317家创业板企业作为研究样本。本文中的研发创新投入数据来自于巨潮资讯网,通过对上市公司年报的编码而获取,其他数据来自于国泰安CSMAR数据库。为了避免极端值的影响,本文所有连续变量在1%的水平上进行缩尾处理。
  (二)变量定义
  1.被解释变量
  本文以净资产收益率(Roe)来衡量企业绩效,考虑到研发创新投入可能存在滞后效应,参考陶文杰和金占明{18}的做法,选取滞后一期的净资产收益率指标。
  2.解释变量
  借鉴国内外学者的相关研究,本文选取研发投入/营业收入这一相对值来衡量企业的研发创新投入(R&D),研发创新投入强度可以消除企业规模的影响,从研发创新的相对强度来检验企业的创新绩效{19-21}。
  3.调节变量
  Finkelstein{10}的权力四分类模型将CEO权力分为结构权力、专家权力、所有权权力和声望权力。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参考Park等{22}的测量方法,将CEO权力指标分为:结构权力(Power1),选取CEO是否兼任董事长予以衡量;专家权力(Power2),选取CEO任期予以衡量;所有权权力(Power3),选取CEO持股比例予以衡量。
  4.控制变量
  本文在借鉴解维敏和唐清泉{23}、胡明霞{24}, Han等{25}文献基础上,控制了资产负债率(Lev)、企业规模(Size)、股权集中度(Equity_con)、股权制衡度(Equity_bal)、企业成长性(Growth)、高管薪酬(Compensation)、现金流动性(Cashflow)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同时还控制了行业(Industry)和年份(Year)。本文各变量的具体定义见表1所示。
  (三)模型构建
  根据上文的分析构建研发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影响,以及CEO权力对两者关系的调节作用的模型如下:
  Roei, t =α0+α1R&Di, t +α2Poweri, t +α3Poweri, t × R&Di, t +α4Levi, t +α5ln(Size) i, t +α6Equity_coni, t +α7Equity_bali, t +α8Growthi, t +α9Compensationi, t +α10Cashflowi, t +α11Industry - dummies ++α12Year - dummies +δ
  本文釆用了层次回归的方法验证了研发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关系的影响作用。共分为三个步骤:其一,先做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回归;其二,引入CEO权力变量;其三,引入CEO权力与研发创新投入的乘积项。在实际操作中将CEO权力分别用CEO结构权力(Power1)、CEO专家权力(Power2)、CEO所有权权力(Power3)进行替换分析。这样,共产生了7个回归模型,模型(1)考察研发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以检验H1;模型(2)、(4)、(6)检验CEO的不同权力配置对企业绩效的直接影响;模型(3)、(5)、(7)用来检验CEO的不同权力配置的调节效应,以检验以检验H2a、H2b、H2c。
  表1:变量及其定义

┌────┬─────────────┬──────┬─────────────┐
│变量性质│变量名称         │变量符号  │变量定义         │
├────┼─────────────┼──────┼─────────────┤
│被解释变│企业绩效         │Roe     │净资产收益率,净利润/股东 │
│量   │             │      │权益平均余额       │
├────┼─────────────┼──────┼─────────────┤
│解释变量│研发创新投入       │R&D     │研发投入/营业收入     │
├────┼─────┬───────┼──────┼─────────────┤
│调节变量│CEO权力  │CEO结构权力  │Power1   │两职合一:CEO兼任董事长取 │
│    │     │       │      │值为1,否则为0      │
│    │     ├───────┼──────┼─────────────┤
│    │     │CEO专家权力  │Power2   │CEO任期:CEO担任该职务时间│
│    │     │       │      │(年)           │
│    │     ├───────┼──────┼─────────────┤
│    │     │CEO所有权权力 │Power3   │CEO持股比例:期末CEO持股数│
│    │     │       │      │量/企业总股数       │
├────┼─────┴───────┼──────┼─────────────┤
│控制变量│资产负债率        │Lev     │期末负债总额/资产总额   │
│    ├─────────────┼──────┼─────────────┤
│    │企业规模         │Size    │期末总资产的自然对数   │
│    ├─────────────┼──────┼─────────────┤
│    │股权集中度        │Equity_con │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    │
│    ├─────────────┼──────┼─────────────┤
│    │股权制衡度        │Equity_bal │第二至第五股东持股比例之和│
│    │             │      │/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    │
│    ├─────────────┼──────┼─────────────┤
│    │成长性          │Growth   │营业收入增长额/上年营业收 │
│    │             │      │入总额          │
│    ├─────────────┼──────┼─────────────┤
│    │高管薪酬         │Compensation│前三名高管薪酬之和的自然对│
│    │             │      │数            │
│    ├─────────────┼──────┼─────────────┤
│    │现金流动性        │Cashflow  │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营业 │
│    │             │      │收入总额         │
│    ├─────────────┼──────┼─────────────┤
│    │行业           │Industry  │行业虚拟变量       │
│    ├─────────────┼──────┼─────────────┤
│    │年份           │Year    │年份虚拟变量       │
└────┴─────────────┴──────┴─────────────┘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表2:变量描述性统计

┌───────┬───────┬───────┬───────┬───────┐
│       │极小值    │极大值    │均值     │标准差    │
├───────┼───────┼───────┼───────┼───────┤
│Roe      │-0.078    │0.577     │0.084     │0.065     │
├───────┼───────┼───────┼───────┼───────┤
│R&D      │0.005     │0.449     │0.075     │0.069     │
├───────┼───────┼───────┼───────┼───────┤
│Power1    │0.000     │1.000     │0.480     │0.500     │
├───────┼───────┼───────┼───────┼───────┤
│Power2    │1.000     │13.000    │5.440     │2.151     │
├───────┼───────┼───────┼───────┼───────┤
│Power3    │0.000     │0.707     │0.139     │0.156     │
├───────┼───────┼───────┼───────┼───────┤
│Lev      │0.030     │0.675     │0.284     │0.160     │
├───────┼───────┼───────┼───────┼───────┤
│Size     │19.641    │23.154    │21.203    │0.720     │
├───────┼───────┼───────┼───────┼───────┤
│Equity_con  │0.079     │0.662     │0.323     │0.127     │
├───────┼───────┼───────┼───────┼───────┤
│Equity_bal  │0.101     │3.069     │0.916     │0.679     │
├───────┼───────┼───────┼───────┼───────┤
│Growth    │-0.378    │       │0.259     │0.378     │
├───────┼───────┼───────┼───────┼───────┤
│Compensation │12.858    │15.503    │14.092    │0.527     │
├───────┼───────┼───────┼───────┼───────┤
│Cashflow   │-0.387    │0.616     │0.096     │0.164     │
└───────┴───────┴───────┴───────┴───────┘

  根据表2所示的描述性统计结果,我国创业板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为8.4%,这对于有着高成长性的创业板来说是较低的。我国创业板企业2012-2016年的平均研发创新投入强度(R&D)为7.5%,而2010-2013年创业板企业的平均研发投入强度为7.2%{26},说明创业板研发创新强度整体有所提升,这反映了企业对研发创新投入越来越重视。CEO结构权力(Power1)的平均值为0.48,反映出创业板两职分离的企业数量略多。CEO专家权力(Power2)比较集中,CEO任期跨度较大。所有权权力(Power3)平均值为0.139,这与陈琴{27}发现2012-2014年创业板企业CEO持股比例为14%相近。资产负债率(Lev)平均为28.4%,说明我国创业板企业更多依靠内部盈余进行融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Equity_ con)的平均值为32.3%,表明“一股独大”的现象有所缓解;而股权制衡度(Equity_bal)的均值为91.6%,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屈海涛,赵息. CEO权力结构与研发强度——基于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投资研究,2015(11):42-52.
  {2}Griliches Z., Productivity, R& D, & Basic Research at the Firm Level in the 1970's [R]. Working Paper, 1986:141-154.
  {3}Mairesse J.,Hall B. Estimating the Productivity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n Exploration of GMM Methods Using Data on French & United States Manufacturing Firms [J]. Asia - Pacific Journal of Accounting & Economics, 1996,4(2):95-126.
  {4}Krishnan H. A.,Tadepalli R.,Park D. R&D Intensity, Marketing Intensity, and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Managerial Issues, 2009,21(2):232-244.
  {5}Vanderpal G. A. Impact of R&D Expenses and Corporate Financial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Accounting & Finance, 2015,15(7):135-149.
  {6}朱有为,徐康宁.中国高技术产业研发效率的实证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06(11):38-45.
  {7}吴延兵.自主研发、技术引进与生产率——基于中国地区工业的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2008(8):51-64.
  {8}罗婷,朱青,李丹.解析R&D投入和公司价值之间的关系[J].金融研究,2009(6):100-110.
  {9}Falk M. Quantile estimates of the impact of R&D intensity on firm performance[J]. Small Business Economics, 2012,39(1):19-37.
  {10}Finkelstein S. Power in top management teams: dimensions, measurement, and validation[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Academy of Management, 1992,35:505-538.
  {11}权小锋,吴世农. CEO权力强度、信息披露质量与公司业绩的波动性——基于深交所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0(4):142-153.
  {12}Finkelstein S.,Hambrick D. C.,Cannella A. A. Strategic leadership : theory and research on executives, top managementteams, andboards [M].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13}Lewellyn K. B.,Muller MI - Kahle. CEO Power and Risk Taking: Evidence from the Subprime Lending Industry [J]. Corporate Governance An International Review, 2012,20(3):289–307.
  {14}陈守明,冉毅,陶兴慧. R&D强度与企业价值——股权性质和两职合一的调节作用[J].科学学研究,2012(3):441-448.
  {15}牛建波.董事会特征、股权结构与总经理长期激励——来自中国证券市场的证据[C].中国第三届实证会计国际研讨会论文集,2004:537-546.
  {16}徐细雄,刘星.放权改革、薪酬管制与企业高管腐败[J].管理世界,2013(3):119-132.
  {17}卢剑峰,张晓飞. CEO权力、投资决策与民营企业价值[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6(10),102-112.
  {18}陶文杰,金占明. CEO权力、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绩效的关系[J].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12):1354-1360.
  {19}吴云端.高管持股、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来自创业板高新技术企业的经验证据[J].财会通讯,2015(33):41-44.
  {20}Connolly R. A.,Hirschey M. Firm size and the effect of R&D on Tobin's q[J]. R&D Management, 2005,35(2):217–223.
  {21}张其秀,冉毅,陈守明,王桂.研发投入与公司绩效:股权制衡还是股权集中?——基于国有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2(7):126-132.
  {22}Park J. H.,Kim C.,Chang Y. K.,Lee D. H.,Sung Y. D. CEO Hubris and Firm Performance: Exploring the Moderating Roles of CEO Power and Board Vigilance[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15,(2):1-15.
  {23}解维敏,唐清泉.企业研发投入与实际绩效:破题A股上市公司[J].改革,2011(3):100-107.
  {24}胡明霞.管理层权力、技术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5(8):140-149.
  {25}Han S.,Vanda VK.,Silveri S. CEO Power and Firm Performance under Pressure[J]. Financial Management, 2016,45(2):369-400.
  {26}王楠,苏杰,黄静. CEO权力异质性视角下政府资助对创业板企业研发投入的影响研究[J].管理学报,2017(8):1199-1207.
  {27}陈琴. CEO政治关联与持股对公司创业导向的影响——基于我国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经营与管理,2016(11):142-1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78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