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巴比伦法的“新遗产”
【副标题】 读《巴比伦法的人本观》【作者】 王兰萍
【作者单位】 商务印书馆【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古代东方法;人文主义;农业资本主义;新遗产
【文章编码】 1674—3687(2012)05-0029-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5
【页码】 29
【摘要】

古代东方法被传统学界贴上了神权、专制、等级之法的标签,普遍认为巴比伦法是早期法律文明发展中古代东方法的典型代表,尤其是以《汉谟拉比法典》为标志,达到了成文立法的高峰。这种法律文化上的成就并未引发人们对于法律文明发展的反思,因为巴比伦法依然湮没于罗马法的耀眼光环中,尤其是对于法律关系主体——人的种种“误读”,让这支古代东方法的奇葩长期定格在“奴隶制法”的范畴而罕有讨论其借鉴价值的。《巴比伦法的人本观》一书提出了巴比伦法“新遗产”的观点,揭示了古代东方人在国家治理上的高超理念和曾经达致的辉煌。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713    
  《巴比伦法的人本观》一书凝聚了作者20年的思考与心得,该书揭示了这样一副鲜明的画面:巴比伦法以人文主义为核心,以农业资本主义为基础;在人法、契约法、刑法等涉及今天法治国家基础性法律领域均遗留下丰富的遗产。本书作者提出了巴比伦法“新遗产”的观点,揭示了古代东方人在国家治理上的高超理念和曾经达致的辉煌。
  一、“新遗产”源于研究路径与史料
  治史者言:“史料的搜集和选择不仅关系到是否言之有据,还决定着研究的深度与高度。”[1]5本书收集的史料包括:考古学资料、文献资料、西方古典作家的有关记述。在考古学基础上的亚述学为著述提供了基础方法,那些经发掘、考订出来的古城、古物、古文献,尤其是特殊的书写材料,即石碑与泥板上的文献资料,为坚守“无一字无出处”的史学方法提供了源泉。然而,巴比伦法既归史学范畴更牵衍法学,在方法论上找准沟通史学与法学两个学科的桥梁实在需要极大的学术勇气与执着。否则,各自学术圈的自说自话无益于学术进步。作者敏锐地发现,英国著名法律家、史学家梅特兰做到二者“非常精彩的和完美结合的。”并坦称:“‘法律文化’的这种立场和方法与史学方法论在本书中达成了某种‘志同道合’”。[1]25因此,法律文化方法的介入,使本书能够站在世界法律文明发展的历史上审视人法的早期史,以及人法与法治文明的包容性与普遍性。
  巴比伦法的“泥板文明”可分为四类:法典,皇帝诏令,管理文书、经济文书和契约文书,书信资料。尤其对前三类文献史料的详细解读,解开了:巴比伦法所反映的文明,并“不是农业文明,而是属于商业文明”。对此,作者坦言:“巴比伦私人农业经济的‘资本主义性质’的特征,肯定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因为中国的学术界一直坚持巴比伦社会的‘奴隶制’性质这一‘正统’之说。”突破“正统”,正是本书收获的“新遗产”之一。然而,这个过程作者踽踽独行20余年,从毛头小伙的困惑,到杂染霜鬓的著述立说,学术的探索与人生阅历相待而成,终于发现:“古代东方史、古代世界史,乃至人类文明史上的重大问题,包括古代的公民社会及其普遍性问题;西方学者所论的东方专制主义问题;古代社会人类的精神觉醒问题,”[1]4都需要重新审视。带着问题出发,一走就是数十载,厚积薄发之作是作者坚韧跋涉、长久积累的结晶。
  二、巴比伦社会是农业资本主义社会
  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商业和贸易的发展,构成了欧洲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思想发展的强大推动力,从而成为近代资本主义起源和发展的强大推动力。古代美素不达米亚的商品货币经济,商业和对外贸易在资本主义以前的生产方式中,达到了远比我们想象高得多的程度,与中世纪的欧洲城市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市相比,无论在商业特征和商业类型,还是工场“资本主义”,相似性令人惊叹!难怪现代史家对此这样评价:“巴比伦文明,本质上是商业文明。流传下来的文献,大都带有浓厚的商业色彩。就是买卖、借贷、契约、合伙、佣金、汇兑、遗赠、合同、期票、本票等研究,已发展到相当惊人的程度。”[1]129布罗代尔进一步说:“美索不达米亚的‘商人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132]l32
  作者用占全书1/4的篇幅论证人本观的经济基础,[1]81-207认为从土地买卖的商业性质、土地的经营形式、土地的耕种——雇佣劳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雏形等方面可以得出:巴比伦社会已经表现出典型的资本主义特质。此论恰与另外一部法学著作《民法的起源——-古代西亚民事规范的解读》形成呼应。本书是一部纯粹的、严谨的史学著作,论述均恪守史学研究的范式。对于巴比伦社会经济性质的把握,既遵循历史学家们的通说:“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文明实质上还是城市文明和商业文明”,又赞同经济学大师马克斯·韦伯的评价:“美索不达米亚经济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着相当多的同一性,其差异性从根本上源于商业经济(货币经济这个术语在这里只是有条件地适用)的发展程度,即源于商业经济占踞主导地位,然后走向衰落。”[1]152即便如此,这样的推论不论在中国史学界还是在相关的法律史学界,仍然是鲜有论及,这是第二个“新遗产”。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眼下的主流意识依然将世界古代史——古代东方史——巴比伦史概括为专制主义下的农业文明,不过只存在奴隶制商品经济的雏形(奴隶制商品经济发达的社会是古希腊罗马);鉴于此,相应的法律史界通说认为:巴比伦法维护等级制度,法规条款都是判决实例的记载、自然法条的纪录,从而否定其法律呈现出一定的法理结构与法律思想。减损古巴比伦法的文明地位,便提升古希腊罗马法,因此认为:法律文明特别是民法起源于古代的希腊罗马。这一“陈说”忽视了区域文明发展的阶段性与人类文明发展的连续性相统一。我们知道,在公元1至5世纪,罗马法达到古代法律文明的一个顶峰,当时有比较完善的法律体系——人法、物法、诉讼法;有传世的成文法文献——查士丁尼安的《民法大全》(《法学阶梯》、《学说汇纂》、《查士丁尼安新律》);有御用的五大法学家(盖尤斯、保罗、乌尔比安、帕比尼安、莫德斯汀)及其法学家阶层;有成熟的法学流派,等等。然而,纵观世界法律文明的发展史,罗马法的辉煌不是一蹴而成的,与此前巴比伦法的文明积累分不开,而这个必要的积累更凸显于古巴比伦的人法。这是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于殿利.巴比伦法的人本观[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1.

[2]魏琼.民法的起源——古代西亚民事规范的解读[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8.

[3]刘艺工.外国法制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5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卧槽不见了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7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