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网络案件中美国法院的长臂管辖权
【英文标题】 American Courts'Long—arm Jurisdiction Over Net—related Cases
【作者】 郭玉军向在胜【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
【分类】 诉讼制度【中文关键词】 网络 长臂管辖权 正当程序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6
【页码】 155
【摘要】

在分析研究了美国法院将传统长臂管辖权理论运用于网络案件的有关实践后,作者指出:尽管网络案件有其特殊之处,对传统的管辖权提出了一定的挑战,但不应夸大其对传统管辖权的冲击,传统的管辖权规则仍可适用于网络案件;就网络案件管辖权模式而言,强调物理联系因素的欧洲模式难堪重任,而强调被告是否与法院地间形成了某种程度的联系,根据企业所使用的语言、货币、法律选择、拒绝交易声明以及实施特定交易等,考察被告的活动是否针对法院地,是否与法院地形成了某种“有意利用”关系的美国模式更符合管辖权模式的未来发展趋势。

【英文摘要】

On the basis of analyzing the application of long—arm jurisdiction to interact cases by the U.S.coups,the authors suggest:firstly,though internet cases have their own characteristics and challenge the traditional rules of jurisdiction,the challenge itself should not be overestimated, and the traditional rules are still applicable to internet cases;Secondly,aS regard to the model of jurisdiction of interact cases,the European model which emphasizes on the physical location is hard to make voice to the challenge,and the American model which lays stress on the contacts between the defendant and the court is more appropriate to the future development.In this model,the U.S. courts will look to the language and the currency chosen by the enterprise,the choice of law clause, the disclaimer clause and the performance of specific transaction and so on,analyzing whether the activities of defendant target the place of the court and constitute the purposeful avail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44    
  互联网的出现及其迅速发展对我们的社会生活和经济发展深刻的影响,在为我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的同时,也向我们提出了挑战,尤其是对管辖权问题。[1]由于美国在网络技术的开发和运用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使得美国法院有更多的机会审理与网络有关的案件,它们在将传统的管辖权理论运用于网络案件方面,进行了大量有益的尝试。本文拟对美国法院在网络案件中的长臂管辖权作一研究,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长臂管辖权概述
  本文所称的长臂管辖权,是指当非法院地居民与法院地问存在某种限度的联系,同时原告提起的诉讼又产生于这种联系时,法院对于被告所主张的管辖权[2]。在实践中,美国法院多是根据长臂管辖权理论对网络案件行使管辖权。
  一般说来,法院在行使长臂管辖权时要进行两个步骤的分析:首先,要分析法院行使管辖权是否满足法院地州的长臂法规。由于不存在全面的联邦长臂法规,《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4条e款规定,联邦地方法院可依据所在州的长臂法规行使长臂管辖权。其次,要分析法院行使管辖权是否满足联邦宪法第14修正案的“正当程序”(due process)条款。根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1945年在国际鞋业案中所确立的“最低联系标准”,如果非法院地居民与法院地间存在某种最低联系以致在该法院进行诉讼不会违反“平等与实质正义的传统观念”,则法院对该被告行使管辖权便是符合“正当程序”要求的。在联邦法院的司法实践中,“最低联系”标准要求法院在行使管辖权时满足有意利用(purposeful availment)标准、相关性标准和合理性标准。其中的“有意利用”是指作为非法院地居民的被告有意地利用法院地州的法律所提供的保护和利益。在司法实践中,联邦最高法院对其作了如下解释:
  (1)可预见性。在World—Wide volkswagen Corp.v.Woodson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认为被告对其在法院地被提起诉讼具有合理的可预见性是“有意利用”的重要组成因素之一。[3]
  (2)实质联系(substantial connection)。联邦最高法院在Burger King V.Rudzewicz案中提出了这一标准,指出“有意利用”要求被告与法院地之间建立了“实质联系”[4]。法院认为,当被告在一州有意识地进行了大量活动,或与法院地居民建立了“持续性的义务”时,则其显然在有意地利用在这里进行商事活动的好处。对于“实质联系”,法院认为应考虑众多因素,如双方当事人先前的谈判活动,对交易的预期,合同条款以及对合同的实际履行等。
  (3)“商业流”(the stream of commerce)。这一标准是由联邦最高法院在Asahi Metal v.superior Court案中提出的[5]。该案中问题的焦点是,当被告将其产品投入到商业流通中,并且也意识到或应该意识到其产品将要流通到法院地,则其行为是否构成“有意利用”。法官们在这一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有些法官认为,将产品投入到商业流通中已构成“有意利用”。而另外一些法官则认为,仅仅将产品投入到商业流通中本身并不构成“有意利用”,被告还必须有“进一步活动”(additional activity)。
  长臂管辖权赋予法官以很大的自由裁量权,这种极大的弹性和灵活性有利于长臂管辖权理论适应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为该理论运用于网络案件提供了可能。
  二、网络案件中州长臂法规的适用
  联邦法院在将长臂管辖权理论运用于网络案件时,首先应根据所在州的长臂法规判断法院对案件是否拥有管辖权。美国各州的长臂法规主要分为两种,一种为“综合式”,简单笼统地规定在一定条件下州法院可以对非法院地居民行使管辖权,如新泽西州、德克萨斯州等;另一种为“列举式”,规定了长臂管辖权适用的具体范围和特定标准,如伊利诺斯州、纽约州等。
  从实践来看,对“综合式”的州长臂法规而言,由于其规定法院行使长臂管辖权的范围应符合“正当程序”条款所规定的最大限度,两个步骤的分析往往变成了一个步骤的分析,即正当程序分析。而在“列举式”的州长臂法规中,《统一州际和国际程序示范法》[6]的规定是颇具代表性的,该法可由各州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自愿加以采用,法院根据这类长臂法规行使管辖权时还必须符合联邦宪法“正当程序”条款的要求。本文主要分析后一种长臂法规在网络案件中的适用。就“列举式”长臂法规而言,目前各州的规定虽然各有不同,但基本趋于一致。一般说来,法院根据州长臂法规行使长臂管辖权的依据主要有三种,即在州内从事营业活动、在州内实施侵权行为和在州外实施的侵权行为在州内造成损害。
  (一)在州内从事营业活动
  如果非法院地居民在州内从事营业活动或在任何地方签订合同向州内提供货物或服务,而且诉讼产生于这些活动,则法院可对该居民行使长臂管辖权。
  从实践来看,法院对“营业活动”的适用并没有一个非常精确的标准,一般说来,在各种因素中。被告是否出现于州内、合同在州内履行的程度如何等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即使被告并没有出现于州内,但只要其有意地针对法院地从事活动,如招揽生意等,法院仍可对该被告行使管辖权。
  1.设立网站进行广告宣传是否构成在州内“从事营业活动”?从目前各州的司法实践来看,在全国性的媒体上作广告不构成在一州“从事营业活动”,因为其并不是有意地针对某一特定州的行为。由此推论,设立网站作广告亦不构成“从事营业活动”。在Hear Corp.v.Goldberger案[6]中,原告为一家杂志出版商,对该杂志的名称(ESOUIRE)拥有商标权。而被告以ESOUIRE为域名设立了一家网站,拟向客户提供法律服务,但尚处于筹备阶段。原告以侵犯商标权为由起诉被告。该案法官首先认定本案不涉及合同,而是在商事活动中的侵权行为(侵犯商标权),因此本案的关键是被告设立网站是否构成在纽约州“从事营业活动”。根据纽约州法,在全国出版物上所作的广告并不构成州长臂法规中的“从事营业活动”[7]。本案法官认为被告网站中的内容就好比是在全国性的杂志上所作的广告,因此其活动亦不构成“从事营业活动”。

快醒醒开学了


  2.通过e—mail进行营业是否构成在州内“从事营业活动”?上述Hearst Corp.v.Goldberger案认为通过e—mail进行交易亦不构成“从事营业活动”,因为在纽约州的司法实践中,通过信件和电话与纽约州居民交易尚不足以构成“从事营业活动”,而e—mail作为一种通讯方式与传统通讯方式如信件和电话等有较大相似之处。但在俄亥俄州,却有不同的实践。在Richard Howard,Inc.v.Hogg案[8]中,基层法院认为被告通过e—mail在俄亥俄州招揽生意构成了“从事营业活动”,俄亥俄州上诉法院赞同基层法院的这一观点,尽管其仍然因为证据的原因推翻了基层法院的判决。
  3.网络活动与其它活动相结合可以构成“从事营业活动”。在Digital Equipment Corp.v.Altavista Technology Inc.案[10]中,双方当事人签订了一份商标权使用许可协议,规定被告可使用原告的商标作为企业名称和网站域名,但不能将其作为产品名称使用。被告还设立了一家网站进行产品的宣传和销售活动,并成功地在原告所在的马萨诸塞州销售了产品。法官认为,被告的网络活动,加之其与原告签订的商标权使用许可协议,已足以构成在马萨诸塞州“从事营业活动”。同样,在Heroes,Inc.v.Heroes Foundation案[11]中,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法院亦根据被告的网站及其在法院地一家报纸上的广告活动,认定其行为构成了在法院地“从事营业活动”。
  (二)在州内从事侵权行为
  若非居民在州内实施侵权行为,而且诉讼产生于这些行为,则法院可对该非居民行使管辖权。但目前各州在适用这一管辖依据时标准宽严不一,大致可分为两类情况。属于第一类情况的州长臂法规在适用时条件较为宽松,不要求被告在实施侵权行为时还必须同时有形地出现于法院地州,如马萨诸塞州等;而属于第二类情况的州长臂法规却很严格,要求被告在实施侵权行为时还必须同时有形地出现于法院地州,如纽约州等。
  1.属于第一类情况的州长臂法规。对于这一类的州长臂法规而言,其适用于网络案件不会遇到挑战。从有些法院的司法实践来看,只要侵权行为通过网络进入法院地州,便构成上述“在州内从事侵权行为”。在Cody v.Ward案[12]中,被告由于通过互联网向投资者散发欺诈性的股票信息而在康涅狄格州被起诉。根据康州判例法,如果错误陈述通过电报或邮件方式进入康州,便构成在康州的侵权行为。法官因此认为,由于被告的欺诈陈述通过网络进入康州,其行为已构成在康州的侵权行为。而在上述Digital Equipment Corp.v.Altavista Technology,Inc.案中,法官甚至认为只要被告知道其侵权行为将要通过互联网进入法院地州,便足以构成在法院地州的侵权行为。
  2.属于第二类情况的州长臂法规。纽约州长臂法规是属于第二类情况的典型。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一般说来,只有在被告实施侵权行为时亦有形地出现于纽约州的情况下,根据州长臂法规对其行使长臂管辖权才是正当的,……通过邮件或电话等方式向州内传输产品在一般情况下不能认为其构成了在州内的侵权行为”[13]。但随着网络案件的日益增多,笔者认为这类长臂法规将面临很大的挑战。由于目前网络案件多是侵犯商标权的案件,如果在认定侵权行为时非得要求被告还必须同时出现于法院地,对商标权的保护显然不利。但从目前的相关案例来看,有关法院的立场似乎尚未有所改变。
  上述Hearst案便是一个侵犯商标权的案件。根据纽约州判例法,如果仿冒产品出现于纽约州,则侵犯商标权的行为便为发生。在本案中,法官认为,即使被告的网络活动构成了“为了销售而提供仿冒产品”,法院亦不能对其行使管辖权,因为被告并未同时出现于法院地。弗吉尼亚州也曾在认定侵权行为时要求被告必须同时出现于法院地,但随着网络案件的出现,其立场开始有所松动。如果被告在互联网中实施侵权行为,虽然其并没有有形地出现于法院地,但只要其与法院地问存有某种联系,如使用了位于法院地的互联网设备,或与法院地居民有联系等,均可以构成在法院地的侵权行为[14]。
  (三)在州外实施侵权行为并在州内造成损害
  如果被告在州外实施侵权行为并在州内造成损害,在满足一些附加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对其行使长臂管辖权。这些附加条件在一般情况下包括:在法院地定期地从事营业活动或任何其它的长期活动;预测到或应该合理地预测到其行为将会在法院地造成损害后果等。
  1.在法院地定期地从事营业活动或任何其它的长期活动。与上述“营业活动”标准不同的是,作为附加条件,被告在法院地实施的营业或其他活动不必与案件所追究的侵权行为或案件的诉因有联系,但要求这些活动不能是偶尔或一次性的,而必须是“定期的”或“长期的”。当然,应将这些活动与“商业活动”(doing of business)区分开来,如果被告在法院地实施的是“商业活动”,这时其与法院地间便是“持续的和系统的”联系,也就没有必要对其行使长臂管辖权,而可以直接行使一般管辖权了。如果被告设立网站进行广告宣传、产品销售或提供服务,由于互联网的实时性特征,往往会被法院定性为在法院地定期地从事营业活动或任何其它的长期活动。在上述Digital Equipment Cotp.v.Altavista Technology,Inc.案中,法院认为,被告的网站可以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地对马萨诸塞州的网络用户开放,而且还向该州网络用户销售软件并提供广告业服务,二者相结合已构成在马萨诸塞州的“长期活动”。而在Heroes ,Inc.v.Heroes Foundation案中,法院认为仅仅一个网站的存在已足以构成在法院地的“长期活动”。
  2.预测到或应该合理地预测到其行为将会在法院地造成后果。从目前已有的案例来看,法官对这一附加条件的解释是很宽松的。在America Network Inc.v.Access America/Connect Atlanta Inc.案[15]中,原告拥有一个域名为“american.net”的网站,被告拥有一个域名为“america.net”的网站,由于双方经营的业务较相似,原告遂起诉被告侵犯商标权。法院认为,由于被告知道原告的营业地址,因此当其在网站上使用侵权的商标时,其应该能够合理地预测到其行为将会在法院地造成损害。但在上述Hearst Corp.v.Goldberger,案中,法院认为,如果被告在其网站中为尚不存在的产品和服务作广告,则不能要求被告合理地预测到其行为将会在法院地造成损害后果。
  总的来说,目前州长臂法规在网络案件中的适用呈现出两个特点:第一,各州长臂法规在网络案件中的适用尚有诸多不统一之处,没有形成一定的理论和学说,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各州长臂法规的规定及其适用本身尚存在歧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官们在面临网络案件的特点及其带来的挑战时认识尚不统一;第二,在将州长臂法规运用于网络案件时,法官们往往对其作较为宽泛的解释,使各项管辖依据,如“营业活动”、“长期活动”等较为容易满足。
  三、网络案件中的正当程序分析
  当法院根据州长臂法规可以对网络案件行使管辖权时,接下来便应进行“正当程序”分析。对网络案件进行“正当程序”分析应依次考察其是否满足上述“有意利用”、相关性和合理性等三个标准。但从司法实践来看,网络案件中“正当程序”分析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于“有意利用”分析,即什么样的网络活动构成“有意利用”,由于联邦最高法院没有做出相应的判例,因此各法院的做法很不统一,甚至常有相互矛盾的判决。本文以下将就近年来美国法院在网络案件中进行“有意利用”分析的理论与实践进行探讨。
  (一)早期的判例:“不好的开端”
  Inset Systems,Inc.v.Instruction Set,Inc.案[16]和Maritz,Inc.v.Cybergold,Inc.案[17]是网络案件中最早且较有影响的案件,而且法官在这两个案例中进行“有意利用”分析的思路也非常相似。目前这两个案例均遭到众多的批评,甚至有法院不客气地评价它们是“不好的开端”(inauspicious beginnings)。[18]
  Inset案的原告是康涅狄格州的一家软件公司,被告是马萨诸塞州的一家计算机公司。被告设立了域名为“inset.com”的网站为其产品作广告。原告于1996年向康州联邦地方法院起诉,称被告侵犯了其商标权。被告认为其在康州没有进行营业活动,在康州也没有雇员和经营机构,因此法院对其没有管辖权。但法院却认为其对被告拥有管辖权,因为,第一,康州共有约1万名网络用户,他们均可能会访问被告的网站;第二,网络中的广告与电视和广播中的广告有所不同,其可以连续地、实时地被各州的网络用户所访问。既然被告选择在网络上作广告,那么其广告便必然地会指向所有的州,其中便包括康州。因此,被告的活动证明其已经在有意地利用在康州进行商事活动的好处。
  很明显,在本案中,被告的网络活动并没有特别地针对康州,其广告虽然可为康州的网络用户所访问,但同样也可以为其它各州甚至世界各地的网络用户所访问。根据该案的推理,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法院均可以对被告行使管辖权。果真如此的话,运用网络进行商事活动的企业将面临一张没有限制的管辖权之网,在其毫无预见性的情况下,可能便会有某个法院对其主张管辖权。
  在Maritz案中,被告在加州设立一家网站为其将要提供的一项新服务作广告,期望用户看到并成为其新顾客。有311位密苏里州居民访问了该网站,其中多数是位于密州的原告公司的职员。原告于1996年向密苏里东区联邦地方法院起诉,称被告侵犯其商标权及进行不正当竞争。
  法院从以下五个方面考察了被告与法院地的联系是否构成“最低联系”:A.与法院地联系的性质和质量;B.联系的数量;C.上述联系与诉因的关系;D.法院审理该案的利益;E.当事人方便原则。其中前三个因素尤为重要。首先是考察被告与法院地联系的性质和质量,法院认为,在互联网上设立网站,在性质和质量上是不同于传统通讯方式的,其主要的区别在于网站试图接触所有的网络用户。基于此,法院倾向于对被告行使管辖权。其次是联系的数量,被告共有131次向法院地传送信息的行为,而且从内容上看,这些信息均是为其产品所作的促销。法院认为,联系的数量已足以说明被告在有意地利用在密州进行商事活动的好处。至于第三个因素,法院认为,上述联系与本案的诉因即侵犯商标权是相关的。
  Maritz案与Inset案在推论上的相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根据被告设立网站这一点断定其有接触全球所有网络用户的意图,其中自然包括法院地州的用户,因此认为他们在有意地利用在法院地州进行商事活动的好处。Maritz案的法官认为,通过网络,企业可以同时和几个州交流。所以,当现代科技使全球交流更简单易行时,法院管辖权的行使范围也必须相应拓宽。但该案的法官似乎却忘了拓宽管辖权的行使范围尚需满足联邦宪法的“正当程序”条款,尤其要结合具体的案情考察被告的活动是否特别地针对法院地州,否则就会造成过分的管辖权。在Maritz案中,包括密州在内的全美各州乃至世界各地的网络用户只要愿意加人被告的邮递列表,被告的网站便会自动地和不加歧视地向其发送广告信息,因此,被告的网络活动并没有特别地针对密州。上述两案的做法不仅不符合“正当程序”中的“有意利用”标准,而且在实践中还将严重挫伤企业运用网络进行商事活动的积极性,因此正逐渐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进一步活动”说。
  (二)“进一步活动”说(additional activity)
  当企业将产品投入到“商业流”之后,其便不能随意控制产品的流向。而当被告在网站上提供一些信息或产品之后,世界各地的用户在任何时候均可以访问或下载,这也是被告所不能随意控制的。从某种角度说,网络便是一个典型的“商业流”。虽然上述Asahi Metal v.Superior Court案中的“商业流”理论是关于在产品质量案件中对零件制造商行使管辖权的学说,但这并不妨碍将其思想精髓运用于网络案件。
  就被告在网站上提供一些信息或产品是否符合“有意利用”标准的问题,目前法官们基本上接受了仅仅将产品投入到“商业流”尚不足以构成“有意利用”,被告还必须实施了“进一步活动”的观点。所谓的“进一步活动”,指的是被告所实施的能够显示其有服务于某一特定法院地市场的故意或意图的行为,这些行为将促使被告意识到其将受到某一特定法院的法律约束。为法院地市场设计产品,在法院地作产品广告,建立一定渠道为法院地的消费者提供定期咨询,或通过法院地的经销商销售产品等,都是针对法院地的“进一步活动”。
  将“进一步活动”说运用于网络案件,最早是由联邦第六巡回法院在CompuServe Inc.Patterson案中提出的[19]。在该案中,被告为德克萨斯州居民,原告为位于俄亥俄州的计算机信息服务中心,二者签订了一项协议,由原告在网络上为被告的软件作广告并代为销售。在三年内,被告共向原告的电脑系统传输了32份软件,而法院地的用户共有12人次购买了被告的产品。在审理中,第六巡回法院将网络类比为“商业流”,指出,如果被告仅仅同原告签订了一份合同,而没有其它行为,则其与法院地之间就不会形成最低联系。同样地,如果被告仅仅将其软件投入到“商业流”,而没有其它行为,则其行为也不足以作为对其行使管辖权的基础。在该案中,第六巡回法院认为被告除了将其软件投入到网络中之外,还实施了针对法院地的“进一步活动”,如被告与原告在合同中约定适用法院地法,被告通过网络将其软件发送到位于法院地的原告电脑系统,被告通过原告电脑系统向法院地用户销售其产品等,从而确认了对被告的管辖权。
  Bensusan Res
谁敢欺负我的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