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东方法学》
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研究
【副标题】 以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信息披露为视角【作者】 刘云亮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博士研究生},海南大学法学院{教授}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股权转让;信息披露;诚实信用;扩张适用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41
【摘要】

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信息披露,将影响证券二级市场股价走势,触及证券市场众多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证券市场重要的监管环节。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有助于推动股权转让信息披露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确保诚实信用原则有效适用,充分彰显证券市场的公共性、秩序性、公平性和安全性。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效力,重在保障证券市场主体恪守诚信,防止欺诈、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等证券违法行为。股权转让信息披露,完善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机制措施,将其具体化和司法化,成为证券市场秩序的基本准则和秩序内容之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9070    
  一、问题的提出
  民事活动强调当事人平等,突出诚实信用,并将其列为“帝王条款”地位。如《民法总则》第7条明确从事民事活动的民事主体“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这表明《民法总则》仍与《民法通则》第4条将等价有偿与自愿、公平、诚实信用并列为一项广义的基本民事法律原则,促成诚实信用原则彰显其商法价值性。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行为,更是将诚信作为商人的道德与法性所现。证券市场法治,关键是规制信息披露行为,并将其视为证券法禁止交易行为情形。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所发生的万家文化股权转让事件,[1]表明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信息披露对证券市场影响不可忽视,强烈关注更多中小投资者处于信息明显不对称状态。股权转让信息披露诚实性、透明性、合法性和监管有效性,以及确保诚实信用原则适用等,成为证券法修订关注点。笔者从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信息披露,剖析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现象、效力及其规制等有关问题。
  二、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现象
  诚信源于道德规范和伦理要求,跃升至法律规范,成为民事活动基本原则。一方面表明诚实信用原则已具有普遍意义,能体现伦理道德范畴且贯通整个民事活动基本准则;另一方面从古罗马法,到近现代民法,诚实信用等道德规范已法典化,成为现代民法一项基本原则,并将其扩展至商事活动重要原则。诚实信用原则适用情形及其法典化进程,表明该原则扩张适用的普遍意义。
  (一)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情形
  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表现为民事主体诚意,从最初道德规范要求,发展至民事法律规范准则限定。其要求明确民事主体主观要件,充分表明其心境状态,防范民事、商事欺诈,确保民事活动有序和商事活动公平公正。股权转让,在不得损害第三人和证券市场公共利益前提下,忠诚履行义务,信守诺言。该原则适用,已充分显现其扩张适用趋势。其扩张适用具体情形有如下:
  一是主体扩张。股权转让信息披露主体是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适用该原则属于主体本位义务,而股权受让人,即新股东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国证监会通过发出问询函,要求相关主体就此披露相关信息,这表明适用主体已经扩张了,从上市公司及其股东,扩张到与此次股权转让相关主体。如证监会有关信息披露的警示函内容,[2]表明实际控制人要履行诚实信用原则义务,即将成为上市公司新实际控制人也要承担诚实信用原则义务。
  二是内容扩张。股权转让是一种特殊商行为,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不仅是一般意义要求,而是转让行为信息披露诚信规范要求。其扩张情形受制于市场秩序性和公共性等因素,其扩张内容表现为转让协议条款等。诸如转让协议所记载成交方式、价格、成交量、资金来源及其支付方式时间、有无担保、关联性、受让方履约力、受让方有无增持计划、出让方有无继续减持设想等,都成为信息披露诚信与否的因素,此乃其适用内容扩张情形所现。若信息披露不明不实,将导致市场灾难。如英力特控股股东转让股权,因传上海盛大集团介入受让股权,导致其股价超涨2.6倍。[3]诚实信用原则适用内容扩张,可确保市场公平运行,保障市场内外公正,维护市场健康持续稳定发展。
  三是监管机制扩张。许多证券违法行为,与信息披露息息相关,强调股权转让信息披露,正是防范证券交易缺失诚信行为,打击违法行为。强化监管机制适用诚实信用原则,有助监管部门防控证券欺诈行为、虚假陈述和披露信息不实等违法行为。证券立法须重视市场信息对证券价格影响,重在规制上市公司相关信息披露,并明确规定违反前述规则的行为规定罚则。[4]监管机制核心价值在于能迅速反映和查处有失诚信行为,且包含监管机构执法和守法行为诚实性信用度状况,严禁有违诚信言行。
  四是其他扩张情形。证券市场过度投机,贪图短期利益,市场缺乏诚信度,对上市公司缺失信任度,投资者对其业绩难以信服。正是如此,中国证监会出台鼓励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措施,培育投资者持股信心,孕育市场诚信氛围等。如此表明,无论是股权转让行为,还是一般交易行为,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情形将不断扩散,这将成为我国证券市场新常态新趋势。
  (二)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趋势
  我国《证券法》第4条明确规定,证券发行交易活动当事人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第5条规定禁止欺诈、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这就信息披露恪守诚实信用,仅作原则性规定,即“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强调股权转让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强制实施信息披露制度等保障机制,不仅是证券市场稳定健康持续发展需求,而且强化诚信原则扩张适用也会成为一种必然趋势。股权转让信息披露要求越来越严格,就披露内容、情形、重组、目的及其计划公告等方面都有“三性”监管,表明该原则扩张适用趋势清晰如下:
  一是扩张面拓宽。市场经济法治建设,私法领域得到长足发展,私人个体权利也得到全面拓宽。强化权利观,注重个体权益保护,引发和加剧权利扩张现象风险。[5]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趋势愈加显然,强化主体诚信义务意识,也抵消了权利扩张的副作用。证券交易主体,必须确保信息披露真实性,恪守诚信,这是证券法治核心义务和根本要求。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已成为当下证券市场热炒概念之一。[6]股权转让主体信息披露,集中体现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趋势要求,也成为市场监管重点所在。这表明其扩张适用,不仅限于股权转让信息披露主体,还涉及为其提供服务的其他主体,如第三方中介服务机构及其人员、网络交易服务平台、交易登记服务机构等。这预示着证券市场主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行使其权利,履行其义务,是发展和完善证券市场的一项基本趋势要求。
  二是扩张度加深。股权转让涉及证券市场投资者利益,其行为是否诚信,与证券市场法治秩序等密切关联。股权转让相关因素,成为披露信息“三性”判断标准来源,如为了查明真实意思,监管部门发问询函,问询受让人未来一定期限内是否还要持续增持股份,还问询受让属于战略性投资,还是以控股经营为目的,甚至问询是否属于一致行动人。[7]这表明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度要求尤其紧要,其有深度要求,甚至还问询受让人受让后是否还有更大意图。如此扩张,受让人很难适应。如此之问,足见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深度超然。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三是扩张规制变细。股权转让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敏感非常,对此强化扩张适用,彰显证券市场公平秩序价值所需。由此中国证监会2016年9月修订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8]从严明确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引发重组情形及其程序等规则,细化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程序规则要求,受让股份需锁定三年等。其旨于确保受让人能恪守诚实信用原则,稳定证券市场,实现证券投资者坚定持股信心,如此也显示了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规则细化之趋势。
  认知和把握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情形及趋势,有助于理解商法诚实信用原则适用的特殊意义。现在互联网经济迅猛发展,涌现许多商事主体。商事规则中主体特殊性,亟须现代商法原则适应之。[9]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印证了商法原则适应股权转让规制特殊性要求和趋势所现。
  (三)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原因
  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有助于中国证监会强化市场监管,查处许多违法案件,助推构建以信息监管为核心的市场监管机制。信息披露目的在于为中小股东提供对等信息,投资者据此自主决策,但上市公司及其相关主体不得披露误导或者欺骗投资者的信息。[10]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根本原因在于强化信息披露监管,确保披露信息“三性”,有助于维护市场公正性。其扩张适用原因如下:
  一是从严规范信息披露和增强市场透明度所亟需。前文所述扩张适用情形,表明适用主体扩张重在规范受让股东信息披露义务的诚实性,强化潜在控股股东与实际控股股东同等适用诚实信用原则,其缘于证券商行为特殊性。强化诚实信用原则,旨在确保披露信息须具有“三性”,投资者自主决策,不得干预投资者投资行为。[11]以此增强市场透明度,防止信息披露行为误导,导致对中小投资者严重不公。
  二是从严控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权利滥用和治乱市所需。控股股东滥用控股地位,独享利益,盈利却不分红,信息披露不实,欺诈市场和欺瞒投资者等现象屡禁不止。控股股东滥用权利,悖逆诚信,弱化资源配置的市场决定性作用,扭曲市场价格,助长投机。如此所为不仅损害中小股东权益,还影响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显现了商法在信赖保护与交易安全原则之下,规定商事主体行为诚实性,并确保其他市场参与者利益和公共利益。[12]这揭示了商法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有许多发展空间。强化扩张适用,关键在于交易主体所涉及利益并不限于当事人私益关系,且已涉及当事人之外公共利益关系。诚实信用已成为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一切市场参加者所应遵循的道德准则。[13]影响信息披露客观性和市场秩序,将严重影响证券市场各类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三是从严构建和完善诚信监管机制与信用信息体系建设所需。股权转让并非私人商行为,而是公共商行为,这两种商行为本质区别在于法律行为目的是否具有公共性,有所谓“商法公法化”之说。[14]股权转让的隐形公共商行为属性,已为诚信扩张适用奠定了基础。当事人因股权转让进程不同,不易把控所披露信息“三性”,需有完善的市场监管机制和信用信息体系。如恒天海龙股权转让,出让方和受让方如履行前签署《合作协议》,或经判决后继续履行,恒天海龙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受让方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也难解释信息真假。[15]此次转让,交易双方不能真正掌控知晓信息变迁,也无法披露真正结局。因此,诚信市场更需监管诚信。监管机构诚信履行法定职责,注重诚信监管,实现依法执法,言必行行必果,弘扬诚信之风。[16]此乃扩张适用监管诚信所需,防范不作为或乱作为式监管,严惩市场失信者。同时,随着我国不断打造以“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为核心的社会信用体系,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也迎合这体系建设所需。
  三、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效力
  私法之诚实信用重在保障个体利益最大化,公法之诚实信用则重在维护整体利益、公共秩序和市场秩序正义。诚信源于道德自律,却不限道德规制。其源于人之善良和公平允诺,不囿内心坦诚,重在行为公允。将诚实信用升至法律原则,期盼规范和保障市场诚信底线,防范因私损公。将诚实信用法治化,强化诚实信用原则内涵及其精髓,确保诚信道德价值底线要求,已势不可挡。[17]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也如此,但前文所述扩张情形及趋势,其扩张效力仍存惑待析之。
  (一)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效力困惑
  商行为诚实信用原则适用,理解和把握其效力,关键在于考虑商行为具体情形影响力。一般商行为无需登记备案或声明,也无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特殊商行为则不然。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行为因其产生市场特殊效应,也决定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有必要性、特殊性和有效性。尽管如此,对其扩张适用效力存有如下困惑:
  一是本有法定情形所限却又扩张。诚实信用原则适用,不仅如此维护交易市场公共秩序公平,具有一般指导意义,还要求有相应的保障措施机制,这两者之间协调与平衡尤为重要。如《证券法》除第4条明确诚实信用原则外,第5条规定意在明确和落实诚实信用原则具体要求,重在保障证券活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并将其适用证券发行、交易及其相关活动中。如《证券法》第11、20、21、25、31条等有关证券发行信息披露内容,第63至第72条也有关上市公司信息持续披露内容情形。这些条款都是从正面明确证券发行交易等活动主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的具体要求,也显示该原则两者间协调与平衡关系。上述所列适用情形,却未能列入相应法条中,该原则如此扩张适用,产生了一定困惑。
  二是本有例外限定却又被证券市场亟需治理而扩张。证券法为了确保诚实信用原则适用,强化信息披露适用,企图通过具体措施、禁忌等,细化和规范诚实信用原则具体要求,如第73至第84条涉及禁止欺诈、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规定,主要从反面列举有悖诚信禁忌行为。然而,列举式立法难尽悖逆诚信违法行为,随着市场发展迅猛,违背诚信情形也越来越多。反欺诈原则在于限定信息披露的违法行为,打击和挫败各种证券欺诈行为。将反欺诈作为证券法基本原则,不仅可以解决证券法漏洞补充作用,还利于证券法执法和司法适用,凸显证券法核心价值理念正义。[18]规制禁止欺诈行为很有意义和必要性,有助于净化证券市场法治环境,确保增强诚实信用原则效力性。
  三是本有法定内容却又被规章扩张。诚实信用原则适用,本已有相应法定制度措施等内容明确之,尤其是有法律规范、道德规范等层面规制,分别从私法、公法等角度,规制诚信行为。其扩张适用涉及一般原则性和制度性、具体措施等内容。中国证监会通过颁布有关的部门规章,从严规范当事人诚信义务,防范悖逆诚信,打击假重组欺诈投资者。然而,该规章从严与证券法相关内容空白之别,导致中国证监会把控重组股东的诚信界定及其从严标准,导致诚信原则适用明显扩张。立法与定规之间协调与平衡,其内容细化之差异,也不得不令人困惑不已。
  四是本属原则性规范限定却又被实践运用而扩张。许多部门法将诚实信用列为基本原则,而在分则如有具体规定则适用其具体规定,若无具体规定则适用总则的基本原则一般性要求。原则适用司法化,关键在于法官适用诚实信用原则时,实践中采用法官自由裁量权,容易导致诚实信用原则在诉讼中被滥用。主张将反证券欺诈作为独立于诚实信用原则之外,自立原则,以此保障诚实信用原则效力,也可制衡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司法中诚实信用原则都早已扩张适用了,在股权转让和证券市场监管中,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则发生在近两年。治理上市公司重组乱局用重典,监管机构从严问询,究其诚意,其目的可理解,然而如何界定市场乱市及当事人及监管机构的诚意,其惑不解。
  (二)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效力忧虑
  有关诚实信用原则适用效力,已有新认知。如民事诉讼活动推崇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利于规范民诉参与人诉讼行为,促进司法公正,提高诉讼效率。需强化审判人员对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的理解认知力,完善和优化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环境。[19]商行为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效力,则必须加大认同度,尤其是特殊商行为商主体意识界定及其适用,更加需要规范其诚实性。然而,股权转让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与民事诉讼活动诚实信用原则扩张适用有很大差异,后者扩张适用的认定主体是法官,前者认定主体是证券监管机构,这不得不对扩张适用效力担忧。所忧如下:
  一是谨防监管机构界定诚实信用情形的行政权过滥。由于股权转让涉及其他投资者和市场秩序公平性,监管机构引入信息披露制度,并出台有关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90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