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论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及其功能
【英文标题】 On the Value Structure and the Function of the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作者】 吴家清宁凯惠【作者单位】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
【分类】 宪法学【中文关键词】 宪法序言;价值构造;功能;宪法价值
【英文关键词】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value structure; function; constitution value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3-0038-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38
【摘要】 作为宪法文本组成部分的宪法序言,蕴含一系列价值要素,这些价值要素按照一定结构、机制形成的价值系统和价值过程,即为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根据各国宪法序言的文本分析,可以将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类型化为“立宪宗旨型”、“基本原则型”、“宏观纲领型”和“价值宣示型”。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具有整合法律体系、约束宪法修改、指导宪法解释、规制宪法变迁和引领宪法评价等功能。
【英文摘要】 The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constitution text, contains a series of value elements. These value elements, based on a certain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form the value system and value process which are the value structure of the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On the basis of text analyses of the preambles to the constitutions of different countries,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re are four types of value structures in terms of the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namely," constitutional purpose"," basic principle"," macroscopic program" and " value declaration". The value structure of the preamble to the constitution has multiple functions: integrating the legal system, constraining the amendment of the constitution, direct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regulating the change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guiding the evalu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0678    
  
  宪法序言作为宪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由若干价值要素构成的价值整体(或价值丛、价值集)。宪法序言是立宪者(或制宪主体)立宪目的和意志的最集中的体现,也是一个国家的“价值宣言”在宪法文本上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的价值是蕴含在宪法序言中的立宪者的目的(应然价值)和宪法颁布实施后宪法序言发生的客观作用(实然价值)的统一。宪法序言的价值属于宪法价值系统下的一个子系统,既具有宪法价值的一般规定性,也具有自己的价值特质。研究宪法价值首先需要分析宪法序言的价值特质;而要分析宪法序言的价值特质,就必须要研究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问题。那么,何为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宪法序言价值构造具有哪些典型的形态?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发挥什么功能?本文运用价值宪法学的理论和方法就这些问题进行粗浅的探讨。
  一、何为宪法序言价值构造
  在学术界,尚未对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作出界定和研究。本文将在明确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基础上,阐释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基本内涵。
  (一)宪法序言
  像英国、新西兰、以色列的不成文宪法是由一系列的宪法性法律、宪法惯例等等组成的,因此,不成文宪法严格说来不存在结构问题,狭义的宪法结构是相对成文宪法而言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宪法是成文宪法,也就是以宪法典的样式集中、全面、系统地界定宪法概念、确立宪法原则、规定宪法规范的宪法形态。在这个意义上说,严格意义的宪法结构也就是宪法典的结构(或宪法文本的结构)。从宪法典的整体结构上看,有的国家宪法典由序言、条文主体[1]和附则三部分组成,有的国家宪法典没有序言,只有条文主体和附则两个部分;有的国家宪法典只有序言和条文主体,没有附则;极少数国家宪法典只有条文主体(如1972年朝鲜宪法)。从世界各国宪法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宪法典一般由序言、条文主体和附则三大部分组成,序言是宪法典较为普遍的组成部分。宪法序言有长有短,如欧洲国家宪法序言相对较短,而亚洲的伊斯兰国家和非洲的个别国家宪法序言相对较长。从根本上讲,一个国家宪法典的整体结构在形式上反映着该国立法、制宪技术的成熟程度,在内容上则体现了该国统治者治理国家的经验和理想。
  从世界各国宪法序言及其功能来看,宪法序言一般指的是独立于宪法正文之外的一部分叙述性文字,[2]这段叙述性文字放在宪法正文之前,说明宪法制定的由来、目的、制宪者意图、治国的基本原理等内容的一段陈述性或宣告性文字。[3]宪法正文之前的这一段叙述性文字之所以称之为序言,是相对于宪法条文的规范性条款而言的。宪法序言是宪法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宪法序言的产生,是由制宪者的需要和宪法的规范性特点决定的”。[4]从世界各国宪法序言的内容来看,宪法序言一般包括五个主要方面:一是关于国家与民族、文化与传统的历史叙事;二是关于主权者(制宪主体)的自我“告白”;三是关于宪法基本价值的概括展现;四是关于立宪主旨和宪法精神的宏观宣示;五是关于宪法效力的刚性规定。对于取得政权的统治阶级来说,对过去已经取得的胜利成果,以及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都需要通过一定的文字来表述,而这些表述又不需要、不方便或者很难通过明确性的规范判断来规定,于是就有了宪法序言。
  宪法序言的语言形式,基本上都是肯定性的陈述句(包括不少的是判断),不是直接的规范判断,但可以通过中介句间接地转换为规范判断。宪法序言的逻辑形式,除了国家、民族和作为集合概念的人民外,一般极少用单称判断(即主项是专有名词的判断),也不用特称判断,几乎都是使用全称判断,这样做是为了突出宪法的人民性、民族性、国家性;宪法序言的陈述句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形成大小不等的句群,但它们又构不成直接推理关系。宪法的规范形式,有的陈述句是“空规范”(如关于文化、历史传统述说的陈述句),有的陈述句是“软规范”(如关于宪法基本价值的陈述),有的是“硬规范”(如关于宪法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陈述)。宪法序言在形式上的三个特点,为承载价值因素、为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提供了很好的语言载体、逻辑载体和规范载体。
  (二)价值构造
  价值构造并不是一个宪法学概念,而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和哲学概念。在经济学中,价值构造也指价值构成”,一般指价值的构成要素及相互关系。价值构成最早理论渊源之一,是马克思对资本价值构成的研究。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将资本价值构成(Value Composition of Capital)的要素分为“不变资本”(C)和“可变资本”(V),“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所构成比例关系就是资本价值构成。显然,资本的价值构成分类依据是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在剩余价值生产中所起的不同作用。从资本的价值构成可以看出,价值构成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价值构成所包含的要素;二是这些构成要素之间的结构关系,即不同的构成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相互作用及运行机制等。
  在哲学领域,价值构成一般指的是相关价值元素按照一定结构组成的价值整体。例如,幸福、财富、安全等要素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包括替代性关系、机会成本、生活方式的选择等。在法学研究领域,对价值构成的研究主要是从部门法领域开始的。例如,刑事和解的价值构造以恢复正义为核心,刑事和解的价值构造包括公正价值与效率价值的平衡。[5]知识产权法具有保护知识产权与维护公共利益的双重目的,利益平衡成为知识产权法的价值构造内核。[6]中国社会法治价值应建构以秩序为框架价值,平等为价值主导,公平与效率为两翼,自由人权理性等价值跟进的法治价值构造体系。[7]反垄断法的价值构造表现为自由、效率和公平价值并存、竞争和融合的动态关系。[8]刑法的价值构造包括公正性、谦抑性和人道性三大价值目标之间的平衡和协调关系。[9]
  从以上研究可以看出,在一定意义上说,价值构成和价值构造具有大体相同的意蕴,都指的是价值要素之间相互联系构成的价值整体。笔者认为,对价值构造不能只从静力学的角度去理解,把价值构造仅仅理解为价值要素的横向、静止的结构,而应该进一步从动力学的角度去理解,将价值构造理解为价值要素的纵向、动态的结构。价值构造,既表征一种价值关系的状态,也表征一种价值运动的过程,是价值状态和价值过程的统一。法律价值构成主要是不同价值之间的相互关系,这种关系可能有几种样态:一个价值为主的多元价值结构,或二元价值主导下的价值结构,或多元价值并立的结构等,即“共存而优先”或“多元价值共存”。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并没有相关研究,仅有的研究也主要是通过部门法的价值构造间接体现出来的。
  (三)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
  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是在研究价值构造、宪法序言和宪法序言价值的基础上得出的一个重要概念。从现有的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研究现状来看,我国在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研究存在的问题表现在:一是系统性不够,即现有的宪法价值研究较少涉及价值构造问题,仅有的宪法价值研究集中在基本价值结构方面。由于对宪法序言研究力度不够,宪法序言的价值及其构造研究并没有体系化。二是研究路径偏差,宪法学的规范科学立场决定了以往对宪法序言的研究主要是规范研究,或者政治学者以政治哲学方法的研究,却很少有学者从价值哲学的方面对宪法序言展开深入研究。笔者管窥所及,我国还没有出现专门系统地研究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学术成果。
  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属于价值构造的子系统,同时也属于法的价值构造、宪法价值构造的子系统,需要进行交叉、互补性研究。因此,对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概括和总结,就必须立于价值构造、法的价值及其构造和宪法序言价值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价值构造理论是一个系统论范畴,它不仅是构成价值的要素之间的静态的关系,而是各构成要素之间相互关系的范畴。从这个意义上讲,价值构造是以“多元”价值要素存在为前提的概念,如果仅存在“一元”价值,这种价值根本就无法呈现出一定的结构,其建立在结构基础上的构成也不可能真正得以发挥。其次,价值构造不仅指“多元”价值的随机排列关系,而且指的是按照一定依据和机制相互作用的结构。另一方面,宪法价值指的是主体与宪法之间的意义和效应关系,宪法价值也是“多元”要素的集合体,宪法价值本身就是由一系列不同的价值构成的系统。而且通过部门法的价值构成研究也可以发现,法的价值构成也指的是不同价值要素及其之间的关系。
  综上所述,在结合价值构造理论、宪法价值理论和部门法的价值构造研究基础上,我们可以将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定义为: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就是宪法序言的价值要素按一定的结构和机制形成的价值系统和价值过程。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不仅仅指宪法价值状态即宪法横向结构,而且更包括宪法价值的动态过程即纵向运演。当我们研究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问题时,至少亟待探究如下几个相关联的问题:尽管各国宪法序言不同,它们到底蕴含了哪些共同的价值——价值要素;每个价值要素的特质及功能是什么;这些价值要素之间的关系怎样,如何发生相互作用的——价值的静态结构;这些价值要素如何殊异且同一,相互作用,促进价值变迁的——价值的动态结构;宪法序言的价值结构对整个宪法文本的价值及其构造、如何影响宪法价值的实现的。宪法序言价值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尤其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动态运演过程是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核心。
  二、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类型
  从世界各国宪法序言来看,宪法序言价值构造呈现不同的形态。总体而言,大部分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是以多种价值要素共存的形式。但是,由于宪法序言价值构造的表现形式多样,宪法序言价值构造也呈现出不同的类型。根据各国宪法序言的文本分析,宪法序言价值构造形式可以“类型化”为“立宪宗旨型”、“基本原则型”、“宏观纲领型”、“价值宣示型”四种。
  (一)“立宪宗旨型”宪法序言价值构造
  “立宪宗旨型”宪法序言价值构造,是指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以多种不同的制宪目的表现出来。根据卡尔·施密特的观点,宪法是制宪权主体对政治共同体存在形式的一次政治决断,通过这样的决断创制了宪法。因此,宪法首先体现了制宪权主体的意志。
  现代宪法以来,根据人民主权原则,制宪权主体只能是人民,人民行使制宪权将自己最高的共同目的固化在宪法中,这就构成了立宪宗旨或制宪目的。立宪宗旨还反映了制宪者的意志。制宪者是宪法的具体制定者,是制宪权主体的具体行使者,一般情况下是人民的代表机关。人民的代表机关一方面必须如实反映人民的意志,将人民的意志如实体现在宪法中;另一方面,人民代表机关也有自己的意志,制宪的过程同时也是他们意志的实现过程。但是,“人民主权原则”确保了人民与其代表意志的统一,这是“人民主权原则”的必然逻辑。联邦党人对“司法审查”正当性的辩护也处于同样立场,“宪法亦应被法官看作是根本大法。所以对宪法以及立法机关制定的任何法律的解释权应属于法院。如果二者间出现不可调和的分歧,自以效力及作用较大之法为准。亦即:宪法与法律相较,以宪法为准;人民与其代表相较,以人民的意志为准。”[10]因此,制宪目的本质上表达的是全体人民的意志。
  在世界各国宪法中,立项宗旨实际上是以各种不同功能的价值宣示和国家未来目的达到的,大多数表述的是多种近期和远期目的集合。卓泽渊认为:“法的价值就是以法与人的关系为基础、条件,法对人所具有的意义和人关于法的绝对超越指向”,[11]这种绝对制宪往往体现了法所要达到的价值目标,或者说未来将要实现的价值。制宪目的的功能就是这种“绝对超越指向”的集中体现。例如美国宪法序言不到100个字,是这样写的:“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为了组织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的安宁,建立共同的国防,增进全民福利和确保我们自己及我们后代能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乃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这一部宪法。”[12]从美国宪法序言可以看出,美国宪法序言价值构造是由七个不同的立宪宗旨构成的:第一个目的交代了宪法是为美利坚民族制定的;第二个目的是建立更加完善联邦;第三个目的是树立正义;第四个目的是保障国内安宁;第五个目的是提供共同防务;第六个目的是共同福利;第七个目的是人民的幸福。以上七个目的构成一个完整的逻辑体系。除了第一个目的交代了宪法是为各州联合起来的美国人民制定外,“建立更加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和确保国内安宁,前后相继。各个州必须被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仅包括州与州之间的关系,还包括公民个人相互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来确定、这样来处理,方可实现正义如果要保障国内安宁(包括这个国家全体人民的安宁和联邦各州之间的安宁),就必须确立正义,而且大家都必须承认正义已被确立提供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是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幸福——也可以认为其间存在相似的联系。一旦能够确保国内安宁——这是由某一特定联盟所确定而由人民之间的正义所巩固的民族安宁—则在此一联合与世界其他联合的关系中,实际上就能够考虑共同防御。一旦能够提供国内和平(‘国内安宁’)和国外和平(‘共同防务’)就能够有效推进公共福利(特别是经济和社会福利),尤其是推进共同体意识的深化。”[13]宪法序言的七个目的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它表达了美利坚人民期望建立一个大陆帝国,而且正在建立的这个政府可以实现上述七个目的。
  德国基本法序言也规定了立宪宗旨。德国基本法序言规定:“我德意志人民,意识到自己对上帝与人类所负的责任,以及作为联合欧洲当中平等的一员,决心促进世界和平,待行使制宪权制定本基本法 各州依德意志人民自主决定完成德国的统一与自由大业。因此,本基本法适用于全体德意志人民。”[14]本序言的制宪目的可以概括如下:上帝和人类的责任、世界和平、统一、自由。德国基本法建立在对第三帝国的罪恶的反思之上,建立在德国历史和现实基础之上,体现了战后全体德意志人民的成熟与对人格尊严的尊重。
  除了美国和德国之外,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宪法序言价值构造都体现了立宪宗旨。例如,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宪法序言规定:“我们,阿尔巴尼亚人民,为自己的历史而自豪,秉承对未来负责、对上帝以及其他普世价值的信仰表达建立以法治为基础的社会和民主国家,维护基本人权和自由的决心体现宗教并存和宽容的精神致力于保护人的尊严和人格,促进民族的繁荣维护和平、安宁、文明和社会团结坚信各民族公正、和平、和谐与合作是人类的最高价值”。[15]
  瓦努阿图共和国宪法序言规定:“我们瓦努阿图人民,以争取自由为荣,并坚决捍卫这一奋斗成果,我们珍视民族、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亦未曾忘却我们的共同命运,因此,基于美拉尼西亚传统价值观、对上帝的信仰和基督教义,宣布建立统一、自由和瓦努阿图共和国。”[16]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序言规定:“为了建立一个以人民意志和民主为基础的政府为了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暴政、歧视和暴力的,以法治为基础的,富于社会公正平等的,保护人权和尊严的,保证人民之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市民社会”。[17]吉布提共和国宪法序言规定:“吉布提人民决心建立一个法治、多元民主的国家,保障个人和集体权利的全面实现和民族共同体的和谐发展”。[18]阿塞拜疆共和国宪法序言则明确列举了制宪的目的:“我们阿塞拜疆人民渴望确立公正、自由,安全,认识到对过去、当代和下一代的责任,运用主权权力庄严宣告下列目标:维护阿塞拜疆共和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保障宪法范围内的民主制度;确立公民社会;建立一个法制的、世俗的国家,保障法律至上并体现人民的意志;保障全体人民达到与经济、社会目标相一致的适当的生活水平,忠于全人类共同的价值,与其他国家的人民在友谊、和平和安全的条件下生活,达到实现互利合作的目的。”[19]
  (二)“基本原则型”宪法序言价值构造
  世界各国宪法序言价值构造中,还有一类宪法序言的价值是以宪法基本原则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所谓的“基本原则型”宪法序言价值构造,指的是宪法序言价值有若干个宪法原则构成,这些宪法原则共同组成了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宪法原则是宪法规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般、高级、基本、稳定的宪法规范,对于宪法的适用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德沃金的“整体的法律”立场就注重宪法原则对司法实践的指导意义,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宪法原则是体现宪法应然价值取向、统合宪法规则并指导全部行宪过程的依据和准则。”[20]
  宪法原则不同于宪法的人民主权、基本人权、法治和分权制衡等四大宪法基本原则,宪法基本原则是从长期宪政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并能体现现代立宪精神的固有的、根本的、基础的和普遍的宪法原则,而除基本原则之外的宪法原则可能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宪法序言的价值构造以宪法原则的形式体现出来,可能也因国家不同而有所差异。例如,法国的《人权宣言》本身并不是宪法序言的构成部分,而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政治性宣言。《人权宣言》确立了资产阶级的“天赋人权”、“人民主权”、“权力分立”、“法治原则”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宪法原则,是法国宪政体系的基础,而且是多部法国宪法的序言。法国第五共和国宪法序言继续将《人权宣言》规定的诸原则,以及1946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06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