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公安机关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作者】 云山城【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系
【分类】 行政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公安机关;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问题;对策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6)03-0027-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3
【页码】 27
【摘要】

针对目前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存在的少数地方和部门主要负责人思想认识不高,力量、资源整合共享以及科技支撑作用发挥不够,有关制度、方案和机制没有完全落实,基础性制度建设和基础工作不到位,社会协同作用发挥不够,保障投入不够有力、整体合力还未形成等问题,公安机关应采取的对策是:真抓实干,积极作为,实现由“公安主干”到“党政统筹”的转变;坚持情报主导,实战指挥,实现由“被动警务”到“主动警务”的转变;坚持信息引领,科技支撑,实现由“传统防控”到“现代防控”的转变;坚持固本强基,源头治理,实现由“基础薄弱”到“支撑有力”的转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3814    
  
  根据2015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精神,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应“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综治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格局”,而在实际工作中主要还是公安机关在具体抓落实。2014年11月4日公安部在武汉召开公安机关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工作会议,2015年9月23日至24日中央政法委在大连召开全国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同志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对加快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进行了部署。但作为一项系统化工程,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过程中都还存在不少问题,这就需要实际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认真思考并作出回应。
  一、公安机关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存在的问题
  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是一项复杂的、需要逐步完善的系统工程,目前在具体建设实践中还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一)少数地方和部门主要负责人思想认识不高
  少数地方和部门主要负责人对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认识上不去、工作一般化。有的片面认为建设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是中央的部署,是党政工程,还没有将防控体系建设提高到应有位置。一些地方特别是基层党政机关主要负责人认为,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是政法综治机构甚至仅仅是公安机关的部门工作,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有的认为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牵扯面广、难度大、投入多、见效慢、作用小,因此工作积极性不高;有的对中央、省(自治区、市)委及公安厅、局的部署要求理解不透,对防控体系建设研究不深,对新理念、新思路把握不准,工作推进不平衡,特色亮点不明显;有的还在等待观望,不推不动,甚至推而不动;有的表态好,但给予的政策支持不够,部门联动尚未形成;有的只部署不检查,导致大部分责任和压力都落在公安机关身上,甚至个别地方基本上是公安机关在“单个跳舞”;公安机关内部也存在重视不平衡、发展不平衡、工作不细致、落实不到位等问题。
  (二)有些地方和部门在力量、资源整合共享以及科技支撑等方面的作用发挥不够
  少数地方和部门群防群治、单位内保、街道(乡镇)、政府部门等社会治安防控力量分散,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没有形成合力;公安信息和电信、民政、卫生、金融、房地产等部门的社会信息仍然存在信息壁垒,资源难以共享,整体规划有待完善,信息资源整合有待加强,各部门之间信息化装备的标准、接口、编码不统一,兼容性不够,信息“孤岛”现象普遍存在;打击电信诈骗、网络诈骗、网络赌博涉及政府、企业多部门,目前还未完全形成技术支撑、社会宣传、专业打击的强大合力,导致这类案件难破难防、居高不下;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4G通讯、人脸识别、图像分析等最新科技成果研究不够深入,在社会治安防控中还未得到广泛、深度应用,信息科技在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中的引擎作用还不够;“快处警”、“一键报警”、“一体化信息采集仪”等科技应用成果的推广应用进展缓慢。
  (三)有关制度、方案和机制没有完全落实,实战效能不强
  近年来,各地公安机关为落实《意见》精神,制定了诸如《关于进一步加强全省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全省公安机关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重点任务分解工作方案》、《X X市关于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三年规划》、《全市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主要任务及责任分工方案》等制度和方案,探索建立了情报主导警务、扁平化指挥、等级化防控、多警种合成作战、网上网下联动、区域警务协作等防控机制,在实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公安机关维稳、安保、专项工作繁重,没有时间和精力具体落实,有时间落实或者上级督促检查要求落实时,由于多警种磨合演练不够,联通互动不经常,导致关键时刻仍然存在应急机制不应急、排查机制不落实、管控机制不到位等问题,实战效能有待进一步提升。
  (四)基础性制度建设和基础工作不到位
  面对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繁重的工作任务,一些公安机关的民警在对普通公民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对违法犯罪人员进行改恶从善教育、对基础信息采集、重点人员管控、流动人口管理、行业场所监管、技防措施落实等基础工作方面还存在落实不到位、流于形式、敷衍应付等问题,导致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根基不牢,防范效能不明显;一些地方对公民户口和身份号码清理工作不细致,公民户口和身份号码不符、身份号码重号和错号等问题仍然存在;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平安隐患梳理整治不够深入和及时,小事拖大、大事拖炸,苗头隐患、管理漏洞最终酿成重大案(事)件,不少邻里纠纷、家庭矛盾演变为恶性案件乃至灭门惨案;街面警务站、治安检查站、治安卡口等布局不够科学,建设不到位,尚未形成严密的封控圈网;派出所警力紧张的现象仍较普遍,也没有通过有效办法招聘辅警予以补充;城乡结合部、城中村、环省(自治区、市)、环市(地、州、盟)、环县(市、区、旗),尤其是农村还存在防控盲点;对严重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吸毒成瘾者、艾滋病患者等重点人员,以及重点行业场所、社会组织、互联网站等,还存在较大的漏管失控现象。
  (五)整体合力还未形成
  在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有些地方部门之间还存在各自为政的现象,基础建设重复投入,工作职责不够明晰,特别是在应急管理上,应急机制不应急的问题比较突出;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责任落实不够有力,企事业单位的安全防范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内部保卫工作还很薄弱,防控漏洞较多;社会力量参与不够,群防群治工作有待加强。目前,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主要是公安机关在抓,公安机关同当地驻军、武警、检察院、法院、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地方公安机关同铁路、民航、航运、森林等行业公安机关以及单位内保、社区网格员、群防群治等力量协调、配合不够,整体合力还未形成。
  (六)社会协同作用发挥不够
  目前一些单位和部门主体责任还没有完全落实。从2015年9月24日湖北省某市综治委全会上通报的各地平安建设(防控体系建设)项目推进情况来看,12个县市区中有9个县市区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应当完成的项目建设,有8个县市区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启动应当启动的项目建设,分别占总数的75%和67%。少数地方部门间相互推诿,公安机关仍在“孤军奋战”。一些单位没有积极开展内部治安保卫工作,内保机构设置、保卫人员配备、物防技防设施安装不到位等问题较为普遍。在城市没有物业管理的老旧居民小区,尤其是“三无小区”安全保卫责任主体不明确,工作不落实问题突出,人防、物防、技防设施建设资金不到位,防控力量薄弱,可防性案件高发。{1}旅馆业、典当业、娱乐业、网吧、二手手机和汽车交易市场等行业协会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督促其行业防止不实行身份证实名登记、信息不及时上传等问题。目前保安服务市场仍然混乱,门槛低、培训流于形式,有一定文化程度并具有一定技能的年轻保安较少,年纪大甚至年老的保安较多,参与社会治安防控的作用不明显。城乡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如治保会、治安志愿者服务队、义务巡逻队等建设也存在形式大于内容的问题,凭一时热情参与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多,持之以恒的少。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七)保障投入不够有力
  目前,不少地方公共安全基础设施建设未纳入当地政府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滞后于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日积月累,积羽沉舟,对公共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例如,湖北省现有高层建筑一万余栋,但能举高百米的消防车仅武汉有一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不良青少年、吸毒人员、艾滋病患者、刑满释放人员的收治、管教、帮扶场所建设经费保障乏力。视频监控系统的建设、维护有待加强,特别是城乡结合部、农村公共区域等视频监控建设经费、技术、管理投入不足。{2}
  二、公安机关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对策
  针对公安机关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存在的主要问题,目前应采取的主要对策是:
  (一)真抓实干,积极作为,实现由“公安主干”到“党政统筹”的转变
  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是党政工程、“一把手”工程、战略工程、基础工程、民心工程,各级党委、政府负有主体责任,党委、政府必须作为一件大事来抓,必须上升到党委、政府层面,加强领导、明确责任、强化措施,统筹推进。因为党委、政府的主要精力是抓经济建设,要让其高度重视并部署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就需要公安机关积极主动地抓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措施的落实,经常督促检查,列出问题清单,发现问题及时汇报,促使党委、政府对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重视并投入部分精力推进此项工作。
  1.加强领导。各地党委、政府要将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列人党委、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和为民办实事重要内容,统筹规划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视频监控系统建设、公安检查站建设、警务服务站建设等重点项目建设,研究解决人财物保障、法律政策保障和考核激励机制等重大问题,充分发挥党委、政府在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统揽全局的核心作用和综治部门协调各方的纽带作用,认真研究、统筹推进,纳入绩效考评和综治考核,在政策上支持、经费上保障、工作上协调,“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综治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格局”,{3}特别要进一步明确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充分发挥综治组织的统筹协调和公安机关的主力军作用,推动落实政府主管部门、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等共同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责任义务,大力推进社会治安防控的社会化进程,努力形成“九牛爬坡、一齐用力”这种齐抓共管、共建共享的良好局面。
  2.明确责任。各地公安机关要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实施意见的要求,进一步明确责任分工、细化建设任务、落实工作措施。综治部门作为协调各方的牵头部门,要建立完善的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具体推进措施,协调解决工作难题。要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和阶段性目标任务,认真组织实施重点项目建设。政府主管部门、各类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要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真正形成齐抓共建、整体推进的工作格局。
  3.强化措施。各地公安机关在强化和落实具体措施方面,一要抓项目推进,对各项具体建设任务,列出时间表,画出线路图,确保有条不紊地推进、按期结账。二要抓示范引领。要着力深化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地、州、盟)、县(市、区、旗)三级示范点建设,选树一批不同层级、类型的典型,引领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向纵深发展。三要抓问题导向。要紧紧抓住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的薄弱环节,通过改革体制机制、强化科技应用、夯实基层基础等有效举措,提高防控体系的合力、效率和活力。{4}四要抓督导检查。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涉及公安工作的方方面面,应抓住社会面治安防控网、重点行业治安防控网、乡镇(街道)和村(社区)治安防控网、机关企事业单位内部安全防控网、信息网络防控网、警务协作“六张网”建设等关键性任务指标,加强督导检查,强力推进落实。五要抓考核奖惩。省级综治办应将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纳入综治考评重要内容,对因重视不够、治安防控措施不落实导致违法犯罪问题突出、治安秩序混乱或者发生重特大案(事)件的地区,实行综治问责直至“一票否决”,为公安机关推进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提供坚强后盾。省级公安机关应建立定期考核通报机制,加大考核奖惩力度。市、县两级公安机关要善于运用考核“指挥棒”,切实把工作导向和重心引导到治安防控工作中来,对在治安防控工作中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大张旗鼓地表彰奖励;对因防控措施落实不到位或因失职失责引发重大治安问题的单位,要按照有关规定严肃追责。
  (二)坚持情报主导、实战指挥,实现由“被动警务”到“主动警务”的转变
  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情报预警是关键,实战指挥是龙头。各级公安机关特别是指挥情报部门要牢固树立“情报信息主导警务”的理念,不断提高情报预警能力和实战指挥能力,以实现准确预警、精确打击、主动防控。
  1.广辟情报来源。要推动“全警都是信息员、情报员、战斗员”向“全民三员”延伸,利用微信群、QQ群等新渠道,搭建平台、建点扩面、完善机制,将情报网络拓展至社会各个领域、各个角落,广泛收集社情、民情、警情、敌情和网情,构建全覆盖的情报工作格局。要大力加强秘密力量建设,健全群众举报奖励制度,及时获取预警性、内幕性、行动性情报信息,掌握情报信息的主动权。
  2.做实研判预警。要加强情报研判力量建设,建强专业情报研判队伍,建立健全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地、州、盟)、县(市、区、旗)三级情报部门牵头、多部门多警种参与的情报研判制度,落实日常研判、专题研判和综合研判机制,加强对社会政治稳定、治安稳定形势的研判分析,做到动态预警,为警务实战提供高质量的情报线索和预警信息。要升级完善大情报平台功能,实行情报信息源头整合、归口管理、分类推送,将预警情报快速推送到一线实战单位和街面执勤民警,实现情报研判、信息预警与警务部署“咬合式”对接、一体化运作,提高用警效率,增强防范、打击、管理、控制的针对性和主动性。
  3.强化实战指挥调度。各级公安机关要按照人员权威、信息权威、职责权威的要求,加强实体化指挥中心建设,把实际情况熟、分析能力强、实战经验丰富的人员配备到指挥中心,做实做强市(地、州、盟)、县(市、区、旗)两级公安机关指挥中心,[1]把各类情报信息汇集到指挥中心。首先,要进一步明确、细化指挥中心的实战指挥权限,根据各类警情性质、紧急程度,赋予指挥人员必要的先期处置权、“点对点”直接指挥权和必要的合成作战指挥调度权,改变过去层层请示报告、坐等领导指示的机关化指挥流程,缩短警情滞留和指挥运行时间,提升指挥调度的应急指挥能力、指挥的专业水平和指挥效率。例如,武汉警方推行基层警务“强脑计划”,在派出所建立警务指挥室,设置指挥调度、视频巡控、情报研判等席位,选调年轻优秀的刑侦民警做指挥长。2015年11月10日,武汉三镇已有126名指挥长上任。该计划实施后,警务指挥室将每日的警情、案件、考勤等8类23项信息进行汇总研判,派出所工作由“所长派工”转变成研判派工,无论所长在否,派出所都会24小时有序运转。{5}其次,要加快构建可视化、扁平化调度平台,全面实现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地、州、盟)、县(市、区、旗)三级指挥中心对一线作战单元和街面勤务岗位的直接指挥。再次,要依托指挥中心,建立常态化重大突发案(事)件合成指挥作战机制,实行刑侦、技侦、视侦、网侦、“大情报”特侦“五侦联动”及其联合作战。同时要针对当前暴恐犯罪、个人极端犯罪和群体性事件突发性强的特点,组织开展实战演练,并在实战中健全扁平化指挥、应急联动机制,完善应急预案,真正做到以快制快、克敌制胜。
  4.构建响应机制。建立省级统一的社会治安防控等级应急响应机制,科学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注释】                                                                                                     
【参考文献】

{1}何俊虎.关于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思考[EB/OL].http://10.72.1.2/NewsFile/2015/12/17/145287.html.

{2}郭唐寅.在全省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6日)[EB/OL].http://10.72.14.10/NewsFile/2015/11/20/34711.html.

{3}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第2条[N].法制日报,2015-04-14(02).

{4}郭唐寅.在全省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6日)[EB/OL].http://10.72.14.10/NewsFile/2015/11/20/34711.html.

{5}杨然,杨槐柳.江城警方推行强脑计划126名年轻指挥长上任[N],湖北日报,2015-11-11(12).

{6}黄明.加快创新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大力提升驾驭社会治安局势的能力水平[J].公安研究,2015,(12).

{7}刘子阳.公安部联手22个部门围剿电信网络新型犯罪全链条“集中歼灭战”断电信诈骗之源[N].法制日报,2016-02-29(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38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