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检视
【英文标题】 Review of the Rules of Network Tort Liability Stipulated in the Draft of the Tort Liability Part Civil Code
【作者】 杨立新【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侵权责任编;网络侵权责任;规则
【英文关键词】 the tort liability; network tort liability; rules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4-0089-12【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89
【摘要】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网络侵权责任,在《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基础上有了重大进展,重申了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完善了避风港原则的通知规则的具体规范,补充规定了避风港原则的反通知规则并规定了具体规范,明确了适用红旗原则的主观要件,将使我国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形成完善的规范体系。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将与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网络交易产品或者服务侵权责任一道,构成我国侵权责任法的与网络有关的侵权责任的类型体系。侵权责任编草案的这些规定是成功的,但还存在若干不足,应当在侵权责任编草案的编纂中使之进一步完善,创建我国完善的网络侵权责任规范体系。
【英文摘要】 The draft of the Tort Liability Part of Civil Code stipulated network tort liability. On the basis of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36th of the Tort law, it has made significant progress. In particular, it reaffirms the general rules of network tort liability, perfects the specific norms of the notification rules of the safe harbor principle, supplements the anti-notification rules of the safe harbor principle and stipulates the relevant specific norms, and clarifies the subjective elements of the application of the red flag principle. The above provisions will make our country’s network tort liability rules form a perfect normative system. The liability for network tort stipulated in the Draft of the Tort Liability Volume of Civil Code, together with the tort liability for electronic commerce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tort liability for online trading products or services, constitute the type system of tort liability related to the network. These provisions of the Draft of the Tort Liability Volume are successful, but there are still some shortcomings, which should be further perfected in the compilation of the Draft of the Tort Liability Volume, in order to create a perfect system of legal norms of network tort liability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0674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018年12月23日审议的《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二次审议稿)》(以下简称为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972条对《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进行了重大修改,增加了重要规则,完善了网络侵权责任的规则体系。这些规定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相比有哪些进展,与《电子商务法》第42-45条规定的电子商务侵害知识产权侵权责任规则有哪些不同,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的网络交易产品或服务侵权责任是什么关系,还存在哪些问题需要改进,都需要进行检视,肯定进步,改进不足,确定进一步完善的方向。本文就此说明笔者的见解。
  一、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等相关法律规定的比较
  侵权责任编草案关于网络侵权责任规则的规定,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和《电子商务法》第42-45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的侵权责任规则有密切联系。为分析侵权责任编草案关于网络侵权责任规则的优势和不足,需要与这些法律规定进行比较,以确定检视的基础。
  (一)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不同
  《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比《侵权责任法》第36条的内容要复杂、详细得多。具体内容是:第970条:“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权利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及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将该通知转送相关网络用户,并采取必要措施;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错误通知造成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971条:“网络用户接到转送的通知后,可以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声明应当包括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将该声明转送发出通知的权利人,并告知其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在转送声明到达权利人后十五日内,未收到关于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起诉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第972条:“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将侵权责任编草案的上述规定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相比较,改进的主要内容是:
  1.对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的确认。对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侵权责任法》和侵权责任编草案的规定内容都没有改变,只是《侵权责任法》将其单独规定为一款,侵权责任编草案将其作为通知规则的第一款。
  2.对避风港原则的通知规则的改进。《侵权责任法》第36条只规定了通知权、采取必要措施以及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不承担责任、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部分连带责任。侵权责任编草案对此增加了较多的内容:
  一是将第36条规定的“被侵权人”改为“权利人”。《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后,对这里的“被侵权人”的用法有较多的批评意见,认为使用这个概念不妥,故侵权责任编草案作了这样的改进。
  二是规定行使通知权应当提供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及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第36条第2款没有这个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网络侵权责任司法解释”)第5条要求通知人提供其姓名(名称)和联系方式(相当于提供真实身份信息)、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以及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没有规定要提交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03条规定,通知应当具备的内容,一是通知人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和地址,二是采取必要措施的侵权内容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三是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明材料,四是对通知书的真实性负责的承诺。发送的通知不具备上述内容的,视为未发出有效通知,不发生通知的后果。[1]第970条借鉴了这些意见,特别强调通知须提交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
  三是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对通知的转送义务。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后,除了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外,还负有向网络用户转送通知的义务,以使被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用户知悉通知权行使的情形,知悉被采取必要措施的原因,并使其知道可以行使反通知权。对此,网络侵权责任司法解释第7条的规定是:“被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的网络用户,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通知内容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这里规定的是被动提供,而不是主动通知。《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06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后,应当立即将通知转送被指控侵权的网络用户,无法转送的,应当将通知内容在同一网络上进行公告。”[2]第970条规定显然借鉴了后者。
  四是规定错误行使通知权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权利人正当行使通知权不会造成损害,但是错误行使通知权,造成了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损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10条也有相似的规定。[3]
  3.增加规定避风港原则的反通知规则。《侵权责任法》第36条只规定了通知规则,没有规定反通知规则。网络侵权责任司法解释也没有规定反通知规则,《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07-109条规定了反通知权及其具体行使规则。[4]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1条在借鉴《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的基础上,增加了反通知规则,主要内容是:(1)网络用户被采取必要措施的,有权行使反通知权,行使反通知权的方式是提出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2)行使反通知权应当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3)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反通知声明后,应将声明转送通知人,告知其可以起诉和投诉。(4)转送反通知声明到达通知人后15日内,未收到通知人起诉或者投诉通知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必要措施,终结通知和反通知的程序。
  4.对红旗原则规则的完善。关于红旗原则,《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3款将其主观要件限定为“知道”,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2条则将其扩展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他内容保持不变。这样一来,红旗原则的适用范围在整体上略有扩张,可以为权利人的救济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
  (二)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与《电子商务法》第42-45条规定的不同
  《电子商务法》第42-45条规定了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规则,[5]实际上就是知识产权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6]是在《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基础上新规定的规则。《侵权责任法》向侵权责任编转型的过程中,《电子商务法》也在紧锣密鼓的制定。因而,侵权责任编与《电子商务法》的起草时间有所交叉,只不过是《电子商务法》已经出台,侵权责任编草案还在制定中。有鉴于二者均就知识产权的网络侵权责任规则作出了规范,有比较的必要。在更为精细的观察中,笔者注意到,两种侵权责任规则的主要部分基本相似,存在的区别是:
  1.条文数量。《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规则是4个条文,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网络侵权责任规则是3个条文。
  2.一般规则。《电子商务法》没有规定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则,即没有规定类似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1款、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条第1款的内容。
  3.特殊规则。针对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的特殊性,在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采取的必要措施中,增加了“终止交易和服务”的措施,以区别于一般的网络侵权责任。
  4.惩罚性赔偿责任。《电子商务法》对避风港原则的通知规则规定了恶意发出错误通知的惩罚性赔偿责任,与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61之一条关于“故意侵害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的规定相一致。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没有惩罚性赔偿的规定。
  5.错误通知的主观要件。《电子商务法》规定的是“通知错误”和“恶意发出错误通知”,前者为过失,后者为故意。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是“错误通知”,包括故意和过失两种情形。
  6.错误通知的受偿主体。《电子商务法》在规定通知错误和恶意发出错误通知的赔偿责任规则中,受偿主体只规定了平台内经营者,[7]没有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8]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条第4款规定错误通知赔偿责任的受偿主体,既包括网络用户,也包括网络服务提供者。
  7.公示义务。《电子商务法》对通知和反通知声明都规定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公示义务,公示内容包括通知、声明和处理结果。侵权责任编草案没有规定公示义务,这与一般的网络侵权责任多为个人权益争议,采取公示的方式会涉及私权利保护问题有关。
  (三)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的关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的侵权责任也是与网络有关的侵权责任,与一般的网络侵权责任不同,是网络交易平台的销售者、服务者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责任。由于在电子商务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侵害消费者的权益主要表现为人身损害,因而其规则与一般的网络侵权责任和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不同:一是造成消费者损害的责任人主要是销售者和服务者;二是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责任的条件,或者是事先承诺先行赔付,或者是不能提供销售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三是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责任,不适用部分连带责任,而是附条件的不真正连带责任;四是网络交易平台服务提供者只有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未采取必要措施的,才承担连带责任。[9]
  二、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网络侵权责任规则构成完整的规范体系
  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972条规定网络侵权责任规则,经过以上与现行相关法律特别是《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比较,可以看到已经构成了完整的规范体系,是比较成功的立法草案。这个完整的规范体系是由四个部分构成的。
  (一)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
  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条第1款,仍然按照《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做法,规定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电子商务法》就没有规定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则。
  需要讨论的是,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是否有规定的必要。这一问题,在《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后就进行过讨论。很多人认为这一条款是可有可无的。原因是,网络侵权责任本来就是一般侵权行为,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承担责任的方式是自己责任,这些都包含在侵权责任一般条款中,[10]不规定也没有问题。其实,在《侵权责任法》起草过程中,二审稿和三审稿的第36条并未规定这一条款,而是只规定了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11]但是后来考虑到网络侵权责任作为特殊侵权责任类型之一,只规定这两个原则,缺少引领性的条款,会显得这方面的规范有点“秃”。与此同时,考虑到网络侵权行为日益增多这一突出问题,立法机关认为做出专条规定很有必要,[12]故在四审稿才增加了这个条款。[13]不过,规定网络侵权责任首先规定一般规则,也没有错,其内容仍然是确定网络侵权责任须掌握的一般性规则,是把从侵权责任一般条款中推出网络侵权责任一般规则的结论予以条文化,在操作的层面还是有意义的。
  网络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则的主要内容是:第一,侵权主体有两种,一是网络用户利用他人的网络实施侵权行为,二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自己的网络实施侵权行为,两种行为都是一般侵权行为,只是由于行为和规则的特殊性,才将其规定为特殊侵权责任类型。第二,既然是一般侵权行为,就须适用过错责任,不适用过错推定原则或者无过错责任原则。尽管条款中没有明确规定,但是鉴于过错推定原则与无过错责任原则只有在法律明文规定时才可适用的要求,网络侵权责任理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第三,受害人受到损害的是民事权益,即民事权益是网络侵权责任保护的对象。不过,这里使用“民事权益”概念,其实是大词小用,即网络侵权行为不会造成受害人某些民事权益的损害,例如生命权、股权、继承权等,主要还是精神性人格权和知识产权等。[14]网络侵权责任司法解释第1条就规定受侵害的权益是“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看似网络侵权责任受损害的民事权益受到了司法解释范围的限制,但是该司法解释的列举基本上是对的(应当加上个人信息权)。尤其要注意的是,那种认为窃取他人网络银行的资金、侵夺他人虚拟财产等也属于网络侵权行为的意见,[15]是不正确的。第四,侵权行为人承担的责任是自己责任,不适用替代责任规则,也不适用本条第1款之下规定的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的规则。
  (二)避风港原则的通知规则
  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0条第2-4款规定的是避风港原则的通知规则。侵权责任编草案这三款规定,是在《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规定的基础上,借鉴司法实践经验、理论研究成果、各项立法和示范法经验的基础上,对通知规则进行的全面规范。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规定相比,通知规则有了重大变化,是具有重要价值的规定。
  1.通知权及其权利人和义务人。通知权的产生,是基于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实施侵权行为。当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实施侵权行为后,受到侵害的权利人立即产生通知权。故通知权利人就是在网络上受到网络用户实施的侵权行为而认为受到损害的人。通知权的性质是程序性权利而不是实体民事权利。也就是说,通知权是民事实体权利受到侵害时,权利人产生的保护其民事实体权利的程序性权利。通知权的内容,是请求利用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的所有权人、经营者即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侵害其权益的网络侵权行为采取必要措施,消除侵权行为。
  通知权法律关系的当事人比较特殊。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用户是侵权人,受到损害的权利人是通知权人。但是,通知权的权利人行使通知权所针对的义务人却不是侵权人,而是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络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即权利人与网络服务提供者是通知权的权利人和义务人,权利人享有通知权,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及时转送通知和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在通知权法律关系中,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用户既不是权利人,也不是义务人,只能算是第三人。此处把《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被侵权人”改为权利人”,既是说明其为通知权的权利人,也是指其身份为享有民事权利的主体。
  行使通知权的要求是,权利人行使通知权须提供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和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前者要求的是,权利人行使通知权不能望风捕影、望文生义,更不能无风起浪、恶意侵权,必须提出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供网络服务提供者进行初步审查,是否具有构成侵权的可能性。如果没有提交初步证据,或者证据不能证明第三人的行为具有构成侵权的可能性,则通知权不成立,网络服务提供者不负有义务,不用采取必要措施。后者的要求是,行使通知权的权利人的身份必须真实,要提交真实的身份信息,否则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法判定其是否为权利人,也不构成通知权,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承担满足通知人要求的义务。因此,发送的通知不具备上述内容的,视为未发出有效通知,不发生通知的后果。[16]《国务院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14条和《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03条规定,通知应当具备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侵权内容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以及对通知书的真实性负责的承诺,都含在上述规定中,自应如此。
  2.网络服务提供者作为通知权义务人的义务。第970条第3款规定的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对通知人承担的义务与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对通知权利人承担的义务,首先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及时转送义务,即将权利人提出的通知及时转送给相关的网络用户,即实施网络侵权行为的行为人。转送的目的是为了使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用户知悉权利人的通知,知悉网络服务提供者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网络行为采取必要措施,知悉自己享有反通知权利。其次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义务。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通知后,在转送通知的同时,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阻断侵权行为继续,防止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进一步扩大。条文中“及时转送”中的“及时”,不仅是对转送的要求,也是对采取必要措施的要求。《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及时”只是对采取必要措施的要求。由于侵权责任编草案增加规定了转送义务,因而转送和采取必要措施都须“及时”进行。对如何理解“及时”,法律未作规定。网络侵权责任司法解释第6条的要求是:“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的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是否及时,应当根据网络服务的性质、有效通知的形式和准确程度,网络信息侵害权益的类型和程度等因素综合判定。”《东亚侵权法示范法》第104条将“及时”规定为“合理期间”,确定“合理期间,应当考虑下列因素:(1)被侵害私法权益的重大性;(2)采取必要措施的技术可能性;(3)采取必要措施的紧迫性;(4)权利人要求的合理期间。”“在通常情况下,合理期间为24小时。”[17]这些要求都可以借鉴。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所采取的必要措施是否适当,则应当根据具体情况确定。
  3.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侵权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应当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这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的规定相同,即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在及时的时间范围内采取必要措施的,就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知道了网络用户在自己的网络上实施侵权行为,却没有及时消除侵权行为及其影响,扩大了权利人的损害,因此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这种连带责任是部分连带责任,即扩大部分以外的损害,仍然是网络用户自己承担赔偿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承担责任;扩大部分的损害,网络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连带责任。有的学者认为,这种损害赔偿范围,就是“接到被侵权人的通知后未采取必要措施而导致侵权后果进一步扩大的部分”,[18]基本上是对的。但是在接到通知后,还应当扣除“及时”的合理期间,才更为准确。应当注意的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的是转送义务和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侵权责任编草案只规定了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侵权责任,而未规定未转送通知的侵权责任。
  4.网络用户错误通知的侵权责任。权利人错误行使通知权造成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未作出这样的规定,其结果是,不论正确还是错误行使通知权,都没有责任。这直接引发某些通知权的滥用行为,损害了正常的网络秩序。有鉴于此,侵权责任编草案在要求行使通知权须提供初步证据和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的基础上,还规定错误通知的后果是侵权责任。这具有重要价值。可以确认,权利人行使通知权,本不会造成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损害,而是保护自己民事权益的必要行为。但是,如果错误行使通知权,造成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损害,就符合侵权责任构成的要求,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构成错误通知侵权赔偿责任的要件:首先,应当具备故意或者过失的要件,故意通过行使通知权的行为侵害网络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合法权益,符合这个主观要件;未尽注意义务错误行使通知权,侵害网络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合法权益,也符合这个主观要件。其次,通知人实施错误通知行为,是行使通知权,主张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网络用户发布的信息予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行为,具有漠视他人权利的违法性。再次,网络用户发布的信息被删除、被屏蔽或者被断开链接,其表达自由受到损害,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根据错误通知行为实施对网络用户发布的信息予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造成了信誉以及财产上的损失。最后,在错误通知行为与上述损害事实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具备上述四个要件,构成错误通知的侵权责任。
  错误通知侵权责任的责任方式主要是损害赔偿,错误通知行为人应当对网络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电子商务法》第42条规定的类似责任,只规定对受到损害的平台内经营者承担侵权责任,没有规定平台提供者,体现了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侵权责任与一般网络侵权责任规则的不同。
  (三)避风港原则的反通知规则
  《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规定避风港原则只规定了通知权,没有规定反通知权。这对争议双方当事人的法律保护不平衡。具体表现是,在一个网络侵权争议中,主张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一方享有通知权,作为发表信息的网络用户一方不享有反通知权,那么在制度设计上,受到法律保护的只有权利人一方,而网络用户一方因欠缺法律上必要的救济手段,其表达自由权利受到严格限制。为了解决这个立法缺陷,平衡双方的利益关系,侵权责任编草案第971条规定了反通知权。这是正确的立法选择。侵权责任编草案规定的反通知规则的主要内容是:
  1.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发布的信息被采取必要措施的,享有反通知权,以对抗权利人的通知权。网络用户接到网络服务提供者转送的权利人行使通知权的通知,知悉网络服务提供者为什么对自己发布的信息采取必要措施,在这时起,网络用户产生反通知权。网络用户行使反通知权的方式,是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反通知的宗旨是否定自己利用网络发布的信息为侵权行为,要求恢复自己发布信息的初始状态,即终止所采取的必要措施。反通知声明的内容包括:反通知权人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和地址;要求撤销已经采取必要措施的内容、名称和网络地址,被采取必要措施的行为不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对反通知声明的真实性负责的承诺。[19]其中,立法特别强调行使反通知权的声明应当提交自己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不过使用的是“包括”,意味着并不限于这一个内容,前述的内容都包括在内。其中,网络用户是反通知权关系的权利人,网络服务提供者是义务人。
  2.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反通知声明的转送义务和告知义务。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网络用户的反通知声明后,产生两个义务:一是转送义务,应当将反通知声明转送给通知权人,即行使通知权的权利人;二是告知义务,要告知行使通知权的权利人,其有权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这两个义务是相衔接的,履行转送反通知声明的义务,是要让通知人知道网络用户行使了反通知权,对其行使通知权的行为提出了抗辩;随之,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06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