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东方法学》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进步与展望
【作者】 谢佑平 陈莹莹【作者单位】 复旦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人权保障;无罪推定;三审终审制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2
【页码】 110
【摘要】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以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的司法理念为指导,明确规定“尊重和保障人权”,完善了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以及审判程序等,强化了对公民人权的保护,是刑事诉讼立法的里程碑。同时,尚未获得立法确认的无罪推定、司法审查等原则,公设辩护人、被害人国家补偿以及三审终审制等制度,将是未来修订的重点内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118    
  一、我国《刑事诉讼法》发展历程的回顾
  1979年7月1日,新中国第一部刑事诉讼法典经五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正式公布,于198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结束了我国刑事司法领域自建国以来长达30年之久的法典缺失状态,为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建设开辟了新纪元。1996年3月17日,八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自1997年1月1日起实施,迄今已施行1年有余。《刑事诉讼法》的首次修正贯彻了“发展民主,健全法制,加强制约,保障人权”的精神,增强了对公民人权的保障,体现出我国刑事诉讼法治的进步,标志着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建设迈出了新的一步。时隔16年,伴随着我国社会的快速变迁,刑事司法实践和法学理论研究的不断推进,2009年,《刑事诉讼法》的第二次“大修”拉开帷幕,2012年3月14日,《关干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经十一届全国人大会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此次修订的意义不仅体现在立法条文的简单增加,制度设计更加的科学完善,更体现为法治理念和制度设计的日趋科学完善。
  在过去的十余年里,199年《刑事诉讼法》有效实现了“惩罚犯罪、保障人权”的目标,但与刑事司法领域的国际标准依然存在较大差距,诉讼程序中的封闭性、隐蔽性特征十分明显,辩护权依然受到较大制约。在刑事司法实践中,新的问题和新的情况不断涌现,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侵害公民人权的现象时有发生。鉴于此,2009年初,《刑事诉讼法》修订工作再次启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在1996年《刑事诉讼法》基础上,历经3年时间,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反复讨论研究,不断对修正案草案修改完善,最终形成并颁布。刑事诉讼活动与人权密切相关,“无论哪一个国家都无法堂而皇之地否认人权,人权已经成为神圣的观念,全世界都在提倡对人权的保障和尊重。”[1]《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明确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总则,并通过修改、补充和完善相关具体制度和程序,如证据制度、强制措施制度、辩护制度、侦查程序、审判程序、执行程序以及特别程序等,加强刑事司法活动中对公安司法机关权力的限制和诉讼参与人权利的保护,增强诉讼的透明度和对抗性,翻开了我国刑事司法领域人权保障和民主司法的新篇章,成为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史上新的里程碑。
  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发展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民主法治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尺,人类社会从野蛮迈向文明,从漠视践踏人权到保障捍卫人权,无不与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密切相关。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典从诞生到“大修”,积极推动了我国民主法治化的进程,促进了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建设的发展,加强了对广大公民人权的尊重和保障。可以说,一部刑事诉讼法典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公民的人权保障史。
  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内容与解读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高举人权保障的旗帜,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列为自身的任务,对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律制度作了重要补充和完善。从立法理念来看,《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进一步植入了人权保障和程序正义等司法理念,强调保障被告人人权,完善程序法治。从修法内容上看,《刑事诉讼法》的修订内容统摄了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程序和特别程序等诸多制度,涉及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方方面面。从篇幅上看,《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由原先的225条增加到290条,虽然立法的进步与否不能简单地以法条数量的多寡来衡量,但是至少表明我国立法者为刑事诉讼立法的细化和立法的可操作性的增强作出了努力。
  (一)更新刑事司法理念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贯彻和落实《宪法》33法宝条关于“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将现行《刑事诉讼法》的2条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任务,是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积极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首次将“尊重和保障人权”明确列入刑事司法领域的基本法—《刑事诉讼法》,标志着我国刑事司法理念的重大转变,弱化甚至可以认为废弃了单纯强调打击犯罪、惩罚罪犯的传统理念,进一步强化了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的司法理念,有利于平衡惩治犯罪与保护人权的关系,促进刑事诉讼活动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两大价值目标的统一和实现。司法体制总是与司法理念相伴相随,司法理念的更新势必促使刑事司法以人权保障为指导思想重构并完善刑事诉讼程序,有利于保障司法公正尤其是程序公正的实现。事实上,人权保障理念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得到了鲜明体现,如增加“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通过将委托辩护人的时间提前到侦查阶段,强化保障公民的辩护权等。
  (二)完善刑事司法制度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在保障人权,完善程序法治理念的指引下,在证据制度、辩护制度、强制措施、侦查程序、审判程序等方面均有较大突破,不惟如此,《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还创造性地规定了特别程序。
  1.证据制度方面,确立完整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规定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对证据制度进行了大范围修改:首先,《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在“两个证据规定”[2]的基础上,明确了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程序、证明责任,明确公检法都有排除非法证据的义务,并明确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的证明标准,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了完整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实现了“两个证据规定”的重大突破。其次,新增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该规定折射出对公权力的严格限制和对公民合法权利的进一步保护,从制度上防止和遏制刑讯逼供及其他非法收集证据的行为,为维护司法公正和保障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利提供制度保障。此外,还完善了证据的概念和种类,将“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增加电子数据等证据类型;明确了举证责任的分配,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公诉机关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重新诠释了“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建立了相对合理的证人保护制度和证人补偿制度等。
  2.辩护制度和法律援助制度方面,赋予侦查阶段律师的辩护人身份,扩大法律援助范围。辩护制度是我国刑事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辩护权是实现被告人诉讼权利最重要的制度保障。《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与《律师法》相衔接,对辩护制度进行了较为全面修改:首先,完善律师会见权、阅卷权以及调查取证权,以期化解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的“三难”问题。明确侦查阶段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实现了辩护与被追诉的同步,扩展了辩护权行使的时空。其次,还扩大法律援助范围,将法律援助的适用阶段由审判阶段延伸至侦查阶段和起诉阶段;适用法律援助的案件范围从可能判处死刑扩展到可能判处无期徒刑的案件等。这些突破有助于破解司法实践中辩护难的问题,实现诉讼参与人权利的保障,维护刑事司法公正。此外,修改第38条,将被追究责任的主体改为“辩护律师或者其他任何人”,删除“改变证言”的规定;规定辩护律师职业保密义务。当然,对于第38条的修改似尚不足以有力保证律师不被无辜追究刑事责任;呼声高涨的“公设辩护人”制度尚未得到立法的确认,法律援助制度的完善仍任重而道远。
  3.强制措施方面,完善监视居住和逮捕的适用条件和程序。强制措施的正确适用有利于保证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但它与公民的人身自由息息相关,一旦滥用必将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对现有的强制措施作了较为细致的修改:完善取保候审的适用条件、保证人的责任;明确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执行场所、增加指定居住的权利保障;完善和细化逮捕的适用条件以及检察机关审查逮捕的程序;严格限制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等。《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还增加了对指定居住的权利保障,如第74条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应当折抵刑期。被判处管制的,监视居住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并明确规定,除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必须通知家属,大大促进了监视居住适用程序的规范化、法制化,有望成为羁押的替代性措施,以减少逮捕率和羁押率。《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对逮捕的适用条件中的“社会危害性”进行了列举式说明,还规定逮捕后,检察院还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等,完善了逮捕的适用条件和程序,增强了逮捕措施的可操作性,有利于实现对被逮捕人的人权保障。《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还将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严格限定为“无法通知”,除“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之外取消了因“有碍侦查”而不通知家属的情形,体现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利的保障。
  4.侦查程序方面,明确技术侦查措施、秘密侦查等侦查手段。侦查活动最主要的任务是查找、追究犯罪,侦查程序是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两大诉讼目标冲突最激烈的诉讼阶段,也是公民人权最容易被侵犯的程序。对此,《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相关程序性规定,包括完善讯问录音录像制度,规定拘留后二十四小时内应当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讯问必须在看守所进行,规定包括技术侦查措施在内的特殊侦查手段及其适用范围和程序等,防止和遏制刑讯逼供现象的发生,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规范侦查机关的侦查行为,有效平衡了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两者之间的关系。此外,为维护国家安全,保障社会和公共利益,《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应当全程录音或者录像;明确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等严重犯罪案件,公安机关可以使用技术侦查措施、秘密侦查、控制下交付等特殊侦查手段。对于重大的贪污、贿赂案件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检察机关可以使用技术侦查措施,并对上述侦查手段的适用期限、审批手续、侦查机关的保密义务以及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等内容作了规定。该规定对特殊案件的侦查给予制度上的支持,有助于打破当前该类案件侦查难的困境,其进步性不容否定。
  5.审判程序方面,明确和细化证人出庭作证制度,完善死刑复核程序。审判程序是裁判结果产出的最后一道程序,程序设计的合理与否对司法公正的实现至关重要。《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对一审程序、二审程序、死刑复核程序以及审判监督程序逐一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如该法第208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符合:“(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二)被告人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三)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没有异议”三个条件的,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判,扩大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完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该法第187条和第188条规定了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提高证人出庭率;还完善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并建立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制度,有助于发现事实真相,实现司法公正。改革和完善发回重审制度,防止法院之间“踢皮球”,损害当事人诉讼权利。增加质证、交叉质证等规定,进一步强化审判程序的对抗性。此外,《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明确规定死刑复核程序应当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且最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使死刑复核程序从行政化的内部复核程序逐渐走向适度诉讼化的程序,有利于实现权利保障和司法公正。现代刑事司法程序以“公正与效率”为主要价值目标,《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上述改革,对庭审过程中查清案件事实,增强庭审的对抗性,实现案件繁简分流,节约司法资源都有积极的促进意义。
  6.特别程序方面,增设了四种特别程序。《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根据刑事司法制度发展的需要,基于特殊案件自身特征增设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诉讼程序,轻微案件的当事人和解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这四种特别程序,改变了该类案件无法可依的现状,填补了我国特殊案件司法制度的空白。首先,《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以教育、感化、挽救为指导思想,规定对未成年人严格限制适用逮捕等强制措施;设计了类似于日本缓诉制度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建立了讯问和审判时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合适成年人在场制度,并增加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上述规定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帮助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体现出国家对未成年人浓郁的司法人文关怀。其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规定,因民间纠纷引起的,可能判处三年以下徒刑的公诉案件,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可以适用和解程序。和解程序的规定,一方面有利于及时化解社会纠纷,另一方面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第三,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潜逃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应当依法追缴其违法所得。这既有助于对腐败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进行严厉的打击和惩治,也实现了与我国已加入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及有关反恐怖问题的决议的对接。第四,《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该规定同样对于保障公众安全,维护社会秩序有着重要意义。
  总之,《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修订范围十分广泛,从理念更新到制度变革,从权力制约到权利保障。1996年《刑事诉讼法》部分吸收了无罪推定原则的精神,人权保障的分量增大,但追究犯罪、惩罚犯罪的理念仍占主流。《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贯彻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精神,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总则,实现了刑事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理念的再次升华,并真正形成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的司法理念。以这种司法理念为指导,对刑事诉讼具体的制度、程序,或重新设计或大幅修改,内容全面,范围广泛。具体而言,除对上述重点制度、程序进行了科学、合理的修订之外,还对刑事诉讼基本原则、制度、审前程序、审判程序、执行程序以及特别程序的具体内容、细节等进行了全面修订,完善了刑事诉讼制度。同时,刑事诉讼法律制度事实上是公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的相互博弈,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的司法理念在整部刑事诉讼法典中贯穿始终,在刑事诉讼制度、程序的具体设计中,既体现了对国家公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又体现了对公民合法权利的保护和人权保障的强化。简而言之,无论是从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具体内容和立法条文的文字这些“点”来看,还是从整部刑事诉讼法典的法律体系这个“面”来看,《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修改的范围都是极为广泛的。
   三、对《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展望与期待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颁布,标志着我国刑事诉讼制度将站在新的起点踏上新的征程。当然,修订过程中征集的一些意见和建议未被采纳,一些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和先进理念未被吸收。一方面,这源于立法部门认识的不统一和实践经验的缺乏;另一方面,刑事诉讼法素有“小宪法”之称,直接与我国的政治制度挂钩,刑事诉讼法律制度必须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之下与政治制度协调发展。
  此次《刑事诉讼法》修订,坚持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落实中央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要求,努力适应新形势下惩罚犯罪和保护人民的需要,着力解决当前司法实践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符合我国司法实践的需要。对于《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进步性我们不吝溢美之词,但也不能停止完善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脚步,《刑事诉讼法》修订本身并不意味着刑事诉讼法律制度已经完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同样留下不少遗珠之憾,有待进一步完善。
  (一)明确无罪推定原则和司法审查原则
  无罪推定和司法审查以限制国家公权力为目标,堪称人权保障的坚实屏障,被国际社会普遍视为刑事司法领域的基本原则。
  1.明确无罪推定原则。无罪推定,是指在未经证实和判决为有罪之前,任何人都应被推定为无罪。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在司法机关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和经过法定程序裁决被告人有罪之前,被告人应当被推定为无罪,在权利享有和行使方面与其他公民并无二致。该原则自1789年写人法国《人权宣言》以来,被诸多国家纳入本国刑事诉讼法典,直至上升为宪法原则。此外,《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法律文件均对无罪推定原则进行了明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1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