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体育权利诠释
【作者】 王岩芳高晓春
【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体育部,甘肃兰州730070甘肃政法学院民商经济法学院
【分类】 公民权利
【中文关键词】 体育;体育权利;广义;狭义;大众体育权利
【文章编码】 1674—3687(2012)04-0068-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4
【页码】 68
【摘要】

参加体育运动,是每个人正当的利益诉求,各国立法、相关国际公约及有关国际组织的决定和决议,均确认其为人的一项基本权利。在体育法学的研究中,学者对体育权利的解释持不同观点,而对体育含义的理解,应成为解释体育权利的逻辑起点。体育权利有广义和狭义之分,核心为大众体育权利。我国2009年10月1日实施的《全民健身条例》明确规定,公民有依法参加全民健身活动的权利。大众体育权利能否得到有效保护,直接影响着我国体育事业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688    
  一、问题的提出
  体育权利研究,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随着1995年我国《体育法》的颁布及全民健身计划战略的实施,体育权利研究开始成为体育法学研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一个独立的研究方向。尤其是近十年来,体育权利相关研究成果大量产生,越来越多的体育界、法学界的学者关注于这一领域,应该说体育权利研究进入到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当前,学者们对体育权利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体育权利的涵义研究;第二,体育权利的性质研究;第三,体育权利的内容研究;第四,体育权利保障问题研究;第五,体育权利相关立法研究;第六,体育权利保护与完善我国体育法制,把我国建设成为体育强国的关系问题研究等。笔者认为,上述研究内容反映出:首先,我国体育权利的研究仍然处于初始阶段,研究不够深入,仍是以体育权利基础理论研究为主;其次,在一些基本问题上,如什么是体育权利?它是什么性质?谁是权利人等?学者们有着不同的看法;第三,研究更多是在宏观层面展开,较少涉及微观层面;最后,由于我国现行体育立法中的体育权利制度还不够完善,这种立法上的滞后,也成为影响体育权利研究更加深入的因素之一。
  今天,公民体育权利的保护,已成为我国体育法制建设和体育立法完善的核心内容之一,是促进我国社会主义体育事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是提高国民身体素质,把我国建设成为体育强国的必由之路。所以,在我国公民体育权利的保障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公民体育权利的实现还存在诸多障碍的背景下,体育权利基本理论的研究仍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体育权利”从字面上看,是由“体育”和“权利”两个词组成,“体育”是解释“体育权利”的逻辑起点。本文拟在解读“体育”含义的基础上,对体育权利的涵义、正当性、体育权利相关立法等问题展开探讨和分析,以期丰富我国的体育权利理论体系。
  二、对体育的理解
  “体育”这一概念源自西方。在西方,“体育”一词被认为是从古希腊“体操”(Gamnastics)的概念中演变而来的,体操是古希腊体育的代名词。柏拉图在《对话篇》中对当时的体操定义如下:体操为“身体训练的理论和方法体系”。[1]在我国,被译作“体育”的主要有两个词,一个是“Physical Education”;另一个是“Sport”。“Physical Education”大约出现在1863—1869年,是指教育领域的一部分。国际体育协会(FIEP)在其1970年发布的《世界体育宣言》中指出:“体育是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它要求按一定规律以系统方式,借助身体运动和自然力的影响作用于人体,完成发展身体的任务,空气、日光和水等在这里作为特殊的手段。身体运动现在被认为是身体教育的一个重要手段,因为它涉及到人体各部位。”[2]“Sport”一词源于拉丁语Didortare 或Deportare,14世纪英国将其转换成“Sport”,意为“娱乐、喜悦或愉快地离开原来工作”。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Sport”其含义和内容也随之变化,由起初的“在户外根据体力而进行的充满欢乐的行动”,包括射击、钓鱼、狩猎等娱乐活动,演变成具有竞技性质的游戏、娱乐和运动的总称。[3]1987年由德、英、美、法等国家的体育权威人士共同撰写的《体育科学词典》中认为,“Sport”包括以下内容:①以竞赛取胜为目的的竞技体育;②以教育为主要目的的学校体育;③以健身为主要目的的休闲体育、健身体育;④出于游戏兴趣的大众体育、闲暇体育;⑤在特定环境中开展的一些适应职业特点的部门体育和伤残人体育等。[4]1992年的《新欧洲体育运动宪章》将“Sport”定义为:“自由轻松地参加有组织的以提高体力、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形成社会关系或者以追求提高不同水平的运动成绩为目的的身体活动的总称。”[5]
  对于“体育”这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最基本概念,我国体育界也经过了长期的争论,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至今未形成统一的认识。争论过程中,学者们主要持两种观点:一是真义体育观;二是体育整体观。
  真义体育观认为,对体育的解释应从其“语源”开始,体育(Physical Education)一词所指的就是“身体教育”,它同竞技运动(Sport)相互区别,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二者是并列关系,不存在种属关系。该观点反对用一个广义的“体育”的概念涵盖所有的身体运动,认为这样做违背了体育(Physical Education)的本意,主张取消广义体育的概念,用身体教育(体育)、竞技运动、身体娱乐、身体锻炼等概念分别代表相关的内容。[6]
  体育整体观与真义体育观的观点恰好相反,他们赞同使用一个广义的,或是总括的体育的概念。该观点并不否认“Physical Education”和“Sport”在语义上的区别,但是认为一个概念的内涵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如有学者就指出:“二战以后,特别是近30多年来,国际上不仅是体育教育面目一新,大众体育异军突起,竞技运动更是突飞猛进。整个世界的体育面貌已是今非昔比,‘体育’一词的内涵和外延都已起了变化,体育概念不可能一成不变。现在,一些国家和为数较多的学者都认同体育的‘大概念’或‘总概念’,认为这种‘大概念’的体育不仅包括体育教育(P·E),也包括竞技体育(Competitive Sport)和大众体育(Sports for All)。”[7]而学者所指的涵盖了传统体育(P·E)概念的这个体育的“大概念”,即是内涵已较产生之初发生了变化的“Sport”一词。
  关于对体育的认识,笔者同意体育整体观的观点,即当今,体育是作为一个总的概念被使用。理由如下:第一,在学术上,体育作为一个总概念已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如在由全国体育学院教材委员会审定的通用教材《体育概论》一书中,将体育分为广义和狭义,狭义体育是指身体教育的过程,是教育的组成部分;广义体育则是由狭义体育、竞技运动、身体锻炼和身体娱乐四个部分组成;第二,我国《体育法》明确的将体育分为了社会体育、学校体育、竞技体育三个方面,并非仅涉及身体教育;第三,从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历程及我国的体育管理体制看,亦是建立在一个总的体育概念的基础之上的;第四,一个总的体育概念已普遍为民众认同,很难想象让民众去信服体育指的就是“身体教育”,而竞技运动不能被称作体育;第五,以“Sport”作为体育的总概念,已成为国际体育的发展趋势。所以,笔者认为,现今社会,体育指的是有组织进行的,以强健体魄、愉悦身心、提高运动水平为目的的身体活动的总称。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三、体育权利的正当性
  在讨论了体育的含义之后,下面需要回答的是体育是否是我们享有的权利,而在现代社会,这个问题的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一)体育权利的伦理道德基础
  权利现象的产生总是被认为同正义相联系的,正义是权利的逻辑基础。什么是正义?简言之,就是我们所说的正当的、合理的、应该的,或是经由人类一般价值判断认为是“善”的东西。社会承认某人享有一项权利,就意味着承认他可以从他人、从社会那里获得某种作为或不作为,相应地,他人或社会应该向他提供某种作为或不作为。这里的“应该”、“应予”,即是所谓的“正义”。在此意义上,享有一项权利就意味着享有一种正当的利益,意味着可以有资格提出关于该种利益的要求。[8]同时,权利还是一个法律上的概念,也就是说,一种符合了正义的利益,还需法律之力的确认和保护,才可称之为权利。不过,对此也有不同认识,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只要某种正当利益被一定力量所保障,就都可以看作是权利,这种力量可能来自于道德准则,也可能来自于人们自发形成的生活习俗,权利除法律权利外,还存在道德权利和习惯权利。当然,后两种权利形式是可以转化为法律权利的。这种观点也被我国的许多学者所接受。
  体育从其产生开始即是为了满足人类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原始人的身体活动,诸如狩猎、农耕、格斗、走、跑、跳、投、攀爬、游戏、舞蹈等,这些运动保证了人类的繁衍生息。尽管它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体育,但现代体育运动正是从这些活动中脱胎出来的。现代社会,体育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人们通过体育运动来调节精神、增强体质;通过体育来建立友谊、增进感情;通过体育来完善人格、赢得尊重;通过体育创造财富、提高生活水平等等,体育已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生活方式。由此,不论从道德的层面讲,还是从现代法律的精神看,体育均具有其正当性和合理性,是符合正义的利益诉求。
  (二)体育权利的立法体现
  1.国际法对体育权利的规定。国际法对体育权利的规定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国际公约;二是国际组织的决定和决议。1966年第21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人权公约》中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师小蕴.体育诸概念的辨析[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2003(5):28.

[2]韩丹.“体育”就是“身体教育”——谈“身体教育”术语和概念[J].体育与科学,2005(5):8—12.

[3]席玉宝.从体育的历史沿革和结构及整体性谈体育的概念与分类——兼评“竞技不是体育”、“竞技与体育分开”[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2(2):22.

[4]阎世铎,杨采奕.关于体育概念体育分类的讨论情况综述[N].体育报,1990—07—06.

[5]徐箐.论体育概念的演变过程[J].辽宁体育科技,2005(3):28.

[6]陈孝平.关于“体育”概念之我见[J].解放军体育学院学报,1995(1):15.小词儿都挺能整

[7]周西宽.现代“体育”概念几个问题的探讨[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04(4):3.

[8]夏勇.人权概念起源[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27.

[9]谭小勇.国际人权视野下我国公民体育权利的法学诠释[J].体育与科学,2008(5):35.

[10]张厚福.体育法理[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1:234.

[11]邓小刚,朱桂莲.一项国际性人权——体育权的发展[J].体育文化导刊,2004(8):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6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