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关于信用证欺诈例外的若干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A Research on Several Issues relating to the Exception of L/C Cheat
【作者】 刘定华李金泽【作者单位】 湖南大学法学院
【分类】 银行法【中文关键词】 信用证 欺诈例外 独立性原则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3
【页码】 106
【摘要】

信用证的独立性(或自主性)原则是信用证体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性原则,依据该原则信用证及相关的单据与合同交易是分离的。但是这种机制为受益人从事欺诈行为创造了条件,基于此,各国逐渐地发展了遏制信用证欺诈的重要制度——信用证欺诈例外。本文拟对欺诈例外的涵义及特征作一分析,并就欺诈例外适用中的何谓“欺诈”、欺诈例外适用的排除、开证行应如何应对欺诈例外、欺诈例外与法院禁付令的关系等重要问题进行探讨,并在评论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的基础上,就我国相关法制的完善问题作一思考。

【英文摘要】

The letter of credit system allows the beneficiary to secure payment without having to submit to scrutiny of whether it has fulfilled its contractual duties’with the applicant.This is referred to as the principle of independence(or autonomy).However,an exception to the principle of independence has been recognized in the cases of fraud on the part of the beneficiary.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is to:(a)analyze the development and the nature of the fraud exception;(b)deal with“fraud”defined,the exception of the fraud exception,the duties of the issuing bank once fraud is alleged.alleging fraud and seeking injunction;(c)review the practice of China’s courts applying the principle of the fraud exception,and suggest alternatives to perfect the lesal system of the fraud excep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78    
  
  UCP500(《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1993)肯定了信用证的两个最基本特点就是信用证的独立性和单据交易。信用证结算方式以银行信用代替了买卖双方的商业信用,对国际贸易的发展起了促进作用。但是该惯例并没有就信用证相关的欺诈问题进行规定,留给各国国内法补充。各国法院为了弥补信用证运行机制的缺陷,努力寻找遏制信用证欺诈的措施,于是欺诈例外原则逐渐地发展起来,信用证禁付令作为欺诈例外实现的保障和体现也应运而生。美国纽约最高法院1941年审理的猪鬃案[1](又称Sztein案)开创法院以欺诈为由下令禁止银行根据信用证规定向受益人付款的先河。该先例在一定程度上将信用证同基础合同联系起来,被称为是里程碑式的案例,其确立的欺诈例外原则被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等英美法系国家普遍接受。大陆法系的意大利、德国、法国、瑞士等国家也都根据本国民法中有关恶意不受保护、禁止滥用权利及诚信原则等规定承认了独立抽象性原则不应被用于保护信用证欺诈。但由于各国实践和相关制度的环境差异悬殊,信用证欺诈例外在不同国家的实践中表现不一。本文拟对信用证欺诈例外的产生、发展、特征及具体司法操作中何谓欺诈、欺诈例外的排除适用问题等作一系统研究,并就我国最高法院正在起草的信用证有关司法解释的相关内容进行评析,提出完善建议。
  一、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含义与特征分析
  信用证欺诈例外是相对信用证独立性原则而言。信用证的独立性或自主性原则,是指信用证及其相关单据与合同交易是分离的,即当事人之间有关合同的交易纠纷不能影响信用证项下的支付。该原则在LICP500中得到了明确的肯定,“a.就其性质而言,信用证与可能作为其依据的销售合同或其他合同是相互独立的交易,即使信用证中含有对此类合同的任何援引,银行也与该合同毫不相关,并不受其约束。因此,一家银行作出的付款、承兑和支付汇票或议付和,或履行信用证项下的其他义务的承诺,不受申请人与开证行或与受益人之间的关系而提出的索赔或抗辩的约束。b.受益人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利用银行之间或申请人与开证行之间的合同关系。”[2]这是对信用证独立性或者自主性原则的最精辟、权威的阐释。
  而信用证欺诈例外则是对上述原则适用的排除,可以简单地理解为[3]:如果信用证受益人存在欺诈行为[4],则付款银行可以拒绝付款,开证申请人可以申请法院禁止支付。
  从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发展逻辑来看,美国最早确立该制度,后来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大陆法系国家纷纷通过判例来肯定该制度。由于美国的州级司法管辖的相对独立性,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具体表现甚为丰富多样。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统一商法典》系统地规制了欺诈例外及其具体操作[5]。
  美国最早倡导信用证欺诈例外的Sztejn案裁判中已经涉及到欺诈例外的若干主要问题。该案原告(Sztejn)与一印度客商签约购买一批猪鬃,买方请求美国的银行(J.Henry Schroder Banking Corp.)开出以卖方为受益人的不可撤销信用证。单据由印度的一家中间银行作为托收代理提交给开证行。发票和提单都注明货物是猪鬃,但买方发现卖方所装的根本不是猪鬃,而是一些牛毛和其他废物。买方指控卖方(受益人)是欺诈,诉至法院请求宣告信用证无效,并签发信用证禁付令阻止银行兑付货款。法庭准许了买方的禁付令请求,即禁止银行承兑由卖方开出的汇票,其依据便是受益人的欺诈行为。在听证过程中,卖方并没有抗辩其提供的物品是符合协议约定的货物,问题的焦点在于买方的主张能否足以使法庭阻止银行在信用证项下的支付。被告认为银行只能关注单据是否在表面上与信用证条款相符,声称原告缺乏诉因的抗辩。但法庭拒绝接受前述主张。尽管法庭也承认和强烈支持信用证独立性原则,但是认为该案中发生了卖方已经违反了某些承诺和保证的情形,应该有所区别。
  该案法官Shientag J首先肯定信用证的独立性,然后他指出:“我相信该案中呈现了一种不同的情形。这里不是买方和卖方之间有关违反商品质量承诺方面的争议;在这里可以说卖方已经有意图地不运送买方指定的货物。此种情形下,在汇票和单据为要求支付而向银行提示前,卖方的欺诈已经引起了银行的注意,银行的信用证项下义务的独立性不应该延伸到保护不道德(unscrupulous)的卖方。的确,即使单据是伪造或虚假的,如果开证行在接到卖方欺诈的通知以前已经支付了汇票,倘若银行在支付前使用了合理的谨慎则它应该受到保护……卖方违反承诺和主动的欺诈之间的区别是应该被权威和理性所支持的。正如一个法庭所指出的:很显然,当信用证开证人知道单据虽然在形式上是正确的,而事实上是虚假或者违法的,则它不能根据申请接受这些符合信用证条款的单据。”
  由上述论述可以看出,信用证欺诈例外适用的几项原则是:(1)欺诈例外并不是简单否定信用证的独立性,也不旨在于赋予银行审查欺诈的实质性义务。(2)欺诈例外的事实基础是卖方的欺诈,而不是买卖双方之间因合同质量等方面所发生的争执。(3)如果银行支付前已经知悉卖方的欺诈,则信用证的独立性、自主性原则不应该适用。(4)银行的免责基础是用了合理的谨慎去审核单据,这种情况下即使银行支付所依据的单据存在欺诈或伪造,银行也不承担责任。
  在美国自Sztejn先例后,不断地有判例追寻和发展该先例所确立的原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法院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Sztejn先例所确立的原则,如有的法院认为倘若交易协议的谈判中存在未披露的情形就可构成欺诈[6]。许多法院还接受如下观点:独立性原则只能适用于欺诈涉及了交易协议中实质性内容的情形[7]。但在《统一商法典》规定欺诈例外以前,法院之间的分歧仍然是显然的,甚至有些相互冲突的判例。如关于何谓基础交易项下的欺诈,以及这里的交易是指信用证开证人与受益人之间的交易,还是受益人与开证申请人之间的交易,都有不同的观点。
  英国司法实践较早分析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判例是Discount Records Ltd v Barclays Bank Ltd and another[8],该判例对欺诈范围和特征作了分析。该案原告申请法院向银行发布禁付令,其根据是卖方为了获取装运单据和得到信用证项下的付款,欺诈性地故意将毫无价值的货物运送给买方。法庭基于原告未受该支付的影响,不同意发布禁付令。法院认为,如果支付是源于银行的资金,则原告不能控告,因为倘若银行向卖方支付错误了,原告它可以提起针对银行的赔偿请求[9]。法院在该案分析中,也承认基于欺诈而接受例外的情形,但否定了买方有此种能力。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明确接受欺诈例外的英国重要判例当推United City v.Royal Bank[10]该案涉及倒签提单,货物是在1976年12月16日装上船,但提单日期写为12月15日,相差一天。此处的当事人很显然明知这种做法与事实不符,即存在欺诈行为。但是勋爵Diplock指出:买卖合约有任何纠纷都不应影响基于信用证获得支付,唯一的“欺诈例外”是卖方知道虚假或伪造,而通过欺诈借助信用证获取支付[11]。他还强调必须严格而狭义地理解“欺诈例外”,否则会侵蚀信用证的自主性或独立性。从他在裁决中的分析[12]可以看出,所谓的欺诈应该满足如下条件:一是明知单证是虚假或者伪造的;二是卖方或受益人想以此来欺诈该单证的未来持有人。
  从信用证欺诈例外制度在美国的诞生和发展及英国的推广中可看出,信用证欺诈例外规则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一,信用证欺诈例外规则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法官的自由裁量具有很大的空间。由于信用证欺诈例外并没有得到法律的严格规定,诸如何谓欺诈,申请人应如何提供相应的证据等均没有十分明确的标准。即使有试图法典化的美国,在具体的“实质性欺诈”界定上也缺乏统一的标准。因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十分突出。也正因为如此,不同的法官针对相类似的案件可能有不同的认定标准,这使得一国现有的判例有不少的抵触和冲突。
  第二,信用证欺诈例外是在同“信用证独立性原则”相较量的过程中渐进发展的,但前者的适用通常都顾及了“信用证独立性原则”。由于欺诈例外直接侵蚀着这一信用证独立原则,为了保障信用证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英美法院都试图为保留“独立性原则”寻找生存的空间。法官并不是将所有的欺诈都归入信用证欺诈例外,而是要求“实质性欺诈”,并要求从利益平衡的角度去判断是否应该认定为实质性欺诈。正是基于维护独立性原则的宗旨,各国法院往往还要求申请人提供充足的证据和必要的担保。
  第三,信用证欺诈例外问题是国内法规制的问题,国际惯例并不试图对该问题形成统一的标准或规则。尽管欺诈例外直接关系到信用证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但是信用证的国际惯例——UCP500并没有试图规范该问题,而是将它留给国内法去规定。从信用证欺诈的实质来看,它已经不仅仅是影响私权关系的违法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它可以说冲击了公共的市场秩序法则,具有很强的侵害公众权益的属性,正因为如此,有人解释信用证欺诈例外的法理在于公共秩序的保留理论。[13]由于欺诈问题所涉及的侵权法及相关的法律适用原理,远比合同法律问题复杂,各国存在的差异甚或冲突都是极为显然的,因此信用证国际惯例回避该问题是现实而必要的。但是回避并不意味着国际惯例对该问题存在的否定。事实上,主持制定《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的国际商会在1980年12月9日会议针对孟买一银行的咨询的回答就是肯定欺诈例外的立场。“委员会认为议付行所提供的被证明是伪造的提单要得到UCP第9条保护,除非银行自己对欺诈的一方当事人,或者他在单据提示前已经知道欺诈的存在,或者除非它没有尽合理的谨慎义务,例如该伪造从其表面来看是明显的。委员会注意到与各法院的规则是协调的。”[14]
  第四,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实质是国家试图通过权威的司法力量来平衡管理所不能制约的“利益冲突”。从信用证及其相关联的贸易关系来看,信用证的欺诈问题蕴含了开证申请人(进口方)、受益人(进口方或者善意的持有人)与付款银行(通常是开证行或者议付行)之间的利益矛盾,肯定信用证独立性原则是维护受益人、付款行的重要体现,而适用欺诈例外则是对开证申请人的一种特别保护。在发生欺诈的情形下,无论申请人还是付款行通常都是无辜的,但要制裁实施欺诈行为的“受益人”则发生了无辜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冲突问题,保护了申请人权益不受欺诈所侵害,则可能损及银行的信用和信誉,也可能给善意第三人带来危害。为此,美国法院在判例中提出了比较合理的利益分析原理,这种灵活的利益分析是国家司法力量的权威平衡,有助于合理地分配信用证交易相关的风险。美国《统一商法典》的规定充分反映了这种平衡分析的特质。《统一商法典》Section5—109第二款作了具体规定。
  二、信用证欺诈例外适用的几个重要问题
  (一)信用证欺诈的界定
  正如许多法律概念很难精确界定一样,“信用证欺诈”的界定也是如此。从成文法的角度来看,已经为美国绝大多数州接受的《统一商法典》并没有明确界定何谓欺诈,但是具体规则指出了:“伪造或者是实质性虚假的(forged or materially fraudulent),或者提示承兑可能促成受益人针对开证人或者申请人为实质性欺诈。”这表明欺诈的含义是有限制的。从信用证欺诈的表现来看,法典试图把伪造单据或实质性欺诈的情形归入信用证欺诈的范畴。这里还表明“欺诈”的构成应具备以下条件:(1)欺诈必须源于单据或者由受益人针对开证人或申请人做出[15]。(2)欺诈必须是实质性的(material),这意味着,并非所有的欺诈都可以归入“欺诈例外”所指称的“欺诈”,而必须是实质性欺诈。当然这里并没有确立判定是否为“实质性欺诈”的一般性标准。根据针对《统一商法典》的官方评论,单据的实质性欺诈方面应是对于单据买方而言是实质性的,或者欺诈行为对于交易当事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16]。
  加拿大及美国的一些判例法表明,可以认为信用证交易的如下情形存在欺诈:产品质量为次级;产品数量上的错误;毫无价值的垃圾;出示未装货物的装运单据;违反法定的或衡平的职责,信托或信任;一系列的货物运输包含了一批无用的货物;以及受益人滥用权力就备用信用证提出诉讼要求,而该信用证的申请人被置于某一政治事件中并致使有关合约不能履行。笔者认为,界定欺诈的含义,关键要把握好以下几点:
  第一,要注意欺诈与违反合同之间的区别。因为合同纠纷,诸如合同标的物在数量、质量方面存在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情形,不能纳入欺诈的范围,否则信用证的独立性将丧失殆尽。根据LICP500的规定,银行对于任何单据的形式、完整性、准确性、真实性、伪造或法律效力,概不负责,这是信用证独立性原则赖以建立的基础。因此,买卖双方有关货物质量的纠纷、卖方一般的违约行为,以及单据上某些细节性伪造等,均不足以构成“信用证欺诈例外”中的欺诈。
  第二,必须区别一般性欺诈和实质性欺诈。受益人在交付货物的质量上存在较小的瑕疵,或者数量上有较小幅度的差额等现象中,虽然也蕴含了受益人的欺诈,但是这种欺诈尚不足已成为动用“信用证欺诈例外”的条件。正因为“信用证欺诈例外”所要求的“欺诈”是非常严重的欺诈,这使得美国为代表的信用证法制提出了“实质性欺诈”的概念。其目的在于排除一般性欺诈的情形适用“信用证欺诈例外”规则。一般性欺诈与实质性欺诈的区别,有时候比较明显,也有时候需要法官仔细斟酌后自由裁量。比较显然的“实质性欺诈”情形如:伪造信用证所需要的单据;无船无货或单货不符;提供完全没有价值的废物;当事人故意不准备履行或不可能履行的合同都是此类欺诈。但是也有一些情形下,受益人在签订贸易合同时并无欺诈之意,而在履行合同时由于某种原因而使交易中产生了一些欺诈行为,如提交了虚假的产地证明书;预借、倒签提单使提单上的装船期与信用证规定不相符等。如果仅仅从行为的性质来看,这些行为也构成了“欺诈”。但我们应看到,这些情形并不一定对申请人造成不可挽救的损失,甚至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损失。笔者认为,这些情形不宜纳入“实质性欺诈”的范畴。因此法官的自由裁量应该从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损害角度去分析,而不能机械地、表面化地将任何欺诈归结为“实质性的欺诈”。
  法官分析“实质性欺诈”的存在与否应重点分析双方当事人合同目的所受影响的情况。信用证交易中卖方的欺诈行为在客观上表现为障碍对方合同目的的实现,而这种妨碍有根本性妨碍,也有非根本性妨碍。“在欺诈例外”情形下,用欺诈来妨碍对方合同目的实现的情形,应该是指一方的欺诈导致对方的根本合同目的或主要目的已经落空,如卖方完全没有履行其合同规定的交货义务;或虽然交货,但其所交货物没有任何价值。又如制造假单,即卖方完全没有履行其合同规定的交货义务,而是伪造单据骗取货款,显然这对导致对方的合同目的毫无实现具有很大的可能,还有情形是单据真实,但并不存在单据所代表的货物,这种情况下对方的合同目的同样会落空,如前面所分析的猪鬃案,卖方以垃圾冒充鬃毛从承运人处骗取单据的行为。
  第三,应该分析实施欺诈行为的受益人的主观过错。对于非受益人能力所控制的力量导致的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第三人原因引发的欺诈,则不宜列入“实质性欺诈”的范畴。但有人对此表示异议,其理由在于:故意说将加重买方的举证责任,也违背了合同法注重客观的精神。笔者倾向于支持严格的主观过错,因为“信用证欺诈例外”本来就应该受到严格限制;况且欺诈的故意性可以通过客观的欺诈现象来展示;另外故意的强调也避免了将第三人引发的欺诈情形归责于受益人。
  (二)欺诈例外适用的排除
  各国的“信用证欺诈例外”适用机制,通常为善意第三人留下了保护合法权益的空间,这也可以说是司法平衡相关当事人利益的具体表现。因为“信用证欺诈例外”的启用将直接冲击“信用证独立性原则”,受该原则保护的有关当事人必然受到损害性的影响。尤其是与信用证相联系的流通票据——汇票有其相对独立性,善意的持票人或者已经给付对价的银行都可能因为信用证独立性原则被侵蚀而遭受损害。
  判例法也明确肯定信用证欺诈例外不应适用的情形,尤其是需要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情形。英国法官LeDain在Angelica Whitewear[17]案中,将信用证和信用证项下的汇票区别开来,他提出“欺诈例外不应该损害信用证项下汇票的正当持有人”[18]。因此,如果申请人通过单据不符来举证存在欺诈(伪造或虚假单据等欺诈)时,正当持有人有义务证明其持有票据时并不知道交易中存在欺诈,而且自己善意地给付了对价。从议付行的角度来看,它并没有真正卷入到信用证项下的交易中去,它所持有的信用证项下的汇票是流通票据,因此汇票法应该适用于此种情形。如果议付行能够证明其给付了对价,并且是善意而不知悉欺诈的存在,那么开证行就不能拒绝对议付行的支付。
  美国《统一商法典》为“欺诈例外”列举了排除适用的具体情形,该法典还将这种排除情形放在了规定“欺诈”的专节之首:“在表面看来如果提示(presentation)是严格符合信用证条款和条件,但是所要求的单据是伪造或者是实质性欺诈的(forged or materially fraudulent),或者提示承兑可能促成受益人针对开证人或者申请人为实质性欺诈:(1)开证人应该承兑该提示,假如承兑是由下列人要求的:一个指定的人做出,该人已经善意地且不知道存在伪造或实质性欺诈而给付对价了;或者他是保兑人并善意地承兑了其保兑;或者他是信用证项下汇票的正当持有人,而汇票已经被开证人或者指定的人兑付了;他是开证人或者指定人的延迟义务的受让人,在开证人或指定人的义务发生后,他被给付了对价并且不知道存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