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唐代杂治考论
【作者】 陈玺【作者单位】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唐代;杂治;三司;诉讼惯例
【英文关键词】 Tang Dynasty; Za-zhi; San-si; litigation practice
【文章编码】 1674-5205(2017)02-0193-(0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193
【摘要】

唐代永徽以后,杂治并未被三司推事所彻底取代,反而对“三司”制度形成相当冲击与影响,所谓“三司推事”常有名实不符之困境。究其根本,乃是杂治惯例持续起效之表征。“受事三司”的逐步淡出与“推事三司”之尴尬境遇,均源自传统杂治惯例的强势干预。从杂治到三司,乃至三司使的出现,群臣杂治惯例始终是唐代诏狱会审之主流模式,御史台在杂治规则运行中占据优越地位。至中晚唐时期,杂治地位呈现下移趋势。

【英文摘要】

Since the Yong-hui period, Za-zhi rule is not completely replaced by San-si, but formed a considerable impact on the San-si system, The so-called San-si-tui-shi often appear inconsistent dilemma. Traditional Za-zhi practice strong intervention, is gradually fading out of San-si-shou-shi, and the main cause of San-si-tui-shi of the embarrassing situation. FromZa-zhi to San-si, and San-si-shi, Za-zhipracticeis always the main mode of the joint trial inTang Dynasty ,Yu-shi-tai occupied a superior position in the rules of Za-zhi operation. Starting from the middle of Tang Dynasty, the position of the Za-zhi decreas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4905    
  目前学界对于杂治的研究相对匮乏[1],唐代杂治专题目前尚无人问津。有鉴于此,有必要经由诉讼规则演进视角,以唐代“三司推事”名实不符现象切入,深入探究传统会审制度的发展脉络与运行状态,并对诉讼惯例生成与存续样态予以阐释。
  一、杂治规则演进历程
  杂治乃“交杂同共治”之意,唐颜师古言:“杂谓以他官共治之也。”{1}1927公卿大臣会同审理重大诏狱案件司法传统,是中国古代慎刑思想的重要体现,疑狱杂议之司法实践更是源远流长。西周以三刺断庶民狱讼,“一曰讯群臣,二曰讯群吏,三曰讯万民”。{2}1076秦汉时期,众官合治或杂治狱讼是司法审判的基本要求。《睡虎地秦墓竹简·语书》即有“一曹事不足独治殹(也),故有公心”{3}15的记载。汉代是唐前杂治制度的繁盛时期,针对宗室贵胄犯罪或重大案件,由皇帝委派官吏,组成会审机构进行审判,其中又有中央诸司官员杂治与中央地方官员合治之分。{4}76-77自汉代以降,“杂治”即以诉讼惯例样态长期存续。在诉讼实践层面,唐代杂治无论在制度渊源,人员遴选抑或具体运作方面,无一不受汉代杂治之直接影响。
  隋朝继承汉代诸司杂治的诏狱审判模式,并成为唐代“杂治”乃至“三司推事”的直接渊源。开皇十八年(598年)二月,迁州刺史独孤陁以猫鬼巫蛊及怨言获罪,文帝令“左仆射高颕、纳言苏威、大理杨远、皇甫孝绪杂按之”。{5}2172炀帝亲征辽东,常山赞治王文同与晋阳留守郎茂有隙,奏茂朋党,附下罔上,“诏遣纳言苏威、御史大夫裴蕴杂治之”。{6}1555-1556大业十二年(616年)二月,方士安伽陀自言当有李氏应为天子,劝尽诛海内凡姓李者。宇文述遣武贲郎将裴仁基表告李浑反,“遣左丞元文都、御史大夫裴蕴杂治之”。{6}1121
  表1两汉杂治案例简表

┌────┬────────────┬───────────┬───────┐
│案发时间│被告人及罪状      │杂治人员       │资料来源   │
├────┼────────────┼───────────┼───────┤
│本始三年│广川惠王刘去及王后昭信滥│大鸿胪、丞相、长史、御│《汉书》53[2] │
│    │杀无辜         │史丞、廷尉正杂治巨鹿诏│       │
│    │            │狱          │       │
├────┼────────────┼───────────┼───────┤
│元朔六年│衡山王及子孝涉嫌谋反  │宗正、中尉安大行与沛郡│《史记》118  │
│    │            │杂治         │       │
├────┼────────────┼───────────┼───────┤
│太始三年│赵太子丹涉嫌与同产姊及至│魏郡诏狱,与廷尉杂治 │《汉书》45  │
│    │后宫奸乱等       │           │       │
├────┼────────────┼───────────┼───────┤
│元凤元年│桑弘羊子迁逃亡,过父故吏│廷尉王平、少府徐仁杂治│《汉书》30  │
│    │侯史吴         │反事         │       │
├────┼────────────┼───────────┼───────┤
│初元二年│刘向涉嫌上书诉事    │太傅韦玄成、谏大夫贡禹│《汉书》36  │
│    │            │与廷尉杂劾      │       │
├────┼────────────┼───────────┼───────┤
│永光元年│贾捐之漏泄省中语罔上不道│阳平侯王禁、京兆尹石显│《汉书》64下 │
│    │            │杂治         │       │
├────┼────────────┼───────────┼───────┤
│永始二年│丞相宣有事与方进相连  │五二千石杂问     │《汉书》84  │
├────┼────────────┼───────────┼───────┤
│建平二年│贺良等反道惑众     │光禄勋平当、光禄大夫毛│《汉书》75  │
│    │            │莫如与御史中丞、廷尉杂│       │
│    │            │治          │       │
├────┼────────────┼───────────┼───────┤
│建平二年│丞相朱博、御史大夫赵玄承│诏左将军彭宣与中朝者杂│《汉书》83  │
│    │狱           │问          │       │
├────┼────────────┼───────────┼───────┤
│建平中 │济川王明杀人      │遣廷尉、大鸿胪杂问  │《汉书》47  │
├────┼────────────┼───────────┼───────┤
│元寿元年│东平王刘云狱      │廷尉梁相与丞相长史、御│《汉书》86  │
│    │            │史中丞及五二千石杂治 │       │
├────┼────────────┼───────────┼───────┤
│元寿元年│王嘉罔上不道      │将军以下与五二千石杂治│《汉书》86  │
├────┼────────────┼───────────┼───────┤
│建平元年│中山王及傅太后祝诅   │使中谒者令史立与丞相、│《汉书》97下 │
│十月  │            │长史、大鸿胪丞杂治  │       │
├────┼────────────┼───────────┼───────┤
│永平九年│广陵王荆使巫祭祀祝诅  │诏长水校尉樊鯈、羽林监│《后汉书》62 │
│    │            │任隗杂治       │       │
├────┼────────────┼───────────┼───────┤
│延熹元年│勃海王悝、长乐尚书郑飒反│黄门山冰与尹勋、侍御史│《后汉书》99 │
│    │逆           │祝瑨杂考       │       │
├────┼────────────┼───────────┼───────┤
│熹平二年│愍王宠、嗣陈王国相师迁追│使中常侍王酺与尚书令、│《后汉书》80 │
│    │奏前相魏愔与宠不道   │侍御史杂考      │       │
└────┴────────────┴───────────┴───────┘

  纵观唐前杂治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发现以下规律:杂治虽在古代司法中长期行用,但其适用范围、人员组成、诉讼程序等均无定制,就其法律性质及运行状态而言,基本属诉讼惯例范畴;作为诏狱案件的审判形式之一,杂治之官员遴选和程序启动均由皇帝直接控制;若涉案人员包含宗室贵胄,时常委派宗正参与审判;丞相、御史是参与杂治的常见人选,藉此强化审判监督职能;京师附近诏狱案件,多由中央诸司官员会审;地方诏狱案件,则多有地方长吏参与审判。
  唐初多差遣御史审判诏狱案件,或遴选公卿大臣杂鞫。高宗永徽年间,形成了规范化“杂治”模式——“三司推事”,即临时由大理寺、刑部、御史台官员组成,接受差遣推鞫大案的审判活动。据《新唐书·刑法志》:“自永徽以后,武氏已得志,而刑滥矣。当时大狱,以尚书刑部、御史台、大理寺杂按,谓之‘三司’。”{7}1414合署杂按是三司执法方式之一,永徽时期将传统杂治主体范围相对缩小,限于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此“三司”承旨审判诏狱,仍谓之“杂按”。客观而言,“三司推事”是传统杂治趋于规范的重要标志,此与武后干政及刑罚酷滥并无必然联系。唐代“三司(使)”的内涵异常复杂[3],仅就司法“三司”而言,又有“三司受事”、“三司推事”、大小“三司使”等。其中,“三司受事”是由中书舍人、给事中、御史组成的常设上诉机构;“三司推事”则为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组成接受差遣推鞫大案的临时组织。“三司受事”是唐代常设的最高上诉机构,其产生时间当不晚于贞观时期。必要时,“受事三司”亦可奉诏理问要案。“三司推事”出现于高宗初年,自始至终是接受差遣审断重大案件的临时机构,终唐之世并未有承担上诉审职能的明确授权。{8}56-62“三司使”是三司推事制度进一步发展的产物,是由大理寺、刑部、御史台官员组成的“派出”审判机构。按照参鞫官员位阶高下,分别称为大、小“三司使”。《唐会要·诸使杂录上》:(建中二年十月后)“有大狱即命中丞、刑部侍郎、大理卿鞫之,谓之大三司使;又以刑部员外、御史、大理寺官为之,以决疑狱,谓之三司使,皆事毕日罢。”{9}1703从“杂治”到“三司”,以至“三司使”的出现,唐代会审制度经历了漫长的嬗变过程。在厘清上述基本概念前提下,本文将围绕“三司推事”出现以后,传统杂治的运行状态、“三司”与“杂治”的关系、以及唐代“杂治”的特点等问题展开讨论。
  二、杂治诸司地位变迁
  以“三司”形成为界,唐代参与杂治诸司之地位时有升降:唐初至开元末年,尚书、中书、门下“三省”官员尤其是宰辅重臣是参鞫的重要力量。至开元末期,渐趋成熟的“三司推事”名正言顺地成为审判诏狱之主流方式,三省及诸司影响逐步淡出杂治领域。
  宰辅勋贵参与杂治诏狱之渊源可溯至汉代。元帝初元二年(前47年),谏议大夫刘向涉嫌上书诉事,“下太傅韦玄成、谏大夫贡禹,与廷尉杂考劾”。{9}1932灵帝熹平二年(173年),愍王宠、嗣陈王国相师迁追奏前相魏愔与宠共祭天神,希幸非冀,罪至不道,有司奏遣使者案验。“使中常侍王酺与尚书令、侍御史杂考。”{10}1669唐初杂治沿袭了前代重臣参鞫的司法传统,三公、宰臣是这一阶段参与杂治的重要主体。唐初置太尉、司徒、司空,是为三公,尚书左右仆射、门下侍中、中书令皆为宰相。宰相因“品位既崇,不欲轻以授人。故常以他官居宰相职,而假以他名。”遂有以他官“参议朝政”、“参与朝政”、“参议得失”、“参知政事”之类,其名非一,皆宰相之职。贞观中又有中书门下平章事、同中书门下三品等。高宗以后,“为宰相者必加‘同中书门下三品’,虽品高者亦然;惟三公、三师、中书令则否”。{7}1182贞观十七年(643年)太子承乾谋反案是宰辅元勋承旨参鞫要案最为著名的案例:“夏四月庚辰朔,承基上变,告太子谋反,敕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世勣与大理、中书、门下参鞫之。”{11}6259据《新唐书·常山愍王承乾传》记载,此次审判人员不少于八人:“帝诏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勣、孙伏伽、岑文本、马周、褚遂良杂治。”{7}3565检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名录官衔及两《唐书》本传可知,参与太子承乾案审判人员身份信息如下: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特进宋国公萧瑀、兵部尚书李勣、大理卿孙伏伽、中书侍郎岑文本、治书侍御史马周[4]、谏议大夫褚遂良。其实这也并非杂治此案的全部人员名单,《新唐书·杨师道传》载师道贞观十三年(639年)“迁中书令,太子承乾得罪,诏与长孙无忌等杂治其狱”。{7}3927-3928由此,《资治通鉴》所指中书省参与杂治者还应包括杨师道。或因师道妻异姓子赵节与承乾通谋,乃微讽帝欲就免,罢为吏部尚书,故《新唐书》隐而不书。此次有唐以来最大规模的杂治因涉及储君反逆,牵涉众多,故而遴选德高位重之人,其规模与档次可谓空前绝后。可以认为,直至贞观中期,唐代会审仍以传统杂治方式进行,在法官遴选和诉讼程序层面,与前代并无本质差异。而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勣皆以元老身份备位参与,其主审者当为大理卿孙伏伽及中书、门下官员。同时,本案审理又是中书、门下行使司法监察权力的重要表现,《旧唐书·职官二》“给事中”条:“凡国之大狱,三司详决。若刑名不当,轻重或失,则援法例退而裁之。”又据《唐六典》卷十三“侍御史”条:“凡三司理事,则与给事中、中书舍人更直于朝堂受表。(原注:三司更直,毎日一司正受,两司副押,更递如此。其鞫听亦同。)”{12}380可见,在贞观时期,三省官员参与杂治乃司法常态,其中中书、门下在杂鞫事务中承担更为重要的角色。
  高宗、武后时期继承了宰辅元老参鞫要案的诉讼惯例。显庆四年(659年),许敬宗诬陷太尉长孙无忌谋反,同年四月戊辰,高宗“下诏削无忌太尉及封邑,以为扬州都督,于黔州安置,准一品供给”。{11}6314至七月壬寅,“命李勣、许敬宗、辛茂将与任雅相、卢承庆更共覆按无忌事”。{11}6316此时李勣位居司空,许敬宗为中书令,辛茂将为侍中,兵部尚书任雅相、度支尚书卢承庆并参知政事。此为三省要员杂治重臣之明证。龙朔三年(663年)四月乙丑,宰臣李林甫获罪下狱,高宗遣“司刑太常伯刘祥道与三司杂讯,李勣监按,有状,诏除名,流雟州”。{7}6342值得注意的是,本案虽由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主审,仍委派司空监领。调露二年(680年),正谏大夫明崇俨为盗所杀,则天疑贤所为,“命御史中丞崔谧等杂治,诬服者甚众”。{7}5806俄使人发其阴谋事,“诏令中书侍郎薛元超、黄门侍郎裴炎、御史大夫高智周与法官推鞫之”。{13}2832可见,为查清明崇俨死因,朝廷曾两次启动杂治程序,其间仍有中书、门下郎官参与审判。天授二年(691年),来子询诬雅州刺史刘行实兄弟反,“诏(纳言史)务滋与来俊臣杂治”。{7}4204长安四年(704年)十二月,张昌宗坐遣术人李弘泰占己有天分,御史中丞宋璟请收付制狱穷理其罪,则天不许。司刑少卿桓彦范又上疏,“请付鸾台凤阁三司考竟其罪”,{13}2928疏奏不报。辛未,太后乃敕凤阁侍郎“韦承庆及司刑卿崔神庆、御史中丞宋璟鞫之”。{11}6575凤阁即中书省,鸾台即门下省,纳言即门下侍中,皆武后光宅元年(684年)九月厘定。{13}1788可见,直至武周末年,中书、门下官员参与司法的传统仍根深蒂固,桓彦范将中书门下置于三司之先,亦有暗示杂治程序中两省地位高于“三司”之意涵。
  开元初,仍不乏中书、门下官员杂治之例。开元二年(714年),“薛王业之舅王仙童侵暴百姓,御史弹奏;业为之请,敕紫微、黄门(中书、门下)覆按”。{11}6696开元十一年(723年),发生两位宰相杂讯另一位宰臣王晙的事例。《新唐书·王晙传》:“有人告许州刺史王乔谋反,辞逮晙,诏源乾耀、张说杂讯,无状,以党与贬蕲州刺史。”{7}4156《旧唐书·玄宗纪上》记开元十一年夏四月癸亥,“张说正除中书令,吏部尚书、中山公王晙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十二月)庚申,王晙授蕲州刺史。”{13}185-186又据新旧《唐书》本传知源乾曜时任侍中,故张、源二人当以中书门下长官身份审理案件。开元十四年(726年),宰相张说被弹劾,四月壬子,“敕(侍中)源乾曜及刑部尚书韦抗、大理少卿明珪与(御史大夫崔)隐甫等同于御史台鞫之”。{11}6771那么,唐初至开元长达一百余年中大量存在的中书、门下官员参鞫诏狱,是否属于“三司受事”制度之具体体现?答案是否定的。如前所述,三司受事是中书舍人、给事中与御史组成的常设上诉机关,其主要职能是更直受案,虽可能奉命推案,却非其常守,上述案例中大量宰辅元老亲自参与,未见中书舍人、给事中参鞫,亦足以说明这些案件适用之程序与“三司受事”有别。可以认为,在三司制度创立后,杂治惯例仍是安史之乱以前审理诏狱案件的重要方式。
  开元中期以后,伴随“三司(使)”地位上升,三省官员参与会审事例开始趋减,除长庆元年(821年)元稹案(参鞫者为尚书左仆射韩皋、给事中郑覃与兵部尚书李逢吉)与大和二年(828年)南曹伪官案(参鞫者中书舍人高钺、给事中严休复、尚书左丞韦景休)以外,鲜见三省官员参与诏狱杂治之记载。
  三、杂治与三司之关系
  如前所述,高宗永徽时期出现“三司推事”制度,最早明确提及“三司推事”这一概念的是中唐宰相杜佑。据《通典》卷二十四《职官六·侍御史》:“其事有大者,则诏下尚书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同按之,亦谓此为‘三司推事’。武太后时,刑狱滋章,凡二台御史,多苛刻无恩,以诛暴为事,猜阻倾夺,更相陵构,此其为弊也。”{14}672[5]与传统杂治相比,“三司推事”参鞫人员来源明确,是聚合司法权力的新型会审方式。因此“会审,作为一种制度,始于唐朝的三司推事”。{15}111最早由“三司”审判的两宗案件均发生于高宗龙朔三年(663年),《新唐书·高宗纪》:龙朔三年二月“乙亥,杀驸马都尉韦正矩”。{7}63《新唐书·新城公主传》详述案件缘由:“新城公主,晋阳母弟也。下嫁长孙诠,诠以罪徙嶲州。更嫁韦正矩,为奉冕大夫,遇主不以礼。俄而主暴薨,高宗诏三司杂治,正矩不能辩,伏诛。以皇后礼葬昭陵旁。”{7}3649此次“三司”人员配置与审判程序均无从获悉,故其史料价值远不及次月发生的李义府案,因此,学界多将李义府案作为“三司推事”制度的首次实践。龙朔三年(663年)夏四月乙丑,右相李义府因厌诅、赃贿等事下狱,高宗诏刑部、大理寺、御史三司推问:“遣司刑太常伯刘祥道与御史,详刑共鞫之,仍命司空李勣监焉。”胡三省注:“司刑太常伯即刑部尚书,详刑,大理也。唐自永徽以后,大狱以尚书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官杂按,谓之三司。”{11}6334-6335就其实质而言,三司推事是杂治发展的产物,二者具有直接的源流关系。杂治规则源远流长,唐代中央司法权力由传统意义上的诸司分掌,向司法“三司”集中。三司推事制度的出现,是“杂治”日趋规范的重要标志。其次,杂治与三司推事均为诏狱审理模式,皆须承受皇命方可施行。司法实践中,杂治与三司推事既可以作为初审形式,亦可以作为案件复审形式。至于程序选择抑或人员遴选,均由君主临机决断,唐代律典亦未对“三司”之管辖范围有明确界定。再次,从审判方式角度考察,杂治与三司推事都采取众官会审模式,是明清时期秋审、朝审等会审制度之雏形。
  但是,永徽以后,杂治并未被三司推事所彻底取代,反而对“三司”制度形成相当冲击与影响,所谓三司推事常有名实不符之尴尬。两《唐书》、《通典》、《资治通鉴》等皆以大理寺、刑部、御史台为三司推事法定成员。“三司推事”的实际运作模式却与新旧《唐书》及《通典》等记载颇有出入,所谓“三司推事”人员选择及配置仅属原则规定,司法实践中存在相当变数。一方面,推事官员并非必须来自大理寺、刑部、御史台,其他诸司杂鞫者仍可谓之“三司”。实践中常可见“三司杂按”、“三司参鞫”、“三司杂理”等表述,作为诏狱的审理模式,杂治与“三司”并无本质区别。绝大多数案件均以杂治形式审判,即使名曰“三司”,亦不可望文生义,将其直接断定为大理寺、刑部、御史台差员问案。天宝六载(747年),刑部尚书萧隐之、大理卿李道邃、少卿杨璹、侍御史杨钊、殿中侍御史卢铉同鞫杨慎矜,法官确实出自司法“三司”,史籍却并未赋予其“三司”名号,究其原因,可能是人数超编[6],以致本案审判反与杂治更为接近。另一方面,名曰“三司”杂问者,亦未必人员整齐如一。肃宗至德二载(757年)春,拾遗杜甫上表论房琯有大臣度,真宰相器,为圣朝不容,辞旨迂诞。“帝怒,诏三司杂问。”{7}5737《旧唐书·韦陟传》记此次“三司”组成为御史大夫兼京兆尹崔光远与御史大夫韦陟及宪部尚书颜真卿同讯之。{13}2961对照三司推事要素,此次审判大理寺官员竟至阙如。名为“三司”,其实难符。同理,至德二载冬,审理伪官之“三司使”之实质亦有待商榷。《旧唐书·刑法志》:“两京衣冠,多被胁从,至是相率待罪阙下。而执事者务欲峻刑以取威,尽诛其族,以令天下。议久不定,竟置三司使,以御史大夫兼京兆尹李岘、兵部侍郎吕諲、户部侍郎兼御史中丞崔器、刑部侍郎兼御史中丞韩择木、大理卿严向等五人为之。”{13}2151
  上述五人如何组成三司使审理案件,《新唐书·吕諲传》做了交代:“以御史中丞崔器、宪部侍郎韩择木、大理卿严向为三司使处其罪,又诏御史大夫李岘及(兵部侍郎吕)諲领使。”{7}4649此处李岘、吕諲“领使”的做法与李勣监审李义府案效用相同。可见,设置“三司(使)”未能彻底颠覆固有诸司杂鞫之历史传统,“三司”作为独立机构履职仍受到诸多限制。
  更为极端的例子是,所有参加审判成员无一人出自大理寺、刑部、御史台,竟可谓之“三司”!据《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二“穆宗长庆元年(821年)五月”载:
  王庭凑之围牛元翼也,和王傅于方欲以奇策干进,言于元稹,请“遣客王昭、于友明间说贼党,使出元翼。仍赂兵、吏部令史伪出告身二十通,令以便宜给赐。”稹皆然之。有李赏者,知其谋,乃告裴度,云方为稹结客刺度,度隐而不发。赏诣左神策告其事。丁巳,诏左仆射韩皋等鞫之。……三司按于方刺裴度事,皆无验。六月,甲子,度及元稹皆罢相,度为右仆射,稹为同州刺史;以兵部尚书李逢吉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11}7817-7818
  上述以“三司”名义审判宰相元稹结客行刺裴度事,在相关资料中皆有记载。《册府元龟》云:“诏三司按鞫,无验,而前事尽露。于是度、稹皆罢。”{16}10824新旧《唐书》对此次“三司”人员的组成有明确记载:《新唐书·李逢吉传》:“帝命尚书左仆射韩皋、给事中郑覃与逢吉参鞫方,无状,稹、度坐是皆罢。”{7}5222《旧唐书·裴度传》记:“诏左仆射韩皋、给事中郑覃与李逢吉三人鞫于方之狱。”{13}4426《新唐书·元稹传》作“诏韩皋、郑覃、及逢吉杂治”。{7}5228李逢吉时任兵部尚书,由此,主持本案审判之“三司”为尚书左仆射韩皋、给事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汉〕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

{2}〔汉〕郑玄,注,〔唐〕贾公彦,疏.周礼注疏〔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3}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睡虎地秦墓竹简〔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

{4}程政举.先秦和秦汉的集体审判制度考论〔J〕.法学,2011,(9):74-80.

{5}〔唐〕李延寿.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6}〔唐〕魏征,等.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

{7}〔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8}陈玺.唐代司法“三司”制度考论〔J〕.云南大学学报,2007,(4):56-62.

{9}〔宋〕王溥.唐会要〔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

{10}〔宋〕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5.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11}〔宋〕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1956.

{12}〔唐〕李林甫,等.唐六典〔M〕.北京:中华书局,1992.

{13}〔后晋〕刘昫.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14}〔唐〕杜佑.通典〔M〕.北京:中华书局,1988.

{15}陈光中,沈国峰.中国司法制度史〔M〕.北京:群众出版社,1984.

{16}〔宋〕王钦若,等.册府元龟〔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6.

{17}〔明〕宋濂,等.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7.

{18}〔明〕宋濂,等.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19}〔清〕张廷玉,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49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