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宏观调控的法律规制
【英文标题】 Macro Regulation and Control by Law【作者】 尹西明
【作者单位】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分类】 市场调控法
【中文关键词】 宏观调控;宏观调控主体;宏观调控领域;宏观调控手段;法律规制
【英文关键词】 macro regulation and control;subject;domain;measures;legal rules and regulation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4)05—0065—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5
【页码】 65
【摘要】

宏观调控问题已引起法学界热情的关注,但现有研究成果尚不足以形成立法资源,且学者问对宏观调控主体、领域、手段的法律规制等问题也存在着认识上的差异。立法上确定宏观调控主体,应以宏观调控的价值目标为根据;对宏观调控领域的法律规制,应把握宏观经济的层面界定;从逻辑学角度对现有宏观调控主体的研究成果进行检视,有利于确立宏观调控主体法治化的观念。

【英文摘要】

The issue of macro regulation and control has drawn great attention of the legal circle.The existed research findings.however.are not adequate for the legislative resources and scholars hold different opinions about such legal regulations as the subject,domain,measures and the like of the macro regulation and control.We should legislatively establish its subject according to its value;and be aware of the different levels of the macro economy;and examine the research findings form the perspective of logic in order to beneficially establish the conception of macro regulation and control by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98    
  
  

人们对宏观调控的概念,最早是从经济学的层面予以关注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及其发展过程中凸现出的诸多矛盾,宏观调控便逐渐成为“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和法学共同关注并极富有争议的时代性问题。”{1}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法学界便开始了对宏观调控的理性关注,并提出了“宏观调控法制化”的主张{2}。近年来,经济法学者更是加大了宏观调控的研究力度,并就宏观调控的法律规制问题达成了诸多共识。但应当看到,现有研究成果尚不足以构成立法资源,而且在宏观调控的法律规制方面,学者间的认识也存在着具体的差异。本文拟就宏观调控主体的法律规制、宏观调控领域的法律规制以宏观调控手段的法律规制等问题作些探讨,以期引起法学界对宏观调控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

一、宏观调控主体的法律规制

宏观调控是“对国民经济宏观运行状态进行预期(计划)性或即期性的调节或控制,其目的是要保证经济稳定增长,收入公平分配及产业结构协调均衡。”{3}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宏观调控的成败往往关系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安全,因此有些学者指出,政府的宏观调控行为“是现代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形式,也是经济管理行为的最高形式。”{4}在宏观调控关系中,相对于受控主体而言,调控主体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科学界定宏观调控主体的范围,并对其职权进行必要的法律规制,无论是对宏观调控质量的提高,还是对宏观调控价值目标的实现,无疑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不能说法学界无视宏观调控主体范围界定的重要意义,但学者间关于宏观调控主体的具体界定和层次结构的认识则有所不同。有些学者认为,“宏观经济调控的主体是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5},另一些学者认为,“宏观调控主要是通过政府调控来进行的。”{6}还有学者认为,“宏观经济调控关系的一方主体是国家”{7},与前三种主张不同,有些学者直接指出“凡是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的决策权应当统一归属于国家的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务院在拟定关于国家宏观经济政策或者行政法规后,应当报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务委员会)表决通过后方可实施。”{8}理论界上列关于宏观调控主体表述的不尽一致,实际上反映出我国宏观调控主体法律规制的严重缺位。这种缺位,给法学家留下的或许仅仅是理性思考的空间,但给各级政府以及政府的职能部门留下的,则不仅仅是随意解释的空间,而且还留下了干预权滥用和干预权扩张的空间。在实际生活中,地方政府进行地区市场封锁者有之,硬性进行产业调整者也有之,凡此种种行为,总借“宏观调控”之名。诚如有些学者指出,“如果不给宏观调控正名,乡长、村长也可以进行所谓的‘宏观调控”.{1}。而这种“宏观调控”,尽管被人们认为是种笑谈,但在宏观调控主体尚未得相应法律规制的情形下,作为基层政府和村民自治组织,为何就不可以(或无权)在其所管辖的区域内进行宏观调控呢?这一问题,法学家们或许只能从理论上给予回答,而无法从法律根据上予以解释。

实际上,宏观调控主体范围的界定,是无法与宏观调控所追求的价值目标分开的。尽管宏观经济中的“宏观”是个几近模糊的概念,但西方经济学家经过多年的努力,还是使其内涵有了相当的确定。在西方经济学中,宏观“是专指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生活中总量方面的问题。”{9}而不是指一个国家内部某些区域或某些特定行业的经济总量。宏观经济质的规定性表明,宏观调控所追求的价值目标是经济增长、就业充分、分配公平以及结构协调等经济总量的平衡。要实现这些价值目标,仅靠微观经济个体的行为显然是无法达到的,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微观经济主体也无能力调控一个国家经济总量的平衡。因此,宏观调控的决策权显然不宜由无力调控一个国家经济总量平衡的地方政府把握。从此层面言,一些学者关于宏观调控的决策权应归属中央的主张无疑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但问题在于,这里所说的“中央”,到底是指中央政府,还是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抑或是指“国家”呢?此外,是否所有的宏观调控的决策权都应归属于中央呢?

我们认为,第一,宏观调控作为平衡社会经济总量的措施,不仅需要相应的机构或组织制定相应的措施规范,而且也需要有相应的机构或组织负责实施已制定的措施规范。从此层面言,将宏观调控的决策权笼统地称属于国家,显然是有所不妥的。因为国家“是指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进行政治统治的工具。”{10}它实际上是由一系列机构或者组织构成的。离开这些机构或组织,国家便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希冀一个缺失一定的机构或者组织构成的“国家”制定或实施宏观调控的措施规范,恐怕属于一种几近抽象的主张。第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根据我国宪法规定,它有权“审查和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和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这说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宏观调控享有最高的决策权。但是否所有的宏观调控的措施规范都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毕竟还担负着其他重要的职责,而且从宏观调控的实际运行情况看,国务院作为我国的中央政府,其所辖的各个职能部门更为直接地参与其中,对宏观调控的观察更为缜密和细致,因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国务院制定相应的宏观调控措施规范,赋予其一定的宏观调控决策权,不仅在实践中是必要的,而且在理论上也是可行的[1]。第三,从经济人理论的角度讲,地方各级政府或政府部门尽管是市场经济中的管理主体,但其却同样具有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有限理性及实施机会主义行为等经济人所共有的特点。如果将宏观调控的决策权赋予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那么无论是在宏观调控措施规范本身内,还是在宏观调控措施规范的解释中,都可能会使宏观调控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渗进一些“微观”的因素,从而影响宏观调控价值目标的实现。有鉴于此,各国在规制宏观调控决策主体时,一般是将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排除在外的。针对我国的实际情况,有些学者建言,“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在国家宏观调控的决策过程中,享有相应的评议权和建议权,而且在国家宏观调控决策的范围内,他们也享有一定的自主决策权。”{1}我们认为,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在宏观调控中的地位,应属于宏观调控的实施者,而不应成为决策者。尽管他们在实施宏观调控措施时也需要就一些问题作出相应的规定,但这种“决策”,在性质上已不再具有宏观性,而仅仅是为实施宏观调控措施而做出的微观调控。

应当指出的是,理论界关于宏观调控主体的讨论尽管还存在一些观念上的差异,但其观念的总趋却是较为一致的,即宏观调控的主体应分为决策主体和实施主体,其中决策主体应界定在中央一级的国家机构,而实施主体则为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这些研究成果如果经过立法部门的疏理和整合,实际上并不难形成宏观调控的立法资源。

二、宏观调控领域的法律规制

宏观调控领域的界定,关系到宏观调控法律体系的构建。目前我国理论界对于宏观调控法的规范体系应当由哪些方面的具体规范所构成,见解差异很大。在经济法学界,有些学者认为。“建立与国家宏观调控体系相适应的法律机制主要包括:计划、价格和统计的法律规定;以农业为基础的法律规定;基本建设投资和交通运输方面的法律规定;财税、银行、金融方面的法律规定;海关、外贸方面的法律规定等,这些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统称为宏观调控法。”{11}另一些学者认为,宏观调控法的体系主要由计划法、产业法、投资法、金融法、财政法、价格法、国有资产法、自然资源管理法、对外贸易以及会计、审计和注册会计师法律制度、能源管理法律制度等几个方面组成{12}。还有一些学者认为,“我国需要建立和完善的宏观经济调控法律体系,应由两种规范性文件组成:其一,规范指导宏观经济调控关系的法律和法规,如产业调节法、计划法;其二,规范调节性宏观经济调控关系的法律、法规,如金融法、国有资产管理法、环境法、自然资源法、能源法等”{7},有些学者从分析宏观调控关系的特征角度
开弓没有回头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李昌麒,胡光志.宏观调控法若干基本范畴的法理分析(J).中国法学,2002,(2).

{2}彭启先.论宏观调控的法制化(J).现代法学,1996,(3).

{3}郭小聪.政府经济学(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95,168.

{4}刘剑文,杨君佐.关于宏观调控的经济法问题(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0,(4).

{5}潘静成,刘文华.经济法(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292,294—295,292.

{6}董进宇.宏观调控法学(M).吉林大学出版社,1999.15,4.

{7}李昌麒.经济法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403,404—405.

{8}李正华.经济法(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221,213.

{9}洪治纲,汪鑫.论宏观调控法的概念和特征(J).法学杂志,2002,(1).

{10}王勇飞.王启富.中国法理纵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75.

{11}刘隆亨.经济法概论(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264—265.

{12}杨紫炬.经济法(M).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266,269.

{13}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M).商务印书馆,1979.28.

{14}约翰·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M).商务印书馆,1991.570.

{15}王先林.试论宏观调控与法制(J).法学杂志,1995,(3).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16}周永坤.宏观调控法治化论纲(J).法学,1995,(10).

{17}杨紫烜.加强经济立法完善宏观调控——兼论建立和完善宏观调控法律体系(A).北京市法学会经济法研究会.宏观经济法制文集(C).2001.22.

{18}雍琦.逻辑(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64—69.

{19}邢会强.宏观调控行为的不可诉性探析(J).法商研究,2002.(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9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